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只能跟你說地是,滅生教人數衆多,也很雜,可能有道家的人,地下的鬼,還有普通人,甚至政界的人!”

“而且,我們面對的是一羣喪心病狂的邪教組織,他們宣揚的是一種生而無義,奉勸世人不要苟活於世,自殺是唯一解脫的方式。”

我聽後不由一股冷意,這樣的組織怎麼可以存在於世,又會是什麼樣的人,能夠創建出這樣喪心病狂的組織。

“你瞭解到的只是滅生教的表面,想要知道這個邪教的更多祕密,就必須有足夠強大的實力。”

“而你獲得實力的辦法,就在這莊園的深處!”

趙爺話有所指,目光隨即看向了莊園深處。

“接下來的路,你必須自己去走,我們不會對你有任何幫助,這是大人留給你的傳承,同樣也是專屬你的考驗!”

在唐老的帶領下,我站在了一扇木門的面前,這一堵長牆將莊園硬生生從此隔離,只留下了一扇看似十分脆弱的木門。

“魑老鬼,開門吧!”

唐老高喊一聲,便是一道蒼老的身影,從遠處飄了過來。

“終於要打開這扇門了,我等了很多年了啊!”

魑老鬼臉上露出悵然的深色,然後對着那扇木門極其恭敬地低下頭,嘴裏默唸口訣,手裏不停地結印,然後他手裏不知有什麼東西射了出去,直射進木門之內。

木門上頓時金光大盛,在我注視下,木門緩緩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張金色帷幕。

“進去吧,能不能挑起肩上的責任,就看你的造化了。”

聞言,我目光已經全部放在了帷幕之上,深吸一口氣,我堅定不移地踏進了帷幕當中。

只是一個眨眼,我便覺得自己穿破了什麼東西一樣,來到了一處不可思議的地方。

我以爲帷幕之後,會像美猴王穿過瀑布一樣,是另外一番洞天福地,但我錯了。

帷幕之後,還是高高地院牆圍起來的院落,不一樣的是,這些院落的建築風格,跟帷幕外的莊園,有着巨大的差別。

顯得更古老,更爲久遠一些,這裏就像是自成空間一樣,天際之上那朵烈陽,雖然光芒萬丈,但卻沒有一絲的暖意。

而從踏進這裏的第一時間,我心中那強烈的感覺,愈發強盛起來,就連剪刀也彷彿有所高興一樣,動了兩下。

我猛地想起這裏東西是爺爺留下的,剪刀定是感受到了來自爺爺的氣息。

索性,我就拿起了剪刀,踏在大理石地面上,一步一步,朝着深處走去。

在我的視野之內,有一間破廟,而那股吸引我的感覺,就是來自其中。

當我來到破廟之前,卻駭然發現,這廟裏供着的不是道家之人,不是三清爺爺,也沒有觀音。

是一位威武霸氣,氣宇軒昂的帝王相,而我卻正好對這尊像有過研究,便是一眼認了出來,黃帝像!

我在好奇,爺爺把黃帝像立在一座廟宇之中的目的。

相傳道教在形成初期,古人稱其前身爲黃老道,把黃帝與老子同視爲道教的祖師。到漢朝末年,張陵創立五斗米道,獨尊老子爲教祖,而尊黃帝爲古仙人。

所以黃帝在道教的地位,就如同是太上皇一樣,真正的道家之人,供奉的是黃帝爲中,而不是老子爲中。

這尊黃帝供像,還算得上栩栩如生,威嚴頗具,我便是恭敬的低頭作揖,以表心中敬意。

可這低頭起身,卻看到黃帝供像的左邊擺放着一本黃色古籍。

“黃帝內經?”

這會是爺爺留給我的東西嗎,我有些不太確定,要知道如今世面流傳的黃帝內經可是一本醫學用書。

但當我手掌接觸到那本古籍的時候,一道身影浮現在了我的視野之內,就站在黃帝供像之下,出現的極爲突兀。

但我卻沒有任何驚慌的意思,因爲來者竟然是爺爺!

