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慕老太太被他帶著怒氣的質問,砸的頓了幾秒,緩過勁來,疼從心底蔓延開來,微微的嘆了聲氣說,「我沒說過,放了溫婉,可以讓她得到懲罰,只是別用這麼激烈的手段。」 慕洛琛沒有說話側面呈現冷硬的弧度,心底的情緒激烈的撞擊著,若跟他說話的對方不是他一直尊敬的奶奶,他早已經起身離去。

慕老太太耷拉了眼皮,臉上呈現疲憊的神態,「我知道這麼做,委屈了簡汐母子,也讓你心裡憋屈,可你真的要為了這事,讓你爺爺送命嗎?他早幾年心臟就不好了,一直瞞著沒讓我告訴你們。」

「我以為他的病情控制的很好,可剛才醫生說,他氣火攻心,心臟的情況直線下降,若是再激動,只怕不是吃藥、住院能解決的,而是要換心臟了……」慕老太太想起剛才老頭子吐血的畫面,手緊緊地抓住了椅子說,「其實,老頭子知道溫婉做的那些糊塗事,也知道自己包庇溫婉,有多混賬,否則他也不會看著你把溫婉帶走。」

「阿琛,你爺爺他都明白的,他就是放不下,當初溫婉的爺爺是因為他死的,他不能幫吳家保住這隨後一絲血脈,他只怕死了也不瞑目。」

慕老太太說完,眼眶裡閃著淚光。

說出這番話,她就想過洛琛有多為難,可她不得不說。

老爺子的身體若是健健康康的還好,可現在他身體都成這樣了,她還怎麼忍心再和他對峙下去?

別的事情,她都站在洛琛的這一邊。

可這一次,不行了……

慕洛琛垂在身側的手攥在一起,骨頭咯咯的作響,渾身的肌肉都散發著冷意。

慕老太太沉默了好一會兒,沒聽到他表態,又說道:「阿琛,這一次當奶奶求求你好不好?只要不把溫婉送去警察局,把她趕出慕家都可以,我保證,以後我們慕家不再和她有任何關係,哪怕是你爺爺,我也不會讓他給溫婉任何支援。」

沒了慕家,慕溫婉沒辦法再做傷害葉簡汐的事情。

只不過,放她走的同時,之前的事情也會一筆勾銷。

兩個人都清楚,慕洛琛一旦點頭意味著什麼。

「讓我想想。」

很久之後,慕洛琛開口說,每一個字都像是從齒縫裡擠出來,耗費了他極大的力氣。

「好,你回去慢慢想,不著急。」慕老太太頓了一下又說,「或者……等你爺爺去了,你再處理這件事,到時候,你怎麼樣做我絕無二話。」

「我先走了,奶奶。」慕洛琛沒聽老太太繼續說下去,微微的頷首,然後轉身快步的往外走。

慕老太太看著他離開的身影,深深的嘆了口氣。

離開了老太太住的地方,慕洛琛徑自開了車,出了慕家老宅。

車子開的很快,沒多會兒便把慕家老宅甩在了身後,慕洛琛開了一段路,把車停在了路旁,拿出一支煙,啪的一聲打開打火機,將煙支點燃。

淡藍色的煙圈在空氣中淡淡地飄散開來,慕洛琛的眉心擰成了深深的『川』字型。

腦海里不停地回想著今天在老宅里老爺子吐血的那一幕,老太太說的那番話,以及那天在醫院裡看到簡汐虛弱的躺在床上時的模樣,畫面和聲音交織在一起,如同一張網,網住了心臟,使得心臟跳動都變得緩慢了。

慕洛琛墨色的眸子里暗沉的如同一汪見不到底的深淵,他狠狠地吸了一口煙,沒有將煙圈吐出來,而是憋回了肺里,這樣的吸法往往是最傷身的,可他一點也不在意,反而更想傷害到自己。

他說過,無論誰傷害了簡汐,都會讓那個人付出代價。

現在擺在他面前的卻是個兩難的選擇,是傷害到老爺子,還是委屈簡汐……

車裡煙霧的氣息越來越濃重,直至煙燃盡,慕洛琛將煙蒂扔在了煙灰缸里,手緊緊的抓在方向盤上,手指力度大到指甲泛著不正常的青白色。

車停靠在路邊很久,慕洛琛發動了車子,風從打開的車窗灌涌而入,吹散了車裡的濃重的煙味,也吹冷了心。

別墅。

葉簡汐被強行帶回家,坐立不安的想要再去找慕洛琛,可無論怎麼懇求,文清都不肯讓她出去,牢牢地在門口守著。

兩人爭執了半天,葉簡汐嗓子說的都冒煙了,頹廢的坐在了沙發上。

文清說:「對不起,少奶奶。」

「不是你的錯,不用跟我說對不起。」葉簡汐擺了擺手,文清拿的是慕洛琛的錢,聽他的話是應該的,她有什麼資格責備文清?

