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們也聊了這麼久了,卻不見蠕蟲異靈主動地出來襲擊我們,真是一隻性情溫順的好異靈。

“無忌哥哥,那我們不是發財了?”小蘿莉開心地問道,我好像看見她的眼睛變成了錢的符號。

張無忌的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發財?我們最好是不要惹這隻異靈,不然它一旦動怒,恐怕我們誰都走不出這裏!”

小蘿莉吐了吐舌頭。

所有的靈術都無效,這個可就牛13了,要說現在哪個修靈不是依仗自身高深的靈力修爲的,而靈力最直接的表現方式不就是靈術嗎?如果對靈術完全免疫的話,那麼一個再怎麼牛13的修靈站在這傢伙面前都跟一個三歲的小孩一般,要捏要揉還不是隨它的意思?

“這隻異靈出現在這裏會不會村民的失蹤有什麼關係?”我狐疑地問道。畢竟到現在爲止,我還沒有看見一個村民的影子。

張無忌舉手示意我別出聲,因爲蠕蟲異靈好像動了,它那龐大的肉乎乎的身軀已經摩擦着洞壁發出了很協和的聲音。

“快離開這裏!”張無忌率先地叫着祭出了黑色的長劍。


大叔則跑到另一頭的一個洞口叫道:“走這邊!”剛纔他一直都不動聲色的,沒想到早已經做了觀察。

還不待疑問,就發現,這裏雖然是一個比較開闊的山洞,但是連同剛纔我們進來的入口公共也才三個洞口,不想走回頭路的就只有大叔身邊的那條山洞可以走了。不過這個洞口可就比另外兩個小多了,只有半人高,要進洞非得貓着身體才行。

張無忌斷後,一邊祭着長劍在身前積極準備着,一邊護着我們快速地後退。

大叔在前面開路,小蘿莉緊跟其後,同時放出了大量的小蛇在更前面的地方探路,爲了防止被人埋伏偷襲,在這種狹小的地方一旦出現什麼情況,會死的很鬱悶的。

而我排在第三位,當我要鑽進這個洞的時候,其實還是本能地回頭看一眼什麼情況的。那個時候我因爲是趴着的,所以轉回去看的時候,視線是由下而上地落在了對面的洞頂之上,突然渾身一顫。 當我看見對面山洞頂上的人影的時候,我幾乎無法控制自己的打了一個寒蟬:看上去實在太恐怖太磣人了。

這個時候張無忌也退到了洞邊:“怎麼還不走?”

我指了指那邊的頂上,張無忌自然把視線轉移了過去,我看到他的肩膀也跟着顫動了一下,然後就聽見他說:“別磨蹭!噬靈就過來了!”

雖然我很奇怪,山洞頂上的石壁怎麼貼着個死人,但是現在情形實在不容細想,我只好往裏跑了幾步。

張無忌正要彎下腰來跟隨我後面爬進來的時候,突然那蠕蟲異靈的身形好像高鐵列車一樣,只是感覺它的身影模糊了一下,然後就聽見了張無忌的劍掉落在地上的碰撞聲。

我急忙回頭一看,只見張無忌的身體以一種奇怪的角度飛了出去,我心生慶幸之餘卻也不免爲張無忌的安危擔心了。

看見他掉落在地板上的黑劍,我當時義無反顧地衝了過去撿起來就朝着蠕蟲異靈刺了過去。

“回來!沒用的!”張無忌還在空中的時候就大聲地叫道,接着“嘭”的一聲貌似撞到了牆壁上了。

就如同張無忌所說的,當我一劍刺進蠕蟲異靈的身體的時候,我的確是感覺到了劍刃上傳來的阻力,那是刺破肌膚的阻力,本來我還以爲張無忌是錯的,但是很快蠕蟲異靈就朝着張開了臭氣熏天的大嘴,好像巨大的罩子一樣朝着我罩了下來。

我急忙撥開腳,用力一蹬,同時身體朝着側面倒過去,只有這樣才能最及時地避開異靈的大嘴。

異靈的嘴巴就在我身後緊緊地貼着我的身體砸到了我剛纔站過的地方,真是好險。

不過還沒等我繼續閃躲的時候,就感覺異靈的口部往前這麼一厥,我終於明白張無忌是怎麼飛出去的了,我飛出去的時候,張無忌的黑劍“哐當”一聲如同歷史重現一般地掉落在了地上。

張無忌一瘸一瘸地跑回來把我從空中直接拽了下來,問道:“沒被咬到吧?”

我心有餘悸地搖了搖頭。

“快走!這隻噬靈不是我們所能對付的!”張無忌急切地說道。

不過因爲剛纔的動靜,小蘿莉居然也跑了出來,緊隨其後的是大叔。

“你先走吧!”我看他的腳也不是很方便,如果留他在最後面的話,恐怕很難抵禦異靈的攻擊。“大叔,麻煩你,把無忌兄弟拉走!我來引開它!”

