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廖亦剛想了想,也搖搖頭,「難說!」

周天沒說話,等到了天黑后,三個女人還沒有下來,就一個人開車離開了,一直開到J國使館後面一條僻靜的小路停下了車。

他坐在車裡等了一會兒,眼睛往圍牆裡面仔細看了過去。

沒想到,使館門口竟然停著幾輛警車,幾個警察正在門口跟兩個使館的人說著什麼,但好像警察提出的什麼要求被拒絕了,使館的人連連搖頭,就是不讓警察進來。

周天冷笑了一聲,走下車來,往兩邊看了看,又抬頭看了眼圍牆,一個縱身,人就蹲在了牆頭上。

他又來回看了看圍牆兩邊的攝像頭,一矮身,人就不見了,再出現的時候,周天已經出現在了使館三層樓後面的陰影里。

他聽了聽周圍的動靜,抬眼往樓里看去。

三樓邊緣一個房間內,井村介正在裡面來迴轉著圈,看樣子很焦急,門口進來一個人和他說了幾句話后又離開了。

井村介趴在窗口往外面看著,然後又退回來。

周天看了看這個三層小樓,每層樓的窗口都帶著一個突出三十厘米左右的花架,上面擺著花盆。

婚婚欲醉:總裁的獨家影后 他只是一用力,就躍上了二樓一個窗外的花架上,右手扶了一下旁邊的雨水管道,又向上躍上了三樓窗口的花架上。

裡面,井村介說話的聲音清晰的傳了出來。

「為什麼?我不是已經被放出來了嗎?他們為什麼還要帶我去警局?難道他們不相信我說的話嗎?」他對著一個人大聲質問著。

透過窗帘縫隙,周天看到有兩個人站在房間門口,樣子看起來像是使館人員。

「您放心,我們不會讓人把您帶走的,井村大師交代過,無論如何您都不要露面,交給他去處理!」 嬌寵小毒妃 一個人說道。

周天有些奇怪,為什麼在使館里,井村介他們不說J國話,而說的是華國話。

後來,另一個人轉了下身,周天才恍然大悟,那個人竟然是陸議員。

「在華國,沒有人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這次因為周天找了律師團對您的行為進行指控,麻煩還是麻煩了一點,不過,我保證,最後您肯定會安然無恙的!」陸議員說道。

「你怎麼保證?你拿什麼保證?現在要被帶走的人是我,不是你!」井村介根本就沒有把陸議員放在眼裡。

就在周天以為陸議員是和井村他們是一夥的時候,他說話了,「井村先生,不管如何,您現在是在華國的土地上涉嫌這起刑事案件,接受調查也是例行公事,我們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如果您真的沒有做過,那麼您怕什麼呢?」

「你……」井村介恨不能吃了這個華國派來協調的官員。

「不管怎麼說,還是先請您跟著去協助調查比較好,以免因為這件事情影響了兩國關係!」陸議員說道。

從這話上,周天高看了陸議員一眼,看來,他對自己有意見,還是因為私人關係,涉及到大的對外方面,還是很硬氣的。

見自己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井村介只能先退了一步,「我要等我爺爺回來再跟你們走!」

陸議員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現在已經是十點了,據我所知,井村大師今天是跟幾個國際著名的大師去了另外一個城市進行參觀,恐怕這個時候還在飛機上,回不來!」

