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張桃聞出了不尋常的味道,蹙眉道:「林經理,蘇羽他碰見故障,應該提交公司處理,還需要私下見面嗎?」

「張小姐,都是小事,我已經解決了。」林山擦了把額頭的汗。

越是這樣。

張桃越是覺得有問題,朝蘇羽說道:「蘇羽,你先等等,我問清楚在給你答覆。」

蘇羽聳聳肩。

在張桃的施壓下(她爸),林山那敢有什麼隱瞞,一五一十講白事情經過。

「濫用權力,林山你很好,我會原封不動稟告給CEO聽。」張桃氣憤道。 「張小姐我…」

林山心裡後悔極了。

200萬答應蘇羽好聚好散,為什麼貪得無厭要500萬。

張桃「上達天聽」。

林山沒有一點心存僥倖,回去寫好辭職信,等著宣判死刑。

「對不起啊蘇羽,我不知道底下有這種事。」

張桃和蘇羽重新坐下,抱歉道,「回去我就叫我爸給你恢復正常。」

「你說你靠自己,怎麼找你爸?」蘇羽咕嚕喝著氣泡水道。

「公司出了這麼一顆老鼠屎,你又沒問題,我只是傳信,不算靠他。」

張桃哼道。

「在你爸公司工作,肯定遭受非議。」蘇羽露出狐狸般的笑容道,「我這裡有一個董秘的職位,年薪暫定30萬,其他待遇在聊,你只用偶爾打打文件,做做表格,聯繫聯繫客戶就好。」