葉簡汐安靜了一會兒,拿出手機準備給沈清華打電話,可電話還沒撥通,門忽然從外面被推開,然後慕洛琛欣長的身影映入眼帘。

葉簡汐看到他,連忙迎了上去,還沒靠近就聞到了他身上濃重的煙味,敏感的皺了下鼻子,從她懷孕以後,慕洛琛吸煙的次數屈指可數,每次都是在他心情不好的時候,才會吸煙。

葉簡汐心裡咯噔一聲,難道他真的在家裡跟老爺子鬧起來了?

「我先去洗一下澡,有話等下再說。」慕洛琛緩了聲音說了句話,然後走上樓。

葉簡汐看著他,追了兩步又停了下來,現在慕洛琛已經回來了,緊要的事情已經不是攔著他了,而是老宅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走到沙發跟前,葉簡汐拿起手機,給慕老太太打了一通電話,電話沒接通,她又換了章子芩的。

電話很快接通,葉簡汐開口說:「媽,老宅那邊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章子芩知道這件事情還要靠著葉簡汐解決,仔細的把事情說了一遍,末了說:「簡汐,我知道求你放過溫婉,有些過分,可若是因為這件事情,讓阿琛和老爺子鬧僵,甚至氣的老爺子住醫院,你想必心裡也難安心,所以……我求求你,勸勸阿琛,讓他別再犯擰了。」

葉簡汐聽到慕洛琛開車要撞死慕溫婉,心頭已經提著一口氣了,後來又聽到慕老爺子被氣的吐血昏迷,這一口氣徹底堵在了嗓子眼,顫著聲音說:「媽,我知道該怎麼做的。」

章子芩嘆了一聲,「簡汐,為難你了。」

「媽,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們是一家人,何必說什麼對不起。」

葉簡汐說完,掛斷了電話,回眸看向樓梯口,慕洛琛已經洗完澡,往樓下走了。

葉簡汐站起來,走到慕洛琛跟前,「洛琛,關於溫婉……」

慕洛琛眉頭一皺,語氣淡淡地說:「她的事情,我暫時不想談。」

葉簡汐準備的話,被堵了回去。

慕洛琛拉著她的手,走到沙發跟前坐下,『餃子』搖著尾巴要跳上沙發,慕洛琛把它抱到沙發上,『餃子』來回的在兩人身上踩來踩去的。

「剛才我已經問過了,爺爺的情況不好。」葉簡汐避開了慕溫婉,談起慕老爺子的事情,「阿琛,有些事情應該追究,有些能放過就放過吧,現在我和寶寶也沒什麼事情了,就當是為孩子積德。」

慕洛琛抬眸看著她說,「簡汐,放過她,她再起懷心思怎麼辦?」

「我以後會小心的,你放心。」葉簡汐抬手撫平他眉心的褶皺,「況且,現在知道她做的事情了,總比那些躲在暗處不知道又存了害人心思的人強一些。爺爺這輩子,也就護著慕溫婉一個人,若是我們把她送進去了,爺爺萬一有個好歹,奶奶怎麼辦?」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慕老太太有多疼慕洛琛,若是慕老爺子有個好歹,慕老太太心裡肯定也難以平復,屆時哪怕老太太再疼愛慕洛琛,私底下也會膈應。

慕洛琛薄唇緊抿,神色冷清。

葉簡汐看他不說話,就知道他並非不擔心慕家二老,一家人相處了那麼多年,怎麼可能沒感情,更何況是至親?

