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張欣欣:「我怕你啊!你忘了你下面不痛了。」張欣欣不提還好,這一提王麗麗就來火,還當著大家的面。

劉星在一旁看著倆女打趣,嘻嘻的笑著,一不小心笑出了聲。倆女扭過著來看著自己。自己正偷著樂了,被發現了。

劉星:「沒事,你倆別看著我啊,你們繼續。」

王麗麗對著劉星的頭就是一巴撐,「我繼續你個頭啊!」王麗麗被氣走了,張欣欣:「嘿嘿,還笑不笑我們,活該。」張欣欣也走了,喜歡你並不代表我就沒性格,沒脾氣,哼。

劉星感覺莫名其妙的,還被挨了一巴撐。

張欣欣走出指揮室,基地的女人們圍了過來,問張欣欣的香水還有沒有。張欣欣:「沒有了,我自己研製的。」女人們都想要。

張欣欣:「你們想要啊,去,幫我揍一個人,我每人一小瓶。」女人們興奮了:「說吧!姑娘,你要揍誰,我們幫你辦了她,是那個瞎了眼的,敢惹你,她是不想活了。」另外一個女人也繼續說:「對,說吧!是那個?」

張欣欣指著王麗麗:「就是她。」女人們隨著張欣欣手指的方向。「我靠,是王麗麗,基地指揮員,指揮官司的助理,特種兵出生。」

女人們:「妹子,你這香水我們不要了,我們還有事,先走了。」一個二個的灰溜溜的走了。

張欣欣:「你們香水不要了,唉,別走啊!不揍給我狠狠的罵一頓也行了,我每人給你們兩瓶。」

王麗麗:「你膽子越來越大了,我看是菲兒把你給慣壞了,我得替菲兒教訓教訓你,不然你還不翻了天,今天就敢給我對著干,明天你還不要上天。」

張欣欣:「嘿嘿,那裡啊,我是給你開玩笑的,就是想氣氣你,沒有別的壞心思,我還要好好的回食品作坊工作,哦,今天還有霉豆腐還沒有製作完成,我得去做霉豆腐了。」

張欣欣就要開溜,確被王麗麗擋住了去路,王麗麗左手握著右手,手指關節咔咔作響。

張欣欣想著這是要挨揍啊,她知道上次是僥倖踢了王麗麗一腳,還是王麗麗讓著她,並沒有找她算帳,還是有自知知明的,張欣欣一個機靈。

張欣欣:「那個王姐,我給你留了一瓶獨特製作的香水,我去給你拿哈,你放心,沒有毒,放心使用,你和菲兒姐一人一瓶。」

王麗麗一聽,心裡微微的一笑。王麗麗:「這可是你要主動送給我的,可是我要向你要的。」

張欣欣:「是的,剛剛研製出來,這不還沒來得急給王姐和菲兒姐送去,我一會給你們送到窩居去,再給你倆做一頓好吃的。」 張欣欣想著,既然研製出了香水,還要研製出口紅,要做全基地最漂亮的姑娘。說干就干,口紅要比香水複雜的多,要耐心細緻,什麼材料都要自己加工,一步一步的製作,失敗了從新再做,一次又一次。就這樣張欣欣又研製出了口紅,粉紅色的。

張欣欣激動的不要不要的,自言自語:「一支口紅闖天下,老娘最棒,老娘最美,老娘要上了你,呸呸呸,老娘要泡了你。」

劉星反覆琢磨身體里的能量,自己存儲能量的空間太小,根本沒辦法存儲,讓羅詩艷再次用x光掃描了能量龍身體結構,能量龍身體里還是有一棵晶瑩剔透的珠子,劉星初步確定了自己想法,能量龍是將能量存儲在了這棵晶瑩剔透的珠子里了。

