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廖斌仰頭看邢凱鋒:「隊長,要不你試試?」

邢凱鋒見他這麼說,不由道:「你是局裡最厲害的IP追查員,你都沒辦法繼續追查,我試也沒用!」

廖斌微微皺眉:「我再試試!」

「繼續!」說完,邢凱鋒走回自己的位置上,打開外賣,捏了一個小籠包塞嘴裡,然後一副吃的很香的摸樣。

旁邊的一個女組員何瑩瑩見此,連忙小聲的提醒:「組長,你桌上的外賣好像是昨天點的!」

邢凱鋒愣了下,但來不及吐,直接便咽了下去,於是只能道:「味道沒變,應該沒事!」說完端起桌上的咖啡,「這咖啡也是昨天的?」

何瑩瑩點頭,隨後道:「組長,我馬上給你泡一杯!」

廖斌直接不客氣的接了一句:「也幫我泡一杯,謝謝啊!」

何瑩瑩直接回了一句:「廖斌,我都快成了你的咖啡小妹了!這一天下來沒給你泡五杯,是不會下班的。」

廖斌嬉笑:「麻煩你了,小姐姐,改天請你吃飯!」

「切,誰稀罕你請吃飯啊!」何瑩瑩輕哼一聲。

許會,何瑩瑩端了幾杯熱騰騰的咖啡過來,除了邢凱鋒和廖斌,其他兩個組員也有份。

大家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討論艾希中午的那個案子。

「小郭,你那邊又什麼進展?」邢凱鋒詢問組員郭鶴鳴。

「DNA對比報告已經出來了,兩輛運輸車以及三輛路虎的主人都已經找到並核實了,其中有三位在此之前並不只知道自己的車輛被盜竊。這幾輛車的系統全部被入侵,入侵網路痕迹跟當事人艾希的車輛是完全一致的。」郭鶴鳴回復道。

邢凱鋒聽后,手握拳在桌上敲了敲:「一個查不到源頭的虛擬IP?他們的作案動機是什麼?」

「組長,據我所知,艾希女士的工作室有一個非常厲害的黑客,會不會整個事件只是……炒作?」何瑩瑩提出個人想法。

「你怎麼知道艾希的工作室有個非常厲害的黑客?」邢凱鋒道。

「網上有很多艾希的黑料,她工作室的那個黑客一直在清除這些。」何瑩瑩道。

「你是艾希的粉絲?」邢凱鋒看著何瑩瑩問道。

何瑩瑩聞言,卻換了一種口氣:「要算粉的話,也只能說是黑粉。」

邢凱鋒聞言,淡笑一下:「黑粉?小何,我們工作的時候,最好別帶個人情感。做出推測時,前提最好有證據支撐。」

「是!」何瑩瑩的臉上露出一絲心虛,抿了下唇應道。

何瑩瑩確實不喜歡艾希,她堅信艾希的紅是金主捧出來的,對於這樣起家的女明星,她心裡是不屑的,所以也算是艾希的黑粉之一,當然這些只是下班后的個人關注的喜好而已,但沒想到最近組裡的幾個案件都跟艾希有關聯,所以免不了帶出一絲個人情緒。 「頭,我能說兩句嗎?」廖斌開口道。

「說!」邢凱峰的口氣很是利落。

「上次艾希的房子被人入侵,之後傳出來的視頻,也是出自一個虛擬Ip,這次也是如此,這兩者之間肯定是有關聯的,雖然我不太認定這是明星的自我炒作,不過明星和一個黑客交好,我們也不能完全排除這個揣測,我的想法是,查一下那個女黑客!看看她那邊有沒有什麼線索!」廖斌道。

