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去加……”剛把汽車停在加油機旁邊的安吉麗雅突然驚訝的張大嘴,說不出話來。

“溫蒂?斯多爾他們……”珍妮也在這個時候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溫蒂和斯多爾幾人。

“珍妮?真是太巧了!你怎麼會在這裏?”溫蒂看到車中的珍妮後,一面笑着打招呼道,一面有點腳步不穩的走了過來。雖然她在和珍妮打招呼,但眼睛卻不事瞟向剛從車中走出來,裝作無事去給汽車加油的安吉麗雅。

“嗨,珍妮!”斯多爾等人也同一時間走了過來,並打招呼道。

“嗨!好久不見,你們怎麼會在這裏?”珍妮微笑着向溫蒂等人招呼道。

“我們?嗯……”溫蒂一陣語塞。

“我們在這邊執行一個任務!小任務!”費爾見溫蒂語塞,便搶着說道

“小任務?你們可全到期了啊!哎?對了!安吉麗雅呢?她怎麼沒有和你們在一起?”珍妮裝作不解的問道。

“她……”溫蒂仍然語塞,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說實話,我們正在尋找她!她出了點狀況後,我們一直找不到她人!”斯多爾高聲說道。

“她怎麼啦?出什麼事了?她沒有聯繫你們嗎?”珍妮一臉驚訝的問道。

“……”溫蒂呆呆的看着身着黑色西服,鼻子上架着墨鏡,僞裝成男人的安吉麗雅,似乎正在判斷他是否就是安吉麗雅。

“沒有,她一直沒有和我們聯繫!而且我們也不知道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切都還在調查中!”斯多爾有點無奈的回答道。

“怎麼會這樣?”珍妮一副難以置信的說道。

“對了,珍妮!你呢?你這是打算去哪裏?他是?”斯多爾轉移話題道。

就在珍妮和斯多爾交談時,萊特等人也小聲交流着。

“埃尼斯,你聞到沒有啊?他是不是安吉麗雅?” 團長,請你愛我!

“這實在是太奇怪了!我居然聞不到他的味道!難道說他並不存在?只是一個幻影?”埃尼斯一個人自言自語道。

“艾斯,你怎麼看?”萊特搖了搖頭,轉頭對着艾斯問道。

“我看不出任何破綻來……”艾斯也搖了搖頭。

“嗨!你是珍妮的朋友嗎?”就在這個時候,溫蒂迎面走向了僞裝成男人,正在給汽車加油的安吉麗雅。

“恩?是的!”安吉麗雅冰冷的回答道。

“嗯……我們也是珍妮的朋友!哈哈……”溫蒂有點尷尬的繼續說道。

“恩!看得出來!”安吉麗雅把油箱加滿後,把一直那在手中的加油槍放回到架子上。

“你們這是旅行嗎?”溫蒂繼續不甘心的問道。

“是的!”安吉麗雅的回答依然冰冷。

“你們打算去哪裏?”珍妮繼續問道。

“……”安吉麗雅有點無奈的看着溫蒂。

“我沒別的意思,我只是隨便問問……”溫蒂咬着牙,尷尬的說道。

“嗨!哥們!有煙嗎?”就在溫蒂尷尬無比的時候,埃尼斯走了過來。

“有!”安吉麗雅一面說着,一面轉身從車裏拿出一包香菸,遞給了埃尼斯。

“謝謝!不好意思,你有火機嗎?”埃尼斯微笑着接過香菸,從裏面抽了一支出來後,又把香菸還給了安吉麗雅。

“這裏是加油站……”安吉麗雅搖着頭說道。

“……哈!我居然……哈哈!我請你喝一杯怎麼樣?”埃尼斯指着加油站對面的快餐廳說道。

“不了,謝謝!我還要去買一些東西!”安吉麗雅說完便轉身向加油站的便利店走去。

“溫蒂,你不是也要買東西嗎?我們也去吧!”萊特等人這時候也走了過來。

“噢!對!”溫蒂有點遲疑的答道。

“……”安吉麗雅沒有回頭,依然向小超市走去。

於是,一羣人走向了小超市。

“安!記得多買一些吃的喲!”和斯多爾站在一起的珍妮見安吉麗雅走向便利店,便大聲喊道。

“……”安吉麗雅搖樂搖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你剛剛問我什麼?”珍妮微笑着對着斯多爾說道。


