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想到光芒和漩渦出現之前墨九卿說的話。卿雲裳黛眉緊皺。「你先前說玉佩有問題。難道是玉佩把我們帶到這裡來的?」

墨九卿發現玉佩異常的同時,他也發現月千歡一定會被吸走。確定這個無法避免,墨九卿立馬放棄了自己躲開的機會,抱住月千歡一起被卷進來。

進來的第一時間,墨九卿便用神識檢查了這裡。他發現了一件很有趣的東西。

墨九卿:「嗯,玉佩是開啟這座空間的鑰匙。」

「玉佩是鑰匙?」月千歡皺眉。如果玉佩是鑰匙,他們想離開是不是也必須要有玉佩?

被漩渦吸進來之前,玉佩還在他們手中。可是現在兩人手裡空空如也。是不是落在地上了?

月千歡下意識低頭往草地上找。這時,墨九卿走過來牽住她的手,「跟我走。我知道玉佩在哪兒。」

「你知道?」

墨九卿沒有回答。而是抱住她縱身飛起,如浮萍點水,飄然若仙落在湖心小島上。

月千歡抬眸目光頓時被一座石碑吸引。「玉佩在這裡!」 我完全沒有想到他還會有這一手,更是沒有想到他的鐵拐杖里竟然還藏了一把長劍!

這長劍又細又窄,我們的距離太近了,我根本沒法躲避!看到那長劍朝我捅過來的時候,我的瞳孔就已經放大了。

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反應,只是憑著身體的本能反應挪動了一下身體,想要盡量避開長劍捅進我的心臟里。

我的拳頭也沒有收回來,就是這眨眼間的功夫,我在心裡就已經做好了打算。就算死,也不能讓他好過。

只聽見砰的一聲沉悶聲響,我的拳頭就重重的打在了周八字的腦袋上。這一拳使出了我全身的力氣,打在他頭上的時候,周八字的身體當即被我打的橫飛了出去,轟的一聲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而他的長劍捅進我的身體時,我根本沒有知覺,只感覺胸膛的地方火辣辣的疼,跟著就沒有任何感覺了。完全感受不到,我現在被他的細劍刺中了!

我低頭一看,那長劍還插在了我的身體里。鮮血順著傷口的地方,汩汩的流淌了下來。

如果是活人挨了我這一拳,就算不死也會腦震蕩。周八字雖然是活死人,但他此時也不好受,栽倒在地上后,身體就一動不動,鼻子和嘴巴的地方,更是滲出了血液。

那身體,更是時不時的抽搐了起來。

但我心裡清楚,這樣還殺不死周八字,因為他是活死人,只有殺死他身體里的三屍蠱王,才能真正的殺死他。

我穩了一下呼吸,只感覺額頭上不停的冒出了細汗,嘴唇也是乾裂了。還有一種該死的感覺,就是我能感覺到身上的力氣正在不停的流逝著……

鮮血已經把我的衣服給染紅了,地上也出現了一灘血。我深呼吸了一口,傷口突然疼的要命,身體也是疼的抽搐了一下。

我不敢把劍拔出來,這樣我的血會流的更多。我摸了一下心臟的位置,當即就失聲大笑了起來,道:「哈哈……還差一點,恐怕只有一兩公分的距離,你的劍就捅進了我的心臟里!周八字,這次是上天要幫我,要讓我殺了你這個惡魔!咳咳……」

我太激動了,說話的時候就劇烈的咳嗽了起來,鮮血也是從我嘴裡嗆了出來。

但我此時已經感受不到疼痛了,馬上就要殺死他了。我等這一天,足足等了八年。

重生日本當神官 我那些枉死的家人,還有被害的麻溝村,總算是能給他們討回一個公道了。就算我去見了師父,也有臉告訴他老人家,我給他報仇了!

