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很顯然,趙飛燕原本突破天人境的雄心壯志在這一刻瞬間熄滅,看了白道雨一眼,落寞的往江都城飛去,她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去藍月王朝,以她永樂王朝前皇室的身份,再加上皇室後裔在永樂王朝還活得非常滋潤,就算想要投靠,人家也不相信。

一山不容二虎,白素怡必定容不得她這一個天人境在。

迷迷糊糊中回到萬花樓,趙飛燕看著手中的手玉上一個個不停閃過的人名,她不知道該跟誰告訴這一個天大的喜訊。

不停的翻找著,最後將目光留在那個一夜相愛的白中雨。

又是白家的人。

一時間趙飛燕有些心灰意冷。

可是她還是撥下白中雨的號碼。

連續兩次沒有接聽,趙飛燕憤怒的將手玉丟在床上。

次日清晨,趙飛燕昨夜居然不知不覺中睡過去,看來一眼周圍的環境,是萬花樓的密室,頓時鬆了口氣,她還擔心昨夜是被擄走。

翻過身,準備繼續睡時,手玉就響起,白中雨的名字就顯示在上面。

趙飛燕眼皮一抖,一副不打算接手玉的模樣,心中決定一定要冷落一下白中雨,可是在鈴聲響起第二遍時,趙飛燕猛地抓起手玉,飛快按下接通鍵。

她很捨不得,萬一蒯瑜不再給她打來怎麼辦?

可是剛剛按下接通鍵,那邊立馬就掛了,氣得趙飛燕差點要將手玉丟掉,可是很快白中雨的名字再次顯示出來,這一次趙飛燕非常矜持一下,才按下接通鍵,一副剛剛睡醒模樣問道:「誰啊,那位?」

「飛燕姐救救我,我就在江都城南郊,我被劍帝的人追殺。」

一聽趙飛燕的聲音,蒯瑜就驚慌失措的喊道。

趙飛燕猛然做起來,還想要問什麼情況,蒯瑜那邊的手玉已經掛了。

「被劍帝的人追殺,怎麼可能?」

趙飛燕滿臉不相信的看著手中的手玉,恍然間又明白了什麼!

顯然白中雨與自己的關係被白家的人知道了,所以白家的人打算利用他逼自己出現。

趙飛燕不打算救蒯瑜,可是心中卻不知道為什麼立馬浮現那一夜的蒯瑜,最後在慾望與理智上,趙飛燕選擇了慾望,她很清楚蒯瑜的對他有著什麼作用。

同樣是龍修士,只要兩人能過躲過劍帝的追殺,好好修鍊幾年,到時候未必不能與劍帝一戰,要知道這一次突破天人境的契機,正是與蒯瑜那一夜,龍修士的精元融合。

「就算是陷阱,以自己的修為,逃跑應該還是沒有問題!」趙飛燕自我安慰一下后,果斷起身向江都城南郊趕去,對於她而言,蒯瑜將是她崛起的關鍵,就算將來報不了仇,趙飛燕也願意跟蒯瑜做一對亡命鴛鴦,好過在永樂王朝擔驚受怕。

江都城南郊。

蒯瑜放下手玉,滿臉微笑看著旁邊的老魚,老魚滿臉苦笑。

這位少爺還真會折騰,居然玩起這樣的遊戲。

要殺趙飛燕,以他的能耐,就算十個趙飛燕也不可能是蒯瑜的對手,用得著引他出來嗎?

「少爺,萬一驚動了素主母怎麼辦?」老魚有些不放心的問道。

蒯瑜毫不在意的擺擺手,道:「我保證,今天素怡絕對起不來床,所以你完全可以放心,接下來就靠你,演的像一點。」

蒯瑜剛剛說完,臉色一變,打了一個響指,飛快向北方逃跑。

這個響指正是約定信號,老魚一改剛剛的恭順之色,面目猙獰的盯著越跑越遠的蒯瑜,等到跑了一段距離,才追上去。

「白中雨你居然敢偷盜劍帝閣下悟道丹,罪該萬死。」

老魚一邊追,一邊將蒯瑜的罪狀數落出來,而且不停的罵,就差將蒯瑜祖宗十八代給罵出來,好在主要是買白家,要不然蒯瑜說不定會反身教他怎麼做人。

正趕來的趙飛燕聽到老魚的話,頓時一驚,顯然已經信了七八分。

老魚是何許人也?劍帝的首席劍奴,只聽從劍帝一人的命令,就算白素怡也沒有資格命令他,這一次行動,劍帝將老魚留在盡賢殿,可見對老魚的信任,現在他居然出現在這裡,在連接他所說的話。

