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恐怕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吧,只能一試。”江雨煙也想了想說。

“那我們就這麼辦,能不能成就全靠這個計劃了!”名偵探站起身來,他決定依然相信藍海辰。

“好,那我現在就開始行動。”藍海辰也點頭說。

……………………

同時另一邊,警察們也聚集在一起,商量着第四晚的計劃。

“可惜啊可惜,如果你能早一點想明白殺手的這些計劃的話,那我們就不會吃這麼大的虧了。”蘇傾寒站着看相自己的另一名男性隊友,無不遺憾的說。

“沒辦法,我也不是神仙。昨晚我想明白了殺手想幹什麼,就急忙通知你。但那時候幾已經被算計了。”另一名男性警察嘆了一口氣說。

原來這人在第三晚時竟然憑藉自己的力量,想通了藍海辰的計劃。但很可惜,他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蘇傾寒又看向自己的女性同伴,女性警察別過頭不敢看蘇傾寒。自己與聖騎士合作的事已經敗露,現在的她在這個羣體裏實在很尷尬。

“不過好在咱們這次沒有落後,我已經想明白了地下區域的入口,爲什麼會被設計成這個樣子!”男性警察同樣指着屏幕上的入口說。

“那我們就要提前計劃,時刻防着那些殺手纔可以?”蘇傾寒問。

“是的,如果我沒猜錯,今晚恐怕會有一場惡鬥。恐怕要委屈你了!”男性警察看着蘇傾寒說。

“你放心,我現在已經被發現了身份,想躲肯定是躲不過去的。所以我唯有孤注一擲,用拼死一搏的決心!”蘇傾寒認真的看着同伴說。 男性警察看着蘇傾寒的眼睛,後者好不迴避的對視過去,展現着自己的決心。

不得不說,蘇傾寒確實是個有勇氣的人。若是換一名玩家,此刻恐怕早已嚇得半死,拼命尋求隊友庇護。

但蘇傾寒沒有,非但如此他還利用自己身份被發現這一點,想盡辦法尋找殺手的身份。只憑這一點,他的在隊伍中的可靠程度,就遠超聖騎士。

“是嘛……那好吧,我們就按照那個計劃來!”男性警察最終點點頭,答應了蘇傾寒的要求。

“好,如果順利的話,今晚我們就能找出殺手的身份!”蘇傾寒聽後嚴肅的點點頭,爲了找出藍海辰等人的身份,他已經在拿性命去賭!

……………………

藍海辰等人在確定晚上的行動計劃後,便立刻着手開始行動。他們用了一個上午的時間準備,並在下午2點時正式開始了行動。

沒過多久,所有玩家的手機裏同時收到了一條信息。

“各位,我是本輪遊戲的玩家之一。今晚在進入地下區域前,殺手很有可能會採取行動殺人,不知大家想到應對方法了沒有?

鑑於不按時進入地下區域會受到的懲罰,我已經制定了一個絕對能夠成功進入地下區域的計劃。

如果諸位對此感興趣,請儘快前往島嶼,我已經在那裏將計劃需要的一切準備完畢。”

信息的最後是一個地址,距離地下區域的入口並不太遠。

此時不少玩家都在發愁晚上的事,見到這條信息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雖然也有人懷疑其中的真僞,但由於現在是白天,殺手無法殺人,所以大家還是決定去看看究竟。說不定這條信息說的是真的呢?

“這是……”蘇傾寒看完信息,有些疑惑的看向自己的隊友。

“哼,這些殺手果然開始行動了!”男性警察冷哼一聲笑着說。

“你說這信息就是殺手發出的?”女性警察吃驚的問到。

“是啊,百分之百是。”男性警察開口說道,“而且我敢肯定,這裏面一定有什麼陰謀!”

“那我們還去不去?”蘇傾寒問。

“去,當然去!殺手的行動與我們料想的一樣,我們如果不去怎麼抓住這些傢伙?”男性警察回答道,“至於這些傢伙的陰謀,我們看過後一定能破解開!”