我有些激動,仔細打量着爺爺,發現他還是一成不變的模樣。

“你終於還是來到了這裏。”

這不是爺爺的本尊,但卻有跟我對話的能力,爺爺的能力已經超乎我的想象。

“正如你看到的,我被滅生教抓走,他們也一定對你進行了追捕,但你無論如何不能被他們抓到,因爲你是唯一能夠毀掉這個組織的人。”

“二十年了,從把你抱進懷裏那一刻,我就想着,不讓你接觸這些,但你身份不同,這是宿命,所以我很早就留下了後路,防止我離開的你那一天。”

爺爺看向我的目光很和藹,充滿了慈祥,但我知道這只是他留下的一道殘像,並不會存在很久。

“這是黃帝內經的上闕靈樞篇,當你把其中的內容全部學會之後,便是有了與我相見的能力,在這之前,你不能夠來找我。”

爺爺臉上露出嚴肅的表情,但我還是能感受到他對我的關心。

“也許你也知道了,我並不是你真正的爺爺,但我要告訴你的是,這二十年,看着一個小傢伙一點一點的長大,是我活這麼久最開心的事,所以,你不來,爺爺也不會怪你的。”

爺爺的殘像越來越虛幻,我甚至覺得,他本體對這殘像有感知的能力,後面的話正是他本人的意思。

“爺爺,你放心,我會救你出來的。”

我伸手去觸碰爺爺,但手卻穿過了他的身體。

“俗世之中,流傳的黃帝內經只是它很小很小的一部分,真正的黃帝內經,包含了陰陽五行,天地八卦,風水五行,觀色相面等等,我給你的只是它的上闕,至於下闕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機緣了。”

“切記,在實力沒有達到之前,不能夠來找我,也不可暴露自己身懷黃帝內經的事情……好好利用那把剪刀!”

爺爺的說完,影像便是徹底消失,我呆呆地看着他消失的地方,思緒盎然。 爺爺離開之後,我有所感應的低下了頭,目光剛剛注視到手中的黃帝內經,便是覺得眼前一道白光閃過,再等我視線恢復之後,卻發現手機的黃帝內經沒了蹤跡。

我頓時愣在了原地,這可是爺爺留下來的,是我唯一能夠變強的機會,怎麼可能說沒就沒了!

我開始四處尋找起來,剛一行動,就覺得腦袋裏一顫,我頓時又愣在了那裏。

因爲黃帝內經此刻正在我的腦海之中,金黃色的書頁,上闕靈樞篇!

我下意識就想去翻來它,而腦海中黃帝內經有所感應一樣,慢慢地打開了第一頁。

頓時我就看到了一頁密密麻麻的字跡,充滿了古意,但卻吸引着我。

風水篇!

這是第一頁最開始的內容,我看着那一個個古字介紹,頓時覺得自己腦海裏多了什麼。

我知道自己這是撿到寶了,這件事說出去,一定會到道家引起軒然大波。

而在我拿到黃帝內經的一刻,這片空間也變得沒了靈性一般,我只覺得一股排斥的力量把我從這裏硬生生退了出去。

我穩住身體之後,赫然發現自己回到了那金色帷幕之外,趙爺等人早已在此等候多時,眼神之中充滿了期許。

“怎麼樣?”

我點了點頭,“見到爺爺了。”

“那就好,那就好!”

趙爺等人臉上露出欣慰的表情,他們沒有去問,我在裏面得到了什麼,我也忍住沒告訴他們,畢竟黃帝內經的事,越少人知道最好。

……

距離我得到黃帝內經過去了整整一週的時間,這期間我就待在自己的小屋之內,盤腿研究風水一篇的內容,這一看不要緊,我直覺的自己以前算是白活了,黃帝內經恍若給我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帶給了我新的認識。

這段期間,也沒有人來打擾我,除了平時送飯的小青。

“李哥,別睡覺了,跟我出去玩!”

因爲我學習黃帝內經的時候,需要閉眼冥思,所以外面看上去我就像是在打盹一樣。

“這荒郊野外有什麼好玩的地方。”

這兩天小青帶着皇后,跟魑老鬼把莊園玩了個遍,又跟着魅二孃把林子轉了個底朝天,自然沒了地方去玩。

“唐留要帶我去城裏,你跟着一起去吧!”

我倒是忘了還有這傢伙,唐留說是唐老的孫子,卻什麼也沒繼承過去,完完全全就是個普通人,倒不是他不想學,可能是體質的原因,但如今不一樣了,那日趙爺給他一番點撥,他已然反應過來,我就是他這一世的貴人,所以這小子,近乎天天纏着我。

纏的我煩了,就去找小青,從側面接觸我。

“別跟着那傢伙玩,他頭髮黃,心眼不好!”

“胡說,唐留已經把頭髮顏色改回來了,每天還給我買各種東西,比你好一萬倍!”

小青一說出這些,我就知道要壞事,肯定是趁着我這些天熟悉黃帝內經,唐留用糖衣炮彈把小青收買了。

“他要出去,唐老和趙爺知道嗎?”