“我問,你們這是打算去哪裏?他是?”斯多爾說道。

“我們準備去海邊見個朋友!至於他麼,他是我朋友的孩子!希望能從我這裏學點東西!你知道的,我是個老師嘛!”珍妮滿是笑容的說道。 加油站便利店內。

進入小超市後,安吉麗雅摘下了一直架在鼻樑上的墨鏡,露出了幻化後水藍色的瞳孔,拿起一個購物籃,開始在琳琅滿目的貨架上尋找着自己想要購買的東西。溫蒂、埃尼斯和萊特等人也開始從各個角度觀察着安吉麗雅的一舉一動,以便尋找他就是安吉麗雅的破綻。畢竟,珍妮的車上只有他這個奇怪的傢伙存在,如果他不是安吉麗雅,那麼……

安吉麗雅雖然一臉冷酷的裝作不認識溫蒂等人,可她的內心確早已變得柔軟了,特別是她看到還纏繞繃帶的溫蒂,以及她那雙通紅的眼睛後。安吉麗雅之所以能夠良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緒,是因爲她接受過相當嚴格的情緒控制訓練,可是這寫訓練並不能讓她的內心變得堅強,何況她似乎還未成年。

安吉麗雅強壓住自己的情緒,裝作冷靜的樣子從貨架上挑選着珍妮喜歡的零食以及食物。很快,他手中的購物籃便裝滿了各種零食和日用品,日用品是爲了在船上生活而使用的,她並不知道自己和珍妮會出海多少天,買一些備用不會有錯的。

“你們打算出遠門嗎?居然買了那麼多東西!”溫蒂強笑着來到安吉麗雅的身旁,看着她手中的購物籃大吃了一驚。

“恩!”安吉麗雅含糊的點頭哼了一聲表示回答。

“我幫你拿去櫃檯吧!這個給你!”埃尼斯拿着一個空的購物籃也走了過來。

“謝謝……”安吉麗雅點頭接過了購物籃,繼續開始挑選商品起來,而埃尼斯則拿着購物籃走向了收銀臺。

“需要幫忙嗎?”溫蒂跟在安吉麗雅身邊問道。

“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了!謝謝!”安吉麗雅搖了搖頭拒絕道。

“……”溫蒂終於忍不住了,她流着淚逃似的離開了便利店。

“……”安吉麗雅呆呆的看着溫蒂離開的背影,她的心也顫動了,可是她對此卻不能作出任何反應,安吉麗雅再次把墨鏡戴了起來,開始選購起商品來。

“別在意!她今天心情不是太好!”艾斯走到安吉麗雅身邊解釋道。

“她怎麼啦?”安吉麗雅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她和她的愛人之間出了點小問題!對了!我叫艾斯!你呢?”艾斯友好的說道。