基本八·九不離十。

趙飛燕的修為比老魚高,可是她不敢對老魚動手,萬一驚動了劍帝就麻煩了。

看著白中雨依靠一套陣法隱藏在樹林中,老魚來回掠過,顯然他也發現蒯瑜的所在,只是不確定位置在那裡。

很快,老魚連續斬出兩劍,其中一劍距離蒯瑜埋伏的地方只有不到一米遠,這一回趙飛燕再也無法在躲著,果斷一掌拍出,但是沒有使出全力,僅僅只為禁錮老魚而已。

老魚也非常配合,也沒有避開,一副被偷襲困住的模樣,眼睜睜的看著趙飛燕給蒯瑜救走。

「大膽,劍帝大人的人也敢劫,你活得不耐煩了。」

看著遠去的趙飛燕與蒯瑜,老魚還是非常入戲的喊了一句,然後就坐在地上休息,等禁錮他的能量罩消耗,免得被趙飛燕起了疑心。

趙飛燕救了蒯瑜,二話沒說,就帶著蒯瑜直闖斷魂峽,她很清楚,她已經不可能再留在永樂王朝,白中雨也是,他膽大包天,居然敢盜取劍帝的悟道丹,就算將悟道丹還回去,也必死無疑。

所以趙飛燕只能全力往藍月王朝那裡逃,她根本就沒有想到這一切都是蒯瑜算計好的。

正如她想的那樣,白素怡絕對容不下趙飛燕,而趙飛燕本身是龍修士的身份與他雙修效果一點也不輸給白素怡,這樣的女人蒯瑜自然不捨得就這樣死了。

所以才自導自演了這一出,反正出了永樂王朝,白素怡也不可能殺趙家的人泄憤,如果就算就算真的要,到時候也有老魚以劍帝的命令阻止。

至於趙飛燕回來救他,他也僅僅只有五成把握,現在看到趙飛燕,顯然那一夜已經在她心中佔據了不可磨滅的地位。 藍月王朝皇城天藍都城。

從斷魂峽趕到這裡來,足足花費了五十多天的時間,可見藍月王朝的國土面積有多大,以天人境修為的趙飛燕帶著蒯瑜飛行也要這麼久。

再次看到了天藍都城,這一座恢宏的藍色城市,沒有因為時間的變化發生絲毫的改變,城牆上,城樓上,建築上,那些藍色的海玉,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著夢幻般的光芒,將天藍都城化成了仙境中的城市。

上次看到天藍都城時,是與葉衝天一起來,那個時候葉衝天那麼驕傲的向他介紹。

這一座天藍都城是葉衝天奪得皇位時撿起來,足足耗費了上百年才建成,如今的規模是當初數十倍,甚至更多。

蒯瑜就站在天藍都城外的一千多米處,看著城門口絡繹不絕的人群,這個城池,這一次他必須要闖上一闖,不過在此之前,他還需要去另外一個地方。

「走,飛燕姐,我們先找個落腳處,然後再找關係加入藍月皇室。」蒯瑜說完之後,就往天藍都城南方走去。

那裡是四座拱衛天藍都城的衛星城之一的小藍城,雖然稱呼有個『小』字,可是小藍城卻一點也不小,經過這麼多年發展,佔地面積比起江都城也毫不遜色。

「中雨,你真的要背叛永樂王朝嗎?」趙飛燕有些忐忑的問道,甚至不滿。

就算她被逼出永樂王朝,她也不願意背叛永樂王朝,那裡是生養她的地方。

「咦?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是這樣的人嗎?只要我們將來站穩住腳,將來說不定有機會內王朝當內應,難道願意一輩子都在藍月王朝。」蒯瑜怔了怔,小聲的問道。

「嗯,這還差不多,這段時間沒有白疼你。」趙飛燕捏了一下蒯瑜的臉蛋,非常滿意的說道。

正如蒯瑜所說,有她這位天人境在藍月王朝內當內應,藍月王朝怎麼也不會想到,只是現在如何隱藏她的身份,就非常頭疼了。

「不用擔心,在這裡,想要留住我,除非是那幾個天人境強者一同出手,要不然不管是誰,我都有把握帶你逃跑,所以你不要有任何估計,大膽放心去干。」趙飛燕笑了笑說道。

蒯瑜沒話可說了,其實他心裡主要擔心的,不是安危的問題,而是趙飛燕的身份隱藏問題,當年趙飛燕可是永樂王朝兩大美女之一,白素怡成為皇后,藍月王朝的那個時候的太子,也就是現在的藍月大帝曾親自上門提親,最後被趙飛燕拒絕,藍月大帝也沒有惱羞成怒,一直以來還默默關切這趙飛燕。