張桃呵呵道:「你這50萬給的是我爸,你這人真沒勁。」

「我一般只招人品好的員工。」蘇羽微笑道。

「看不出來,你還挺油嘴滑舌。」張桃好奇道,「我佩服自己創業的人,你看著年紀不大,主要做那一塊的?」

「依附炮信做的電商平台。」

蘇羽心裡一動,道,「你把聯繫方式給我,我給你發份策劃書。」

「我感覺你別有用心。」

張桃狐疑道。

「我是全村最靚的仔,什麼女人追不到。」

「不正經,也不知道你平時怎麼管理公司,發來看看咯。」

蘇羽加了張桃炮信,轉發了潘勝美做的策劃書給她。

兩人聊了一會工作。

張桃得回公司報道,主動提出告辭。

蘇羽喝完氣泡果汁,臨走結了賬,嘀咕說:「一個個跑的賊快,就是不買單。」



圖騰開在臨海商務區。

潘勝美包下大廈八樓一整層,一年的租金據說就高達大幾百萬。

「您好先生。」

前台小妹笑問道。

「我找潘總,她在忙嗎?」蘇羽點頭道。

「您有預約嗎?」小妹抱歉道,「如果沒有預約,我這邊不能讓你進。」

「那我要怎麼才能見到她?」

蘇羽調笑道。

「您可以在這寫明您的信息和來訪目的,稍後我會轉達潘總。」

小妹拿出登記本。

「小晴。」

邊上的自動門打開,一靚麗女子走了過來。

「陳經理。」

小妹欠身道,「這位先生想見潘總,我在給他登記。」

「老闆,您惡趣味嗎?在這調戲前台。」

來者豁然是瀰瀰。

小晴一頭霧水,不懂現在什麼情況。

「你不是在蘇記那樓嗎?」蘇羽笑道。

「香秀姐把我調過來了,叫我學習下專門的電商運作。」

瀰瀰跟著朝小晴說道,「小晴,他是蘇記的老闆,也是圖騰的大BOSS。」

「啊?」

小晴花容失色,失措道,「對不起老闆,我沒見過您,我不知道是您。」

「沒事,你做的很好,繼續努力。」

蘇羽呵呵一笑,問道,「瀰瀰,潘總有空沒有?」

「她剛開完會,現在應該在辦公室。」

「行,我過去找她。」

蘇羽指指登記本,抬眼道,「我還用登記嗎?」

「不用不用。」

小晴都快嚇哭了。

「你別怕,從我認識老闆開始,他一直這樣,沒點正形。」瀰瀰吐槽道。

「這…這差別好大。」

蘇羽在公司是神話一般的人物。

神秘。

強大。

小晴不是親眼所見,真沒辦法將剛見到的蘇羽和傳聞中的蘇羽聯繫在一起。

卻說蘇羽找到潘勝美的辦公室,擰門進去。

「老闆回來了?」

潘勝美合上筆蓋,示意蘇羽坐,隨即按下座機道,「泡兩杯茶進來。」

「你看都沒看,怎麼知道是我?」蘇羽大咧咧在沙發坐下,顛了顛,柔軟度還不錯。

「這個公司敢不敲門就進來的,除了你沒其他人。」

潘勝美坐蘇羽對面,泛著象牙光澤的腿搭在另一條腿上說,「這麼快回來,事情進展的很順利?」

「咚咚。」

「進。」

秘書推門進來,分別給潘勝美和蘇羽端上茶。

「搞定了,你這邊應該很快收到消息,順便把那個搞事情的經理炒了。」

蘇羽喝口茶道。

「你找關係了?」潘勝美驚訝道,「在炮信那種大企業,坐的上經理的人多少有背景,三兩句話擼不下來。」

「巧合吧。」

蘇羽略一沉吟道,「如果沒意外,我順帶還給你拉了筆投資。」

萌寵嬌妻:高冷金主求放過 「跟你共事輕鬆。」

潘勝美手撐著頭,詢問道,「你打算怎麼應對環亞集團?」

「那些傢伙估計跟你說過我是好戰分子,我不招惹別人,但不代表我逆來順受。」

蘇羽眼底閃過一抹冷光,「打的環亞叫爸爸。」

「環亞在互聯網領域走得進前五十名,前段時間做的新交友軟體:約約日活三千萬,目前融資進到了B輪,不久后就會上市。」

潘勝美理性分析道,「子公司帶動母公司,環亞的股價每天都在漲。

我不是說滅自家威風,我們要有對抗環亞的實力,還得三年左右的發展時間。」

「沒挑戰性的對手我從來不感興趣,先猥瑣發育,環亞就在那當靶子,早射晚射都一樣。」蘇羽隨性道。 蘇羽心中浮現一個不成熟的想法,倒也不急著跟潘勝美聊。

拼好貨還在起步階段,穩下來再說。

「走了?」

潘勝美回頭道。

「你準備請我吃晚飯嗎?」蘇羽賤笑道,「你都忙的抽不開身,晚點我請你喝我珍藏的酒。」

「我有預感,你說的酒是我那瓶珍藏。」

「一樣的,你的還不是我的。」

潘勝美正要說蘇羽不要臉,便聽蘇羽說道:「下次穿絲襪,你的腿好白,剛一直晃我眼。」

潘勝美下意識看看自己的大腿,拉拉裙角,啐道:「不正經的傢伙。」

蘇羽坐車回村。

村口掛著「喜迎新春」的LED大面板,進去一條路都掛著燈籠中國結。

「這麼快又要過年了,時間過的真快。」

蘇羽踩在水泥路上,走過家家戶戶放以前準是豪宅的精裝房子。

「小羽回來了?」

「小羽剛好,我臘肉腌多了,你拿回去一點。」

蘇羽沿路打著招呼,回家手裡多了臘肉臘腸,還有一隻殺好的老母雞。

「爸媽我回來了。」

蘇羽打開門吆喝一聲,接著就聽樓上傳來腳步聲。

「小羽。」

下樓的人卻是盤著頭髮的魏春花,那對驕傲隨著步伐劇烈顛簸。

「嬸子你咋在我家?」蘇羽放下東西道。

「你爸你媽去市裡上課,他們知道你今天回來,怕你餓著,叫我過來給你做飯。」

魏春花去關上門,雙手搭著蘇羽的肩膀揉捏道,「路上顛不顛?」

「還行,他們上什麼課?」蘇羽疑問道。

「去哪啥教學機構,說學計算機,學經營,聽著都挺厲害的樣子。」

「瞎折騰。」

蘇羽鼻尖動了動:「好像有燒焦的味道。」

「我廚房在燒菜。」

魏春花一拍手,急匆匆跑上樓。

蘇羽邊上樓邊打了一個電話,探頭便見魏春花裹著圍裙在廚房忙碌。

「春花你好像瘦了。」

魏春花一抖,醋撒多了,沒好氣打了下蘇羽不老實的手說:「少給我整哄小女孩的話,別在這搗亂,去飯廳等吃。」

「行,我整大人的活。」

蘇羽掀起魏春花的圍裙道。

魏春花一激靈,聲音軟了下來道:「我在做飯,死鬼你瞎搞什麼。」

「你做你的飯,我做我的事,不衝突。」蘇羽邪魅一笑。

「你討厭死了,我這怎麼做飯。」

魏春花氣喘吁吁,炒菜的動作一頓一頓。

「小羽,我就知道你叫我來沒安好心。」

被蘇羽打電話叫來的王桂花進廚房見到這一幕,靠著門沿,笑話道,「春花姐,你這幾天憋壞了對不,任那臭小子胡來。」

「你自己還不是,圍裙都沒摘。」魏春花哼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