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和簫劍前輩過了橋以後,渾身都溼漉漉的。我倒是笑了,想起了很多小時候的事情,我說:“好像小時候我也這麼淘氣!”

簫劍前輩說了句:“我小時候一片黑暗,我什麼都看不見,每天都只能活在黑暗中嚮往光明!”

最後,他嘆了口氣說:“我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這條河就是問道莊園和垂柳莊的界線。走了幾步,就有人攔住了我和簫劍前輩,這是一個黑臉膛的小夥子,看起來也就是十七八歲,他說:“二位是來參加武林大會的嗎?”

簫劍說:“是啊,怎麼?不讓進嗎?”

“前輩,我是問道莊園的少東家,我叫道塵,凡是來的客人,我都要做一下登記!也好安排食宿。”

我說:“恐怕是無上安排的吧,登記後,等開完大會做完了決議,他也好知道到底是誰來過,等王聖當了盟主,他就會拿着這名單來指派任務了吧!”

道塵突然笑了起來,看着我說:“這位兄弟,你想的太多了。不要亂想,只是爲了安排食宿。”

我此時是易容了,用的還是藥丸子易容術。我發現,關鍵時候裝逼豪給的這個東西還是很好用的。此時,我倒是想起了裝逼豪了,他此時到底練到了什麼程度了?成真了嗎?

簫劍前輩哼了一聲說:“門派,就算是太極門吧,我叫簫劍,這是我的弟子,叫羅陽!”

愛你,在被愛之前 特工狂妃:殘王逆天寵 道塵一聽趕忙後退兩步,彎腰拱手道:“小的眼拙,請神劍祖師恕罪!”

“還有人記得老夫的名號,不容易啊!好了,我們可以進去了嗎?”

“小的親自帶路,祖師快請!”

沒錯,在化境還是有很多人出自太極門的,見道塵如此客氣,我便猜到了這一點,於是我在道塵身後問了句:“難道你們問道莊園也是出自太極門嗎?”

道塵拱手道:“我父親是太極門第五代弟子,和您也要叫一聲師叔祖了。”

我心說媽的,我的輩分確實不小。滿地都是孫子輩的啊!

我們被帶到了一個院子,道塵說:“這裏的周圍全是化境的那些大人物,但是再大的人物也是比不得祖師爺來的重要。神劍祖師的院子是最大最豪華的,等下就有丫鬟過來服侍。”

簫劍哼了一聲說:“不會給我下毒吧?丫鬟就免了。”

道塵趕忙說:“祖師,等下父親就會前來拜見,您先休息吧!”

他走了,面漏不快。簫劍前輩哼了一聲說:“此子心腸陰險歹毒,不可不防。”

我說:“剛纔我看到了你說下毒那句話後,他的臉色頓時就變了,是個小肚雞腸之人。他就是那種唯我獨尊,不管是誰,只要是不順着他的意就會翻臉的混蛋。”

“你也看出來了,其實我一見到這小子就知道他是什麼人,眼睛裏閃爍不定,實乃小人之色!”簫劍前輩說完又哼了一聲。

我和簫劍前輩坐下休息了一會兒,就有丫鬟送來了酒菜,我們剛落座,一個黑臉大漢便進來了,一看就是此地莊主,和道塵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他進了屋子就跪在了地上,一個頭扎到了地面上就沒有擡起來:“拜見祖師爺!”

簫劍笑着說:“我看你不是太聰明就是太糊塗,你也不求證下就開始拜了。如果我是假的,你這頭不是白磕了嗎?”

我說:“那也沒什麼關係,磕頭了,總比不磕頭強。禮多人不怪,磕個頭也不會掉二兩肉。”

“第五代弟子道明拜見祖師爺!”他還是沒有起來。

簫劍前輩低沉地說:“好了,你起來吧!”

這位道明起來了,他朝着我拱手道:“師叔祖,弟子有禮!”

我說:“免禮,這些俗套就免了,如果你想送禮,直接給金子比啥都強,不給也不挑你理。”

我這話的意思很簡單,就是啥也不如你真心實意對我倆好,這些虛的形式主義就算了。

他笑着說:“師叔祖開玩笑,那就真的是侮辱祖師了。”

他隨後問道:“祖師,您這次來我小小的問道莊園,也是想來當那個武林盟主的嗎?”

