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惱怒林楠,是因為她太在乎林楠,太愛林楠所致!

然而,就在這一刻,突然間手機里傳的聲音讓她微楞,原本準備離去將空間留給周穎和林楠的秦嵐也愣住了,隨即臉色難看起來。

「女人的聲音!」這是周穎的第一句話,但卻充滿了質問與惱怒!

林楠直接傻眼,這眼看著就要解釋清楚了,突然間又麻煩了。

「怎麼會有女人的聲音,林楠你小子搞什麼?不是說回房間了嗎?」秦嵐的聲音也傳來,滿滿的質問之氣。

而周穎這一刻更是直接,直接打開了視頻,要和林楠視頻通話,整個人氣得不行!

「林楠,給我打開視頻,否則你就不要來找我了!」周穎怒聲開口,這還是林楠第一次見她這般生氣,這般口吻,即便是先前的時候,她也只是沉默,但是而今被徐曉雯的一句話之後,她爆發了,怒不可遏!

要捉姦! 「對不起,因為我的父親去世不久,所以剛才我看到您的眼神,真的感覺到了我父親活著的樣子,那種目光裡面充滿了慈愛,充滿了不舍,一下我就崩潰了,所以我的情緒有一點兒激動。」

這下大家也知道為什麼這位女士還沉浸在自己悲傷的情緒里了,而且她說的也是很多人想說的,大家就是因為看到了慈愛和那種不舍,感覺自己的至親就要離開自己一樣,所以才會出現這種效果。

「沒關係,不過,我可能給自己找了一個難題,第一天直播,我很懷疑我會在你的身上遭遇滑鐵盧,一個人剛剛悲傷,我卻要她轉瞬之間快樂,真的很難做到啊。」

易陽的解釋網友也覺得確實是這麼回事,讓人悲傷了,又讓人高興,還是這麼短的時間內,確實難以辦到。

「老師,這種情緒有可能引回來嗎?」

「很難,非常難,我肯定辦不到,而且他現在最難的不是讓面前這個人開心,他還要讓其他人也開心,如果只是年少的這個人他可以通過心理暗示的方法,這樣還可能成功,但是這麼多人的話,就有一點兒困難了。」

易陽確實也覺得有點兒困難,如果讓這位女士開心起來但是不困難,只要幾句話就可以了,但是還有很多網友,現在網民的年齡普遍還是年輕,所以易陽沒辦法找到一個話題,讓他們有共鳴,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怎麼能有一件事情讓這位女士覺得高興,網友也覺得高興。

「這位姐姐,我應該叫你姐姐,其實生老病死不可避免,還要保重自己,我們聊一些別的吧,你小的時候有玩的很好的夥伴嗎?」

「有,我的小姐妹,現在我們也經常聯繫。」

「看到她們你會有什麼感覺,放鬆,或者是緊張。」

「放鬆。」

易陽問這個問題原因就是看她們是不是真姐妹,有的姐妹可不一定見面就是開心的。

「其實我也有一個好朋友,我的這位好朋友和我的關係就是好到不能再好,我記得有一次我已經沒有錢吃飯了,當時自殺的心都有了,但是我這位好朋友出現了,他不知道我的情況,他是因為要結婚了,特別高興,他想第一個和我分享,我那個時候忘了餓,忘了其他,看到他的眼睛里都透露著笑意,我就剩下了開心,如果你也有這樣的朋友,可以看看我,是不是和他們一樣。」

大家都在聽易陽的故事,也確實聯想到了自己的好朋友,這種事情大家都經歷過,好朋友高興自己比好朋友還高興,他們看到易陽的時候,就是那種感覺,感覺自己的好朋友就站在自己面前,他的眼睛里都透露著迫不及待想要和自己分享的喜悅,那種開心,讓人忍不住嘴角上揚。

臨高啟明 不知道何時,當他們再看的時候,直播已經結束了,清醒的人清醒著,而他們剛才真的很開心。

易陽自己也解釋不了為什麼自己將別人帶入情景會特別快,特別是那雙眼睛,他覺得自己的眼睛可以表達出來所有的情感,可能,這就是幾十年的閱歷,還有離奇的經歷吧,回來一年了,不知道她們還好嗎?

