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剛說完,他的手無力的滑落,狠狠將眼睛閉上鎮定心神之後才睜開看着我,輕聲問道,“那我呢?在你眼裏我算什麼?”

“我一直把你當成是最好的朋友,你對我的好,這輩子我無以爲報,如果有下輩子的話……”

“我不要下輩子,就要這輩子,哪怕只有一天也好,我也要擁有你!”

他說完眼神一凝,俯下身就把我扛起來抗在肩上,大步朝着門外走去。

“哲凌你要什麼?放我下來!”

“既然你不願意我奪走他用的身體,那我就搶走你好了,只要你在我身邊,我不介意做一隻遊魂野鬼!”冷哲凌說完抱着我大步走出四合院。

“不要,哲凌,你何苦這樣苦苦強求!?”

“現在才強求已經太晚,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以前我不會放任那些大好的機會在我眼前溜走!”

他說着就要飛身而起,我趕緊手上結出泰山壓頂摁在他背上,他身子一個踉蹌就單膝跪在地上,我趕緊順勢在地上一滾,站起來退後一步。

冷哲凌起身默然的看着我,那種心疼到怨恨的視線讓我忍不住咬着嘴脣搖頭。

“哲凌,不要這樣對我,請你不要破壞我的生活好不好?”

“那你的意思是我就應該在去投胎轉世,然後讓你和那個男人擁着我的身體逍遙快活?劉夢夢你將我的感情到底置於何地?”冷哲凌說道最後幾乎是暴吼出聲。

藉着細微的月色光暈,依稀能看到他眼角的晶瑩,這一次我真是傷他摯深。

看着他難過的樣子,我除了流淚,連一句對不起都說不出口。

“最後問你一次,你跟不跟我走?”冷哲凌期待的看着我。

我緊咬着嘴脣搖了搖頭,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那我就惡人做到底吧。

冷哲凌極其受傷的後退一步,攥緊的拳頭都在恨的顫抖,“如果你不跟我走,就是死!!就算這樣你也不跟我走嗎?”

我從來不曾想到我們會鬧到這種地步,這段時間用他的身體偷來幸福的同時,他到底在陰界承受什麼樣的煎熬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欠他的,就算是用這條命來償還,也不足以彌補。

“要殺就殺吧,如果你覺得這樣好受一些。”

“你寧願死,也不跟我走?”

不忍去看他受傷的表情,我乾脆把眼睛閉上,滿腦子都是冷天傲的影子。

如果我真的就這樣死在這裏,希望他不要再找我,讓這糾結的孽緣就此了結吧。呆估諷劃。

我沒有睜開眼睛,卻感覺到冷哲凌朝着我走了過來,他就在站在我面前。

突然我胸口一痛,感覺有什麼東西伸了進來,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讓我悶哼一聲,口中涌出一大口血跡,睜開眼只見冷哲凌淚流滿面站在我跟前,他的手已經伸進了我體內,握住我的心臟。

“就算得不到你,我也要得到你的心。”

說完,他面色一凝,徒手把我的心臟給擰下來,就那麼從我體內掏出去。

這是我看到過最殘忍的懲罰,可我卻不難過,想起自己對他的殘忍,他就算是挖走我的五臟六腑都不足以彌補。

我在七零招女婿 巨大的痛苦讓我渾身顫抖,倒在後背的牆上才勉強穩住身形,眼看着那顆跳動的心臟,在他手心砰砰幾下後便停下,我本想說些什麼,可一張口,鮮血就沿着嘴角不停的往外涌,而我也再也支撐不住捲縮到了地上。

“這是你欠我的,從此我們之間再無瓜葛,我的身體和我的一切,我還是會奪回來的!”

說完,他決絕的轉身,走入黑暗之中。

我迷離的視線看着他的身影消失,才感覺到真正的難過,這並不是結束,而是更新一輪的開始。

如果我真的是屍鬼的話,被挖走心臟應該死不了的,可爲什麼我那麼不想醒來,不想醒來面對這一切。

耳邊有人在叫我,還有小孩子的哭聲。

我可不可以不要醒來?

