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念及所達皆爲定論!

仔細查看了一下自身的情況,曾毅終於發現,不知何時體內的元力並沒有按照第三層的功法運行,而是直接在冥冥中以一種更爲神祕的方式存在!

就這樣就第四層了?曾毅有些不敢相信的再次查看了一下自身的情況。然而種種的異樣都和術士四層的情況相似 。最終他也不得不接受了這不可思議的事實!

不過這並不是說曾毅一到第四層境界就可以天下無敵了,這只不過是一種境界。

打個比方就好比是電腦編程,一個再好的編程工作者沒有電腦的話,他編寫的程序就沒有辦法運行,而曾毅此時只不過是一個剛剛擁有電腦的編程菜鳥罷了,所以他還有一段很漫長的路要走。

如果有一天他對天道理解到了一個很高深的境界,那麼有可能他將真的能達到號令天地的程度!

不過不管怎麼說此時的他已經算是站在了大夏五千年來少有人站到的高峯!

曾毅懷着激動的心情睜開了雙眼,卻發現這裏已經變了個模樣,原本富貴堂皇的大殿,現在已經變得殘破不堪,裸露的石壁以及碎裂的玉石彷彿訴說這剛纔的慘烈!

推開擋在眼前的瓦礫,曾毅站起身來,整個地宮已經在始皇的大陣中化爲了廢墟!再也沒有了原來磅礴的氣勢。

想到來時的三人,此時也只剩下了自己一個,曾毅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運轉體內因爲突破而再次充足的元氣,將神識於天地溝通。

“復活!”

隨着一聲低吼,大殿的空中開始出現了一種神祕的波動!那波動如同空間扭曲一般,來回的震盪了幾下再次恢復了平靜。

“哎!”

曾毅將神識收回體內,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兄弟不是先生我不想救你,實在是能力有限,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原來就在剛纔,曾毅想用第四層境界的大神通,將二人再次復活,但是當他將神識溝通天地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對天道規則的理解還十分的膚淺,根本達不到那麼高深的境界。

徐家兄弟已經被岩漿氣化屍骨無存,曾毅只好對着兩人死去的地方深深的舉了個弓,然後轉身向着始皇的棺槨走去。

由於大陣的原因,始皇的龍棺也沒有了剛開始的精美,整個就像一個粗大的黑木炭一樣。

曾毅對着棺蓋輕輕一推,就聽“啪!”的一聲棺木在也承受不了重力,四散開來,而始皇的骨骸正好被壓在了下面。

“艹!”曾毅不由的一聲叫罵,因爲整個皇陵最值錢的東西應該就在這了。就這麼一下還不被全部壓碎啊。

對着始皇的遺骸曾毅沒有絲毫的敬畏,一把將他全部掃到了一旁,然後仔細的清理這他的遺物!

隨着一件碎玉的取出曾毅的心也開始寒了下來,因爲這裏邊沒有一件完整的物件!

“你大爺的,老子好不容易混到現在,你就給我這麼一堆破爛!”帶着心中的鬱郁,曾毅對着始皇的頭骨就是一腳。但緊接着他就被始皇頭顱下的一個方盒給吸引住了目光。


方盒的長寬約有五寸左右,材質從光澤上應該是木頭所制,但是卻泛着黃色的光澤,上面雕刻有各異的龍形,惟妙惟肖,生動逼真。

“玉璽?”

當着兩個字出現在曾毅的腦海時,他沒來由的心中一跳!

要是傳國玉璽的話,那玩笑可就大了,幾千年代代帝王流傳的玉璽可就成爲了贗品的代言!

帶着心中的疑惑曾毅再也顧不得其他物品的清理,揮袖對着‘玉璽’附近的雜物用力一掃。

就見那附近的一切如同始終般向着一旁飛去,然後嘩啦一下傾倒在了地上!

如果有考古學家看到的話定然會高聲痛罵曾毅的野蠻,但是此刻曾毅的心思已經完全的寄託在了方盒之上。

伸手將藏在棺底的木盒拿出,一股沉甸甸的感覺,讓曾毅不由的感到有些興奮,迫不及待的將木盒打開。 “啪!”

五千年前的木匠水平果然了得,時至今日打開木盒的聲音還是這麼的清脆。

就在木盒打開的一瞬間,一股沖天的玄黃之氣對着曾毅撲面而來,那氣息濃厚的甚至讓曾毅有些窒息!