葉簡汐柔聲,伸手抱住慕洛琛說,「阿琛,你別替我擔心太多,以後我會好好的保護自己和寶寶的,我總不能靠著你時時刻刻的庇護,我也會學著強大起來。」

葉簡汐說著,故意裝作輕鬆的,做出一個大力士的動作,以彰顯自己的確沒事。

慕洛琛的神情緩和了一些,卻依舊沒有鬆口。

葉簡汐雙手捏住他的嘴角,往上一推,給他擺出一個笑臉,「笑一笑嘛,別那麼嚴肅。」

慕洛琛壓下她的手,將她摟在懷裡,下巴抵在她的腦袋上,「簡汐,我暫時不想提這件事情。」

葉簡汐順從的貼在他胸口,說:「那好,我再說最後一句,你之前不是答應我,等杜房明和華月的案子結束了,要帶我出去玩玩嗎?他們的案子快審完了,你再把老爺子氣倒了,只怕我們要有一陣子,不能空出時間了。」

慕洛琛聽著她說話,沉默了下來。

葉簡汐沒再逼著他,安靜的逗弄著『餃子』。

吃過晚飯後,兩人上樓休息,葉簡汐拿了睡衣準備去洗澡,放在床頭的電話卻忽然響起來。

慕洛琛拿起電話接通,聽到電話那端說的話,面色一變。

葉簡汐察覺到不對,連忙問:「怎麼了?」

慕洛琛掛斷了電話,說:「公司里有些事情,我去一趟,你先休息,我等下就回來。」邊說邊換衣服。 葉簡汐匆匆忙忙的送他到門口,看著他開車出去,心頭覺得有些不對,轉身回到樓上,查詢了來電顯示,電話號碼是慕家老宅打來的,而不是公司的。

葉簡汐撥回去了電話,電話嘟嘟了十幾聲,都沒有任何人接聽。

文清看到她卧房裡門沒關,走過來想看看她怎麼了,可沒走到跟前,葉簡汐拿了衣服往浴室里走。

「少奶奶,少爺讓你休息著,你這是準備去哪兒?」

他不跟她說實話,大概是不想讓她見到慕家的那些人,以免他們替慕溫婉說情。

葉簡汐想到這個,趕緊把衣服,走出浴室,準備出門的時候,文清攔住她的路:「少奶奶,你不能出去。」

「文清,洛琛的話只是針對白天,他沒讓你晚上也攔著我。」葉簡汐抬手握住文清的胳膊,肅聲說道,「老宅那邊應該是老爺子出事了,現在我不過去,你覺得像話嗎?」

文清聽到老爺子出事,神情頓了一下。

葉簡汐拉著文清往樓下走。

坐上了車,葉簡汐讓司機去慕家老宅。

「少奶奶,我答應你去老宅,不過你也要答應我,等下不要過於激動,也不要攙和任何事情。」文清看著她,一板一眼的說,「否則,我會強行帶少奶奶你回家的。」

「好,我答應你。」葉簡汐想也不想的就答應,因為她也沒想著攙和事情,她只想趕緊把這件事情解決,讓洛琛別和老爺子關係再鬧僵下去,同時她也會保護報自己和寶寶,不讓任何人傷害到。

二十多分鐘后,車子抵達慕家老宅。

葉簡汐下車便看到慕家亂糟糟的,幾個傭人跑來跑去,抓住其中一個問:「發生什麼事情了?」

傭人看到她,鎮定了心神說:「老爺子半夜心臟病犯了了,現在醫生在裡面搶救。」

葉簡汐一聽這個,心涼了半截,沒敢再耽擱,繼續往後宅走。

還沒走到老爺子的卧房前,就看到前面黑壓壓的擠著一堆人,慕家幾個長輩都在,而慕洛琛也在其中,慕老太太則站在慕洛琛的旁邊,氣氛壓抑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葉簡汐走上前,默不作聲。

吳春熙見到她,低聲叫了一聲:「簡汐,這麼晚了,你怎麼來了?」

馮梓雲站在吳春熙不遠處,聽到她的聲音,視線落到葉簡汐,眉頭一皺,扯了扯唇角,說:「現在知道來了?這都鬧了一天了,才出面,是不是就等著老爺子不行了,好繼承家業?」

慕洛琛是選定的繼承人,老爺子倒下了,自然是慕洛琛得力,家裡以後大半的家產都歸慕洛琛不說,上上下下都要聽他一個人的派遣,而葉簡汐作為當家主母,自然也有權利調派這後院里的人,這是多大的權利,換誰誰不心動?

馮梓雲想到自己要聽一個晚輩的,心裡就不舒服到了極點,尤其是上次結婚的時候,老太太指派了吳春熙照顧葉簡汐,說明在老太太的心底,她馮梓雲比不上吳春熙。

此刻再看兩個人親昵,馮梓雲是怎麼看,怎麼氣不順,說話也帶著刺。

「簡汐,你別理會她。」吳春熙瞪了馮梓雲一眼。

葉簡汐沉默著沒說話。

馮梓雲看著吳春熙沒把自己放在眼底的樣子,氣就不打一處來,陰聲怪氣的說:「呦,吳春熙,這老爺子還沒出事呢,你就迫不及待的巴結人了?吳春熙,你假裝什麼清高?不過就是一個諂媚的小人。」

「馮梓雲,你嘴巴給我放乾淨點!」吳春熙氣也上來了,老爺子生死不明,這吳春熙就想著分家產的事情,到底還有沒有心?