我從來沒有這樣放肆的笑過,從來沒有這樣釋懷的笑過。我用袖子擦了一把嘴角的血液,從兜里抓住了一張靈符。咒語一念,靈符茲啦一聲就燃燒了起來。

我手一松,燃燒的靈符直接落了下去。周八字是活死人,不屬於活人,他體內有三屍蠱,只有一把火把他燒成灰燼,才能永遠的讓他消失。

可就在靈符要落到他的身上時,周八字突然就醒了過來,猛的一吹,直接把燃燒的靈符給吹偏了。

那靈符沒有落到他身上,而是落到了地上,很快就燒成了一堆灰燼。

「我說過,沒有人可以殺死我!連靈族的尊主都沒有殺死我,何況是你?」周八字徹底的怒了,怒吼了一聲后,那嘴巴就同時張開了。

他的嘴巴一張開,我就看到他的喉嚨開始往上翻了一下。

「該死!是三屍蠱!」看到那熟悉的動作,我的臉刷一下就白了。身體的反應太慢了,一動,那插進我身體的劍就好像在我體內攪動一樣,瘋狂的撕裂著我的身體。

那劇烈的痛楚,幾乎讓我昏厥了過去,更是讓我喪失了躲避的能力。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隻金色的三屍蠱從他的嘴巴里飛了出來,

那金色的三屍蠱一從他的嘴巴里飛出來,直接飛到了我的脖子上。只感覺一陣陰冷的感覺,冷的讓我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我用手去摸,那金色的三屍蠱就鑽進了我的脖子里。

就是這一剎那,我就失落的笑了起來。心裡萬千悔恨,恨自己沒有本事,恨自己不能殺了周八字給他們報仇。

就差那麼一點,我就可以把他燒成灰燼了。可現在,我卻是被他的三屍蠱給攻擊了。

我記得很清楚,當年師父在麻溝村中了三屍蠱,就是砍下了一條手臂,才撿回了一條命。

我也記得,那鐵匠大叔中了蠱的下場,渾身化成了一灘血水,連骸骨都沒有剩下。

「這樣的死法太凄慘,也太難看了! 年輕最好之處 也不知道,我還能不能去投胎?」在死亡的這一剎那,我的思緒就開始滿天飛了。

也不準備掙扎反抗了,順著石棺就慢慢的坐了下去。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只等著死亡的來臨。

周八字也從地上爬了起來,陰狠的笑道:「李初九,你就算死也值得了!你知道嗎?剛才進入你身體的三屍蠱,正是三屍蠱王!死在三屍蠱王的毒下,你一點兒也不冤枉。我也再也不用把三屍蠱王留在我的身體了,我要做一個正常的人!哈哈哈……」

此時的周八字,笑的很是大意。那大笑聲不停的回蕩在屋子裡,久久不散。

我沒有說話,也沒有掙扎,眼睛就一直死死的瞪著周八字。因為我聽人說過,人在死的時候,如果一直看著某個人。

等他死了投胎轉世后,醒來也會記得那個人的樣子。我不甘心,我要永遠記著周八字的模樣。哪怕有下輩子,我也要報仇!

「哼!好好記住我這張臉,馬上我就可以變成正常的活人了!你會親眼看到這神奇的一幕,你應該感覺到榮幸!哈哈……」周八字並沒有覺得不自然,反倒是讓我看著他。

而周八字把那罈子給抱了出來,直接放進了石棺里!說來也邪乎,這罈子本來是空的,就算裝作一個男嬰,也沒有任何的重量。

可在遇到血水后,就直接沉了下去。

「這是十世陰女誕下的靈嬰,我要藉助他的三魂七魄重生為人。而我身上的人皮屍衣,足夠抵擋重生為人的雷劫了!哈哈……等等……」周八字說到這兒的時候,突然想到了啥,猛的扭頭看向了我,害怕的說道:「我的三屍蠱王已經進入了你的體內,你應該會馬上化成一灘血水的!可為啥你現在還好好的,好像一點兒事都沒有?!」

周八字這麼一說,我也是糊塗了。那三屍蠱王確實鑽進了我的脖子里,而且都已經過了兩三分鐘的時間了,我卻好像一點事情都沒有一樣!