“好,那我們就過去!”蘇傾寒和女性警察都點頭說。

於是就這樣,所有玩家都開始向島嶼那裏聚集。當他們到達信息裏說的地點時都被驚呆了,這裏居然已經被改造的面目全非!

這是一棟高樓的一樓,空間並不大也不透亮。但就是這有限的空間中,卻出現了四個密封的,用木板做成的小隔間。

這些小隔間面積不大,也就能容納四五個人。並且這些小隔間還被用木板圍起來,隔斷了視線。

就這樣,整個空間就被分成了好幾層,最外圍的木板圍成一個圈,裏面是四個小隔間,各自獨立互不打擾。

“這是什麼地方,爲什麼會是這個樣子?”王叔看着這些隔間吃驚的說。

“這難道就是那個發信息的人準備的?”教師也說道。

組成隔間的木板明顯就是取自島嶼,這座廢棄的島嶼上到處都是類似的東西。發出信息的人處心積慮的做出這些,究竟是爲了什麼?

邪性總裁乖乖愛 藍海辰在人羣中看着衆人的反應,心中暗笑連連。這可是他廢了好大勁準備的,爲的就是今晚的計劃。

同時男性警察也在仔細觀察着這裏的一切,想看破其中的祕密。

就在這時,一陣音樂聲在這空間中響起。衆人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見一部手機正孤零零的立在不遠處的一張桌子上。

“這是……”高富帥被嚇了一跳,後退幾步謹慎的盯着那手機。

“不用害怕,應該是發信息的人有話要跟我們說。”捲髮不屑的看了一眼高富帥說,“否則就這樣,誰能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一陣音樂過後,一個聲音又從手機裏發出。

“大家好,我就是給諸位發信息的人!”

這聲音經過了改變,無法聽出是誰的聲音,但隱約能夠判斷出是個男性。

“終於來了。”流浪漢拉看着手機說,其他人也連連點頭。

“對於這個地方大家還滿意嗎?這就是我爲大家準備的。我保證,只要利用這裏,今晚大家就可以百分百在時間截止前進入地下區域!”那聲音又說。

衆人都認真的聽着,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現在,我開始向各位解釋我的計劃。由於不想被殺手盯上,請各位允許我不透露自己的身份。”那聲音又說。

“首先有一個前提一定要告訴大家,那就是殺手想殺人一定要看到目標才行。而我的計劃,就是基於這條規則。

當大家聚集在一起時,殺手之所以可以毫無顧忌的殺人,就是由於大家不知道是誰召喚出的厲鬼。

但大家想一想,如果聚集起來的人很有限呢?這樣殺手便不敢輕易出手,因爲這樣很容易判斷出他們的身份!”

那聲音說到這裏,衆人都不約而同的看向那四個小隔間,似乎明白了什麼。

“大家可以看到,我在最中心準備了四個小隔間。我們目前還剩17個人,可以大致分爲4組。所以在今晚,我們每組一個隔間,將大家分開,這樣殺手便不敢輕易出手。

因爲大家同組之間都有監視,每一組之間又無法看到。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只要殺手一殺人,就會被精確的定位在某個小組之中。

只要那些殺手腦袋沒有抽筋,就不敢輕易動手!”那聲音又解釋說。

衆人聽後都點點頭,確實,這些密封的隔間相互獨立,殺手要殺人就只能殺相同隔間裏的人。隔間裏的人這麼少,有哪個殺手會願意暴露自己?