我說這話的時候真想過什麼後果,只是覺得自己一直都幫不上忙挺不好意思的,而且張無忌現在還是帶傷之身,總不可能讓他給我們作掩護吧!

結果大叔和蘿莉都驚訝地看着我,好像不認識我似的。

“別磨蹭了吧!都這個時候了!”我不滿地嘟了一句,雖然我實力確實不濟,但是好歹我也是一個熱血的少年好不。

大叔面色稍稍放緩地點點頭,然後攙扶着張無忌拽着他要往回走。

張無忌還是不放心地叫道:“千萬別近身,它會直接吞了你的!小藝妹妹,用小蛇遊弋四周吸引注意力!林一,你跟上來!”

小蘿莉很不滿地嘟着嘴叫道:“無忌哥哥,你太偏心了!就知道叫我做難做的事!”

張無忌苦澀地搖了搖頭,手指一摳,那把掉在地上的黑劍又飛回了他的手中。而小蘿莉雖然抱怨,但是還是用笛子召喚出了許多的小蛇分散到四周去偷襲蠕蟲異靈。

我好像又成了多餘的了。

小蘿莉瞥了我一眼:“還不走?”

我有點無奈有點失落地跟在了大叔他們身後鑽了進去,很快小蘿莉利用小蛇成功地吸引了蠕蟲異靈的注意之後也跟了上來。

不過腸胃有點不是很舒服,好像有一整天都沒吃什麼東西了,包裏雖然還有點乾糧但是都沒空吃,結果爬着爬着就忍不住地放了個屁。


要知道當時那個洞就跟腸子一樣,彎彎曲曲的,可是又很小,基本上都是貼着前面的屁股爬的,所以我這一不小心可想而知會有什麼後果了。

小蘿莉頓時暴跳起來:“你……”

我趕緊回頭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時沒忍住!”

“滾!”小蘿莉幾乎都快要暴走地吼道。

我只好好心地提醒她:“如果你張大嘴巴的話,吸進去的會更多!”

小蘿莉只好鬱悶地閉上嘴巴。

這個時候張無忌突然停了下來,驟然回頭。而我結果一時沒留意,結果調侃完小蘿莉的時候一轉回去熱臉貼了他的冷屁股。

“不好!”張無忌有點歇斯底里地叫道,“那隻異靈居然分解成了小異靈後面追上來了!”

“啊!”我和小蘿莉異口同聲地叫了出來。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爆菊花嗎?

“那怎麼辦?”我和小蘿莉異口同聲地叫道。

“前面有水聲!”大叔突然說道!

張無忌立即說道:“快點爬!在這種洞裏就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小藝,快用蛇堵住後面的山洞!”

的確,這裏連轉個身都非常的困難,更不用說戰鬥了,而且還是面對靈術完全免疫的異靈,不就是找死嗎?

“我不要!好臭!”小蘿莉哭喪着叫道,但是這時候沒人理她了,大叔和張無忌已經在前面加快了速度了。

我呵呵地說道:“你真笨!往前爬遠點不就不臭了!這裏沒風,臭氣就在那裏散不開的。”然後也加快速度朝前面爬去。

小蘿莉很委屈地跟了上來,不過她很快就叫道:“不行了,無忌哥哥,小蛇全部都被他們吃了!攔不住!”

我心中一顫,回頭看了一下,雖然洞裏非常的黑暗,但是好歹還有大叔的藍光和小蘿莉的翡翠笛子的光芒,勉強算是看到一點,只見洞的後方好像有什麼東西在上下跳竄着像是潮水一樣翻滾着朝着我們的身後涌來了。

“快!!出口就在前面了!”張無忌急切地叫道。我相信此時的他也沒有辦法,畢竟洞實在太小了,就是他想折回去斷後都沒有辦法,爲今之計就只有儘快地爬出去,然後在稍微開闊地地方纔有機會發揮我們的閃躲的優勢。

“啊!追上來了!”小蘿莉花容失色地叫道。

黑壓壓的一片像是臭水溝的污水一樣涌了上來,就這樣的速度,不出三秒小蘿莉必然首當其衝被那些異靈淹沒,而我也好不到哪裏去,張無忌大叔也就在前面,我們四人甚至可能沒有一個能活着出去。

我的心中已經升起了那股絕望的感覺了:無論如何是逃不出去了,異靈的速度實在太快了! 來不及了,就算我們再怎麼用力地爬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爬出去的,唯一能做的恐怕也就是負隅頑抗地爲前面的張無忌和大叔多爭取點時間了,不然我們四個一個都逃不出去。

可能是當時大男子主義作祟吧,我乾脆趴在地上說道:“從我身上爬過去!”

