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幾個老牌強者心中頓時都微微沉了下去,因為他們都發現自己在紀羽身上種下的意念消失了,現在已經不能再捕捉到紀羽的方向了,同時他們心中也有些忐忑,難道已經有人捷足先登了?

沒有人會想到,紀羽本身就是意念師,他們那些微弱的意念對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效果。

跟丟了?那也就只有找了!

一時間,找人大隊出發,他們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就這樣放過紀羽,非要找到不可。

而此時的當事人紀羽卻完全沒有將這些放在心上,要就來單挑,耍小把戲算什麼東西,不過現在還是找人要緊。

如此想著,他一股意念之力瞬間便散發了出去,應該就在這一帶,李解應該不會走遠了才對的。

意念之力不斷的擴散,範圍越來越寬廣,然而紀羽的眉頭也是越皺越緊。

「羽哥哥,怎麼了?」林靈兒的聲音傳來,小丫頭看到紀羽的臉色有些變化,不由心裡也有些關心。

「沒事,靈兒只要乖乖的跟在哥哥的身邊就行了。」紀羽微微一笑,現在李解難找,可千萬別將林靈兒也給丟了,那事情就大條了。

「皮皮!快給我去將李解找到!」紀羽順便將在他肩膀上睡懶覺的皮皮罵了起來。

皮皮十分不高興的揉了揉眼睛,撇了撇嘴巴,一臉不願意的樣子。

紀羽頓時就滿頭黑線,你丫的你還不願意?人家李解就是為了找你才不見的,還不快給哥去找。

皮皮先走了,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衝去。

紀羽並不擔心,他在李解和皮皮的身上都留有意念,現在他的意念沒有受損,也就說明李解還活著,還活著,也就證明肯定沒有被魔獸捉到。

要知道,魔獸口中可是沒有隔夜食的,不過要找到,也是一個麻煩。

他甚至在想,該不會這裡又有一個七星陣吧?屏蔽了氣息不成?

不過天老一口就否定了,開什麼玩笑,七星陣這種東西可不是垃圾,你還真的以為到處都能見到啊?

「草!那臭小子又給我到處亂跑,真煩。」紀羽哼了一聲,心裡已經暗暗發誓,將李解找回來以後一定要好好的報復報復才行。

時間慢慢流過……

眼見著太陽已經從東邊溜到了西邊,森林之中已經出現了一縷金光,已經接近黃昏了。

然而李解的影子都沒有見到。

一道黃色的身影飛回,皮皮一下子就來到了紀羽的肩膀。

不用說太多,看到皮皮那沮喪的態度就知道了,李解沒有找到。

「我去他丫的!那臭小子到底滾哪去玩了?該不會是迷路了吧?」紀羽一屁股坐在一棵樹上,氣憤不已。

這找找找的,找到了皮皮李解又不見了,這什麼回事啊?

「該不會是被人抓了吧!」此時,紀羽頓了頓,臉色微微一變。

林靈兒乖巧的抱著小狐狐坐在他的身邊,忽然插了一句嘴:「羽哥哥,我之前就碰到了一群要抓我的人,會不會是他們把李解哥哥給抓走了?」

小丫頭哪裡懂得,那些人哪裡是什麼人販子,他們的目標也就只有她一個人而已。

然而,這句話對此時的紀羽來說,無疑就像是一個轟天雷。

紀羽霎時間就楞住了。

抓靈兒的人……抓李解的人……

這麼說的話,其實,也不是不可能的啊!

他眼神頓時變得非常的危險。

他不知道要抓靈兒的是什麼人,不過現在靈兒在他身邊,也就代表著他們的任務並沒有完成,沒有完成的話,也就說明他們肯定還在這森林尋找,他們絕對不可能放棄。

但太長時間找不到的話……心情絕對會不好,這個時候李解一旦觸碰到他們,那就直接相當於摸了老虎的屁股了。

「擦!真的有可能!」紀羽臉色一變,經過這一分析,他就感覺到一種危機感,李解真的有可能是被那群人給抓走了。

人可不同於魔獸,魔獸在最憤怒的時候也只會將人給宰了,但人可不會……人只會折磨,他們情緒到達極致之時就會生出一種變態的心理,就是折磨,折磨人,對他們來說,有時也是一種享受。

如果這樣的話,那李解就絕對還活著,不過,肯定是比死了更加難受。

越想,紀羽的殺氣就越重……

「羽……羽哥哥,你怎麼?」林靈兒的小身軀顫抖了一下,看著紀羽的時候,眼神之中透露出一些陌生。

紀羽勉強露出了一個微笑,安撫道:「沒什麼,來,我們先下去。」

說著,紀羽便帶著林靈兒回到了地面。

如果李解真的被那些人給捉了,那要將他找回來就麻煩了……該怎麼辦才好?