“哈哈!老子發財了!”

沒有來看盒中之物,曾毅就有些興奮的吼道,因爲那濃厚的玄黃之氣,即便是曾毅不懂的怎麼鑑寶,也知道這玩意絕對是真的!

你妹啊,李斯的一個私印就賣了那麼多錢,這傳國玉璽怎麼這也能賣出去個幾億吧!實在不行切成李斯印的大小,也能賣出三四個億。

曾毅一邊流着口水,一邊衡量這玉璽的價值,不過估計也就他有把玉璽分開了賣的想法……

意淫過後,曾毅擦了擦嘴角上的口水,這才真正的打量起這國之重器。

玉璽大小越四寸左右,材質似玉非玉其質若金,印紐有五龍相繞象徵着九五至尊,印面上有李斯著有的“受命於天,既壽永昌!”八個隸書大字。

曾毅輕輕的將玉璽拿在手中,輕輕的擦拭了下上面並不存在的浮土,靜靜的感受這上面那磅礴的玄黃之氣!

眉間的天眼在他的意念間一下洞開,玉璽的脈絡在曾毅的眼中更加的清晰,只見那玉璽之中,一道道黃線如同龍脈般蜿蜒龍扎,一條成型的龍形更是在那玉璽的上空盤旋。

“呼!”

深深的將積壓在肺部的廢氣吐出,曾毅的眼睛一閉,再次開始了對玉璽玄黃之氣的吸收!

這一次的吸收明顯要比往常漫長的多更有異象相隨,就在他陷入修煉之中是,竟然有編鐘聲在他的四周響起。

那聲音充滿了祥和,在這聲音中曾毅感到天道規則對自己而言觸手可得!


就這樣編鐘整整激盪了三天三夜,玉璽上的玄黃之氣也在不知不覺中被曾毅全部導入進了木偶之中。

整個木偶已經完全沒有了本來的顏色,整個散發出耀眼的黃色,彷彿被那玄黃之氣染色了一般。

是時候了。

曾毅查看了一下命格中的玄黃之氣,終於開始將天地人三魂中的神火凝聚然後就見一朵無色的火焰出現在了他的靈臺穴中。

命格在曾毅可以的牽引之下第一次離開木偶,然後就見曾毅將它同玄黃之氣同時丟入三昧真火中制煉!

一道道玄黃之氣被制煉成雲紋然後附着在命格之上,然後一顯而末,玄黃之氣在三昧真火的凝練中飛速的變少,然後同命格相合。

命格在一道道玄黃之氣的加入後慢慢的開始了量的積累,直到最後一道已成龍形的玄黃之氣加入之後,整個命格突然間爲之大變,整個變成了一塊晶瑩剔透的黃玉,並且不時還有一道道神紋閃爍。

曾毅再次睜開眼睛,天地間的道音已經消散,緩緩的坐起了身子,看了眼手中的玉璽,上面依稀還殘存着不少的玄黃之氣。但是此刻對他已經沒有什麼用處了。

因爲就命格質變以後,曾毅就感覺到一道天地間對他術數壓制的規則已經悄然離去。

“是時候回去解決一下曾家的問題了!”曾毅輕撫了一下玉璽的印面自言自語道,不過聲音中卻充滿了凜冽的寒意!

經過一番對始皇棺槨的翻找,曾毅又找到一把青銅長劍,除此之外,在也沒有什麼完好的物件。

就這樣曾毅呆着遺憾,按照李斯留下的地圖向着皇陵的出口走去!

皇陵的出口,其實離始皇的棺槨並不是很遠,就在大殿的左側,由於玉片的碎裂,哪裏已經出現了一個黑漆漆的洞口。

順着這個洞曾毅慢慢的向着地面走去,漸漸的他聞到了一股沙土的氣息!

“艹!老子終於出來了!”

看着外邊漫天的黃沙曾毅的心中沒來由的一陣激動!已經達到術士四層的他心念已轉就漂浮在了半空之中。


只見他張開了雙手盡情的享受着風沙的吹襲!

“拜見陛下!”

突然一個整齊的聲音從黃沙中傳來!

帶着疑惑曾毅低頭一看,好傢伙,四個個身着黑衣的人影如磐石般跪拜在黃沙之中!

“黑衣魂士!”