劉星來到心理室。陳陌素:「唉喲,帥哥哥,希客啊!你怎麼空手就來了啊?」

劉星:「啊,難道有什麼不對嗎?來你這裡還要送禮的。」

陳陌素:「我看你是忘了,你不帶食材來怎麼給我做飯?」

劉星愣住了,心裡想著,我這次來又不是給你做飯的,我是來找你算帳,準備虐回來的好不好。

劉星:「啊!這才吃幾天你就又想吃了,下次,下次哈,這次來的匆忙,沒來得急準備。」

陳陌素嘿嘿的笑了笑!「沒來得急準備。」轉過眼盯著劉星,對劉星進行催眠,劉星怵楚楚的站著不動,陳陌素心喜,小樣,這就樣又被我催眠了,不長記性。

陳陌素準備用同樣的方法,先將床堅起來,讓劉星將雙手伸開,準備捆綁的時候,劉星確突然動了,轉過身,快速壓著陳陌素,將陳陌素綁了起來。陳陌素一驚,這是怎麼回事,他沒有被催眠嗎?這小子又是裝的。

陳陌素:「你,你裝的,又騙我。」劉星的體質發現改變,身體里有能量,那裡就這樣被催眠的。

劉星:「恭喜你,你答對了。」劉星繼續綁捆了陳陌素的腳和頸子。

陳陌素嘿嘿一笑:「我是和你開玩笑的。」

劉星:「噓」將食指對著陳陌素的小嘴,示意不要說話。「閉嘴,信不信我將臭襪子噻進你的嘴裡。」

陳陌素急了,他才不要那又臭襪子呢,你那襪子能和我的絲襪比么,其實劉星也是嚇嚇陳陌素的。陳陌素想著,糟了,上次她就是這樣整劉星的,這次他不會用同樣的方式來虐自己吧!

這是確看見劉星一溜煙走了,陳陌素:「喂!你放開我,你走了我還被你綁著的,我怎麼辦啊!」陳陌素要哭了,劉星不是要虐自己,而是把自己綁起來自己溜了。

陳陌素就這樣被綁在哪裡,胡思亂想的。這小子不會不回來了吧!心裡是一個坎坷和不安,陳陌素是左等右等,就是不見劉星回,再不回來真的要哭了。

劉星也不著急,慢慢悠悠的在指揮室將工作的事安排好后,再食堂拿了點食材,提著食材來到心理室,陳陌素看到劉星回來,張著嘴,又閉上,眼淚止不住的流,怕說話劉星給她噻臭襪子。