「再怎麼不幹凈,也比你好。」馮梓雲冷哼,還要接著罵,一聲沉喝打斷了她的話。

「吵夠了沒有,沒吵夠滾出去吵!」

慕老太太目光落在馮梓雲身上,目光如利刃。

馮梓雲撇了撇嘴巴,說:「媽,不是我想接著吵,爸弄成這樣,都是因為誰啊,我這是氣不過才多說兩句……」

馮梓雲嘴吧嗒吧嗒說著,慕家二伯看著情況不對,想要上前攔住她,讓她別說了,可沒等她上前,慕老太太走到她跟前,綳著臉問:「梓雲,你再給我多說一個字,就給我滾出慕家!」

慕老太太每一個都透著怒氣,馮梓雲一愣。

「老二,管好你媳婦!她要是再敢一句不中聽的話,你跟她一起滾出去!」慕老太太扭頭看著馮梓雲身後的慕江安。

慕江安上前,拉著馮梓雲想要回去。

馮梓雲掙了一下,甩了他的手,紅著眼睛說:「媽,你就知道偏心阿琛,他現在都把……」

「老二!」慕老太太沉喝。

慕江安見馮梓雲還不住嘴,上前揚手狠狠給了她一巴掌:「你說夠了沒!沒說夠,就給我滾!我們慕家要不起你這樣的媳婦!」

這一巴掌扇的又重又快,馮梓雲的臉迅速的腫了起來,捂著嘴不敢置信的看著慕江安,半晌轉身跑了。

慕江安抱歉的對慕老太太說:「媽,對不住了,梓雲她不懂事,我回去教訓教訓她。」

說完,慕江安退出了人群。

人群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注意到葉簡汐,可有老太太坐鎮,也沒人敢說什麼。

「簡汐,你過來一下。」慕老太太對葉簡汐輕聲說道。

葉簡汐走上前,低聲問,「爺爺情況怎麼樣了?」

慕老太太哆嗦了一下,用力的握住她的手。

這顯然是老爺子情況不好了,葉簡汐心底越發的沉重,抬眸看了眼慕洛琛,恰好撞入他沉沉的眸子里,那雙眸子看不出任何情緒,可莫名的的她知道他在想什麼,他再擔心老爺子,也在擔心她,眨了眨眼睛,葉簡汐沒說話。

「簡汐,你懷著身孕,大半夜的趕過來幹什麼?先回房間休息一下。」慕老太太沉默了片刻,再次開口說道。

「我擔心爺爺的狀況,所以過來看看。」葉簡汐低聲回答。

慕老太太嘆了聲氣,「他這是老毛病了。」

話音剛落,門從裡面打開,醫生從裡面走出來,說:「老太太,慕老的身體已經穩住了,沒什麼大礙了。」

慕老太太一聽,面上的愁容散去,忙不迭的往房間里,走的太急,差點絆倒,葉簡汐被老太太抓住,差點被連帶著一起倒過去,幸好一旁慕洛琛扶著。

慕老太太站穩,放開葉簡汐的手說,說:「洛琛,好好照顧簡汐。」說完又繼續往房間里走。

慕洛琛緊緊地握著葉簡汐的手,沉聲說:「抓緊我。」

葉簡汐微微的點了點頭,在抬步的剎那,輕聲說了句:「對不起。」

慕洛琛腳下頓了一下,沒說話繼續往裡面走。

葉簡汐皺了皺鼻子,知道他這氣是一時半會兒消不了了。

走到卧室里,慕老爺子躺在床上,臉色看起來有些蒼白,鬧騰了那麼久現在服了葯閉著眼睛在休息。

慕老太太坐在旁邊,握住慕老爺子的手,「你又何必動氣,最後受罪的還不是你自己?」

慕老爺子眼睛微微動了下,打開一條縫看到慕洛琛說:「你讓他走,我不想見到他。」

話說完,慕老爺子悶聲咳嗽了起來。

慕老太太扶他起來,給他捶背,對慕洛琛使了個眼色。

慕洛琛站在原地沒有動,葉簡汐拉了下他,說:「洛琛,現在爺爺病情已經穩定下來了,你也能放心了,現在我們先出去吧。」邊說話邊把他往外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