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憤怒油然而生。

左肖驍被她母親打得懵逼。

她捂著自己的臉,「媽,你居然打我!」

「我打死你!」陳晨狠狠地說道,「別叫我媽,我沒有你這種害我的女兒!虧我對你這麼好,你居然想著我死!」

「我哪裡想著你死了我哪裡有!」左肖驍哭嚷著。

「你不想我死,你讓我吃這麼多激素葯做什麼,左肖驍,我白養了你,你這個白眼狼,當年我為什麼要把你生下來,我早該讓你去死的!」陳晨咒罵著自己的女兒。

「陳晨!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當年之所以生下我是因為你身體的原因醫生不建議流產,否則你會生下我嗎?我所有的性格全部都像你!」

「啪!」陳晨又是一巴掌狠狠的打過去,「賤貨!」

左肖驍被她母親打得生痛,想到自己什麼都敗露了,想到自己表哥這麼討厭自己,想到安小魚如此耀武揚威,她那一刻放了瘋一般,一個巴掌狠狠地扇在了陳晨的臉上。

啪的一聲。

不比陳晨的手勁兒輕。

直接把陳晨給打懵逼了。

陳晨看著自己的女兒,身體氣得發抖。

左肖驍一副什麼都不管了的發瘋模樣,狠狠地沖著陳晨吼道,「你以為你是好貨!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過了,現在得了這種病你也活該!你倒是要死了,留下我怎麼辦?!我表哥萬一不管我了,那我就什麼都沒有了!我不能讓安小魚待在我表哥身邊,我不能!」

「你你你!」陳晨氣得臉色鐵青。

她指著自己女兒。

看著她女兒發了瘋的樣子。

「我讓你幫我,你為了你自己你都不願意幫我了,你就等死,那我呢?!我好好的一個人,我還有很多追求,我憑什麼要跟著你一起,無欲無求!」左肖驍撕心裂肺,「我巴不得你們全部都去死,就留下我和我表哥兩個人!」

「左肖驍,你真沒人性!」陳晨也激動到崩潰,「勞資把你養這麼大,你居然詛咒我,看我不打死你!」

「你打我啊,你打我我也會還手,我受夠了!」左肖驍吼著,「我受夠你們了,從小到大爺爺也不喜歡我,不喜歡我就算了,但是他從來沒有把我當作他的孫女,爺爺當我是什麼了?!除了罵我就是罵我!我喜歡錶哥也是,我喜歡你這麼多年,你憑什麼無視我,憑什麼?!我到底哪裡比不上安小魚!」

左旋冷眼看著左肖驍。

不為所動。

安小魚也看著左肖驍不顧一切的發瘋。

「我到底哪裡不好了,你們都要嫌棄我!」

「是你心態不好。」安小魚開口,「你總覺得別人搶了你什麼,你有沒有想過,這些東西就應該理所當然是你擁有的嗎?榮華富貴?爺爺對你的喜歡,左旋對你的喜歡?!不是的左肖驍,人都是相互的。」

「你閉嘴!」左肖驍受不了安小魚。

一輩子都覺得安小魚是她的陰影。

「我真的恨不得殺了你!」左肖驍猙獰的吼道。

「你沒機會的。」左旋聲音冰冷。

左肖驍狠狠地看著他。

「今天過來,不只是為了揭穿你什麼,簡單一點,就是想要送你們離開!」左旋不想拖泥帶水也不想再和她們糾纏。

「憑什麼?!憑什麼讓我走?!」左肖驍狠狠地看著左旋,「我死都不走!」

「不走可以!」左旋眼眸中閃過冷光,「我會報警,你去牢里待幾年也行!」

「左旋,我是你親表妹!」左肖驍尖叫。

「呵,我真的沒有你這樣的親人。」左旋依舊毫無所動。

左肖驍看著左旋。

看著左旋這一刻的冷然。

冷然的說道,「明天一早的飛機,去魯番其,非洲。」

「不去!」左肖驍大叫。

「沒有去不去的,我已經安排好了,你可以去好好感受一下那邊的貧困,放心,我會給你購一處房子,你好好上班養活自己就行,否則,你想怎麼死隨便你!」

「左旋!」

「是通知你不是和你商量!」左旋再次重複。

「我不去,我死都不去,我死都不去!」左肖驍瘋狂。

她才不要去那種貧困的地方。

她聽說那個地方連水都沒有。

她不去!