除了那傷口的疼痛,還有失血過多的昏沉感,我並沒有感覺到身體有其他不適的地方。

那三屍蠱的毒我是知道的,只要是中了毒的人,會立馬化成一灘血水。道行高的人,可以抵擋一陣,但身體也會先枯萎。

何況這進入我身體的是三屍蠱王,毒性肯定比三屍蠱還要劇烈數倍。但我現在,並沒有任何的異常。

我以為是自己出現幻覺了,又連忙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也發現沒有任何的徵兆。

「不會的,一定不會的!我的三屍蠱毒,是蠱苗寨最厲害的蠱毒!除了我之外,根本沒有人有解藥!而且,這次是三屍蠱王的毒,就算我也沒有辦法。可你怎麼回事,中了三屍蠱王的毒,為啥到現在還是好端端的?」周八字也是慌了,一邊看著我,一邊不相信的呢喃道。

坦白說,我比他更糊塗,還想著這三屍蠱王是不是在我體內睡著了?

確定了自己的身體沒有腐爛后,我才激動的大笑了起來,「周八字,這是老天爺要除掉你這個惡魔!你沒有了三屍蠱毒,就是一個廢人而已。現在,該我……我……噗……」

可我的話還沒有說完,我就感受到體內有東西要從我嘴巴里鑽出來。我一張開嘴巴,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我剛剛還僥倖的以為周八字的三屍蠱毒對我失去效果了,可就是下一秒,我便一口鮮血從嘴裡噴了出來。

剎那間,只感覺有一股強悍的氣息在我體內不斷的衝撞著,撞的我五臟六腑都劇烈的翻騰了起來。

氣息越混亂,我的身體就越糟糕!特別是我下丹田的地方,更是猶如針刺一樣疼痛。

「哈哈……」周八字看到我的變化后,當即得意的大笑了起來,道:「李初九,我已經告訴了你,我的三屍蠱毒沒有人能解。原本還想讓你看著我借靈嬰重生為人,現在看來,你是沒這個機會了!」

我死死的咬著牙,體內的劇痛幾乎快讓我嘶吼了起來。特別是我丹田的地方,先是針刺般的疼痛,跟著就麻木了,好像整個丹田都被冰凍了一樣。

不光是我的體內,就連我呼出來的氣息,也是冰冷的。還沒反應過來,我就感覺有東西在我體內爬,好像是那三屍蠱王毒!

它的速度非常快,一直在朝我心臟的地方爬。我的丹田很早就已經修鍊出真氣了,看到有東西要侵入我的心臟。那原本封印著仙靈婆陰蠱的真氣,瞬間放棄了丹田的陰蠱,直接朝心臟的位置躥了過去,想要阻止蠱毒進入心臟。

可這真氣一離開,那丹田的陰蠱就開始鬧騰了起來,彷彿快要把我的丹田凍成了冰塊。

我此時已經閉上了眼睛,在感受我身體里的狀況。現在已經顧不上去管丹田的陰蠱了,一直感受著真氣的流動。

那三屍蠱王還沒有爬到我的心臟,就被真氣給攔截了。可我的真氣對三屍蠱王根本沒有作用,完全攔不住三屍蠱王。

這蠱毒實在是太恐怖了,就算是真氣也拿它沒有辦法。我嘗試催動了一下真氣,想要把那三屍蠱王給逼出來。

然而還是沒有任何的效果,一催動真氣,丹田的地方就好像要被陰蠱撕裂了。

這種劇烈的痛楚,已經疼的我只能呼氣不能吸氣了,就連身體也是不停的抽搐了起來。

仙靈婆的陰蠱,加上周八字的三屍蠱王,足夠讓我死的連渣都不剩了。我沒有繼續催動真氣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三屍蠱王逐漸爬進我的心臟里。

等三屍蠱王進入了我的心臟,那就是大羅神仙也沒辦法救我了。意識到這一點,我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最終還是認命了!

