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慧明聲音有些不舒服。

「什麼鬼!我告訴你咱們今天好不容易發財了,鬼……」

忽然三藏的聲音停了下來,因為他也看到了慧明說的鬼了。

只見在兩人十米外,站滿了密密麻麻的黑影,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他們猙獰的面孔。

「阿彌陀佛!」

三藏眉頭跳動,默默的看著把自己兩人包圍的鬼怪。

「師傅怎麼辦呢?」

慧明小聲的詢問三藏。

三藏看了看,發現自己兩人的身後竟然有個缺口,於是說道:

「跑!」

說完,轉身就快速逃跑,慧明愣了一下,趕緊就跟了上去。

無數的鬼怪蜂擁而來,似乎想要把兩人撕成碎片。

「師傅! 淚星劃過的星痕 你那麼厲害,怎麼不去把它們都給滅了呢?」

一邊逃跑,小和尚慧明忽然想起自己師傅可是很厲害的,為什麼要逃跑呢?

「人數太多,不想打,打了會肚子餓。」

三藏的理由讓慧明不知道該說什麼。

被一大群密密麻麻的鬼怪追趕著,三藏兩人不知不覺跑進了一處山谷,而鬼怪在三藏兩人進入山谷后停止了追趕。

兩人似乎也發現了鬼怪不在追趕了,於是停下了腳步。

「師傅!那些鬼不追了!」

慧明看著後面堵在山谷口不動的鬼怪開口。

「表現的這麼明顯,這山谷裡面肯定就是它們的老大了!」

看著鬼怪這明顯的驅趕意圖,三藏很快就想到了山谷裡面應該有一個它們的老大。

「那我們還進不進去?」

慧明問道。

「進!當然進,都說擒賊先擒王,咱們把它們老大拿下了,那還怕這群小鬼追嗎?而且既然他是這裡的老大,那它肯定知道出去的路,咱們抓住它,讓它給咱們帶路。」

三藏解釋了一下自己的意圖。

兩人向著山谷深處走了進去,越是往深處走,兩人發現的屍骸就越多。

終於走到了山谷的最裡面,兩人看到了一個山洞,山洞很大,足有七八米高。

走進山洞,裡面堆滿了無數的白骨,看著有些恐怖。

繼續深入,兩人看到了……

「寶石!」

「財寶!」

三藏和慧明同時驚呼了起來,原來他們看到了一口鑲嵌著無數寶石的棺材。

咚咚咚!

一陣聲音從棺材中傳了出來,在三藏和慧明的目光下,棺材板飛了起來,砸入了石壁中。

一具面容醜陋,血紅眼睛的屍體站立了起來。

「血!新鮮的血……呃!」

忽然之間,還沒有等那醜陋的紅眼屍體把話說完,一塊板磚直接招呼到了它的臉上。

「你大爺的!你把我們的寶石弄壞了怎麼辦?出個棺材用的著這麼大力氣嗎?」

慧明憤怒的看著醜陋屍體。

紅眼屍體大怒,發出憤怒的吼聲,想自己堂堂一個屍王竟然被人用板磚打臉,正是太羞辱了。

然而讓它更加懵逼的事情發生了,只見兩人中的老和尚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自己身前,一把抓住了自己,直接把自己丟出了棺材。

「叫什麼叫!要叫一邊叫去,別妨礙老衲看寶石!」

1號傲妻:宮少,別硬來 三藏不滿的把紅眼屍王丟出了棺材。整個人搓著手激動的看著鑲嵌滿寶石的棺材。

屍王懵逼了,劇情不是這樣的,不是你們被驅趕過來,然後被我無情的殺死嗎?怎麼現在是什麼情況?導演!這兩貨有問題啊!他們不照劇情演! 「師傅!這東西值多少錢啊!」

慧明開心的詢問三藏。

「不知道,不過怎麼也值個幾萬兩吧!」

三藏撫摸著棺材上一顆顆紅綠相間的寶石。

屍王真心憤怒了,這兩個呆貨竟然不怕自己!想自己堂堂一個屍王怎麼可能這麼憋屈過。

吼!