易陽的直播火了,很多人去看回放,還上了熱搜榜,很多導演經紀公司看到了,都找他,有讓他演戲的,有想和他簽約的,好的本子易陽接了,不合適的就拒絕了,他已經不是以前的自己,選擇對他來說不是難題,至於簽約,當然是沒有可能。

「您好,我們是家務男人節目組的,請問您有沒有時間來我們這裡當一期飛行嘉賓?」

易陽沒想到,自己在另一個世界模仿的節目,竟然在這個世界邀請了自己,只不過自己離開的時候只有第一季,現在已經是第二季了。

最後兩萬塊錢,易陽答應了去參加一期,也就是一個晚上,第二天就可以離開,有大霖在,他但是無所謂,順便去教一下學生,也很好。

「有人嗎?有人嗎?有沒有人?」

喊了好幾聲,易陽也沒見人起來,倒是出現了兩隻狗,看著他,也不叫,看起來有些好奇,易陽直接垮了進去,門很矮,攔不住他,進去之後他發現,自己一伸手就可以開門,幸好,沒人看到,不過他忘了,還有攝像機呢……

「過來。」

易陽蹲下說了一句,兩隻狗狗就跑了過來,要是有人看到一定特別奇怪,這兩隻狗都是流浪狗,對陌生的人的防備心特彆強,易陽一叫它們就過去了,這很不可思議。

「你們是不是覺得我是同類,感覺到了我。」

易陽剛才看著它們的時候就用了一種他從它們眼裡看到的目光看過去的,估計這讓兩隻狗以為是碰到了同類,才這麼親近。

「您是?啊!您是大霖的老師?」

程程聽到了樓下有聲音,就下樓了,他們還不知道有飛行嘉賓來,所以兩個人還在睡覺。

「是我,你們這節目太舒服了,睡到九點多了還不起來?」

「沒有,昨天晚上打遊戲太晚了,特困,您坐著,我去叫大霖。」

易陽摸了摸兩隻狗,站起來。

「我和你一起去,我看看到底多懶,不起來練功。」

上了樓,大霖還睡著呢,兩個人推門進來都不知道。

「這場戲怎麼拍的?」

「對不起,導演,對不起。」

易陽喊了一句,大霖還以為在拍攝現場呢,一下就醒了,結果發現不對,又看了一下,竟然是自己的老師來了,趕緊下床。

「您怎麼來了,快坐,我收拾一下。」

「你收拾吧,我下樓等你,你們兩個洗漱一下。」

易陽知道,年輕人,都注意形象,你不能不給人留臉,可能是因為易陽在樓下等的原因,兩個人半個小時不到就下來了,頭髮也弄了,妝也化了,速度還挺快。

「老師,您也沒說過來啊,我好接您去。」

「坐下說,也是臨時決定,節目組打電話說給兩萬塊錢,住一晚上就行,還保險往返路費我就來了。」

對於這個理由兩人是完全不相信的,那天直播他們都看了,禮物都有一百萬,還能因為兩萬塊跑到這裡來。

不過這次他們是真猜錯了,易陽來的原因有兩個,第一是大霖也在這個節目,第二是給兩萬塊錢,主要原因就是第二個。 卧室內,林楠傻眼了,打開視頻?這真若是被她們看到關悅和徐曉雯還真要出大事,畢竟這大半夜的,兩個女人都在這裡,真特么的說不清楚。

看著手機上的視頻鏈接已經發了過來,林楠連忙反應過來,一個勁的提醒徐曉雯和關悅,這個時候逃都來不及,開門肯定會有聲音,只能躲了,哪怕是明明清清白白的,也絕對不能看到。

徐曉雯頓時也明白自己闖禍了,老實的點頭,關悅也是一臉的尷尬,這事鬧大了,這並不是他們想要的結果,二人領會林楠的意思,當即躲藏起來。

看到這裡,林楠這才鬆了一口氣,直接接通視頻,剎那間看到一張熟悉的,但卻帶著滿腔怒意的臉,而且很憔悴,黑圓圈很明顯。

「小穎,真的什麼都沒有,我這大晚上的先前門都沒來及關,有人路過說了一句話而已。」林楠連忙解釋,同時也將手機連忙對著房間內轉悠起來,以證明自己的『清白』!

周穎根本不理林楠,目光就注視著視頻中的畫面,先前那一刻她確實聽到了女人的聲音,這是她最為在意的,不過此刻看了一圈並沒有看到什麼人影,這讓她有些懷疑了,難道真是聽錯了,是房間門口路過的人說話?