邢凱峰聽后,看向廖斌,開口道:「與其說想去了解線索,不如說你想去結識一下那個女黑客。」

廖斌咧嘴而笑:「頭,看破不說破嘛,還有,我最重要的也是為了尋找線索啊!」

這個意見邢凱峰還是聽從了,回了一句:「行吧,明天查一下那個女黑客!」

—————

第二天,邢凱峰和廖斌坐在一家無人咖啡廳里。

咖啡廳人不多,右邊角落有一對情侶,窗邊有個發獃的文藝少女,隔了一桌坐著一對老人。

沒過一會人工智慧服務員將他們剛才點的點一杯咖啡和一杯果汁送了過來。

廖斌拿起果汁那杯猛吸幾口,隨後眼睛看著咖啡廳的門口。

沒過一會,一個帶著黑色鴨嘴帽,穿著一身衛衣的女生走了進來。

女生直接走到兩人的面前,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廖斌看到對面金髮碧眼,身材高挑的女生,率先開口:「傑米?」

女生靠坐著椅子,眼睛直視著對面坐著的兩個大男人,說著一口流利的國語:「是!見到本人很驚訝嗎?」

「我還以為你是男的?」廖斌道。

傑米直言道:「你也可以把我當男的!」

廖斌囧:「我不是那個意思!」

傑米似乎不以為然,眼睛移至邢凱峰的臉上:「刑組長,聞名不如見面,不過艾希的案子是不是太沒有效率了!」

邢凱峰還沒開始詢問,就遭到傑米一句懟,本人沒生氣,而是平和道:「今天找你來,就是為了艾希的案子!是要咖啡,還是果汁?」

「謝謝,不渴。我來見你們是看在艾希的面子上,說吧,想從我這了解什麼?」傑米單刀直入的切入主題。

「我們想查看你的記憶雲!」邢凱峰也很直接。

傑米聽后,一臉質疑:「你們什麼意思?懷疑這些是我暗地操作的?你們警察現在就這麼辦案的?」

傑米的口氣帶著一絲輕蔑,似乎看不起的警察的樣子。不過這種嘴臉,邢凱峰和廖斌也見多了,尤其是網路黑客,似乎都是不太待見彼此。

「我們昨天跟艾希女士那邊解釋過,並沒有這方面的懷疑,只是想從你這邊了解一下,網路上嚴重針對艾希的個體以及一些情況!」邢凱峰道。

「解釋就是掩飾,艾希信你們這套,我不信。」傑米甩話道。

邢凱峰聽后,沒惱,繼續保持良好的心態:「既然你不信,那為什麼還會來赴約?」

「我是為了艾希!」傑米毫不猶豫道。

「我們目的是一致的,也是為了保護艾希的安全!」邢凱峰迴道。 傑米聞言,看了他兩一眼:「雖然目的是一致的,但是你們的辦案效率讓我懷疑你們是否有能力保護艾希!」

這話廖斌聽的有些傷自尊:「你什麼意思啊?」

不過沒等傑米回應,邢凱峰伸手攔了下,對著傑米笑了笑:「你的懷疑是對我們工作的鞭策,不過作為黑客的你,應該也清楚知道艾希這個案子並沒有那麼簡單對吧?」

傑米哼了一聲:「就算知道又怎樣,我又不是你們這種保護人民的正義警察!」