再也忍受不住怒火,瘋狂的撲向了三藏兩人。

正在撫摸寶石的三藏忽然感覺到身後有東西偷襲過來,轉頭一看發現是那頭醜陋的屍妖,二話不說,一巴掌拍了過去。

「一邊呆著去,別打擾老衲的心情。」

本來飛撲過來的屍妖在被三藏拍中后如同炮彈一般,深深的砸進了石壁裡面。

石壁上立刻出現了一個人形的坑洞。屍王深陷在石壁中渾身顫抖,這是它做殭屍以來受傷最重的一次。

現在它已經對三藏有些害怕了,不敢在輕易去招惹三藏了。

「徒弟!你去看看那棺材板上的寶石有沒有壞了。」

三藏吩咐慧明去查看砸進了石壁的棺材板,而慧明自然是屁顛屁顛的跑過去查看了。

躲在石壁坑中的屍王看到了慧明離開三藏的身旁,而且它可以感覺到慧明很弱小,並沒有那個老和尚三藏強大,所以它忽然想到了偷襲慧明。

而這時慧明正在檢查砸進了石壁的棺材板,屍王覺得這是個好機會,於是興奮的飛撲向了慧明。

正在檢查棺材板的慧明忽然感覺到了自己背後有勁風,不用猜也知道是誰了。

現在這裡除了自己和師傅外就只有一個醜陋的屍妖了,面對強大的屍王,慧明自然打不過它,不過慧明卻是絲毫不怕它。

只見慧明扯著嗓子大聲叫道:

「師傅!有人搶棺材板了!」

飛撲的屍王有些不懂了,這個嬌小的人類不叫救命,怎麼叫搶東西呢?

不過它下一刻就深有體會了。

一道身影出現在了它面前,屍王一看,嚇的身體抖動了一下。

「你他丫竟然敢搶貧僧的棺材板!你是不是覺得死一次不夠?不夠的話貧僧現在就讓你死第二次。」

三藏一把抓住屍王的腦袋,直接拖著它走出了山洞。

在山洞裡的慧明明顯感覺到了大地在不停的顫抖,而沒有多久,三藏就悠然的走了進來。

「師傅!你不會真把那屍妖給打死了吧?我們可還需要它帶路呢?」

慧明伸頭問道。

三藏拍拍手道:

「放心吧!沒死,還有那麼幾口氣呢!」

三藏是真的有點生氣了,自從上次妖艷白髮人妖毀了黃金后,他最怕的就是有人和自己搶錢。剛才聽到慧明大叫有人搶棺材板,他立刻就著急了。

為了不在有意外發生,他現在可是對屍王做了絕對防禦措施。

「對了,好好搜刮一下這山洞,說不定還有其它好東西呢!」

三藏提醒了慧明一聲,而慧明聽到三藏的提醒,心裡一動,對呀!說不定還有其它寶貝呢!

激動的趕緊對屍王的山洞進行著師傅教育自己的三光政策。搶光、扒光、騙光。

而山洞外,屍王悲哀的想要哭了,大哥啊!我沒有想要偷棺材板啊!我他媽是想喝血啊!再說了,棺材板本來就是我的,要說搶也是你們搶才對啊?

看著壓在自己身上,只讓自己露出一個頭的山峰,屍王第一次覺得把人驅趕到自己的山洞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它發誓,它以後再也不要這麼做了。

用了整整兩個小時,三藏和慧明才算是把屍王的山洞搜刮乾淨。除了鑲嵌滿寶石的棺材,三藏和慧明還發現了一些零散的黃金,加起來大概有幾百兩把。

把棺材抬到外面,兩人開始商量離開的事情了。

「師傅!咱們現在這麼多東西,要怎麼帶走呢?」

看著一具沉重的棺材,慧明覺得帶著它肯定很重。

三藏也覺得現在有難題了,雖然自己力量強大,但是抬著這麼一口棺材,時間久了肯定也會累的。現在又沒有什麼好辦法,也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忽然,三藏看到了被自己壓在山下的屍王,一個不錯的主意湧上了心頭。

三藏悄悄的自己慧明耳邊說了句話,慧明忽然露出了神往的眼神看著屍王。而三藏則是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走向了被壓在山下的屍王。