“這的確是個好辦法啊。”多肉想了想點頭說,大家紛紛應和。

“但這樣只能保證一時的安全,怎麼能讓我們進入地下區域?”老學究則皺着眉頭說。

“大家是不是在想怎麼安全進入地下區域,放心,這一點我也早就考慮好了!”這時手機裏的聲音又說道。 衆人都屏息凝神,準備聽聽手機裏的聲音接下來的解釋。至今爲止,這個傢伙的話貌似都還靠譜。

“這其中一定有什麼陷阱存在,讓殺手可以順利殺人!但究竟在哪裏呢,這個陷阱……”警察們在心中盤算着,但卻想不通這其中的奧妙。

“要順利進入地下區域其實很簡單,其原則就是單獨行動!”這時那聲音又開始解釋。

單獨行動?衆人都不明白這句話裏的意思,疑惑的相互看着。

“我們首先在遊戲開始之前分好組,然後進入這些小隔間裏。等遊戲一開始,便一個個的按順序出來,然後單獨進入地下區域入口附近。

我觀察過入口那裏,那個地方相當於是個安全區,只要是玩家不帶着厲鬼進入,就無法再讓厲鬼出現在那片區域裏。

所以只要我們一個個的進入那裏,就不會有問題!”那聲音笑着說道。

這個計劃只要衆人齊心合力,在每個玩家進入入口前仔細判斷,不讓厲鬼趁虛而入,就不會有問題。

“這樣也不安全啊,萬一先出去的人是殺手,埋伏在半路殺人怎麼辦?”混混女這時候說。旁邊衆人也紛紛點頭,表示認可。

這時那聲音再次開口。

“當然,這樣也無法保證絕對安全。因爲根本沒有人可以監督出去後的人。所以我們需要一套監督機制,讓殺手無法鑽空子!

總裁女人一等一 首先,我們要選出一個值得信賴的人,讓這個人充當監督者,在入口附近進入遊戲。

當遊戲開始後,這個監督者立刻進入入口周圍,之後再通知所有人。

當收到監督者的消息後,咱們的計劃才正式開始。這時候大家一個個的離開這裏,進入入口附近。

每當有一名玩家安全進入,監督者就要通知大家,說那名玩家安全抵達。這樣第二名玩家才能夠從這裏離開,重複上面的過程。

也就是說,我們要保證始終只有一名玩家在外面。這樣殺手就沒有機會殺人了。”

衆人聽後恍然大悟,這的確是個好辦法,能夠保證大家的安全。不過這必須是建立在那名監督者絕對可以信任的基礎上,有誰能夠勝任這個角色呢?

衆人不約而同的看向了初中生,這個女孩已經被確認是平民,是所有人裏最令人放心的。

“好,就由我來當這個監督者。”初中生見狀點了點頭,表示自己願意。

其實初中生心裏也很想當這個角色,畢竟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個監督者是所有人裏最安全的,一開始就能進入入口周圍。

“這裏面還有一個漏洞,那就是監視器材。”手機裏的聲音又開口說。

“如果殺手把監視器一類的東西放在中途,那麼他就可以通過遠程監控殺人。

所以爲了避免這一點,請大家在進入隔間之前,將身上的手機或其他設備交給監督者,由監督者帶入入口。等大家都安全進入後,再還給大家。這一點很重要,請大家理解。”

衆人聽後都點點頭,這一點確實是必要的。

“我爲大家準備了通訊設備,以保證監督者可以通知大家。這些設備現在就在桌子裏面,而且只能傳播聲音,請大家放心使用,也可以隨意檢查。”

衆人聽後看相那桌子,發現下面有兩個桌洞。有人上前掏出裏面的東西,發現是一些老式的通訊設備,根本無法提供任何監視功能。

“沒有問題,可以放心使用。”教師看完後對衆人說。

“現在剩下的就是如何保證離開這裏時的安全了。

大家會發現,在這些小隔間之外,還有一圈木板將整個空間分爲內外兩層,這就是爲離開之人的安全考慮。

隔間的出口都經過我的仔細設計,保證相互之間無法看到。但大家在離開隔間之後,還是請儘快進入外層之中。

這時候請不要立刻離開,而是在外層逗留至少60秒以上,確認自己沒有被厲鬼跟上。

在殺手看不到目標的情況下,厲鬼在丟失目標60秒後就會放棄追殺。大家等上60秒,也可以儘量減少被殺的可能。

在確認自己沒有危險後,請離開的玩家喊一聲‘確認安全,我要走了’,這樣大家就能知道沒有問題發生。

如此一來,只要殺手敢出手,就會被立刻發現,根本無法矇混過去!”