「你們……」井村介差點忍不住要爆粗口了,但是很快就控制住了情緒。

周天看得清楚,是陸議員旁邊那個使館人員悄悄給他使了個眼色。

「好吧!你們下去等我,我換身衣服就來!」井村介說道。

陸議員想了想,點點頭離開了房間,使館的人臨走的時候對井村介使了個不明意義的眼神。

就在周天以為他們都離開想要進到房間里的時候,忽然,他看到房間門又開了,幾個人抬了一個箱子進來。

井村介趕緊讓開地方,讓他們把箱子放下。

箱子不大,也就兩個行李箱的尺寸。

蓋子打開后,井村介一腳邁了進去,然後矮下身,把自己放進了箱子里,那個姿勢想想都不是很美妙。

躺好后,兩個人把箱子蓋好,費力的把箱子推到牆邊同樣的兩個箱子旁邊放好就出去了。

「要跑?」周天心裡冷笑著,「哪有那麼容易!」

房間里安靜了,周天從打開的窗戶輕輕跳了進去。

他慢慢的往那個箱子走去,箱子里的井村介似乎有所察覺,「安排好了嗎?什麼時候離開?」

周天微微一笑,透過箱子看著裡面蜷成一團的井村介,「你走不了了!既然來了,就留下吧!」

說完,周天輕輕伸出一隻手,按在了箱子上。

井村介發現說話的人不是自己人的時候,想反抗也來不及了,只覺得從四面八方傳來一股力量,從自己挨著箱子的身體處湧進了體內。

然後,那股力量沿著自己的軀幹直接往心頭衝去……

警察在外面已經等了好久,陸議員出來也有半個多小時了,正想再跟使館詢問一下的時候,門口忽然開進來一輛車。

使館里,幾個人往外搬出幾個箱子。

「這是……」陸議員奇怪的問道。

使館的人趕緊說道:「藝術家代表團過幾天就要回去了,有很多東西要提前運回去!」

陸議員面色嚴肅的看著他們把箱子搬上了汽車,離開了使館,猛然醒悟過來。

「請問,井村先生準備好了嗎?」 周天開著車回了家,到了家已經是半夜了,他以為那三個女人早就睡了,沒想到一進客廳就看到沙發上坐著的三個人。

「還沒睡啊?」周天乾笑道。

三個人動作統一的白了他一眼,白果兒說話了,「你先過來坐!」

周天對白果兒一笑,心想,還是自己原裝老婆,看看這態度,還是這麼溫柔。

等他在三人對面坐好后,白果兒看著周天,嘴巴動了幾下卻沒說什麼。

宋小蕾有些難為情,靠在沙發一角彆扭的坐著。

廖亦菲見狀,拉了白果兒一下,白果兒一下挺直了腰。

「周天!」她忽然很嚴肅的喊了一聲,看到周天的目光后,忽然又軟了,「那個,我們商量了一下,要跟你進行談判!」

周天有點覺得好笑,「談判?跟我談判什麼,說來聽聽!」

「嗯嗯!」廖亦菲清了清喉嚨,白果兒立刻又嚴肅了起來。

「別嬉皮笑臉的!」白果兒道。

太可愛了!

這是周天看著白果兒現在這個樣子的第一反應,還沒見過白果兒一本正經的跟自己說話的樣子。

「好!」周天配合的說道,收起了笑容。

可是,周天一旦收起了笑容,整個人都有一種隱隱的威嚴散發出來,這讓白果兒一下子又軟了下來。

可是,對上了周天是笑非笑的眼睛,忽然,他又對著她眨了一下眼,白果兒一個沒忍住,「噗嗤」一聲差點笑出來。

「咳咳!」她也清了清喉嚨,眼睛看著茶几,不看周天了,她怕自己再看到周天那個眼神忍不住笑出來,「我們商量過了!」

「商量過了啊!」周天好像明白了什麼。

「別說話!」白果兒故意說了他一句,又看了看廖亦菲和宋小蕾,「聽我說!昨天晚上的事情,完全是個意外!我可以原諒你,但是,廖姐姐和宋姐姐這裡你要給個交代!」

「怎麼交代!」周天越聽越覺得好玩,這三個女人開了一夜的會,究竟研究出來什麼了?

「被你佔了便宜,你想就這麼算了?」廖亦菲是在是看不慣白果兒和周天兩個眉來眼去的樣子,就自己開口說道。

「沒有啊!」周天做投降狀,「我在聽你們說啊,不是說要跟我談判嗎?看我態度多好!」

「哼!」廖亦菲狠狠瞪了他一眼,可在周天這邊看來,她這一眼可是包含了太多的含義了。

嬌羞,嗔怒,風情萬種!

宋小蕾聽不下去了,臉色通紅,乾脆把臉埋進了臂彎里。

周天都要笑出聲來了,看來三個女人好像達成某種共識了。

廖亦菲還好些,可是宋小蕾?

周天忍不住看過去,就看到宋小蕾已經變成了鴕鳥了,以前還真沒太關注她,現在看來,忽然就覺得這個女人也很可愛。

廖亦菲和白果兒順著周天的目光看向宋小蕾。

「好你個渣男!」廖亦菲不幹了,立刻指著周天罵了一句,扔過來一個靠枕,「果然見一個愛一個!現在還沒說完,你就開始不老實了!」

周天接住靠枕抱在懷裡,「我哪有?我一直在認真聽你們說啊!冤枉死了,比竇娥還冤!」

「哼!」廖亦菲擺著胳膊靠到沙發上,扭過頭去不理周天。

白果兒見狀也有點難辦,回頭看向周天,周天卻對著她一噘嘴,隔空來了個飛吻,搞得她也有點不好意思了。

「你們到底要說什麼啊?肚子餓不餓?要不要讓人做點宵夜?」周天笑著問道。

「老公……」白果兒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看了看另外兩個人,「我們就是商量了一下,讓你以後千萬不要辜負廖姐姐和宋姐姐……」