看來,此生是無法找周八字報仇了。

「你倒是第一人,中了我的三屍蠱毒,竟然能夠支撐到現在的!說明你的體質不錯,但還是沒有任何的作用。等三屍蠱王進入你的心臟,你會死的更難看!哈哈……」周八字也停了下來,看著我大笑了起來。笑了一會兒之後,語氣突然軟了下來,自顧的搖了搖頭,嘆息說:「李初九,你和我鬥了這麼久。坦白說,我也累了。不能在放任你繼續成長了,再給你一點時間,我真的會被你殺死的!死在你的手裡,我倒是覺得是一種恥辱!」

聽到這番羞辱的話,我很想站起來殺了他,用行動來告訴他,殺他不是他的羞辱,而是他該死!

可現在的我,已經是垂死之人了,還是省著力氣看清楚他的模樣吧。最起碼,下輩子我還可以找他報仇。

想到這一點,我就猛的睜開了眼睛。而就在我睜開眼睛的剎那,我就感覺我的眼睛無比刺痛,好像有冰涼的液體從我臉上流了下來。

我用手一摸,是猩紅的血液,我知道,三屍蠱毒的毒性開始了。要不了幾分鐘,我就會腐爛成一灘腥臭的血水。

趁著還有時間,我看著周八字,冷冷的喊出了一句話,「周八字,你的下場一定不會比我好!我詛咒你,你不得好死,死後入了地獄,也會被投入畜生道!」

「呵呵……」周八字不屑一笑,玩味的笑道:「等我借靈嬰重轉為人後,我就會去佔據小義村那寡婦十世陰女的身體,哪怕我會變成一個女人,也會好好的活下去。那十世陰女的寡婦,會幫我承擔所有的罪孽。十世陰女會有十世的劫難,我借屍還魂佔據她的身體,可以活十輩子!哈哈……」

一聽到他提到了雪梅,我就有些於心不忍了。十世陰女,註定克人,最後還會克自己!

我能感覺到,我的嘴角,鼻孔,眼睛,耳朵里都已經出血了。身上已經沒有啥力氣了,連抬頭都顯得很困難。

而就在我準備拔出我身上的長劍,體面的死去時。那下丹田的陰蠱瞬間躥到了心臟的位置,就好像是一枚鋒利的針狠狠的刺進了我的心臟。

「啊!啊!」這種痛苦,我終於是承受不住了,痛苦的嘶吼了兩聲。

而就在我嘶吼的瞬間,那原本開始停止跳動的心臟,竟然「砰砰」的跳動了起來,很有力量也很有節奏,好像比之前更強了。

我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那陰蠱躥出了我的心臟,直接回到了丹田的位置。

而在陰蠱躥回心臟的時候,我體內的真氣竟然一路護送。這一刻,我才猛然明白了過來。

那陰蠱好像吞噬掉了三屍蠱王,一沉入我的丹田后,就和我的真氣融合在了一起。

緊接著,我就感受到我的真氣逐漸變強了。那原本像小魚苗一樣的真氣,開始慢慢的沉澱,快速的撐著我的丹田。

只是過了一兩分鐘的樣子,我就感覺我的下丹田被真氣給填滿了。那原本冰冷的丹田,竟然變得燥熱了起來。

特別是丹田口的地方,竟然鎖不住我體內的真氣了。那真氣越積越多,好像快要把我的丹田撐爆了。

我快承受不住了,猛的張開了嘴巴。嘴巴一張開,一口濁氣就吐了出來,那下丹田的真氣瞬間躥了出來,直接往上竄,好像打通了其中一條經脈。

在流竄過經脈后,直接流到了我胸膛最中間的位置。那真氣,就這麼沉澱了下來。

是我的第二處丹田,也就是胸口處的中丹田。師父說過,想要找靈族的尊主,就必須打通我體內的三處丹田,也就是腹部的下丹田,胸膛的中丹田,還有額頭處的上丹田!