衆人聽完都十分興奮,這個計劃簡直太棒了,如果成功的話,真的可以讓所有人安全進入地下區域!

“我們就按照這個方法來吧!”高富帥高興的說。

“可以,這裏面似乎沒有問題。”流蘇也點頭說。

“目前爲止也只有這個方法了,值得一試。”捲髮也表示認同。

看到衆人的反應,藍海辰心中不斷冷笑,他們都還沒有發現藍海辰設在其中的陷阱。

“只要這些人一直沒有發現,我就可以實現我的目的。到時候一定可以給那些警察一個大驚喜!”藍海辰在心裏想到。

於此同時,警察們也在苦苦思索,想破解其中的祕密。

“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這個計劃裏看不出任何破綻……殺手似乎將自己殺人的路全都堵死了,就像是真的在爲所有人的性命考慮一般!”男性警察心想。

但男性警察不相信,不相信這裏面一點陰謀都沒有。但這其中的陷阱究竟在哪裏?

於是就這樣,衆人在接近零點之時將自己的手機都交給初中生,由初中生帶入入口。同時大家分組進入隔間,等待着遊戲的開始。

“現在我周圍一定有殺手存在吧?他們的目標應該是我。”蘇傾寒看着與自己同一隔間的人心想。

雖然分組都是隨機的,但蘇傾寒不相信殺手在這裏面會沒有考量。

而身爲殺手的藍海辰則看着與自己同隔間的玩家,心中冷笑連連。

“至今爲止計劃一切順利,接下來需要的只是等待!”藍海辰心想。

終於,時間到達零點,衆人同時進入遊戲區域。沒過多久,初中生的聲音就從通訊設備中傳出。

“我已經安全到達,可以開始行動了!”

於是行動開始,第一名玩家鼓起勇氣走出了隔間! 衆人按照隔間的排列先後確定離開順序,王叔所處的隔間距離外層區域最近,所以最先排到。

只見王叔飛快的跑進外層,將自己的身形隱藏起來,然後仔細的觀察周圍。

在確認沒有厲鬼跟隨之後,王叔纔開始倒數。他足足等了兩分鐘左右,覺得完全沒問題了才離開。

“確認安全,我走了!”臨走之前,王叔還不忘通知衆人一聲。

“切,這麼慢,一分鐘早就過了呀!”混混女聽後不悅的說,剛纔沒有聽到王叔的迴應,她還以爲出了什麼事。

周圍頓時安靜下來,沉默籠罩在漆黑的空間裏。又過了幾分鐘,通訊設備終於傳出初中生的聲音。

“他來了,已經確認到達,下一個吧。”

“啊,下一個吧。”王叔的聲音也一同出現。

第一個人安全到達,大家都很興奮,覺得這確實是個不錯的辦法。於是行動繼續,第二名玩家走出了隔間,是流蘇。

蘇傾寒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這是一塊機械錶,沒有任何別的功能,因此並沒有被沒收。

“剛纔用了大約4分鐘,按照人數計算已經超時了。所以大家要快一些,以免出現意外。”蘇傾寒提高聲音對所有人說。

現在還存活着的玩家總共有17人,除去作爲監督者的初中生,還剩16人。

這麼多人要在一個小時裏完成轉移,時間上確實比較緊張,如果按照剛纔的速度算,鐵定會超時。

事關大家的性命,所以沒有人有異議。因此這次流蘇行動特別快,不到三分鐘就安全到達地下區域入口。

“安全到達,下一個。”初中生的聲音傳來。

於是玩家們一個接一個的離開,中間什麼意外都沒有出現,似乎一切都很順利。 拜託花少滾遠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