劉星在心理室開始做菜,炒了農家小炒肉,西紅柿炒雞蛋,宮爆雞丁,三鮮湯,又炸了一杯鮮果汁,劉星在做菜的時候,外面綁著的陳陌素就聞到了香味,不斷的吞著口水,好香啊。

劉星將做好的菜端了出來,放在桌子上,喝著果汁,自顧自的吃了起來!「嗯,不錯,一個勁的誇獎自己做的菜好吃。」

一旁的陳陌素急的要哭了,這小子是這樣來讓自己難受的。陳陌素作為女漢子的她,在想著辦法,實在不行就裝可憐。

突然,陳陌素大哭起來!「你不是不是男人啊!」哭的是一個唏里嘩啦的。劉星:「行了,別裝可憐了,對我沒用。」

陳陌素:「那你喂我一口,我嘗嘗看。」

劉星:「想吃啊!」劉星又夾了一塊雞丁放在嘴裡,「嗯,味道真不錯。」

陳陌素:「嗯,就嘗一口,行不?」

劉星:「剛剛你說什麼,意思是說我不是男人?」

陳陌素:「不是,是男人,必須是男人。」

劉星:「這就對了嘛,但還是不給你吃。」

陳陌素:「那我詛咒你,小麻雀,陽痿,早泄,不能打槍。」

劉星:「咀……」劉星向陳陌素走了過來,你確定?用手指對著陳陌素挺拔的部位一彈。

陳陌素:「你流氓。」劉星又一彈,每彈一下陳陌素啊一下。

劉星:「這不,跟你學的。」

陳陌素紅著眼,是真要哭了,再次使用催眠對著劉星,確怎麼也不起作用,這是要完蛋的節湊。催眠對他失效,這一刻她才真怕了劉星,不敢惹那傢伙了。

陳陌素催眠劉星,反被虐,這能怪誰啊!自己找的。

陳陌素:「你這樣欺負我一個弱女子,你好意思嗎?」

劉星:「彈指神功。」又著對陳陌素的的胸部一下,陳陌素「啊」的一聲,好疼,再彈都要彈腫了。

劉星:「嗯,我好意思啊!」陳陌素是真哭了起來!「你個無懶,我要去李菲兒那裡告你。」嗡嗡的哭個不停。

劉星:「你再哭一個試試,再哭我就把你辦了。」

陳陌素:「我就哭,你辦我啊,我一定會告你的。」劉星走了過去,解開陳陌素腳上的皮帶,抬起雙腿,陳陌素是真怕了,可為時已晚。

陳陌素:「劉星,你個壞蛋,放開我,住手,唔唔。」就這樣半掛著就被辦了,狂風暴風都不改變,劉星瘋狂的進行,想到這妞抽自己時候那個慘,終於……。

狂風暴雨結束后,劉星坐下來繼續吃,休息一會,再辦你。陳陌素繼續唔唔唔的。「我要殺了你。」劉星不管陳陌素在哪裡嘰嘰歪歪的,自己先填飽肚子再說。

劉星將床放平,平躺的姿勢,進行了下半場,又是一陣狂風暴雨,比上半場來的還要持久一些。陳陌素攤軟的躺著,哭也不哭了,在外星球以來,這孤寂的日子和剛剛受到的委屈,淚流成河,你欺負我一個女人算什麼,欺負我軟弱無力的算什麼本事。

劉星將陳陌素抱到了床上,躺在陳陌素旁邊睡著了,陳陌素雙眼死死的盯著劉星。陳陌素休息了一會,恢復了體力,到廚房拿了一把水果刀,對著劉星就捅了進去,愛有多深,狠就有多深。劉星被胸前的刺痛給驚醒,陳陌素將刀抽了回來,看著劉星鮮血直流,嚇壞了,剛剛的衝動,過於用力刺的太深了,手裡水果刀掉到了地上。

陳陌素:「對不起,是我衝動了,我只是一時衝動,你死了可不要變鬼來找我。」自言自語的說了一通。劉星捂著傷口,忍著疼痛,跑出了陳陌素的心理室。

陳陌素:「我殺人了,完了,完了,要是劉星死了,估計自己也活不成了,他的三個助理和機器人戰士肯定不會放過自己。」

陳陌素跑出來尋找劉星,可連劉星的毛都沒有看見,四處尋找,心裡是失落至極,最後回到心裡室,心裡坎坷著,不斷的罵著劉星,千萬不要死,不要害我。

這時陳陌素才發現自己身上臭哄哄的,全身都是身體排出的虧漬,快速的清洗了一下,發現好像自己的皮膚白澤細嫩了。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啪啪還有這功能,可我以前啪啪都沒有這種現象啊。

陳陌素也沒有多想,想到在外星球連逃跑的地方都沒有,但還是收拾了下行禮,駕駛飛艇到第一基地里躲了起來。能躲一時算一時吧!唉,被那小子強行給啪啪了,自己還得躲,這都什麼事啊!

劉星來到了第二基種植基地的山脈山洞一層水潭觀察站,想著,就讓自己一個人靜靜的死去吧!沒想到這妞這麼猛,居然下狠手,捅到自己的心臟。

劉星躺在氣墊床上,檢查了下傷口,發現傷口已經不流血了,在慢慢的逾合。自己都忘了,身上佩戴帶的生命之源發著光,這超級珍珠在修復傷口,再加上身體里的能量,也有修復傷口的能力,傷口在不斷的快速逾合。

我那個去,還以為自己這次掛了呢!真的是嚇死寶寶了,差一點就掛在一個女人手裡。大難不死,必有后富,我美啦美啦,樂啦樂啦,安靜的躺上氣墊床上睡大覺,一覺醒來傷口應該能徹底逾合了。

一覺醒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仍然精神抖擻,感覺是脫胎換骨一樣,聽覺能力,視覺能力好像是增強了,應該是這生命之源及能量的作用。