在模糊的光芒下,小蘿莉驚訝地擡着頭看着我的……屁股。

“你TM的磨蹭個JB吧,快點!”我一時情急之下髒話就脫口而出了,都恨不得把她扔過去了。

小蘿莉愣了一下,但是她默默地從我的身上爬了過去。


山洞真的很小,我感覺小蘿莉基本上就是貼着我後背往前挪的,我的後背也能感覺到那兩團柔軟的移動。但是現在根本就來不及胡思亂想,她趴着我的後背往前過我的擡頭的時候,我配合地往後縮。

“林一兄弟,你!”張無忌很驚詫地叫道。

“你們走!我來擋住這些異靈!”也許是小時候革命烈士的電影看太多了,總覺得這樣的死法很悲壯很感人很偉大,那種英雄主義的種子從小就在我的心裏種下了,與其在別人的保護下窩囊地死去,還不如選擇轟轟烈烈的犧牲。

小蘿莉也回頭看了我一眼,抿了抿嘴巴,然後毅然地扭頭往前爬去。

張無忌我是看不見他的,但是他應該是一個理智的人,他應該更明白這個時候如果沒有來堵住洞口的話,那麼大家都會死,無一倖免。雖然死人誰都不願意看到,但是卻比全軍覆沒的好。

我嘿嘿地乾笑着留在了原地,撅起了屁股,肚子一陣咕嚕咕嚕的叫,這次我後面沒人,放屁也可以放的爽一些。

然後蜷縮起身子,露出後背,封住了這段山洞,雖然不能做到百分百地密封,但是至少可以拖延一下這些異靈行進的速度。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的心靈得到了徹底的釋放,也終於找到了我外公跟我說的“心空至靈”的感覺。

很安靜,很平靜,我能聽見張無忌他們爬行時候的摩擦聲和呼吸聲也能聽見身後那些異靈貌似發出嘈雜的叫喊聲,好像萬馬奔騰的感覺。

也許,現在的人都太忙於現實的利益了,無法在鬧市中尋找一份心靈的寧靜。我曾經也是千千萬萬人中的一個,但是現在,我卻有了一種新的感覺。

放下即自在!

當我願意放下心中的記掛,放下心中的追求,那一刻我顯得無比的輕鬆,好像身處千軍萬馬廝殺的戰場之上輕聲撫琴一般。

心無旁騖!

其實,很諷刺的說,人是不是隻有到快死的時候才學會真正地放下,只有臨死前的那一刻纔會懂得平靜的定義。

算了,一切都差不多要結束了!這麼久以來,我堅持的很辛苦,是時候該放棄了!或許只有放棄了重新開始,我才能得到完整的新生。

我有點欣慰地閉上了眼睛,來吧,就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一些吧。

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了!

我坦然地縮着身體堵着洞口,但是卻遲遲沒有感覺到那種被噬咬的疼痛,這個令我不解。

按照剛纔肉眼所及的情況和異靈的速度,最多就讓我有幾秒鐘的時間去想那些奇怪的東西,怎麼可能會這麼久?


雖然如此,但是我還是不敢動,我怕自己一動,那些異靈就會從我身邊的縫隙鑽過去,這樣我的犧牲就白費了。

但是時間真的一秒一秒地過去了很久。

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洞裏其實還是漆黑一片,什麼都看不見,沒有了大叔的藍光和小藝的靈術我在這裏幾乎無法視物。只不過,我真的沒感覺有異靈經過。

這是不可能的,剛纔的噬靈多強悍啊,只是一拱我就得學喬丹做飛人,不可能化整爲零之後經過我的身體我會一點感覺都沒有。

不過現在什麼情形也不知道,到底異靈是經過沒經過我居然一點都不知道,就是覺得自己的身邊安靜了很多。

是死了?還是活着?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過了一會兒,我就聽見前面好像有悉悉索索的聲音,接着我就看到一道冰藍色的火焰從黑暗中突兀地亮了起來,照亮了一張滄桑剛毅的絡腮鬍子臉。

大叔的眼神驚詫怪異地看着我,我也驚詫地看着他:“大叔,你怎麼回來了?”

大叔顯然也是莫名其妙的樣子,“林一,你還活着?”

我是不是活着現在真的連我自己都不敢肯定了。


大叔的眉頭鎖成了川字形,“那些異靈被你趕跑了?”

被我趕跑?笑話,我可是在這裏等着被蹂躪的,哪裏那個本事把它們趕跑。不過,反過來一想,不對啊,大叔這麼說就是異靈根本就沒有經過我這裏。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心中一動,爬了起來,扭着頭往後看去,果然藉助於大叔手上的光芒我看見遠處已經不見了異靈的身影,它們好像退了。

奇怪,居然莫名其妙地退了?

這下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這異靈剛纔還來勢洶洶的怎麼可能我露個後背就把它們給嚇退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