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想到這裡,她直接拉開了車門,鑽進了主駕駛內了,她還未曾啟動車子,就聽得車玻璃被人敲響了。

『鐺鐺–』

什麼鬼?

顧彤瞥了一眼側面的窗戶,順勢搖下了玻璃,道:「什麼事?」

莫思寧立在窗戶邊上,表情卻是略帶嚴肅的,道:「長官,我,我想成為你的助手,可以嗎?」

當助手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那也是需要長年累月的磨練,才能達到的。

對於實戰演練的要求極高不說,還需要有較強的操作能力,這都是缺一不可的。

正是因為這樣,許多名師身邊都會圍繞好多實習助手,以及成熟的助手云云。

顧彤淡淡一笑,道:「我可不是什麼名師,不能指導你什麼,你心裡有數吧。」

莫思寧微微一愣,道:「你的履歷已經很漂亮了,教導我綽綽有餘的。」

她一直很高看顧彤,全然把她當成了一位名師,指導她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現在,聽到顧彤這麼說,莫思寧本能的微微一愣。

「履歷漂亮,那是漂亮在履歷上了,我不是什麼好相處的人,也不認為,自己能夠當好一名老師。」

顧彤曾經在國醫學院教學,也是被逼無奈的,她的夢想從來就不是教書育人,而是沖在戰場上實現自我價值,成為一名戰鬥型人才,這才是她的願望!

莫思寧微微一頓,道:「你是一位好長官,跟著你,我能夠學到很多東西,這就夠了。」

有的時候,很多事情,根本不需要那麼多的理由。

說多了,終歸還是無用的。

一句值得,就足以超越千言萬語了。

顧彤淡淡一笑,道:「跟著我學東西嘛。」

顧彤的眼睛落在了莫思寧的身上,不難看出莫思寧情緒上的緊張,顧彤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道:「好吧!那你就先試試看。」

不試試看,怎麼能夠知道結果,怎麼能夠知道,她到底適不適合做戰場上的醫生呢。

顧彤不願意打擊每一個願意努力向上的年輕人,所以她願意給予她們機會,也算是一種成長過程了。

突如其來的同意,使得莫思寧措手不及,根本沒有反應的餘地。

她瞪圓了雙目,激動不已的,趕忙道:「謝謝長官,請長官放心,我會加倍努力的,我一定珍惜每一個機會,決不會讓您失望的……」 處理完大致上的事情之後,顧彤可謂是無債一身輕了。

簡單的算了算時間,某副職應該也已經抵達首城了,若是按照時間來計算的話,她現在回去應該正正好好。

想到這裡,她駕車的速度,更加的快了,幾乎就是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經抵達了作戰中心的外圍包圍圈。

作戰基地現在人來人往,別的基地的負責人也駐紮在這裡,顯得非常的熱鬧。

顧彤剛把車子停下,就看到了圍繞在作戰基地門口,停著的軍綠色越野車了,車子上面掛著的牌子是東區的。

不用想,肯定就是某副職來了!

顧彤一把來開車門,奔著那邊走過去。

只聽,某副職正在跟喬辰逸打招呼,道:「見過長官,屬下是東區戰鷹一團副職某達人!長官叫我某副職就好了。」

噗……

某達人,這是什麼名字,難道咱們都得叫他『某大人』嗎?太古老了吧……

周圍的軍官心裡吐槽,憋著笑,卻也不敢笑的太大聲了。

喬辰逸一看就是見過大場面的,面對某副職的名字,就好像沒有所謂一樣,道:「你好,我是首城軍區喬辰逸,歡迎你的加入。」

首城軍區喬辰逸……

天才喬與鬼閻王,是齊名的存在……

「謝謝長官!」某副職微微一愣,沒有想到鬼閻王在首城,居然會跟天才喬混在一起了。

「哈哈哈,這回就人齊了,都說鬼閻王有個副手,配合很默契的,現在可算是見到了。」嚴立衫嘚瑟的說上一句,他環抱住某副職的肩膀,道:「我是天才喬的副手叫做嚴立衫,以後,多多照顧哈。」

