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從這裏面能夠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情形,很是不錯。

過了沒多久。就聽到腳步聲,果然是葉悠然帶着他們走了進來。

這女人顯然是把我給騙了,看她的樣子。顯然是對這裏瞭解得很是透徹,該死的女人……

我捏緊了拳頭,一種被人欺騙的憤怒感覺充斥了全身。

“你對這裏似乎很是瞭解。”

殷明珠最後下來,和他們之間隔着一段距離,顯然,雙方已經算是徹底的撕破了臉皮。

“我全家人都死在了李家坳裏面,我父親更是死得相當的悽慘,這才換回來這麼一點點信息,我說張天師。您要是害怕的話大可不必下來,之前在上面就已經猶豫再三了,這又是何必?”

葉悠然竟然對殷明珠冷眼嘲諷,顯得很是不屑的樣子。

殷明珠卻也只是掃了葉悠然一眼,並不說話。

“沒意見?那就繼續走吧,要是不能趕在午夜之前將你的小情人救出來,就等着去地獄裏面見他吧。”

葉悠然對於殷明珠似乎有着一種敵意,完全沒有給葉悠然面子的意思,繼續冷嘲熱諷。

隨後就是長久沉默。

在我都感覺到有些奇怪壓抑的時候,葉悠然卻突然慘叫一聲,直接朝着外面跌落。

“給你個教訓,沒有下一次。”

殷明珠的聲音響起,顯然,之前殷明珠不知道用了什麼法門,將葉悠然給直接教訓了一頓。

明心站在葉悠然的旁邊,對於殷明珠的動作竟然沒有絲毫的反應,徹底愣住,完全不知道如何應對。

這一次算是把臉都丟光了,站在一邊,光頭髮紅,顯得惱怒異常。卻又不好發作。

“好,好……果然不愧是張天師,好強的手段,好強的氣場。”

葉悠然被殷明珠直接弄得飛了出去,掙扎着爬起來之後連連點頭冷笑。

殷明珠也只是掃了一眼,並不理會。

霸氣啊。

我看了,不由得有點激動起來,心想着以前我做人是不是有點太溫柔了,像殷明珠這樣似乎顯得更加給力啊。

“哈,沒事兒,誤會一場,張居士火氣也要小一點,葉施主也不要盯着張居士不放了,至少我們現在都是爲了同樣一個目標,那就是針對這裏絕地之中鎮壓之下的巨妖,不是麼?繼續走吧,葉施主請帶路。”

這個明心和他的師父苦竹完全就是兩個極端,一個直接蠻橫,信奉暴力之上,一個陰柔艱險,等閒不露聲色。

總之,這兩個傢伙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明心顯然是更爲尤甚。

殷明珠站在原地,沒有理會明心的話,葉悠然卻直接翻身起來,說:“走吧。”

說完之後便繼續朝着前面帶路。

殷明珠依然是在最後跟着。

等到她們離開一段距離,我方纔走了出來,正好看到殷明珠有些疑惑的朝着後面看了過來,我頓時覺得有些驚喜,難道說殷明珠還對我有了感應能夠知道我在身後?

這話,顯然是有點自我安慰的成分了。

不過我樂意啊。

跟着他們走了一段距離之後,老舅給我傳遞過來一段危險的警告。

極品辣媽 我頓時愣住,開口問道:“怎麼回事兒?”

“前面,機關重地。”

老舅直接開口簡短開口說道。

我頓時皺眉,看了一眼前面帶路的葉悠然,心中閃過一絲陰霾,然後看着老舅很是有點着急的問道:“有沒有辦法讓這些機關暫時失去作用。”

原本我是沒有抱着任何希望的。

誰知道老舅竟然點頭,然後再牆壁上轉悠,隨後,又打開了一閃暗門,帶着我走了進去,將一個機括給直接按了下去之後,便對我點頭,說:“沒有問題了。”

我放下心來,繼續遠遠的跟在他們的後面。

到了機關之地,葉悠然突然回頭看着殷明珠說到:“別說我沒有提醒你,地面上那些畫着三角形的石塊千萬別踩。”