該怎麼辦?其實現在這個問題不但是紀羽在煩惱,另外一邊,黑衣人老三也有這麼煩惱。

在一片草叢之中,老三已經不知道問了第幾次了:「老四呢?這太陽都下山了,不會還沒有找到那丫頭吧?」

他傳令讓一些黑衣人到亂石堆找找,亂石堆也不像之前那樣混亂了,只是剩下幾個人還不放棄的尋找,至於老四,卻一直都沒有看到。

「三爺,會不會是四爺已經完成任務,先回去了?」一名黑衣小廝小心的問道。

這個三爺的脾氣可不太好,一個不小心恐怕就要被打了。

果然……他這還沒有問完,已經有一個巴掌打在自己的臉上了……

「廢話!咱兄弟哪一個完成任務不是先通知一聲的,決計不可能會先回去的!」老三滿臉鬱悶。

如果這樣的話,那老四恐怕就真的有危險了……但憑老四的修為,戰師強者,怎麼都不會有什麼問題才對的啊。

那樣的話,老四呢?跑哪去了?

他們原本是計劃先由老四將目標給逼出來,然後再由他們設置埋伏,最後重重包圍,將那丫頭抓住才對的,但等了這麼久,還是沒有看到任何的身影……

老三他們又哪裡知道,計劃永遠都趕不上變化……

如果不是那雞鷹忽然出現,他們的計劃多半就會成功,因為那時紀羽的確是差點就被老四逼出去了,不過雞鷹的忽然出現,卻讓一切發生了根本的變化,紀羽藉助雞鷹離開,走前還給老師栽贓了一次,他們的計劃,也就徹徹底底的被打亂了。

老三此時正鬱悶,他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只有守在這裡。

而也就在此時,他將頭伸出草叢之外時,臉色卻微微一變……

不遠處,紀羽也是一臉鬱悶的帶著林靈兒朝著他這個方向走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擦了擦眼睛,老三一個勁的躲在一棵大樹底下,雙眼死死的盯著越來越近的人影。

「咦……不是老四,不過那個小孩很眼熟。」老三沉吟了片刻,看著紀羽一路走來,但他並不認識紀羽。

老四不見了,現在又來了一個少年,這條路這麼多人走,來個少年並不奇怪,奇怪的是……那少年旁邊跟著的小女孩,尤為面熟。

「三爺……三爺,那不就是頭兒讓我們捉的人嗎?」

一名黑衣小廝在旁邊提醒了一下。

頓時,這老三整個人就激靈了一下,對啦!難怪我說咋就這麼眼熟,那不就是林家的那個小丫頭嗎?

他們兄弟四人並不是王家的人,只是替王家做事的殺手,一般這些大家族都不會光明正大的對付敵人,這種時候就是他們這些暗地裡的殺手行動了。

「草!怎麼那個小丫頭會在這裡!那個少年又是什麼來頭?為什麼那丫頭在這裡,老四又去哪了?」老三頓時覺得自己的腦袋已經不能想這麼多的東西了。

他跟老四是一個類型的人,打架就好說,不過用腦子的話……他們就是一根筋的。

周圍的黑衣人手下一聽到他的話就愕然了……都這個程度了您老還不懂?我們之前的計劃已經完蛋了,至於四爺……恐怕還真的是凶多吉少咯。

沒有人敢說出來,不然以老三的火爆脾氣,還不得被活活的撕了?

「小丫頭……老四……計劃……少年人……啪!」老三不斷的在這四者之間周旋著,來回走動著,忽然,他似乎想明白了什麼,一手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哈哈看來俺的腦袋還是挺好使的嘛!這小丫頭跟少年在這裡,明擺著就是少年人救了小丫頭,我們的計劃失敗,老四生死不知啦!」

「什麼!卧槽!老四生死不知?媽的一定是哪裡弄錯了,不可能……不可能!老四可是只比我低一階而已的,那少年人的實力也不過戰士八階,不可能能打敗老四的,這裡面一定有什麼錯誤的地方才對。」老三一想到這裡,立刻就將自己前一秒的推理給否定了,無論如何他都不願意相信,老四會死?不可能!

他雙眼頓時入豺狼一般盯向了紀羽,凶光迸放:「草!想不通就算了,直接將他們抓來問就是了,順便交差!」

隨後他猛然回頭,戰師強者的氣勢沒有任何收斂的朝著自己的手下喝道:「你們十五個人全都給我潛伏起來,連個屁都不要給老子放,要是被敵人發現了,老子扒了你們的皮!」

十五個黑衣手下個個噤若寒蟬,急忙找地躲藏起來,他們可不敢亂來,三爺正在氣頭上呢……不過也有人心裡誹謗,你丫的自己將氣勢爆發出來不怕被人發現,還讓我們別暴露……

三爺這回可是下了鐵心了,一定要將那少年給抓過來,不然老四就不知道該上哪找了。

他盯著紀羽的方向,越來越近……

與此同時,走在路上滿臉憂心的紀羽此時臉色亦是一變。

一步,他停下了腳步……

「羽哥哥,怎麼了?」林靈兒乖巧的走在他的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紀羽這麼一停下來,小丫頭直接就撞到他的後背了。