劉星來到第三層夾縫洞穴空間,想著獵殺一隻能龍量,挖里它們身體裡面的能量球為自己使用,這樣就能將能量存儲在能量球裡面了。

在空間里,劉星繼續向空間深處進入,這次也準備抓一隻像大能量龍大小的就差不多了,通過這次身體的恢復,劉星感覺到身體更加強魄了。

很快,前面出現了一隻能量龍,能量龍飛撲了過來,劉星一撐擊出,空間內空氣波動,能量波攻擊在了能量龍身的身體上,能量龍也是驚訝。但能量波並沒有能對能量龍造成傷害。劉星調動體內的能量,集中在手撐。

能量龍閃躲併發出攻擊,劉星一撐擊出,能量波較大,空間振動,一撐擊空,劉星感覺到不好,趕緊閃躲,確被能量龍一瓜子將劉星給擊倒。劉星一口鮮血吐了,胸口火辣辣的,生命之源及體內的量能快速修復著身體。 劉星掏出匕首,與能量龍展開撕殺,幾場回合下來劉得也是傷痕纍纍,劉星不斷撤退,能量龍不斷追擊攻擊。

劉星將能量龍引到洞口處,實在是打不過也便於逃跑,想好退路后,不留餘地的與能量龍展開博斗,只要是生就總會有弱點,但這能量龍的弱點在哪裡呢?

能量龍全身表面邦邦硬,匕首根本不能刺穿,劉生一邊思索一邊躲閃能量龍的攻擊。劉星腦袋瓜一亮,頭一閃,有了,這傢伙拉粑粑的地方,就是弱點,哪裡總歸沒有堅硬的外殼,果然,劉星對準能量龍拉粑粑的地方一刺,匕首刺穿了進去,能量龍不斷的噴著血。劉星連續出擊,能量龍很快就倒在了地上,劉星快速取出能量龍身體里的能量珠,將能量龍的屍體拖在深入角落裡埋掉。

回到第一層水潭空間,將龍量珠清洗乾淨,晶瑩剔透,劉星能感應到能量珠里的能量,劉星滴了一棵鮮血在能量珠上,一下就被能量珠給吸收了,劉星想到能量珠是在能量龍的肚子里的,冒著膽將能量珠吞入體內,能量珠在劉星的肚子空間存儲能量的地方停留了下來,吸收了身體各處的能量。

劉星能感覺到能量珠里的能量,用意念能將能量珠里的能量使喚出來,也能將能量存放在能量珠里,感覺這棵能量珠的容量特別的大,有無限的空間。

劉星又回到第三水潭夾處空間內,採掘了幾棵能量晶石,在第一層水潭空間處休息了一下,劉星食用了一棵能量石,能量晶石擴散著能量,能量珠也在不斷的吸收,很快就被吸能量珠吸收完,劉星一撐擊出,整個第一水潭空間都在振動,能量威力太大,要是全力出撐,估計這第一水潭空間得震踏下來。

劉星一次吞了五棵能量石,能量珠還能吸收,劉星想著得循序漸進,不能一口吃下一個胖子。劉星適應著體內的能量,就連在經過到第三水潭時,身體能量能形成隔離罩,太神奇,太驚訝,隨著身體發生的改變,劉星有了一個大膽的計劃,就是第三水潭深處的地下洞穴,等自己再強大一點的時候可以進行探索了。

劉星被挨了一刀,沒有傷心,更不生氣,反而還很高興,身體又發生了質的改變。必竟是自己做的有點過了火,強行開車還是不應該的,也不敢去見陳陌素,回到自己的宿舍窩起。

這時,劉星收到陳陌素的信息:「你在哪裡?你死了沒有?」一會又是一條:「唉呀,死了呀?」一大堆就是死沒死的消息,最後一條是。「如果你還沒有死,但確定要死了,還能看到消息,你做了鬼可不要來找我哦!這是你自找的。」劉星看著消息無語。

看的劉星哭笑不得,唉!看來這陳陌素也是急了,就想知道自己死沒死,老子偏不回你,讓你著急去。

人家那些女生強上了都是又打又鬧的,然後又親親熱熱的,這妞到好,直接用刀捅,是直接要命的。

劉星是心滿意足的安安穩穩的睡了個安穩覺,一邊的陳陌素可就慘了,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著,躺在床上翻去滾來的。也不知道劉星到底是死了還是沒有死,醫務室那邊也沒有聽到什麼風聲,這個爛人。