殷明珠一愣,隨後冷笑。

我看到葉悠然故意裝作不知道的樣子,踩着一塊三角形的石塊,神情還相當浮誇的表現出來了我是在陰你的神色來,頓時就暗叫不好,殷明珠多半要上當。

果然,殷明珠在點頭之後,毫不猶豫的直接踩在了自己面前的三角形石塊上面。

我看到葉悠然的神情一瞬間就變得激動起來,但是很快就發現不對,因爲並沒有什麼異常情況發生,頓時又變得無比的失望起來。

“踩了,會如何?”

大佬們太寵妹妹了 殷明珠看着葉悠然開口問道。

這兩個女人總是有種互相較勁的味道,殷明珠這個冷淡的性子都和葉悠然兩個寸步不讓,這實在是讓我感到有點無語的味道了。

難道說漂亮女人都是很難共存的?

葉悠然臉色瞬間就恢復了正常,說道:“原本這裏會有危險的,看來應該是年深月久,機關出了問題,總之,小心一點總是沒有錯的。”

葉悠然說這話,味道很是有點不同一般啊,給我的感覺反倒是在朝着這些人解釋一樣。

不由得笑了起來,心想葉悠然和明心這一夥人是什麼時候搞上的呢?

“不用你操心,我順着你們踩過的地方走就可以了,現在,繼續。”

殷明珠冷哼一聲,直接開口說道。

葉悠然轉身,陰沉着臉在前面帶路。

顯然很是有點失望,同時也是有些疑惑。

一路上葉悠然不斷的用各種方法帶着殷明珠朝着機關暗道上面走,但是可惜,有老舅在後面,這些機關都被一一破壞,唯一的結果只能是讓殷明珠看了笑話。

我頓時有點好奇起來,看樣子葉悠然對於這裏的確是很是熟悉啊,這女人,到底是什麼時候進來過這裏?

我感覺葉悠然身上的疑點越來越多,完全就不像是之前我想的那麼簡單,頓時就更加不爽起來,畢竟一路上被人當猴兒耍的經歷實在是不是很美妙。

“好了,你們到底想要如何?究竟知不知道絕地在哪裏?一路上你們帶着我不斷的經過陷阱機關,可惜一次都沒有用處,我耐心有限,已經受不了了,給了你機會,自己抓不住,怪誰?”

殷明珠到了這裏,顯然有點壓制不住怒氣了,直接冷笑起來,開口說道。 有一天它睜開了眼睛,主人看到它的眼睛時,還很開心,以為它又變強悍了,可是第二天自己的主人就死了,沒有理由,沒有原因,渾身潰爛而死,且是魂飛魄散……

而且小黑狐狸後來終於發現了,每一個看到自己眼睛的人,眼底都會留下一個對方察覺不到的紫色光點,不管對方實力多強,不管對方什麼種族……

幾乎是在它和任何人和別的種族對視的瞬間,對方眼底就會存在一個紫色的光點,只有它能看到,而這光點大概也就是對方死亡的原因吧……

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遇到一個人能像現在對面這個女人這樣,盯著自己看了半天,眼底什麼都沒有,這讓小黑狐狸太過震驚,震驚的根本不明白怎麼回事……

墨九狸聞言微微挑眉:「看你眼睛怎麼了?我覺得你也就這雙眼睛很漂亮!」

墨九狸說的是實話,這個小黑狐狸的紫眸十分漂亮,跟紫夜是兩種不同的感覺,說起來紫夜的紫眸讓人一看就會淪陷,美的無法形容,可能紫夜更像是狐狸吧……

相反,這隻小黑狐狸的紫眸,一眼看去倒是有點悲傷或者是絕望的感覺,正是因為跟它狐族的魅惑不同,反而多了些悲戚的美感,看著很漂亮,漂亮的有點清冷,至少墨九狸自己是這樣認為的……

小黑狐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墨九狸,就是想看到墨九狸眼底的變化,哪怕沒有紫色的光點,有別的也行啊!可是,沒有,什麼都沒有,到底是為什麼?這是怎麼回事啊……