「嘿嘿嘿!」

屍王身體止不住的顫抖,看著三藏不懷好意的笑容,它覺得有什麼恐怖的事情即將降臨到自己的頭上了。

「徒弟怎麼樣?師傅這個辦法不錯吧?」

三藏開心的笑著詢問慧明。

慧明也是開心的回道:

「太棒了師傅!我還是第一次這麼坐棺材,沒想到棺材還可以這麼坐啊!」

「那當然了!也不看看師傅是誰。」

三藏得意的躺靠著開口。

忽然一陣劇烈的抖動,三藏不滿的探出頭對著棺材外面說道:

「醜男!你給我抬穩一點,不然小心我揍你啊!」

屍王趕緊抬穩了棺材,不讓棺材抖動。原來三藏想到的辦法就是讓屍王抬著棺材跑,而自己和慧明兩人則是坐在棺材裡面,這樣一來,與做轎子就差不多了。

至於屍王嘛!它現在已經被三藏收服了,並且取了個名字叫醜男。

三藏給了屍王兩個選擇,第一個,當他的轎夫,給他抬棺材。

第二個,還是給他當轎夫,繼續抬棺材。

面對三藏的要求,它堂堂屍王怎麼會答應呢!於是就寧死不屈了,但是半個小時后,屍王乖乖的做了三藏的轎夫,並且接受了醜男這個名字。

「說真的醜男!我真心挺喜歡把你當球踢的,要不你就別當轎夫了,繼續給我們做球吧!我還沒踢夠呢!」

慧明伸出頭來對著下面抬著棺材跑的屍王認真的說道。

屍王什麼也不說,低著頭加快了速度奔跑。

屍王發現了一個問題,雖然三藏很厲害,但是他一般不會坑人,但是小和尚慧明總是會想辦法來坑害自己,所以它覺得還是不要接觸小和尚的好。

在屍王的帶路和快速的奔跑下,三藏等人天還沒黑就出了鬼門關。而出來時正好是夕陽西下的時候,於是在森林的道路上出現了屍妖抬著鑲嵌滿寶石的棺材奔跑的一幕。

小和尚看著現在的情景,忽然想到,以後自己說故事的時候是不是可以加個在夕陽下奔跑的屍妖呢! 夜幕降臨的很快,天色很快就漆黑一片了,三藏兩人一屍只好選擇在森林裡過夜了。

在火堆旁,三藏覺得收服屍王還真是個不錯的選擇,不但可以抬著棺材帶著自己跑,還可以給自己找食物。

看著正在被火焰烤制的野雞,三藏覺得生活還是挺美好的。

「醜男!我跟你說,我和師傅是出家人,所以我們是不能殺生的。如果有人問起來這雞是怎麼死的,你就說是你殺死的!」

「如果有人問你雞為什麼被烤了,你就說你不喜歡吃生食,改口吃熟食了。如果出問題的話,那我覺得我會很喜歡踢球的。」

小和尚慧明拍了拍屍王醜男,對它進行著深刻的背鍋教育。

屍王內心沸騰,我他媽不但要服侍你們,還要替你們背鍋,我他媽覺得我以後的屍生一片黑暗啊!

不過為了自己能過的好一點,屍王趕緊點點頭,示意自己明白。

「太好了!你真聰明,我還以為如果你不點頭或者不答應的話,我還可以試試師傅當初發明的那個籃球呢!」

小和尚慧明顯得有些失望。

而屍王卻是被嚇了一跳,它現在最怕的就是聽到球字。

吃飽過後,當然是要進行休息了。三藏毫不猶豫的就躺進了棺材里,用三藏的理由來說就是,他怕自己不躺進棺材他都不放心。

慧明也和三藏擠進了棺材裡面,而屍王醜男則是被三藏安排進行守夜。

一夜無事,很快就過去了,三藏從棺材裡面爬了起來,活動了一下筋骨,感嘆的說道:

「果然!沒有躺過棺材的人生不能算完整人生啊!」

繼續趕路,三藏繼續躺棺材,屍王繼續抬著三藏跑。結果中午十分,三藏一行人走到了大道上,意外的遇到了一家客棧。

客棧裝修的還不錯,不是很簡陋,但是也不是很好,就是一般般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