“當然不知道了,唐老可是對他很嚴格的,你到底走不走啊,他現在就在外面呢!”

小青有些不耐煩了,我要是不答應她,這小妮子估計就徹底背叛我了,我可不想這樣。

“等我換身衣服。”

“不用換,你穿什麼都帥!”

小青拉着我的手,趕忙就往出跑,等到了莊園外,我看到了唐留貓在車裏的身影。

“快!上車!”

瞧到我出現,這小子急忙招手,車也被他發動了。

“瞧你這樣,害怕什麼!”

我有些鄙視道。

“你攤個這爺爺試試!”

唐留煞有介事道,隨即就發動了汽車,一溜煙就從莊園門前開了出去。

我笑了笑,剛纔我感覺到暗處有一股氣息注意着我們,那是屬於唐老的氣息,他對自己這個孫子還是那麼上心。

至於我能注意到唐老,完全是修習了黃帝內經的原因,因爲從道者,破陰陽,解風水,必須用到一種力量,這種力量在黃帝內經中被叫做念力。

至於念力的誕生,那是需要一個人的天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擁有念力的。

而根據念力的強弱,又會分爲七個境界,即道士的七個品相,而成爲一品道士,最基本的標準就是能夠用念力覆蓋全身,這一點我還差的遠,畢竟現在我對念力的感覺,也是一知半解,完全沒有頭緒。

至於如何能感受到唐老的氣息,這一點我有些說不通,可能是某種天賦吧。

“唐留咱們先去哪?”

城鄉結合路上,小青有些迫不及待。

“先給你們買衣服吧,這個樣子,太讓我沒面了。”

我身上穿的還是離開家那套衣服,雖然有些破舊,但畢竟是對以前的一個回憶,所以我沒答應去買衣服。

小青也是盯着身上的衣服,若有所思,沒有答應唐留。

“得!兩個土老帽,一會兒別說跟我認識。”

我和小青相視一眼,沒有在乎唐留的話。

等到了城區,我竟然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這些天見慣了各種詭類異事,突然看到這樣繁華的大都市,奔波的人羣,倒真有些不習慣。

想一想上次我進市區還是得了禿頭胖子的錢。

“會不會唱歌?”

唐留突然扭過頭來。

我和小青一臉懵逼,搖了搖頭。

“去沒去過遊樂場?”

我們兩個又搖了搖頭,接着我就看到唐留眼球提溜一轉,不知道又想什麼鬼主意。

“這樣吧,你們沒去過遊樂場,我就帶你們過去,算是放鬆一下。”

看來這小子,是真把我們當成土老帽了,遊樂場我是沒去過,但至少也在電視上見過吧。

不過我看小青的樣子,似乎對遊樂場真的一點不清楚。

當車停到遊樂場門口的時候,我耳邊頓時響起了各種尖叫聲,還有一張張興奮無比的面龐。

“走吧!我請客,通票,想玩什麼就玩什麼!”

唐留甩出兩張票來,我和小青一人一張。

“李哥,這裏好多人啊!”

小青低聲說道,我卻看到這妮子的眼神盯着的地方,根本沒有一個人。 那裏有一座簡易的小帳篷,帳篷裏亮着光,中央位置有一張巨大的小丑照片,露出詭異的微笑,嘴角都快扯到耳根子那裏了。

可能是因爲小丑照片太過駭人,所以那裏根本沒人過去,在熱鬧的遊樂場,形成了一片突兀的真空地帶。

突然,我在帳篷地下,看到了一道身影,我下意識就靠那裏走了過去。

小青是個喜歡安靜的女孩,對遊樂場這些駭人的設備,根本提不起興趣。

當我們朝着那個帳篷走過去時候,旁邊的路人對我們指指點點,唐留也出聲攔住了我:“不要去那!”

“爲什麼?”

我皺起了眉頭,因爲我實在看不出那裏有什麼不同。

“那裏以前死過很多人。”

果然,唐留的話一下便說道了重點。

原來這裏在以前曾經是遊樂場最火的地方,就因爲這個小丑能夠把人們逗笑,這裏經常是裏三層外三層,圍滿了人。

直到那一場詭異的爆炸,有人說是小丑生意太好,遭到同行報復,有人說是小丑心裏扭曲了,自己策劃的那場爆炸。

爆炸帶走了二十條鮮活年輕的生命,小丑被帶上了法庭,最後卻被判了無罪。

而小丑卻沒有離開遊樂場,還守着這個地方,即便沒人去看他的表演。

“這些人的死,跟他沒有關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