「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是我老了嗎?」小黑狐狸不解的低聲呢喃道。

「小傢伙,別在這裡自言自語了,我有事問你!」墨九狸伸手戳了戳發獃的小黑狐狸說道。

小黑狐狸抬起頭又看了看墨九狸,她很清楚這個女人想問自己什麼,又想做什麼,想到和自己契約的主人,都活不了7天的事情,小黑狐狸瞪著墨九狸半天……

在墨九狸開口剛想說什麼的事情,對著墨九狸的手腕咬了一口,因為太過忽然,墨九狸也沒有靈力,察覺到想躲也晚了!

「嘶……」墨九狸吃痛的看著手腕,急忙拿出戒指裡面的藥膏,給自己塗上。

藥膏塗到一半的時候,一道黑色的契約光芒,將小黑狐狸和墨九狸包圍起來,墨九狸壓根沒去理會震驚的小黑狐狸,先把自己的傷口處理乾淨再說,看到藥膏被吸收,手腕的痕迹恢復如初,墨九狸這才把藥膏收起來……

看著消失的契約光芒,再看看已經跟自己契約了,她卻依舊是因為靈力轉換沒有成功,無法感應到彼此契約的小黑狐狸不滿的問道:「為什麼要和我契約?偷了我的靈力,是怕我殺了你,才跟我契約的嗎?」

「我……你……為什麼你……」小黑狐狸獃獃的看著墨九狸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因為現在墨九狸的靈力沒有轉換過來, 顯然沒有料想到殷明珠會直接將一切都挑明瞭說,頓時,明心一夥陷入尷尬之中。

不過,明心顯然並不在意這一瞬間產生的尷尬情緒。 重生八八年代:農媳有點甜 很快就笑了起來,說:“張居士您真是會開玩笑,我發現你進入了李家坳之後似乎人都變得幽默起來了,李法一的魅力果然並不一般。”

“如果我沒有判斷錯誤,這一處地道已經廢棄?裏面雖然有死氣充盈,不過,明顯和外面比較起來缺少了一絲的靈動。顯然,這裏的死氣並不是巨妖釋放出來,最多隻是蔓延進來的。這和所謂靠近巨妖的巢穴顯然並不是一回事兒,你們以爲我是白癡麼?”

殷明珠並不在意這表面上的虛僞和平,頓時冷笑,開口說道。

明心一愣,隨後再次笑着說道:“當下,我們自然需要以和爲貴,張居士還請多點耐心。”

隨後看着葉悠然,開口說道:“走吧,我們繼續。抓緊時間,到了午夜,一切都遲了。”

殷明珠直接冷笑。而後迅速轉身,說道:“你們繼續,我先走了,沒有你們,我自己也能找到法一。”

還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明心。

明心即便城府再深,此時也是一臉惱怒,大聲吼叫起來:“你給我站住。”

爲了讓殷明珠直接停下,明心甚至還直接動用了佛力,朝着殷明珠扔出去一顆佛珠。殷明珠朝着旁邊閃開,佛珠直接就嵌入了石壁之中,比起子彈威力更加強悍。

“和尚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殷明珠一臉冷淡,開口說道。

神情之間,對於明心鄙視之極。

明心並不回答,而是沉下臉來,看着殷明珠說道:“其實,你大可不必現在就這樣的,你這又是何必?”

到顯然,明心仍然一副虛僞無比的樣子,涵養功底的確無敵。

殷明珠只是沉下臉來,看着明心,並未說話。

明心卻笑了起來,說:“出家人慈悲爲懷,我也不想要爲難你,殷明珠,交出你殷家傳承下來的紫玉手鐲,我讓你安然離開。”

原來,這些傢伙圖謀的東西就是殷明珠手腕上的鐲子,這鐲子防禦力不錯,不過也並不見得有什麼太過神奇的力量纔是,至於讓明心這羣傢伙如此上心,甚至不惜現在就和殷明珠徹底翻臉。

“你要?給你就是。”

殷明珠點頭開口說道,隨後一道雷霆直接朝着明心席捲過去。

我被殷明珠突然這一手給嚇得夠嗆,沒有符咒,沒有禹步,甚至連口中借法手裏面的手印都沒有,竟然擡手就是雷霆。

難道是言出法隨的境界?