“我叫安!安•戴德!”安吉麗雅也同樣友好的答道。


“你是珍妮的朋友?”艾斯繼續試探道。

“不!我是她學生!”安吉麗雅一面把選中的商品房到購物籃中,一面回答道。

“哦?那你應該很了不起!因爲珍妮老師的學生都不是一般人!”艾斯有點驚訝的說道。

“……我也希望是這樣!”安吉麗雅聳了聳肩答道。

“你們這是準備去旅行嗎?”艾斯繼續引導着話題。

“不,珍妮老師說要去見朋友! 暗向雙寵︰少將寵夫,上癮! !”這些回答都是安吉麗雅和珍妮早就準備好的,爲的就是預防今天這樣的情況。

“真的嗎?你可真幸運!珍妮老師的朋友可也都不是普通人喲!哈!”艾斯微笑着說道。

“嗨!這是空籃子!” 殘缺的起源地

“謝謝!”接過籃子後,安吉麗雅有點頭謝道。

“你繼續!哈!”埃尼斯再次提着滿當當的購物籃走向了收銀臺。

“……”安吉麗雅再次繼續挑選起來。

便利店外。

“溫蒂,你怎麼了?”斯多爾叫住了正不停流淚,無聲哭泣的溫蒂。

“誰欺負你了?是不是那小子?”珍妮也關切的問道。

“沒……我先回車上了!”溫蒂搖頭道,隨即便跑向了停在一旁的汽車。

“……我去問問!”珍妮說完便向便利店走去。

“……”斯多爾搖了搖頭也跟在了珍妮身旁,一起向便利店走去。

便利店內。


“安!你是不是欺負溫蒂了?”珍妮打開門便對着安吉麗雅喊道。

“……沒有啊!”安吉麗雅裝作無辜的搖了搖頭。

“他的確沒有!不管安的事情!”艾斯爲安吉麗雅作證道。

“那她怎麼哭了?”珍妮仍然不信的問道。

“我……”安吉麗雅一陣語塞。

“的確不管安的事!我們大家都看到了!安的確沒有做任何過分的事,也沒有說任何過分的話!”艾斯公證的說道。

“哎!東西買完沒有?”珍妮嘆道。

“差不多了!你看看櫃檯上的,我大多都拿了!如果還要什麼,你就拿吧!”安吉麗雅提着裝了一半的購物籃走向了收銀臺。

“我看看!恩!薯片、口香糖……再拿兩廂百威吧!飲料也拿一些!算了,我們兩個一起過去吧!我看看還差什麼!”珍妮翻看了一下後,對着安吉麗雅說道,隨即又抓着她走向了購物區。

“珍妮!沒什麼事我們就走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回去了!”斯多爾見狀便對着珍妮說道。

“噢!好的!再見!”珍妮微笑着說道。

“如果你有安吉麗雅的任何消息,請一定聯繫我!拜託了!”斯多爾說完便帶着艾斯一行人離開了。

便利店外的汽車內。

“你們怎麼看?”坐在駕駛位上的斯多爾轉頭看着衆人問道。

“我看不出來……”費爾搖了搖頭。

“我也沒看出什麼問題!”艾斯搖頭道。

“我看看她們最後的購物清單再下定論!”萊特忙碌的在鍵盤上飛快的敲打着,頭也不擡的說道。

“埃尼斯,你呢?”斯多爾對着埃尼斯問道。

“他是誰我根本無法確定!你們知道嗎?他身上居然沒有人類特有的氣味,或者說,他根本就不是人類!”埃尼斯對着衆人說道。

“不是人?那他是什麼?”費爾有點好奇的問道。 “我不確定!他的身上沒有任何生物的氣味,換句話來說,他身上居然沒有任何的分泌物!這實在是太令人難以置信了,爲了驗證我沒有判斷錯誤,於是我便向他去借煙,趁機接近他!可令人失望的是,我還是無法聞到他身上的任何氣味,他的香菸上沒有任何油脂和味道,而他的車內也只有珍妮一個人的味道!另外,我遞給他的購物籃上也沒有留下任何指紋,這證明他的手上也沒有任何的分泌物,那怕一丁點油脂都沒有!他不會是一個最新科技製造的機器人吧?”埃尼斯一面回憶一面說道。

“機器人?不可能!據我所知,最新的技術也還沒有達到這樣的水平!雖然某些研究機構已經研製出了細胞處理器,可是也不可能那麼快製造出如此精細的機器人!另外,人工智能方面也還待推進……”萊特直接否決道。

“既然這樣……喂?……我知道了,我們立刻就回來!再見!”就在斯多爾準備說話時,他口袋中的手機響了。

“我們現在必須趕回NY市了!那裏似乎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我們必須去調查解決!埃尼斯,你要和我們一起回NY嗎?”斯多爾對着衆人說完,轉頭看着埃尼斯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