趙飛燕的樣貌在民間或許不怎麼樣,可是在高層貴族當中,那絕對排的號,至今還將藍月大帝迷得神魂顛倒,想讓人不記得她都難。

於是,蒯瑜便一邊和趙飛燕閑聊著,一邊朝著小藍城的方向而去,他當初來的時候,並沒有來過一次的小藍城,不過通往天藍都城只有一條大道,所以順著大道,就可以達到小藍城,順著路牌走准沒錯。

大約走了一半的路程吧,前方忽然傳來了打鬥的聲音,蒯瑜蟄伏著,悄悄靠近了前方那個山坳,他居高臨下看過去,只見那裡竟然有兩隊人在火拚,其中一群人是皇宮當中的護衛打扮,一個個修為都不若小,一共六七個護衛,在保護著居中一位年齡大約也是二十五歲的華服青年,青年長得玉樹臨風,身上帶著一副久居高位的氣勢,顯然是一個大人物。

而這時候,蒯瑜隱隱約約聽到皇子這個稱呼,由此,他便確定了這一群人的身份,應該藍月王朝的四位當權皇子,會被分配到四個衛星城當任城主,將來誰將治下的衛星治理得最好,在奪取皇位時,得到的分數也更高。

這也是藍月王朝越來越強大的原因,其他王朝,就像藍月王朝那樣,皇帝一般只有修為最高的人擔任,修為最高之人,一般都是修鍊狂或者有什麼機遇。總之在國家大事上,自然不能跟藍月王朝這些從小就鍛鍊出來的皇子相比。

「飛燕姐,是個皇子?」蒯瑜眯起了眼睛,低聲道。

趙飛燕自然明白蒯瑜話中的意思,是準備以次為契機得到那位的皇子信任。

趙飛燕點點頭,表示支持。

「不管在那裡,皇嫡之爭從來都少不了,看起來這位皇子閣下好像不是對方的對手?」蒯瑜心裡想著,然後他看向了另外一隊人,這一群都是黑衣人,臉上蒙著黑布,看來是非常專業的殺手,此時正在一個壯碩中年人的帶領下,朝著中間突破,這傢伙竟然有無上境中期的境界,相信過不了多久,他就能夠將那為皇子斃在掌下了!

「再等等,要雪中送炭也要挑個最好時機,現在跳下去救人和在生死存亡之際出現根本不同而異,特別是這位皇子身邊的親信都死光就那更好。」蒯瑜心裡想著。

就在這時候,那位皇子滿臉憤怒的吼了一句:「你們都是藍今夕派來的吧?那傢伙果然是蛇蠍心腸啊,父皇只不過露出要選太子的意思,還沒有明確表示皇位之爭開始,他竟然就這樣派人來殺我!難道他以為父皇眼睛瞎了就什麼都不知道嗎?還是你們將父皇當成白痴?」

「大皇子,你說的不錯,我們確實是殿下的人,不過,白痴的不是陛下,而是你,殿下做事,向來雷厲風行,治國有方,陛下最看重的就是這一點,他只要幹掉了你,以他的實力,朝中還有誰敢多說話?」

此時勝券在握,那群黑衣人吃定了大皇子,此時直接開口承認了。

在他們眼裡,死人是不會暴露消息的。

「藍今夕不過是個沽名釣譽之徒,他懂得屁的治國,我藍今朝帶兵征戰多年,固守邊疆,攘除奸凶,更熟悉四書五經,熟習治國良方,才是真正適合做太子的人,藍今夕還是去修鍊去吧!讓他治國,藍月王朝必然民不聊生!看看小藍城與小天城的對比就知道了。」藍今朝此時一臉的憤怒!

「抱歉,我們今天的任務是幹掉你,至於其他,你還是下地府跟閻王說去吧,哈哈!」那無上境中期的男子,瞬間將攔在藍今朝身前的兩個無上境初期的護衛斃命,此時正一拳朝著藍今朝轟來!

「臧藍海淵斬!」此時,藍今朝眼中一冷,手中一把湛藍色的寶劍猛然揮動而出,頓時一道劍氣化龍,直接沖向了那黑衣殺手,將之逼了回去!

「半神器海淵劍果然有些斤兩啊,只不過在無上境中期面前,那還是得死,大皇子,再見吧!」

那黑衣武者被逼退之後,頓時大怒,速度暴漲,其他護衛攔都攔不住,他就差不多殺到了大皇子的眼前,他猛然打出一掌,直接將近在咫尺的大皇子的劍打得飛了出去,然後另一隻手握成拳頭,朝著藍今朝的胸口震去!