都是兵王的副手。

某種意義上,他們算是一類人,連級別都是平等的。

很多旁人無法理解的事情,他們皆都可以明白,這就是他們存在的意義了。

跟兵王共存亡,共同戎馬一生。

他們吃過的苦,受過的罪,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夠理解的。

戰場上流血流汗,背靠背的抗擊敵人,寧可犧牲自己,也要保護對方,就是這樣的浴血奮戰,鑄成了他們堅不可摧的戰友情誼,也是他們特有的光榮。

「哪裡呀,以後還要麻煩你多多關照才是。」某副職客氣的說上一句,卻也明白嚴立衫的那一句是客套話了,嚴立衫一個首城軍區的人,哪裡需要某副職照顧他呢。

「互相照顧,互相照顧。」嚴立衫哥倆好的抱住了某副職。

這或許就是副官之間的感情吧,不用多言,就能夠熟絡得心領神會了。

軍隊就是這樣的地方,包羅萬象,官兵們生活在這裡,都會變得簡單和諧,慷慨激昂。

這裡沒有算計,沒有陰謀,全都是直來直往的豪爽。

這裡,就是軍營。

顧彤漫步走了過來,高興的,道:「我沒來晚吧。」

突如其來的一聲,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眾人的眼睛,全都落在了顧彤的身上。

某副職看見顧彤后,面露喜色,剛想往前一步,卻直接被嚴立衫一把抱住,某副職直接傻在原地,道:「兄弟,你這是幹啥呀……」

嚴立衫吞了吞口水,看了眼顧彤,全然一副遇見修羅似的表情,道:「呃……本能,本能……」

本能的怕她揍我…… 上一次,因為顧彤覺得個人實力有差距,正在她鬱悶時,隨手抓到了嚴立衫當靶子,試驗了一回自己的實力,嚴立衫無辜的當了一次倒霉鬼,就那麼一回,足以讓他心有餘悸了。

直至現在,看到了顧彤,他就想起了那天的事,馬上警告自己別再沒事找事,就怕顧彤會突然找他練拳了……

異地見老鄉,倍感親切,再加上本身就是戰友,某副職顯得異常的高興,道:「夫人……」

許是因為開心的緣故,某副職也沒有控制自己的情緒,一句夫人出了口,使得周圍的人,全都有些懵了。

夫人???

誰的夫人,???

顧彤嗎???

嚴立衫是個好信的,率先忍耐不住了,也忘了上次挨打的事,他伸出了頭,驚訝不已,道:「妹子,你嫁人了?」

顧彤的年紀不大,也不像是嫁過人的樣子,若是不說,旁人都會覺得,她是軍隊里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呢。

「呃……你不知道嘛……」某副職不由有些尷尬了。

由於,他們先前曾經隱婚過,所以他下意識的認為,他們又沒有告知大家,結果被他道破了,他才剛到首城,就惹禍了嗎。

顧彤眨了眨眼睛,道:「嫁人有什麼驚訝的。」

雖說,顧彤是剛到合法結婚的年紀,卻也是一個成年女性了,結婚是很自然的事情,再說了,婚姻是個人的事,別人干涉的著嗎?

若是按照這樣說,倒也沒有什麼可以吃驚的了。

「很震驚的好吧。」嚴立衫認真的道:「我們兩邊軍營,可能情況不太一樣吧,首城的軍營里,普遍都是大齡的單身漢,鮮少有一兩個成家立業的。」

當兵的,又是特種兵,聽上去都很危險的,基本上大部分的女性,都不會貿然選擇這種職業嫁人的,畢竟,這是關乎一生的事情。

再加上,他們平時訓練很緊張,任務又比較多,平常都是在各地忙碌出任務,還哪有什麼時間談戀愛了。

不過,好在軍隊比較人性化,若是到達了一定的年紀,領導會率先考慮他們的個人生活問題的,甚至著急得主動介紹,也有安排各種形式的相親活動等,所以也不用擔心這些問題了。

某副職咳嗽了一聲,率先解釋道:「我們東區也是這樣的,早婚的情況,也比較少見,不過緣分這個東西,就很莫名其妙了,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嘛,遇到了合適的人,就結婚了,有什麼不可以的?這才是真愛呀!。」

有某副職在這裡就是好,許多問題,他們都不用操心,某副職就會率先回答了。

他這個副職,完全做到了盡職盡責,全心全意了,一點毛病也沒有。

「原來是這樣呀……」嚴立衫點了點頭,也覺得某副職說的有道理,他眨了眨眼睛,壞笑的道:「那你嫁的也是軍人嗎?這人是不是才高八斗,學富五車,還得是功夫絕佳的,要不然呀,一般人還真是降不住你的。」

顧彤:「……」

喬辰逸:「……」

某副職:「……」

什麼叫做降服不住你呀?結個婚,還得考慮要為民除害,收個妖啥的!

當她是妖孽嘛,啊喂!

顧彤瞪了嚴立衫一眼,想說些什麼,又咽了回去,要不是考慮厲焱也在這裡,顧彤肯定一巴掌就拍上去了。 「我想,你們說的就是那位倒霉的妹夫吧。」某位知情人士說道:「敢娶顧彤妹子的,膽子夠大,那可不是一般的彪悍呀,上面的那幾位,全都給得罪光了,所以才叫倒霉的妹夫,一點毛病都沒有了。」

顧彤挑了挑眉,明顯有些疑惑了,什麼叫做『上面那幾位,全都得罪光了?一點毛病都沒有了』?