這不可能吧。

我目瞪口呆。

明心也是被嚇到了,不過這傢伙修爲還真是不錯,口中大呼佛號之後,雙手閃爍金光,然後用盡全力大神喊叫起來:逆天佛手。

兩隻手掌按壓在雷霆上面,激烈顫抖,不過終究還是將雷霆之力給完全抵消,只是明心也是相當狼狽,朝着後面連連後退,一屁股坐在地上,伴隨咔哧的聲音,顯然將褲子都給撕裂了。

一時間全場安靜,明心更是直接紅了臉,眼角直跳,顯然只要起身,就是醞釀逆天殺心的時候。

“一起動手還是一個個來?”

殷明珠動手撕破臉之後,開口說道。

手中早就捏了一把符咒了,說道:“我正一一脈,請神之術獨步天下,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一下又如何?”

請神,以前我見識過,青松施展,威力其實一般,只是術法也是要看對象的,青松用出來威力一般,並不代表殷明珠用出來也是一樣。

明心翻身起來,惱怒無比,口中唸叨大威天龍世尊地藏的佛號,身上袈裟隱隱然放出光芒,顯然,也是動了真怒,打算徹底破臉動手:“殺了你,紫玉手鐲依然是我的。”

明心冷哼着開口說道。

一行人涇渭分明,全部處於劍拔弩張的狀態,殷明珠只是一個人而已,我已經做好準備,滅魂針隨時都可以讓這羣混蛋受到教訓。

“都出來吧,現在是時候了。”

葉悠然這時候突然開口說道。

我一愣,難道被發現了。

正想要出去的時候,腳步聲響起,我趕緊朝着旁邊隱藏好了,而後就看到通道四周的洞穴之中不斷的又老舅他們一樣的怪物從裏面鑽了出來,甚至我控制的失魂傀儡也在其中。

我頓時吃了一驚,心想原來老舅他們竟然是藏在這些地方里面的,還真是神奇。

“葉悠然,你比約定的時間提前了。”

帶頭的,老舅認識。

地位和老舅相差彷彿,都是這羣人之中的統領,不過在號召力上,比起老舅稍遜,因此,老舅算得上是他們之中的實際領導人,現在老舅不在,自然是這個傢伙說了算了。

“我提前自然有我的道理。”

葉悠然和這個傢伙顯然很是熟悉,說話之間也並不客氣。

從老舅那邊,我知道這個傢伙叫做李先國,算起來也是我叔叔輩的人物,在一開始的時候算得上是擁護巨妖那邊的堅定派,進化程度很是不錯,後來不知道爲什麼投入到了這邊來,也正是因爲他的強悍實力,纔在這羣人之中擁有了幾乎和老舅相差不多的地位。

畢竟大家都在不斷虛弱,本身實力強悍,內容更多,自然經得起更加久的小號。

“道理?什麼道理?今天只不過是祭祀典禮,明天才是真正的聖尊醒轉的日子,你們現在進來,萬一被發現了不要緊,難道還想要連累我們麼?”

看得出來,見到李先國一羣人的時候,即便是明心都有了不小的壓力,畢竟李先國他們的形象外貌實在是太過恐怖詭異了一點,和傳說中的妖物沒有絲毫的區別。

聽到李先國發飆,明心都是小心翼翼的露出了防備的神情來。

葉悠然點頭說:“我自然知道,所以纔會今天提前進來,看到這個女人了麼?送給你的。”

我一聽勃然大怒。

葉悠然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敢如此對待殷明珠,簡直該死。

殷明珠聽了也悠然的話也是皺眉不已,不過並未發飆,突然出現的李先國吸引了她大量的注意力,畢竟李先國這樣的形象實在是具有很是強大的說服能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