這一拳若是被擊中,藍今朝必然當場斃命!

「大皇子!」眼看著藍今朝就要因此而斃命,那些護衛簡直目眥盡裂,若是大皇子死掉,他們這些人也必然會被殺人滅口了!

可以,他們所有人都救援不及!

「是機會!」蒯瑜的身影猛地消失在趙飛燕的眼前,趙飛燕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蒯瑜的實力,居然達到無上境後期。

「看來他真的是偷了劍帝閣下不得了的東西,要不然年紀輕輕也不會達到現在的修為。」

正在所有人都絕望的時候,黑衣武者的一拳,卻沒有轟下去,他一手提著藍今朝,另一手保持著正要擊中藍今朝的樣子,距離藍今朝的小腹,只有十厘米的距離,但是卻忽然停住了。

「怎麼回事了?」眾人嚇了一大跳,連忙仔細看過去,他們都站在黑衣武者背後這邊,此時定睛一看,首先看到的就是,那黑衣武者的后心處,竟然有一把劍尖透了出來,此時,那劍尖竟然還流動出了血液! 無上境中期的武者,竟然在無聲無息之間,被秒殺!

眾人都獃滯住了,而藍今朝原本以為自己必死,在他絕望的時候,對手竟然不下手,他猛然睜開眼睛,這才看到竟然有一把劍從的黑衣武者的心臟處穿過,劍尖與他的心臟近在咫尺,如果對方再用力半寸,就足以傷到他。

那黑衣武者也低頭看著胸口這把劍,滿臉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但是,他的生命,就在這時候完全消散了,至死,他都想扭過脖子,看看他身後的人到底是誰,但是很可惜,他已經沒有這個力氣了。

撲哧!

劍尖收回去,黑衣武者的屍體緩緩倒地,而就在這時候,藍今朝感覺到身後一股風掠過去,然後他看到的是,眼前一道黑影,在剩下的黑衣人當中飛速的穿梭著,一聲聲的慘叫襲來,緊緊過去幾個呼吸的時間而已,所有的黑衣人竟然全部倒下,而那個飛速變換的人影,他才停留了下來。

正是蒯瑜。

蒯瑜收起了手中的紫陽劍,劍帝的殘陽劍已經遠近聞名,藍月王朝身為永樂王朝最強的敵人,自然不會沒有研究劍帝,所以蒯瑜才將通體發白光紫陽劍拿出來。

殺完人,蒯瑜拿起腰間的酒壺,痛飲一口,轉頭看向獃滯看著他的大皇子。

他之所以救大皇子,當然是有目的的,聽了他們之前的對話之後,蒯瑜對皇族目前的形式,已經有了大致的了解,沒想到藍月王朝的皇族這裡正在上演著這樣的好戲。其中一方是修鍊天才,半步天人境藍今夕,而另外一方則是這個軍功卓越,治國良才藍今朝。

藍今朝在修鍊的道路上,拍馬也比不上藍今夕,不過在其他方面,藍今夕拍馬也比不上他,而蒯瑜想到的是,只有藍今朝有個實力強勁的武者來保護,或許他還有可能,蒯瑜的目標,就是徹底滅掉皇族那幾個強者,而先將之攪亂,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多謝先生救命之恩,請問先生尊姓大名!」藍今朝終於反應了過來,他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不過他心思穩重,此時強行掩蓋住,開始招待拉攏蒯瑜。

「名字就免了,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乃我輩風格,我看不慣那個藍今夕仗著有些實力,就胡作非為,所以這才出手,你不必記掛在心上,今天的事不要向任何人說起,再見了!」說完之後,蒯瑜作勢欲走。

「敢問先生,既然看不慣藍今夕,能不能留下來,助我一臂之力?藍今夕只懂修鍊,治國一道,全然不懂,而且為人暴虐荒淫,看看現在小天城民不聊生,這還沒有繼承皇位。若是今後讓他登上皇位,必定變本加厲,禍害天下蒼生,還望先生為天下蒼生著想!」藍今朝拱手誠懇道。

「天下之事,非我輩之事,我不願意多管,你不必多說,有緣自會再見!」蒯瑜一臉冷漠道。

「懇求先生助我一臂之力,事成之後,先生想要什麼東西,只要皇族有,我一定為你找到!」這時候,藍今朝撲騰一聲跪在地上,用無比希翼的眼神祈求道。既然天下蒼生誘惑不住蒯瑜,他就用利益來誘惑!