親愛的愛情 可事實卻不容我逃避,一盆水潑下來,我艱難的睜開眼睛,只見頑戊拿着水盆欣喜的看着一旁的天傲,“醒了醒了!”

天傲一看到我醒了,猛的把我抱進懷裏,強勁的力道幾乎要把我融進他的體內。

我低垂的視線正好落到胸前,那裏的衣服被撕開一道口子,可以清晰的看到我帶血的皮膚,原本被挖開的地方,早已經癒合。

“夢夢你終於醒了,是誰,是誰對你這麼殘忍?你告訴我,我現在就去殺了他!”

一聽他要去給我報仇,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擡起手抓住他的手臂,“不要去,這是我欠他的。”

聞言,天傲立即陰沉着臉,“是冷哲凌?”

我沒有說話算是默認,視線卻瞥見他居然是鬼魂的形態,不由得皺着眉頭問道,“你怎麼又離開哲凌的身體了?”

“呵,你還在擔心他?不用擔心,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現在應該回到自己的身體了。”

“你說什麼?”怎麼可能,剛纔我還和他……

“此事說來話長,你衣服都溼了,先換件衣服!”

冷天傲說完不由分說就把我抱了起來,還命令頑戊先一步回房給我找衣服。

如果不是天傲告訴我,我還不知道昨天和他掛斷電話之後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

公司遭受危機只是烈風對付天傲的一個幌子,目的就是要讓天傲顧不上我,他好來單獨找我麻煩,之前他在我面前殺的那些人,逃走的那個報了警,警方已經把我列成通緝要犯了。

而我的丈夫天傲也因此受到牽連,被抓去了警察局,爲的就是要逼出他的魂魄,好讓冷哲凌從新回到他的體內。

如此完美的計劃烈風那種腦袋一根筋的絕對想不到,一定是柳霜霜,該死的這麼久不現身,原來是在背地裏策劃大陰謀。

只是聽到冷哲凌奪回身體之後,我沒由來鬆了口氣。

“天傲,冷哲凌的身體你讓他拿回去了好了,那畢竟是他的身體,現在他回來我們還霸佔着,不太好。”如此的話,我應該不再欠他什麼了。

“身體可以還給他,可是公司……”

又是公司,我抓住他的手狠狠收緊,“公司真的那麼重要麼?你都已經是個鬼了,還拿公司來做什麼?”

“夢夢,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會好好考慮的。”

“你要考慮什麼?冤冤相報何時了? 第一豪婿 我們乾脆去一個任何人都找不到我們的地方,帶着頑戊。”我說完朝着頑戊張開手,頑戊十分配合的窩進我懷裏。

“我答應你,等這一切都結束,我們就去一個所有人都找不到我們的地方。”

“這一切要怎麼結束?我們是鬥不過他們的!”這麼久,我真的是累了,將屍烈風他們根本沒把人當人,如果以後在我眼前再出現像之前那樣的事,我真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承受。

“很快的,相信我。”

天傲緊緊抓着我的手保證,頑戊的小手也附上來,“媽咪不用害怕,有我們在呢,而且你都是死過不少次的人了,還有什麼可怕的,大不了來世投胎,我們再做一家人。” 146 放棄就是開始

“媽咪不是怕死,媽咪是怕投胎之後再也見不到你們了。”

頑戊可能不知道,天傲是知道的。鬼一旦魂飛魄散之後,就什麼都沒有了,就連屍鬼被爆頭之後也是,和魂飛魄散差不多。

我只是不想看到他們最後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

天傲大概看出了我在想什麼,坐到牀邊把我擁進懷裏,“沒了後顧之憂,以後做什麼也能更放得開了,不要怕,只要我們一條心。一定能堅持到最後的。”

後顧之憂?