不對!

很快,她又發現了什麼,秀眉緊皺,臉色也變得更加難看。

因為在桌上,她發現有著兩瓶飲料,而且一看就是女人喝的那種,她了解林楠,不會喝這種東西,尤其是竟然在沙發上還有著女人的包包,雖然被擋在一旁,但她還是認了出來。

除此之外,她也注意到了視頻中的環境,這分明是一套酒店套房,就林楠一個人幹嘛開這麼高檔的房間,這說不通,再加上這種房間的隔音性,外面的聲音怎麼可能傳的進來。

一瞬間,周穎淚如雨下,看的林楠那個心都碎了,一旁秦嵐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但一看周穎這個架勢,頓時明白了不少。

「好你個林楠,竟然真敢找其他女人,這輩子你都不想再見小穎了是吧?」秦嵐當即怒斥而出。

林楠先是微楞,有些搞不清情況,不過當看到不遠處桌上的兩瓶飲料,以及那個袖珍可愛的小包后,尼瑪的林楠也要怒了,這都什麼破事情,怎麼都趕上了。

顯然,這次被周穎『捉姦在房』了!

「小穎別哭,你真的誤會了,我給你好好解釋!」林楠連忙開口,這個時候隱藏撒謊肯定不行了,只能實話實說,期待寬恕和理解,然而還不待說完,周穎已然掛掉了視頻,這讓林楠臉黑,當即毫不遲疑直接給打了過去,不過一時間根本不解,甚至是直接掛掉。

無奈,林楠只能接著找秦嵐,好在她還算是沒有那麼絕,倒是接通了。

「嵐姐,告訴小穎別哭了,真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我可以讓你們看清楚,也說清楚好了,我屋裡確實還有外人,不過天地良心,朋友而已,胖子都認識!」林楠連忙開口,生怕她也直接掛掉。

不過顯然,對她們而言,重點關注的不一樣。

「什麼?還兩個女人?」這一下秦嵐也大怒不已。

「好你個混蛋,竟然還好這口?變態!」

「…………」林楠張口無言。

「嵐姐,真冤枉,咱能別罵了嗎,你把小穎也叫過來看看,解釋清楚,真冤枉!」林楠開口說道,隨即直接對著躲藏的關悅和徐曉雯喊了一聲,讓她們出來。

視頻另一頭,隨著林楠的話一落,果不其然的鏡頭對準了兩個女人,儘管一臉的歉意,甚至也和她們一樣熊貓眼,有些憔悴,但顯然都是大美女,而且還不是先前新聞里下跪的女人。

「還真有兩個!」秦嵐忍不住開口怒斥一聲,同時也是在提醒周穎。

「小穎,過來看看,咱不能輸陣,這混蛋房間真有兩個女人,還不是新聞上的那個!」

這一刻,哪怕是大哭的周穎也忍不住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關悅和徐曉雯出現在視頻里,確實都很漂亮,這讓她更是不滿了,眼中淚水依舊在打轉。

「周小姐好,我叫關悅,你別誤會,我們和林楠只是朋友關係,今晚找他有事,也是一直等到現在才等到他,沒想到被你們誤會。」關悅對著視頻開口,沉聲說道,畢竟是一鄉之長,處事態度沉穩的多。

「周穎姐好,我叫徐曉雯,也是林楠哥朋友,別誤會!」徐曉雯也接著開口。

二人接連開口,林楠反倒是不怎麼說話了,眼下就她們這種當事人對話最好,另一邊秦嵐和周穎從看到二人時臉色都不好看,在她們眼中這儼然是第三者第四者插足,不過聽到她們的名字後周穎倒是微楞少許,她好像聽林楠提過。

見周穎不說話,但一臉的淚痕,關悅再度開口解釋,將之前她們等待林楠的事情道出,當然也僅僅是為了感謝而等待,想看看林楠到底在幹嘛,至於大半夜的出現在林楠的房間,他也進行了解釋,她們就住在樓下,這才稍稍讓周穎有些微微相信。

但憑藉著女人的直覺,她又覺得不對勁,這大半夜的自己想要等待林楠責問林楠理解的過去,她們又為何?這朋友是不是關心過頭了。

沉默一會,周穎總算是想到了這兩個名字的來歷,一個赫然是雙流鄉鄉長,一個是雙流鄉徐家的千金,她畢竟也是雙流鄉之人,又是林楠的女朋友,或多或少的林楠也提到過這兩人,都和林楠關係不淺的模樣,只是沒想到這大半夜的竟然同處一室。

雖然她們嘴上說沒有任何關係,只是朋友,但真的是這樣嗎?