以蒯瑜擊殺那無上境中期的武者的實力來看,蒯瑜絕對是個高手,這樣的高手,若是就這樣溜走,藍今朝肯定要悲憤欲絕了。

在藍今朝盛情的邀請之下,蒯瑜裝作考慮了一會兒,然後道:「這樣吧,留我考慮一段時間,等我有所決定,就回去天藍皇城當中白玉蘭酒樓,你多多留意白玉蘭酒樓,若是我出現在那裡,就當是答應你了。」

說完之後,蒯瑜沒有給藍今朝再說話的機會,直接幾個閃身,就消失在藍今朝的視野當中,藍今朝抬起頭,驚駭的看著忽然消失的蒯瑜,腦中當中,僅僅剩下了白玉蘭酒樓這四個字。

「謝國濤,你過來。」藍今朝深深呼吸了一次,然後招呼了一下旁邊不遠處一個修為最為深厚的護衛。

「殿下,怎麼了?」那名為謝國濤的青年,連忙靠上前來。

「你可知道,我們藍月王朝當中,如此年紀,卻幾乎有無上境大圓滿修為的青年嗎?剛才那位先生的修為,好生厲害,但為何我從來沒聽過這麼一號人物?」藍今朝問道。

「殿下,藍月王朝當中,唯一能在百歲之前到達無上境大圓滿的人物,只有六皇子一人,周邊各國當中,天佑王朝似乎有個叫做楊鐵心無上境後期,不過此人的外貌,於傳聞當中描述的楊鐵心也不相同,那楊鐵心刪使長槍,此人使得兵器卻是劍,應該不是同一個人,當然還一個可能,可是絕對不是那個人?」

「什麼人?」藍今朝好奇的問道。

「永樂王朝劍帝!」謝國濤說道。

「那個殺天人境李正浩的蓋世劍帝。」一聽到劍帝之名,藍今朝忍不住驚呼起來。

早些年藍今夕甚至自認北山域年輕一輩第一人,可是比起不到百歲之齡就突破天人境,還斬殺了天人境李正浩,讓藍今夕成為一個笑話。

現在藍今夕更加瘋狂修鍊,以超越劍帝為目標,這一次一心奪得皇位,更加的可能是為了得到更多的修鍊資源。

因為藍今朝很清楚,藍今夕只對修鍊有興趣,就算女人也沒法讓他放棄修鍊,小天城這些年收刮的非常狠,為的是準備衝擊天人境,與劍帝一決高下。

「可惜劍帝不可能出現在這裡,要不然見識一下永樂王朝第一強者劍帝也不失是一件美事。」藍今朝有些感嘆的說了一聲。

謝國濤尷尬一笑,在這種問題,他絕對不會做發言。

「此人的身份,倒是神秘無比,不過修為強得驚人,謝國濤,你說他會幫助我嗎?」藍今朝皺著眉頭道。

「殿下,很可能會,他若是不想幫助你,何必說什麼白玉蘭酒樓,直接離開就成了!」謝國濤有點興奮的說。

「如此甚好,老六不是以自己的修為自傲嗎?除了修為,他簡直一無是處,若是我手中有能夠和他相抗的人物,我看他還能夠拽到哪裡去!外面情況危急,我們趕緊回宮去,這段時間父皇病重,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辦法回小藍城!」藍今朝說完,忍不住流露出擔憂之色。

離開大本營小藍城,如果沒有足夠的人手保護,他的安危更加沒有保證,讓他更加迫切要招攬蒯瑜。

「殿下,這些人怎麼處理?要不要用他們來,在陛下面前將六皇子一軍?」謝國濤低聲問道。

「不用!這一次就讓藍今夕徹底吃驚去吧。想殺我藍今朝,還沒有那麼容易,我們不能太張揚,我武力不行,在父皇眼中的地位,本來就不如藍今夕,若是太張揚的話,難免會讓其反感,韜光養晦,這才是我的王道,若是能夠等到剛才那位先生,我手中的籌碼就更加大了!」藍今朝思索了一陣,淡淡說道。

由此可見,他也不是個笨蛋。

「殿下英明!小人佩服!」謝國濤連忙低下頭喊道,一臉崇拜之色。

藍今朝非常享受這樣的目光,只有在他的部下面前,他勉強找回身為大皇子的尊嚴,主要是他被小到大被藍今夕壓得太慘了。

「看那位先生走的方向,應該小藍城,你親自帶人跟隨他,切記不要驚動他,更加不能讓他發現,儘快查出那位先生的愛好興趣,才方便我們投其所好,明白嗎?」大皇子拍了拍謝國濤的肩膀說道。

謝國濤連忙點頭,然後帶著幾個精明的護衛,就回小藍城,讓原本損失慘重的大皇子護衛隊更加單薄。 中午,艷陽高照,小藍城城門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