「哦!」周天點點頭,沒說話。

廖亦菲急了,「你聽清楚了沒有?」

周天認真的點點頭,「聽清楚了!」

「那你說以後你要怎麼對待我們?」

「一三五,二四六,還是,隔一天……」周天忽然低下頭擺弄起手指頭,然後抬起頭來,看著三個不明所以的女人說道:「要不然你們自己排個時間表?反正,我聽你們的就是了!」

三個女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一起反應了過來,一起站起來對著周天喊道:「周天!你死定了!」

周天哈哈笑著往樓上跑去,三個惱羞成怒的女人跟在後面追了上去!

……

陶家從南邊運回來的特大號原石,周天回來后就一直沒有去看過,也沒問過陶小樹如何了,第二天一大早起來后,他就接到了陶小樹的電話。

「周天!有空沒?來我家一趟唄!」陶小樹說道。

「有空,什麼事?」周天剛剛坐到飯桌前,三個女人都有些害羞的坐在旁邊吃著早餐。

黑鷹在門口看到這一幕,心裡對老闆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老闆不愧是老闆,就這麼輕易搞定了三個女人。

「你到了就知道了!」陶小樹一貫的賣著關子。

「行,我吃過早飯就過去!」周天答應道。

吃過早飯,周天說道:「我要去陶家一趟!」

「好!」白果兒倒沒什麼,還和平時一樣。

周天笑著彎腰在她臉上親了一下,站直身體后,又走到旁邊,親了廖亦菲一下,廖亦菲飛快的看了白果兒一眼,輪到宋小蕾,周天親完之後,又在她頭上摸了一下,才說道:「我走了!」

等他離開后,廖亦菲和白果兒立刻看向宋小蕾,「看到沒,他最疼你!」

「你們怎麼這麼壞!」宋小蕾現在羞的簡直要鑽地縫了,臉一下子就紅了。

路上,黑鷹笑著跟周天說道:「老闆,你可真牛!」

「什麼?」周天還想著昨天晚上的事情,沒有聽清黑鷹的問題。

「昨晚上動靜可不小!」黑鷹笑著說道。

周天臉上一曬,耳尖有點發紅,竟然那麼大動靜嗎?都讓人聽到了?

「看路!」周天道。

黑鷹笑著好好開車,知道老闆這是有點抹不開了。

到了陶家,陶小樹已經在等著他了。

「這麼急讓我來幹什麼?」周天下了車就問道。

「帶你去個地方!」陶小樹還是一臉神秘兮兮的賣關子。

周天在心裡轉了一圈,眼睛一亮,「是不是那個石頭?」

陶小樹哈哈大笑起來,「就知道瞞不住你!走,上車!」

重新上車后,黑鷹根據陶小樹指的路線一直往南邊開去,都快開出京都範圍了,他們到了一處採石場。

「這是採石場,也是陶家的?」下了車,周天好奇的問道。

陶小樹沒否認,「走,跟我進去!」

從旁邊一條土路往採石場里走,能看到不少大型車輛出出進進的,一片繁忙。

採石場很大,裡面的一座山已經被挖空了一半,上面露著白花花的岩石,山腳下,好幾輛大型鏟車不停的在給渣土車裝著石頭。

「這邊!」陶小樹叫道。

周天看過去,是一個像是採石場辦公的一個二層小樓,門口,陶小石正蹲在那裡和一個人笑著說話。

「陶哥!」周天離得老遠就喊了一聲,陶小石聽到后,看是周天和陶小樹來了,趕緊站起身迎了過來。

「來啦!」陶小石笑著說道,「走,帶你看看好東西去!」

說完,拍了周天肩膀一把,帶著他走進了樓里。

周天還沒想出來這個樓里哪裡能裝得下那塊大原石,就看到陶小石穿過樓下的過道,帶他去了後面。

原來,這個二層小樓後面還有個大倉庫,倉庫大門是關著的,門口有兩個陶傢伙計正靠在門邊嗑瓜子。

一看到陶家兄弟和周天來了,立刻把手裡的瓜子往口袋裡一放,拍了拍手,回頭把倉庫大門上那個小門打開了。

「進去吧!」陶小石說道,帶頭走了進去。

進了小門,周天才看到裡面的情形。

空曠的倉庫里,靠著最裡面堆滿了原石,前面有好幾個大小不一的解石機。

而倉庫正中間,陶大爺正和幾個四十幾歲的中年人正圍在一起忙碌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