陳陌素在第一基地,一點都不習慣了,背著氧氣袋,時不時的還要換氧氣,又冷。決定還是回到第二基地的心理室,不管那傢伙是死還是活都要去面對,大不了一命抵一命,躲在這裡也是躲不過去的。

陳陌素回到第二基地,一切正常,看著經過的人也沒有什麼異常反應。陳陌素收拾了一下房間,當看到一桌子的菜,還是那麼的完好,但是已餿了,不能吃了,感嘆的,這桌美食自己還沒有嘗著呢!

陳陌素來到基地指揮室門口,鬼鬼祟祟往裡面探頭,沒有看見劉星,大膽的走了進去,陳陌素問值班員:「劉星呢?」

值班員:「啊!劉星啊,不知道啊,好幾天沒有見著人了,不知道去哪了,可能有事忙吧!」

陳陌素心裡咚的一聲,那傢伙死那裡去了,心裡又坎坷起來!管他的呢,死在慌郊野外更好,沒有人知道是我殺的。雖然是在安慰著自己,陳陌素的心跳仍跳的咚咚的,雙手不斷拍著自己的胸口,讓自己平靜。

李菲兒和王麗麗在安排造紙的事,根本沒有注意到劉星。劉星也閑的沒事,又來到第三水潭,準備到水潭水洞深入下去試探一下,劉星使出了能量氣罩,跳進水潭裡,向水洞方向遊了進去。

進下狹小的水洞,一直下潛,隨著下潛深度,氣罩被水壓的作用,將防禦罩壓越來越小,繼續下潛感覺也十分的吃力,能量罩不承承受這麼大的壓呼。

劉星停止了下潛,現在目前的情況無法再繼續下潛了,能量罩不能承受水壓。三千米可不是開玩笑的。

試探失敗,劉星又回到了第一層水潭洞穴,開始研究身體里的能量,不斷使出,收攏能量,將能量集中在手撐,腳,以及身體各處,使出能量罩,也是防禦罩,不斷的加強防禦罩,又將能量收攏。一點一點的在增強,劉星發現體內的能量珠是更佳的晶瑩剔透。

這次煉習又提升了一步,劉星來到菲兒湖打進工地,現在這裡沒有人,在這裡休息靜養,身體的改變讓劉星很是興奮,一個人偷偷的躲在工地樂呢!

張欣欣這幾天都沒有見到劉星,也沒劉星的消息,發消息也沒不回復,來到基地指揮室也沒有看到劉星,這傢伙死哪去了。

自己塗著口紅,噴著香水,他人不見了,我勾引誰去啊!

陳陌素一天不知道劉星的死活,是沒有一天是好過的。心裡的蕉慮,就算是死了也應該有個消息吧!這劉星肯定沒死,死了他的通訊儀會報警,這說明他還活著。

陳陌素髮消息給劉星:「我知道你還沒有死,是不是要死了,你要是還有力氣你回個話。」劉星看到消息,覺得自己是不是過於殘忍了,唉,算了,我回個毛線,讓她著急去吧!去生物室看看那倆個小傢伙去。