「小穎,你也聽到了,真的啥事沒有,先前也是怕你亂想,所以乾脆沒讓她們出來,就是怕誤會,現在都清楚了吧,和那個下跪的女人,我是幫她救人命,所以跪地求我,無奈之下我就去了,剛剛回來而已,然後就發現她們也在等我,再然後我就給手機充電開機,再然後就這樣了。」林楠進行總結,希望周穎能夠明白,不要誤會下去。 房間內,林楠耐心解釋,周穎也逐漸相信了林楠的話,畢竟林楠的為人她清楚,或許真的是自己誤會了,不過怎麼看周穎都覺得這兩個女人有些不一樣,尤其是徐曉雯,看向自己的眼神帶著一絲羨慕,一絲幽怨,同為女人,她能感覺的到。

靈卦天下 這意味著什麼,她清楚!

一番解釋,平息了周穎的誤會,就連李幺妹救人的事情林楠也道了一遍,當然最關鍵的下毒讓那位城東大佬癱瘓的事情林楠沒有說出來,這種事情還是不宜讓她們知道的好。

陪著周穎聊了一會,周穎這才面色緩和下來,林楠也送走了關悅和徐曉雯,內心期待這兩丫頭別再給自己添亂了,趁著沒人,林楠自然要說點悄悄話,少不了一些甜言蜜語,最終這才哄著周穎睡去,看著她那一對熊貓眼,就知道她熬了多久,有多困。

躺在床上,林楠這才大口的鬆了一口氣,這一晚上折騰的,真讓人受不了,雖然電話里安慰了一番周穎,但還是覺得不放心,反正眼下也沒事,而且已經凌晨五點了,林楠反倒是沒有什麼睡意,索性直接洗了個澡,然後關上房門退了房,直接趕往機場,準備趕往省城找周穎團聚去。

這點沒睡的自然不止林楠,哪怕是困的要命,關悅和徐曉雯依舊沒有睡下,而是在想著之前這件事,林楠和下跪那個美女的事情她們都相信了,也不再介意,但今日突然間在這種情況和周穎見面,還是讓她們心底有著異樣,總覺得不好。

「要麼咱們還是算了吧,咱們和他,有緣無分,別再強求了!」關悅輕聲說道,她準備放棄。

「不行,這都什麼年代了,那是咱們最喜歡的男人,是咱們的幸福歸屬,哪怕是他結婚了,只要他喜歡我,我也願意爭取一下,更何況現在他還沒有結婚,咱們都還有機會的。」徐曉雯不樂意,要堅持下去。

「而且我看他女朋友也不怎麼樣嘛,咱們又不比她差,幹嘛要退出,更何況咱們是二比一!」

關悅沒有聽進去她這些話,此刻心中輾轉難平,充滿了猶豫。

另一邊,廢棄小廠內,李幺妹照顧著幾位兄弟姐妹,尤其是兩位小姐妹,哪怕是最後關頭被林楠所救,但卻受到極大的精神創傷,她一直在陪伴著。

對於這個夜裡幫助自己的男人,李幺妹充滿了感激,儘管她還不知道他的名姓,但她李幺妹發誓,一定會找到他,這份大恩,她不會忘!

再度打開手機,看到自己跪地的一幕,看到這個男人被各種留言吐槽的時候,李幺妹忍不住笑了。

這就是自己找到他的途徑,夜裡一回來她就看到了這個消息,並且保存了下來,一直在關注!