三處丹田一打通,我體內的真氣就會源源不絕,力量更會爆增數倍。

我下丹田的陰蠱好像和我的真氣融為一起了,在吞噬了三屍蠱王后,竟然轉換成了真氣,意外的打通了我的中丹田!

真氣很難修鍊,我修鍊了幾年,也只是修鍊出了一股像小魚苗一樣的真氣。

而我的丹田就好像一片魚塘一樣,最初修鍊出來的真氣,就好像在魚塘里的一尾小魚苗一樣。

可現在,真氣竟然填滿了下丹田,還打通了中丹田!這等機緣,恐怕是真氣封印了陰蠱,時間一長,它們就融合在一起了!

我越想心裡越是激動,這次生死之際,我卻得到了這樣的造化。說來,我要感謝周八字!

而在我大喜之時,那真氣在中丹田的位置就開始慢慢沉澱了下來。我能感受到,中丹田比下丹田還要大了不少,猶如一片江河。

至於沉入中丹田的真氣,只是杯水車薪而已,想要填滿中丹田,彷彿是遙遙無期的感覺。

但就算這樣,也足夠我高興激動了。

那真氣完全沉入中丹田后,我的胸膛就猛的一挺,好像有一股強悍的真氣瞬間爆發了出來。那原本插入我胸膛的長劍,竟然慢慢的被逼退了出來。

在這一剎那,我能感覺到我的力量,速度,道術都好像提升了一個境界!

哐當。

只聽見哐當一聲,那插入我胸膛的長劍就落到了地上。原本在施法的周八字,聽到這聲音后,猛的轉過身來,看到我站起來之後,當即臉色大變,指著我結巴的說道:「怎麼可能?你怎麼肯能還會站起來?」 石碑是一整塊的青石,半邊長滿了青苔。濕漉漉的,透著股陳舊感。

玉佩鑲嵌在石碑正中間。月千歡走過去,伸手去拿玉佩。指尖觸碰到玉佩時,一道光竄出飛速沒入月千歡眉心。

月千歡閉上眼,身體軟軟往後栽倒。墨九卿伸手抱住了她,神色間沒有一點意外。

指尖輕柔撫摸月千歡的臉頰,墨九卿勾唇。「歡歡好好享受吧~~」

抬手,玉佩從石碑上脫落落入他手中。

「能留下一座空間的傳承。看來歡歡的爹娘也不像傳聞中那麼平凡簡單。只可惜,他們已經死了。不能親眼看我們拜堂成親。」

要是月千歡醒著,一定會反駁。誰要跟你拜堂成親?

不說那麼遠,話題扯回來。墨九卿早就發現了空間的有趣之處,這是一座傳承空間。而玉佩就是鑰匙。

只是墨九卿不明白。為什麼玉佩以前沒有反應?難道他和月千歡觸動了什麼特殊開關?

而月千歡身體陷入昏迷,神識卻穿梭到一個空白的空間。面前站著一個十分眼熟的女人,她沖月千歡笑的溫柔,目光疼溺寵愛。

她說:「我的歡兒,娘親終於等到你了。娘親等這一天已經好久好久了。」

「……」

明芊芊。原主的親生娘親。記憶中似乎死去了,難道這是靈魂?

「歡兒,這是娘親的一縷神念。而且,娘親也沒有死哦。」

瞳孔放大,月千歡驚駭抬頭盯著明芊芊。明芊芊知道她在想什麼?

等等!月千歡瞪大眼,「你,你沒有死嗎?」

明芊芊沒有死?可是原主記憶里,她的爹娘在十年前就死去了。留下只有五歲的她。現在又是怎麼回事?

美麗溫柔的女人走到月千歡面前,她伸手想摸月千歡。可是半透明的手,從月千歡身體里穿過去了。

明芊芊嘆息收回手,眼底閃爍悲傷。「歡兒對不起。娘親暫時還不能告訴你原因。你以後就會知道了。」

明芊芊笑了笑,將悲傷藏起來。月千歡想要詢問,可是她最終沉默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