劉星來到生物室,遠遠的就對羅詩艷說:「美女,好幾天不見,十分想念,有沒有想我啊!」

羅詩艷:「想了啊,我想你個鬼喲。」劉星看見旁邊的兩隻能量龍。「這兩隻小傢伙乖不乖,不乖告訴我,我教訓它們。」能量龍嘰嘰咕咕的。

羅詩艷:「你沒事閑你的,別來煩我們。」

劉星:「咀……我這不是幾天沒見到我的老壇酸菜速食麵了么,都還沒有泡來吃,你說我來不來?」

羅詩艷:「大龍,小龍,給我上。」兩隻能量龍站了起來。

劉星:「等等,我突然想起來了,我還有事,先走一步。」羅詩艷看著劉星灰溜溜逃路的背影,嘿嘿嘿的笑個不停。

羅詩艷自言自語,「想泡老娘,門都沒有,好的不說,說自己是老壇酸菜速食麵,還老辣有酸菜的味道,我那個去,想想老娘就來氣,我老辣你個鬼。」

羅詩艷想著在基地里去轉轉,散散心,整天呆在生物室,不但是悶,而且還憋的慌,老娘這棵開放的鮮花也要拿出去晒晒。

劉星在小頂小窩居的花園裡採集了一束玫瑰花,準備去看看李菲兒。來到基地,確看見羅詩艷又在溜龍,這不是顯擺是什麼。

兩隻能量龍跟在羅詩艷的屁股後面,上竄下跳兩隻能量龍在哪裡打玩著,盛似可愛,十分招人喜愛。

這能量龍溫順的時候溫順,兇猛的時候威武,劉星也不得不為能量龍點贊,想到這裡就想多抓幾隻來養,以後外出開發其它區域的時候有能量龍在能幫助抵禦那些大型外生物。

劉星:「美女好啊!很高興能看到你出來溜龍,一股花骨朵終於要含花怒放了。」

羅詩艷:「會不會說話,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

劉星:「其實我一直有句心裡話要對你說,你有點像我的一個人?」

羅詩艷:「什麼人?」

劉星:「我媽的兒媳婦。」羅詩艷雙眼一睜,妮瑪,你媽的兒媳婦不是你老婆么,羅詩艷又捂著嘴,憋著不讓自己笑出聲來。

劉星:「我遇見了你,就差一本畢業證書了,你能幫我完成么?」

羅詩艷:「什麼證書?」

劉星:「單身的畢業證,我們的結婚證書啊!」羅詩艷在外星球以來,這是第一個男人撩自己,遇見最多的是劉星,和男人說話最多的也是劉星,對男人有點好感的還是劉星,這小子什麼都好,就是有點花心。

羅詩艷有點感動了,但自己已經不是小姑娘了,一句花言巧語,誰知道這小子玩的是不是真的,還是和老娘開玩笑的。

劉星:「我在外星球辦婚姻禮那天你一定要來啊?」劉星乘勝追擊。

羅詩艷:「什麼,你準備在外星球還辦婚禮?」羅詩艷想著剛剛還在撩自己呢,這轉眼就要辦婚禮了。 劉星雙捧著鮮花,這是我為你親自採摘的愛情之花,愛的玫瑰代表著我們的相遇,相知和相愛。基地現場的女人們瞎亮了眼,劉星在泡妞!

遠處陳陌素看到了劉星,心裡很是不爽。「好傢夥,才上了自己,又跑去泡妞。」一看劉星全身上下好好的,那天不是捅了他一刀么,怎麼這麼快就好了,屁事沒有似的。

羅詩艷準備去接過鮮花。劉星:「這束鮮花太大了,你不好拿的,我取最美一支送給你。」羅詩「啊」的一聲,有點尷尬,這是在逗我么。

劉星:「剩下的只為這一支獨特的玫瑰而讚美。」羅詩艷又樂的不要不要的,春心蕩漾。劉星使出能量,將剩下的一束鮮花拋向天空,能量驅動,玫瑰花辨紛紛慢慢飄落,劉星抱起羅詩艷,雙腳一跳,騰飛了起來,裝逼時間,讓我們為愛一起騰飛,一開始嚇的羅詩艷嗷嗷叫。

劉星驅使著能量,在花辨中旋轉緩慢下降,這一刻羅詩艷覺得好浪漫,緊緊的擁抱著劉星。

現場的女人們看著這浪漫的場景,非常驚訝,不虧是基地的指揮官,泡妞都這麼高級浪漫,什麼時候來泡泡我吧!一邊的女人聽到旁邊的女人在哪裡自言自語。「你想的美哦,還來泡你,估計你排隊都在尾巴上了,你不是有男人了么,還是好好珍惜現在吧!」

陳陌素看著浪漫的場景,氣的不要不要的,那天怎麼沒有把你捅死,這身體一好就去泡妞。那自己被他那啥了不是虧大了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