死都不去。

「左旋,會不會太過了點。」陳晨此刻看著左旋好像真的沒有任何餘地的模樣,還是忍不住給她女兒求情。

不管如何,左肖驍是她的骨肉,就算剛剛如此失控的詛咒她,她還是心有不忍。

左旋看著陳晨,「阿姨,不是她一個人去,還有你!」

陳晨臉色一下就變了。

左旋從衣服裡面拿出兩張機票,「明天上午十點,你們不去,我有一萬種方法可以讓你們去,但結果只有一種,別讓我們離別的時候,變得那麼難堪!」

「左旋,我是你姑姑啊,你送我走你不會良心不安嗎?何況這件事情跟我半點關係都沒有,我根本就不知道左肖驍做了這種事情,你也發現了,我就是想要好好養病而已,我沒有……」

「你有沒有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但為了保險起見,我一定會把你送走,你前科太多,更何況……」

「左旋,你瘋了嗎?你黑白不分嗎?我現在這樣了我還有什麼害人之心!」陳晨也有些崩潰,「你讓我去那種地方,我得病怎麼辦?!怎麼辦?!你想我早點死嗎?早點去見你爸爸媽媽你爺爺是不是?!」

「子不教父之過。」左旋說,「不管你現在如何,至少你曾經很不好過,至少你教出了這樣一個泯滅任性的女人,受到該有的下場沒什麼不對,你就算去了那邊,我相信爺爺也不會怪罪我!」

「左旋!你居然這樣對我,你居然這樣!我把你當我親兒子……」

「這句話我聽太多了。」左旋冷然,「明天上午十點,我會讓人送你們去機場,如果你們沒去,我說過我會有很多方法讓你們去,順便說一聲,你們手上現在所有的透支卡,借記卡我都已經給你們凍結了。」

「左旋,你這樣對我總會天打雷劈的!」

「那是我的事情。」左旋說。

冷漠的轉身,摟抱著安小魚離開。

陳晨氣得身體發抖。

她轉頭狠狠地看著左肖驍,「你真的是個禍害!我為什麼當年生了你這樣的人,到現在還要被你連累,你怎麼不去死,你怎麼不馬上去死!」

左肖驍冷笑。

瘋狂的冷笑。

笑得眼淚直流。

「媽,表哥說得很對,子不教父子過。我所有今天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活該跟我一樣得到下場,你活該!」

陳晨真的氣得身體發抖,不停地發抖發抖!

她早就料到招惹了安小魚,左旋肯定不會再放過他們了,所以她想明白了就打算這麼過日子,看不慣安小魚就不去和她有交際就行,就和左旋關係好,卻終究沒有想到,左肖驍還看不出局勢,還要作死。

導致她受到如此牽連!

她真是,想殺了左肖驍!

……

走出別墅。

安小魚看著左旋的模樣。

看上去很冷靜。

「左旋,其實不需要做到這麼絕對,給她們一個教訓就夠了,我想可能你阿姨還有你表妹也真的不敢了。」安小魚說。

其實她也沒想過一定要真的給誰什麼樣的報應。

出了一口氣就夠了。

左旋說,「不了,給他們太多機會都沒用,這是他們自食惡果。」

「她們是你的親人。」

「親人才更不可原諒。」左旋冷漠。

安小魚伸手覆蓋在左旋的手背上。

左旋看了她一眼。

他說,「我很好,也想的很明白,這是她們自己的造化。」

「嗯,總之如果你不想,就不要為難了自己,你做什麼都支持你。」

「小菜。」左旋突然開口。

「嗯?」

「我愛你。」

安小魚臉一紅。

至尊保安 左旋偶爾會說一些甜言蜜語,也會突然做一些讓人羞澀的舉動,但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她那一刻內心真的很受波瀾。

她說,「怎麼突然這麼說?」

「就是內心所想啊,怕傳遞不到你的心裡去。」左旋說,「有時候我很笨。」

「我也愛你。」

「晚上我們去爸媽那裡吃飯嗎?」左旋問,「好久沒去了。」

「下次再帶著安安去吧。」

「行。」

左旋捏著方向盤的手頓住。

嘴角拉出一抹笑。

「我會永遠陪在你身邊。」安小魚堅定。

其實很清楚,左旋下定決心將他阿姨和表妹送走,並沒有他內心那麼平靜。

其實,他很在意親情想有親人在身邊更希望有人陪伴。

她。

安安。

還有肚子裡面的小寶寶。

都會一直一直陪著他。

成為彼此,最親密的人!

……

第二天。

左旋強行送走了陳晨和左肖驍。

陳晨一直在求情一直在求左旋不要送他走,左旋很冷漠。

左肖驍一副心灰意冷的表情。

冤家情緣:青春永恆 大概真的心如死灰,不想反抗了。

兩個人就這麼被送走了。

之後會怎樣,那是她們的造化。

左旋應該很難心軟了!

一周之後。

肖北回去了。

龍天一帶著龍子墨一周時間。

兩個人大多數時間都是在家裡玩拼圖遊戲。

龍子墨很喜歡跟他爸爸玩,即使偶爾也會問媽媽為什麼還不回來。

肖北回來了。

她其實也沒怎麼玩。

就是過了一下所謂的自己覺得很自由的事情。

韓湊是在這裡呆了4天離開的。

據說陳老和陳姍姍先回去了。

後來,韓湊也回去了。

這個世界仿若就是如此,無不善的宴席。

肖北回到家的時候,龍天一和龍子墨剛吃過晚飯,繼續玩拼圖模型,兩個人做了很大一艘艦艇,看上去很宏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