確實,我們現在什麼都沒了。

好在監獄基地已經建成,趁着現在還是天黑,把屋裏的東西收拾了之後,我們就連夜離開了。

車身一離開師父的四合院,身後就燃氣熊熊大火,直到從後視鏡裏看不到那一片火光,我才撥通了秦海燕的電話,秦海燕那邊早就着急上火了,一接通我的電話就劈頭蓋臉罵我。

“夢夢你到底幹了什麼?都上電視了,你……你別回來了,趕緊你跑吧,也別給我打電話了!”

我心底一陣溫軟,忍不住點了點頭。這也是我給她的最後一通電話了。

“海燕對不起。只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或許有一天會水落石出,不過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一定要聽清我接下來的話,而且一定要按我說的做。”

“你說吧,有什麼要我幫你辦的,我一定幫忙。”

“你帶着家明去國外吧,最好是過幾年再回來,攔着家明不要讓他回四合院,那裏已經被我燒了。過幾年之後。還請你幫我給他說一聲對不起。”

“夢夢你到底想做什麼?你可別幹傻事!”秦海燕之前聲音還挺大,估計家明就在她身邊,說到最後她故意壓低聲音。

“海燕別問了,你們立即離開,不然再晚就走不了了,下場就會和新聞裏你看到的那些死屍一樣。”

海洋聽了倒抽一口冷氣,她還想再說什麼,我趕緊把電話給掐斷了。

天傲通過後視鏡看着我,動了動嘴脣終究沒有說出什麼。

頑戊已經恢復了之前的陌炎,乖巧的窩在我懷裏,拍着我的腰身小大人一樣安慰我,“媽咪不難過,你還有頑戊,頑戊會一直保護你的。”

“嗯,媽咪以後也會更強大,保護我索在乎的人。”

破釜沉舟背水一戰什麼的就是我此刻的心情吧,今天晚上實在是發生太多的事情,我閉上眼睛靠在後座上,到了基地我才把眼睛睜開。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這裏是監獄,我恐怕會以爲這是一個鋼鐵鑄成的攔河大壩,堅固的外牆幾乎沒有窗戶,從外面甚至都看不到光線。

除了小鬼和師父的法器,我什麼都沒有帶。

法器只有我一個人能拿,天傲想要幫忙也愛莫能助,頑戊原本就是小鬼中小鬼王,招呼着小鬼們跟在天傲身後。

“既然將屍他們那邊已經開始動手,鄭遠帆他們應該會有危險吧?”

“陳赫已經把所有人的檔案都消除了,現在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死人了,除了管轄這間監獄的鄧凱,不過你不用擔心,這裏已經被我們給盤踞,就算他們發現鄧凱,也拿我們沒辦法。”

“鄧凱沒有家人?”

天傲點了點頭,“聰明!”

幾句話的時間,我們已經從祕密通道走進去了,監獄基地就像是個船艙,進去之後中間一條道把基地分成兩半,左邊朝着外面的一半是用來監視和工作的,右邊背靠山腹的一半是休息用的房間。

鄧凱一邊帶我參觀,一邊給我講解。

“這間會客室保險櫃裏是一條密道,密碼只有我們自己有,就算遇到特殊情況,也能給我們爭取一些逃走的時間。”

“想的真周到。”我是發自內心的誇讚。

再往後走是被分割成一小間一小間的房間,房間裏放着上下牀,裏面已經住上人了,具體的說應該是住着屍鬼。

那些人我從來沒有見過,怎麼會在這?

他們一見到鄧凱就立即起身立正,神情畢恭畢敬,鄧凱和他們揮手算是打招呼。

“這些屍鬼都是我以前任職監獄的死囚,所有人都以爲他們已經死了,卻不知道他們已經投靠到我們麾下了。”呆臺長血。

鄧凱說的洋洋得意,我卻忍不住後背涼起一層冷汗,“這都是陳珂的傑作?”