好睏惑,求解答。

當然,這話根本就不用她問出口,早有人幫她率先問出了。

嚴立衫好信的道:「什麼倒霉妹夫呀?你們說的是誰呀?他得罪誰了?」

某位知情人士繼續道:「就是西區小白龍,南區賊紳士,首城天才喬,這三位都是顧彤妹子的哥哥們,聽天才喬說,他們都在摩拳擦掌的,等著找妹夫練練拳腳呢,哈哈哈,這回咱們都能開眼界,長學問了……」

軍隊里號稱特種兵『四大兵王』的只有四個人,其中的三個,都想對一個人練拳腳?

嚴立衫吞了下口水,道:「那還真是倒霉的妹夫了……」

這麼說,簡直是一點毛病也沒有了。

娶了一個人,得罪了一群兵王,這個妹夫的心理承受能力,應該也挺強大的。

某副職張大了嘴巴:「……」求助的看向了自家的鬼閻王……

這三位可都是赫赫有名的兵王呀,要不要這麼猛呀,這略微有點嚇人呀。

「……」顧彤也是頭一次聽到這個說法,不由看向了厲焱,眼神中透露出些許的詫異,好像在問,你知不知道這件事?有沒有心理準備呀?

厲焱挑了挑眉,冷峻的面容依舊沒有任何的變化,他風雨不動安如山的他向前一步,站了出來,菲薄的唇開啟,道:「我就是顧彤的丈夫,你們口中的倒霉妹夫!」

幾乎就在一剎那……

所有的聲音戛然而止了。

甚至,就連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他們僵硬的回過頭,略微有些驚愕的看向厲焱……

剛才……

鬼閻王說了些啥……

他是顧彤的丈夫?他們口中的倒霉妹夫?

卧槽,不會吧,要不要這麼勁爆呀……

喬辰逸的唇角勾勒起淡淡的笑意,道:「也不是練拳腳,應該稱之為比武,切磋技藝,更為貼切。」

媽耶……

天才喬這麼說好像有點嚇人呀……

四個區域的兵王,三個招待一個,這不是以眾欺寡嗎?有什麼好招待的,一點也不好玩好嘛……

奈何,說話的是笑面虎天才喬,旁人即便是有所質疑,也根本不敢說出聲半句呀,只能在心裡同情鬼閻王厲焱,而謹慎小心地觀察著情況了。

顧彤嘴角抽搐了兩下,不用想,這肯定就是自家老哥顧擎乾的好事了,這一招,真是玩的漂亮,仇恨拉的妥妥的了。

「所……所以說,鬼閻王和顧彤妹子是一家的……」嚴立衫的反應慢了半拍,眼珠子差點就要掉下來了,道:「我去……不愧是鬼閻王,真是有種,也就他能降住顧彤……」

說完了這話,嚴立衫縮了縮脖子,害怕的看向了顧彤。

鬼閻王娶了一個女煞星,很配很配,天生一對,地設一雙。

厲焱:「……」

顧彤:「……」

話題可謂是越來越偏移了,直至後面,他們就差問出,『你們到底是怎麼談的戀愛,怎麼結的婚了』。

徹底的變成了八卦問答環節,使得兩位當事人,還真是有些無語。 某副職見到情況不好,關鍵時刻主動跳出來解圍了,他一副捨身取義的樣子,道:「呃……弄錯了,我才是初來乍到的那一個吧……」

他的潛台詞特別明確,我就這麼不受你們待見嗎?你們是不是搞錯詢問對象了。

原本七嘴八舌,還在問著各種問題的人,瞬間剎住了閘門,這才想起,可不是嘛,冷落了遠道而來的某副職。

說來也是,他們今個本是來歡迎他的,怎麼聊著聊著,就目標轉移了呢?某副職全然被他們忽略了。

同樣身為副職的嚴立衫,不由豎起了大拇指,看看別人家的副職,根本就是三百六十五度沒有死角的。

全方面的守護呀,只要長官有難,絕對在第一時間就衝上去了。

這一點,他確實欽佩某副職,值得他好好學習一番了。

某副職並不知道,就是他這樣一個無心的動作,引來了眾人的讚歎和認可。

這也算是誤打誤撞了吧。

喬辰逸輕咳了一聲,道:「行了,別鬧了,我們都誠心誠意的歡迎某副職的到來,同大家並肩作戰!」

話音落下,在場的所有人都給予熱烈的掌聲,軍隊的戰友們,無論認不認識,只要見了面,都像是親兄弟一樣熱情。某副職為厲焱夫婦擋了難,他的心也平靜了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