邢凱峰聞言,嘴角微揚:「對我們警察這個職業,還蠻大的意見!」

傑米瞥了邢凱峰一眼:「不敢,我可以提供記憶雲的記錄!不過只限於昨天中午!」

邢凱峰聽后,笑著道:「謝謝配合!請隨我們回警局一趟。」

傑米眼睛閃過一絲警惕:「在這不行嗎?」

邢凱峰笑:「你要不介意,我沒問題!」

傑米審視了一下四周,隨後道:「隨你們去警局也行,反正我也沒什麼可怕的!」

邢凱峰笑而不語,廖斌也一副你開心就好的表情,傑米見了,也一臉不屑,迅速的站了起來:「我的時間很寶貴。」

邢凱峰和廖斌也站了起來,三人一起走出了咖啡廳。

————————————

看完傑米的記憶雲記錄后,邢凱峰和廖斌對視了一眼,昨天中午艾希出事的那個階段,傑米在自己的家裡看了一部鈣片(gay片),影片有好幾段的內容顏色頗深。

即便這樣,坐在他們對面的傑米,臉上的表情一副波瀾不驚。

「看過之後,可以解除你們對艾希自我炒作的想法了嗎?」傑米帶著嘲諷說了一句。

「你個人記憶雲沒有任何問題,但要操作昨天一幕,對於你這類型的黑客而已,也是輕而易舉的事!用虛擬ip寫一個遠程操控的程序就行了。」廖斌道。

傑米聽后,冷哼一聲:「你們警察就這點本事?查不到兇手,隨便拎個人出來頂包?」

邢凱峰笑:「我們警察的本事確實不大,不過對於你昨天中午幫人在暗網裡交易一批基因違禁藥品還是知道的!」

傑米的表情微變:「你們查我?」

「在這之前沒有,不過剛才在看你的記憶雲記錄的時候,無意間發現的!」邢凱峰說完,發上來幾張圖,指了指,「你的操作非常的隱秘,咋一眼以為你邊看片便根朋友聊天,但還是被我們發覺。」

傑米眼睛猛眨了幾下:「那個…也不算違禁藥品!」

邢凱峰看了下傑米:「上個月剛列入違禁藥品之類!你不會不知道吧?」

傑米眼底閃過一絲心虛:「不知道!」

邢凱峰笑了下:「我們今天沒有查你的意思,不過你證明了我們對炒作這個猜想是錯誤的!」

傑米聽后,剛才有些不淡定的心稍稍落了下來,重新揪起廖斌剛才的話:「你們剛才不說,對於我這樣的黑客,隨手用個虛擬IP寫個遠程操控程序就行嗎?」

廖斌嘴角微扯:「我們不跟你計較,你倒跟我們計較起來了?」 傑米的目光與廖斌對視:「不是我計較,而是你們的想法本身就是錯誤的!」

廖斌想說什麼,但邢凱鋒再次攬下:「這段時間艾希那邊有讓你處理過虛擬IP追蹤的事情嗎?」

傑米聞言,看了下邢凱鋒:「如果說沒有,你們相信嗎?」

邢凱鋒聽后,沒及時接話,而是用銳利的目光看著她,傑米見此,很快從實招來:「就知道你們不會相信,有處理過一次,在艾希從機場被你們帶走的那一天她提供了一個虛擬IP讓我追蹤,但沒有追蹤到任何結果,那個是艾希主動提供的,至於後面網路視頻曝光的虛擬IP追蹤,我也嘗試過,但也沒有追蹤到結果。」