曾毅的腦中一下閃現出始皇曾和他說過的話。

這讓他不由有些頭皮發麻,據始皇所說,這些魂士已經與他所見到的那個不同,外表皆如常人,而且已經不在靠那些細孔來感應外物,而且有三萬之多。

但轉而一想剛纔他們所說的話,又爲之一愣!他們把我當成始皇了?

“你們怎麼知道我是始皇!”

隨即曾毅帶着試問的口氣居高臨下的說道。

“回陛下,陛下您曾經說過只要拿着皇劍的人就是陛下您!”

黑衣魂士的話讓曾毅爲之一愣,隨即看了眼左手緊握的精美銅劍,此刻銅劍劍柄上的寶石正在月光中泛着濛濛的青光。


不知銅劍中還摻雜了什麼東西竟然無比的沉重,如果不是經過冥火煉體,說不定曾毅還拿不動它!

始皇帝,你丫怕奪人肉身後,你這三萬魂士認不出你,所設的規矩,沒想到竟然便宜了老子,曾毅的心中不由狂喜。

因爲據始皇帝所說這些魂士已經不在是人瞭如果硬要形容的話,只能說是機器人罷了!此時顯然已經成爲了他的專屬。

“其他的魂士呢?”

曾毅在見到過魂士的戰鬥力後,此時打定了主意要將這些魂士收到自己身邊,隨即開口問道。

曾毅的話音剛落!就見一名黑衣魂士站起身來,然後拿起了一隻號角“嗚嗚!”的吹了起來。

艹!那天聽到的號角是他們搞出來的,曾毅終於知道進皇陵前號角聲的來源,原來這一切都是始皇帝布的局,一個請君入甕的彌天大局!

號角聲音一落,大地再次開始了一陣陣的晃動,然後很快就見一羣騎着戰馬身穿黑衣的人影踏着漫天的黃沙如同鬼域的戰士般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末將率軍士三萬覲見陛下!”

待人員到齊,剛開始說話的黑影再次對着曾毅屈膝跪下。

“參見陛下!”

接着就聽從腳下衆人口中鋪天蓋地的響起。

第一次受到這麼高規格待遇的曾毅,明顯有些不適應,整個人已經降至了地面呆愣在了那裏,看着佔滿黑衣的大地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所以大漠中出現了這樣的一幕,一個傻呵呵的呆子張着嘴任憑這風沙的吹入,而四周跪滿了一動不動的黑衣人。

“呸呸!衆軍士平身!”

也許是口中風沙的異樣,將發呆的曾毅給喚醒,隨即吐了兩口吐沫,學着電視裏的樣子大手一揮道。

果然,整個大地再次輕輕一顫,黑衣魂士們動作一致的站了起來。

你嗎老子現在也是有隊伍的人了!曾毅的心中黑暗的想到!

但是在接下來的交談之中,曾毅發現原來這三萬魂士當中只有爲首的四個魂士有一些基本的思想,其餘的魂士只不過是具備一些本能的記憶罷了!這讓他不由有些失望,但是還是興高采烈的,忙活起來。

首先一開始說話的那個曾毅給他定名爲甲一,給剩下的三個命名爲了甲二、甲三、甲四,然後又讓甲一管理這個隊伍,因爲他是這裏邊最聰明的一個,而甲二、甲三、甲四分別各管理一萬名魂士!

分配好隊伍以後,曾毅立刻興奮地頒佈起了第一個任務! “甲一,你組織所有軍士下去將皇陵中所有的財務給老子都搬出來!”一直都十分惦記皇陵寶藏的曾毅在這一刻眯縫着眼笑道。


“諾!”對於曾毅的命令甲一毫不猶豫的執行道。

如果始皇帝現在還有一絲魂魄尚存的話不知道當他看到,他曾經準備再次稱霸世界的軍隊,竟然成爲了盜墓賊的幫手,不知道他會作何感受!

一代偉人說的好‘團結就是力量!’

果然在萬衆一心的情況下,三萬名免費的勞動力,在以曾毅爲首,以甲一等四人爲幫兇的情況下很快始皇的曠世皇陵被洗劫一空。

如果再有人進入皇陵定然不在會認爲這是始皇帝的墳墓,因爲就連地宮中的玉璧都被黑衣魂士們如同黃蜂過境般一掃而盡。

也許是始皇帝早就有這樣的打算,看着三萬魂士騎着戰馬,戰馬的左側都用金絲袋子裝滿了珍寶,曾毅開心的對着來時的方向大手一揮道:“出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