“沒錯,這段時間她可是辛苦了,再往前就是她的實驗室了。”

“前面我就不用去了。”我停下腳步,視線回望剛纔走過那一片就像是變相監獄的房間,“那些屍鬼可都是死囚,生前還不知都做了什麼,說不定還有大奸大惡之人,我們能控制得住麼?”

“不是還有你麼?其實你今天不來我也要請你過來了,把他們都契約在你身上。”

我被嚇得後退一步,忍不住搖頭,“你太看得起我了,這麼多人我……沒辦法做這麼多法事。”

差點就把御鬼術的祕密給暴露了,好在我及時想起這鄧凱也是被契約的屍鬼,放人之心不可無,如果被他知道御鬼術作用是相互的那可就不好了。

這麼多的鬼魂契約在我身上,如果他們一起反了,憑我的法力,絕對沒辦法控制他們。

“慢慢來,你一定要幫我們這個忙。”

“那這樣吧,既然你認識他們,那那些生前就窮兇極惡的屍鬼直接處理掉,剩下的我再契約吧。”屍鬼的能力如果不強,數量上應該能多契約一些,也不怕他們反了。

鄧凱想了想我的話,可能也覺得有道理,點點頭同意了。

天傲收拾好房間走過來,伸手環住我肩,“怎麼樣,對這裏還滿意吧?”

“挺好,我現在已經無慾無求,只想快點把將屍他們一撥人全都除掉,然後我們就能解脫了。”

“等除掉將屍之後,你想幹什麼呢夢夢?”鄧凱探了個腦袋看着我。

我尷尬的笑了笑,“還沒想好。”

說實話,就連能不能順利除掉將屍等人我都還不確定,怎麼敢去想以後的事情,如果想了之後又是空想,豈不是讓人太失望了。

“那就今晚慢慢想吧,折騰了這麼久,你該休息了。”

聽天傲這麼說,鄧凱識趣閃人,天傲擁着我轉身,就在轉身那一瞬間,透過窗戶上的玻璃我看到了陳珂的影子,她的視線,還是那麼不友善。

日後大家要住在一個屋檐下,可真是彆扭。

就連躺在牀上我都覺得有些不放心,之前陳珂是把重心放在了柳霜霜身上,所以纔沒有對我下手,可現在天傲的身體已經被奪走,她如果不是非要找柳霜霜泄憤的話,那她的目標應該回到我身上了。

“在想什麼?”冷天傲伸來手臂,讓我枕着他。

我深呼吸一口氣,“沒有想什麼,只是睡不着。”

“是不是我今天晚上沒有疼愛你,所以你睡不着?”天傲說着俯身就在我脣上偷吻一口。

我沒好氣的一拳捶過去,“都什麼時候你還說這些,也不想想我們該怎麼辦?”

“誰說我沒想,只是沒有告訴你而已,一切有我,你只需要乖乖待在這裏,只要平安無事就好。”說着他抓着我的手捏了捏,“你知道麼?之前趕到四合院,看見你渾身是血我感覺自己心痛到就要魂飛魄散了。”

“你是鬼?可沒那麼容易就死了。”

他把我的手放在胸口,“剛纔真的把我嚇壞了,答應我,以後不管是誰想要害你,你都要反擊,好麼?”

我心頭一驚,難道天傲知道我是故意求死?

不過那是之前,以後不會了,“我答應你,以後不管是誰,我絕不手下留情。”

確實應該這樣了,之前烈風給我留下的陰影實在太深,絕對不能讓屍鬼再把無辜的人牽扯進來。

一想起那畫面,我更加沒有睡意,糾纏着天傲,“告訴我,你的計劃是什麼,我也想參與其中。”

“我說過,你不用……”

“我要知道!”不等他說完我就強硬的打斷。

天傲拗不過我,只好把想法和我分享。

“冷哲凌現在拿回了身體,那現在就是他們在明處了,而且環宇集團現在四面楚歌,冷哲凌一定會去公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