廖斌聽后,直視著傑米:「你也沒追蹤到源頭?」

傑米迎視著傑米的目光:「這麼說,你們也沒有追蹤到源頭?」

廖斌有些小小的窘迫,但最終還是承認了:「目前沒有進展!」

傑米聽后,眸光微沉:「看來對方是個超級高手!」

「你能提供那天艾希讓你查詢的虛擬IP嗎?」邢凱鋒道。

傑米猶豫了一下:「這個我得詢問一下艾希的意見!」

「請便!」邢凱鋒道。

於是傑米去警局外面與艾希通了一個電話,艾希知道用意之後,開口道:「他們懷疑是我自我炒作?」

傑米四十五度角仰望著刺眼的太陽,幽幽的說道:「有這個意思吧?你昨天沒問清他們的意圖嗎?」

「大致猜到他們的意思,不過他們說是為了我的案子,虛擬IP無法追蹤,想讓我引薦一下你!我也無法推脫,所以才讓你出面,他們沒為難你吧!」艾希回道。

「為難倒是沒有,不過他們想讓我提供你那天給我的虛擬IP地址,可以提供嗎?」傑米徵詢道。

靠坐著病床的艾希,思考了幾秒:「那就提供吧,最近發生的事情,實在太蹊蹺了,現在的我只想儘快知道幕後黑手是誰!」

「好,那我提供給他們!」傑米應道。

傑米與艾希通完電話之後,重新回到邢凱鋒的辦公室。把艾希提供的虛擬IP地址,發給了邢凱鋒。

廖斌當著傑米的面,進行追查,但結果是一致的。

傑米見此,不由哼笑一聲:「還以為你們網路安全小組的水平很高呢,結果跟我也差不了多少!」

廖斌聽后,抬眼看向傑米:「就算水平差不多,意義是不一樣的,我們是維護正義,而你是在犯罪的邊緣徘徊,不,或許正在犯罪中!」

傑米嗤笑:「警察辦案可要講究證據!」

「證據?剛才已經有了一個啊!」廖斌道。

邢凱鋒見兩人又在打嘴炮,不由道:「你們這是要切磋一頓的意思?」

廖斌聞言,看了下邢凱鋒:「沒有!」

畢竟有那麼一點把柄在他們手中,傑米也認慫:「沒有!」

辦公室頓時安靜了下來,廖斌再次追查了一遍,結果還是老樣子。

傑米見此:「這個應該是很厲害的高手設置的虛擬IP,我暫時是破不了,不過希望希望維護正義的你們,能快點把艾希這個案子給破了!」 傑米從警局出來之後,直接去醫院探望艾希,在病房門口看到兩名警察把手,眼神再次露出一絲警惕,而警察對她嚴格的詢問一番,才放她進去。

推門進去之後,看到艾希正在玩三維虛擬遊戲,她家的智能機器人奇奇在一旁喂她吃水果。

傑米拎著一籃水果進去:「玩的這麼high啊!」

艾希見傑米出現,不由道:「等我一下,玩完這把!」

傑米把果籃遞給奇奇,隨後拉過一條椅子,在一旁看著艾希玩遊戲。

「還帶兩菜鳥玩,你夠有愛心的!」傑米看了一眼,點評道。

艾希邊玩邊回道:「我一直都是愛心小天使好不好!」

傑米聞言,笑了下:「左路的菜鳥不出半分鐘,保證掛掉!」

艾希也知道,她也一直在儘力挽救,但還是被傑米言中,沒過一會菜鳥便掛了,艾希只能拼勁全力獨自撐起一片天,在遊戲的世界里廝殺了幾分鐘后才收局。

「看你玩遊戲的樣子,感覺傷的不重!」傑米對著艾希笑道。

艾希習慣傑米說話的方式,一點都不介意,而是問了她一句:「你那邊沒事吧?」

傑米知道艾希在問什麼,聳了下肩:「我沒事,只是你的案件顯得警察的技術就是個渣,查了半天,沒有任何發現!」

艾希聞言,看著傑米:「那你那邊呢?」

傑米嘆氣:「這幾次遇到的,完全是超級高手,我打算求助一個認識的高人。」

艾希非常清楚傑米的黑客技術,她也算是頂級黑客,她都無法解決,可見對方的強大,而面對這樣的情況,越發讓人心裡發怵。

「傑米,你對我最近發生的這些事有什麼看法?」艾希詢問傑米。

傑米微微凝眉:「感覺來者不善!」

「來者不善?」艾希重複她的話。

傑米點頭:「我好久沒有遇到這麼強大的對手了,或許是一直以來我對自己的技術太過自負,忘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艾希聽后,凝視著傑米幾秒:「傑米,我有件事想告訴你,不過你必須保密!」

傑米點頭:「你交代的事,沒有你的允許,我從未對別人透露過半個字!」

「我知道,但這事非同小可!」艾希道。

「你說吧!」傑米道。

艾希開口:「最近所有的事,源頭是從白瑩開始,而警察那邊告訴我一個消息,白瑩是基因克隆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