紀羽沒有說話,神色卻變得極為凝重……剛剛,一股若有若無的氣勢爆發了出來,極為強勢。

他感覺到了,應該是屬於戰師強者的力量,而且是充滿了殺意的。

「天老……」

「別叫我,敵人只不過是戰師二階的垃圾還有一群戰士四五階的小廝罷了,你自己搞得掂的。」

天老非常直接的就拒絕了紀羽……紀羽滿臉黑線。

什麼叫……戰師二階的垃圾,那我算什麼,我連戰師二階都沒有,那是不是連垃圾都比不上啊?這個死老頭子,整天就會欺負人。

不過他也沒有再去叫天老了,既然天老都這麼說了,那按照他現在的實力,也許真的可以解決也說不定吧。

畢竟,要打過才知道!

「皮皮,你給我好好的看著靈兒。別讓她受傷了。」紀羽朝著皮皮交代。

「皮皮皮皮~」皮皮是魔獸,先天的危機感就比人類要強上許多,顯然它也感覺到了問題不簡單,沒有任何的啰嗦,皮皮一下子就跳到了林靈兒的肩膀之上,臉上的電火花噼噼啪啪的響著。

小狐狐現在陷入了休眠,恐怕要有兩三天才能醒來,皮皮這下就不能跟紀羽並肩作戰了。

意念之力,全開!

紀羽心中冷哼了一聲,隨後一個又一個的圖面進入了自己的腦海。

在意念師面前,所有的隱匿都是多餘的,這句話說得的確是不錯。

「在原地不要動。」紀羽朝著林靈兒交代了一句,隨後他便面色凝重的朝著前方走去。

林靈兒感覺到紀羽的嚴肅,瞬間便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她腦中忽然想起了幾天之前……

自己跟馬叔叔還有胡叔叔出來的時候,兩個叔叔同樣也是這樣對她說的,然而……最後卻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頓時小丫頭眼中就有淚水泛出,她朝著紀羽喊了一句:「羽哥哥,不要跑遠了……我,我怕!我怕你也不見了,嗚嗚嗚……」

她真的怕了,剩下一個人,真的很孤單,兩個叔叔肯定凶多吉少了,現在有紀羽照顧自己,要是紀羽再死掉了,那她就真的要崩潰了。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紀羽轉頭笑了笑,他想說出『相信我』這三個字,但一想到這三個字,他就想起了一抹倩影,最後也只是如此安慰了。

他感覺得到,小丫頭是真的關心自己。

留下了這句話,林靈兒也安心多了,就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樣。沒問題的,羽哥哥這麼厲害,世界上絕對沒有他解決不了的問題!

只見紀羽腳步朝著那草叢堆之中走去,一步……一步。

他面帶冷漠的微笑,他已經發現那些躲藏起來的人了,但他還是不願意打草驚蛇,只要瞬間給他們一個大禮就好了。

一個小小的匕首已經在他的手上準備好了……九鼎丹火的力量在此刻也運轉到了極限的地步。

丹田之中,那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充盈。

自從山幽谷回來之後,他實力便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至今,他還沒有嘗試過全力出手,而這一次,是他晉陞之後第一次全力出手。

轟!

丹田之中九鼎丹火爆發了,他的氣息一下子就提升到了一種極致狀態。

意念攻擊,殺!

紀羽心中冷喝,手上的那把匕首隨著自己的意念之力一同飛出,化作一道紅色的殘影。

「噗嗤!噗嗤!」

瞬間,草叢之中傳來幾陣迴音。

紀羽笑了,等得飛刀再回到他手上的時候,已經是沾滿了血跡。

五個人!一刀解決!

五個戰士五階的強者被他的意念之力捕捉之後,他沒有立刻出手,而是用意念之力做出了一個偷襲。

這裡沒什麼公平不公平可講的,這不是切磋,太執著於公平,那就是在死亡線上踏步而已。

呼入起來的意念之力攻擊讓那五個人沒有反應的機會,也讓他們的防禦到達了最低,這時帶有著九鼎丹火力量的匕首就會發出最可怕的攻擊,一擊,就是如此的簡單。

笑了笑,紀羽又看著天空,哼著小曲,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真是的……這裡的環境可真好啊,我覺得以後老了就應該來這裡居住的。」紀羽輕哼著,讓人一時間不知道他這是什麼意思。

「嘿嘿,這個白痴,竟然不知道自己已經死到臨頭了,既然你這麼想住在這裡,那我就成全你吧。」一名黑衣小廝嘿嘿道。

老三在不遠處也懷疑,這少年是不是脖子之上都有問題了?

而就在此時,紀羽的神色卻忽然變得凌厲無比……

意念之力,殺!

一把匕首瞬間飛出,那黑衣人還沒來得及下手,連悶哼都沒有發出一聲就已經歇氣了。

匕首回,一切都沉默了,只有草地之上傳來的一陣十分細微的噗嗤之聲……

血腥味竟然有些濃……又是五個人倒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