省城,當林楠趕到秦嵐小別墅的時候也才八點半左右,林楠坐了最早的航班,然後馬不停蹄的就趕了過來,此刻估計二女都還在睡覺,林楠輕輕敲門,無人回應,再看了一眼二樓位置的陽台,反正附近也沒什麼人,猛然間一個縱身,直接翻了上去,再然後就直接進入到小別墅內。

小別墅就二層半,對於這裡林楠也待過,知道房間布局,躡手躡腳的走到客房門口,直接打開透視眼,赫然發現正一臉熟睡的周穎,哪怕是熟睡,還抱著手機,只不過眼角的淚痕依舊還存在一些。

另一邊,秦嵐也在熟睡,二人足足熬到凌晨四五點鐘,昨天白天又是一整天的忙碌,可想而知多累多困。

沒有打擾二人,林楠直接來到一樓,然後進入廚房,準備給她們做點精緻早餐等待著,正好也能稍微討好一下心靈昨天受到一些創傷的周穎,林楠出品,肯定不會差。

當即,顧若無人的,林楠很是嫻熟的動起手來,還從通天店鋪內購買了一些好東西。

半個小時后,二女相繼起床,黑眼圈依舊,困的要命,但奈何事情太多,她們完全是被電話吵醒的,不得不起床,簡單的洗漱一下,二人就準備下樓準備點早餐,不過就在這時,二女隱約間聽到樓下有動靜。

「有人在樓下?」周穎秦嵐相視一眼,最終臉色難看,竟然有人闖到自家別墅里?

秦嵐可是記得,昨晚親手反鎖的門,沒有自己從裡面開門,哪怕是楊胖子過來也進不來大門,更何況此刻他也不可能過來,秦嵐下聖旨了,不允許過來打擾她忙碌。

「小偷!」一瞬間,二人就有了確定,臉色更是變了不少。

二人都不是普通女人,很快秦嵐就找到兩根趁手的傢伙!

兩根電棍,之前楊胖子不放心自己的嬌妻一個人住這裡而給她準備的,真若是遇到危險,就動用這電棍,一下過去,哪怕是一頭牛都能給電暈過去,更不要說人了。

「小心一點,真危險了,第一時間跑!」秦嵐輕聲說道,隨即兩個女人躡手躡腳的朝樓下走去,不過越走越是奇怪,動靜竟然是從廚房傳來了。

一個小偷,怎麼會進廚房偷東西?難道是小偷太餓了?

二女直接否決了這個念頭,不過秦嵐還是第一時間將大門悄然打開,真若是搞不定這個小偷,她們就跑,這光天化日之下的小偷絕對不敢追趕,而且自家這別墅小區,巡邏保安不少的。

一人一根電棍,按鈕早已開啟,隨時準備動手,檢查整個一樓,人應該就是廚房,也就這一個大門,只要敢冒頭,她們確定肯定可以來個雷霆之擊。

然而,此刻站在廚房門口,二女更是疑惑了。

小偷還會開燃氣灶做飯?而且哪怕是門在關著,但廚房內的香味依舊瀰漫而出,聞上去就讓人有食慾。

周穎看向秦嵐,意思是懷疑是不是楊胖子過來了,這擺明著不像外人啊,秦嵐則是直接搖頭,胖子那傢伙沒膽子來,昨天還被她臭罵一頓,更何況胖子那手藝也沒有這麼好啊。

二女疑惑,不過就在這時,突然間廚房內再度有了動靜,門把手鬆動,再然後二女感覺到有人走出。

一瞬間,二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既然不可能是楊胖子,她們估計也不認識,而且這般偷渡客無論如何可能都不是好人,先電暈了再說。 「你們每天都幹什麼啊?」

「那活太多了,睡覺吃飯收拾衛生打遊戲然後睡覺吃飯收拾衛生打遊戲。」

易陽算是聽明白了,這哪是上班啊,就是來玩了。

「老師,我幫你把東西放上去吧。」

「好,你不用和大霖一樣稱呼,叫我哥就成,你還佔他個便宜。」

說要搬行李的是程程,易陽沒有習慣讓所有人都叫他老師,他自己清楚,如果是在那裡自己有資格,在這裡沒資格。

「沒事兒的老師,我和大霖一樣的稱呼就行。」

說完拿行李就上樓了,易陽聽了這話感覺事情並不簡單。

「你這位室友確定正常吧?」

大霖自然之道程程是什麼打算,只能是笑笑。

「他見到您了有點兒不正常,之前還挺正常的。」

這話挺饒人,不過易陽明白了,就是這孩子可能看上他了,咳咳,看上他身上的某個東西……好像也不對,反正就是想從他身上得到什麼……

全都弄好了,大家樓下集合坐著,易陽好久沒面對這麼多攝影機了,還有點兒不習慣,好在室內跟拍比較少,這要是出門還有機器一直跟著,估計他更不習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