我知道,步入正題了,開始來探聽口風了。簫劍前輩笑着說:“孩子啊,你看我像是那種沽名釣譽的人嗎?我只是來看看熱鬧的。”

“哦,如果師祖有意做這個盟主,我可以負責爲師祖拉票。效犬馬之勞!”

“免了,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要在我睡覺的時候給我下迷藥我就知足了。我有些困了,就不留你了。”

這位道明莊主告退了。

簫劍看着我笑着說:“楊落,你才這道明此刻在說什麼或者在想什麼?”

“在說我們給臉不要臉,說你爲老不尊,說我們算個屁!”

他哈哈笑着說:“看來,雯雯跟着你是沒錯的,你的思維很活躍,看人很準。”

我心說,這也是鍛煉出來了,對於人性的把握能力是一個經驗的積累過程。

到了天黑的時候,這道明和道塵爺兒倆一起來了,還送來了嶄新的被褥和熱水。不僅有熱水,還有兩個給搓背的丫頭,一對雙胞胎,長得都玲瓏剔透的,還特有靈性。

本來我還有點不好意思的,但是簫劍前輩倒是不以爲然,我倆都坐在了大木桶裏,當然了,是穿着大褲衩子的。之後,那倆丫頭就開始給我倆搓背按摩。

她們手法奇特,非常的舒服,很快,簫劍前輩傳音說:“好舒服,我睡一會兒!”

他很快就睡着了,我也想睡,但是又不敢,只能和這兩位聊天,給我按摩的叫大雙,給簫劍前輩按摩的叫小雙,兩個人都是職業的玉女城裏的按摩師。

我就知道,不可能有這麼有靈性的丫頭。兩個按摩師這是全套的按摩,本來是在城裏的她們發現了商機纔過來的。和莊主達成了協議,每天給莊主五百兩銀子。

但是大雙說,每天她們能賺五千兩,這裏的客人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都不在乎錢,舒服了就行了。我說:“你們給我倆按摩怎麼收費的?”

“這次是不收費的,因爲能給神劍祖師按摩也算是我倆的招牌打出去了。”

我心說,看來簫劍前輩以前也是個風雲人物啊!

在水桶裏按摩完了,就開始在牀上按摩。我是真的磨不開了,年輕氣盛的我趴在牀上,這大雙騎坐在我的腰上,給我按摩頭部和肩膀,弄得我火燒火燎的難受。

我說:“好了,不用了,謝謝你!”

“那您可就吃虧了,我是不要錢的哦!”

說完她站了起來,跪在了我的旁邊,開始用拳頭敲我的腰部、屁股和大腿。這下我可就更硬了,也不敢亂動,我一伸手拿出二十兩金元寶遞過去說:“好了大雙,你可以走了。”

大雙接過去金子,然後下了牀說:“在客人裏,你是最老實的了。”

次日一大早,大雙在我門外,我一開門她就進來了,小聲說:“有人要加害你們,你們要小心了。”

“誰?”我問道。

“小心接下來的茶水點心就是了。”大雙說完急匆匆地就出去了。 這件事我頗感意外。我想不到事情會來的如此突然,如果大雙說的屬實,那麼,要謀害我們的人無疑就是道明和道塵這父子兩個了。我不得不說,這父子倆實乃心狠手辣之徒。

現在我需要了解的是,這兩位是受到無上和王聖指使,還是自發所爲。如果是自發所爲,目的何在。

大雙能冒死前來送信,我很感動。這不僅說明她對我有足夠的好感,最重要的是,這大雙是個有正義感的人。

果然,很快就有人給送來了茶水和點心,大雙說的一點不差。丫鬟送來後就離開了。我叫住了丫鬟問了句:“這點心茶水是誰讓你們送來的?”

“是我家老家吩咐的。”丫鬟說道。

這件事丫鬟是不可能知道的,這種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既然是道明吩咐的,我想道塵應該不知道。我靈機一動,笑了。

我隨着丫鬟出來,讓丫鬟去道塵那裏把道塵叫來。

道塵來的時候,我正在院子裏練劍,那茶水和點心就放在院子裏的一張石桌上。簫劍前輩坐在點心一旁,在吃着。但是,簫劍前輩吃的,可不是丫鬟送來的,是天琴送出來的。

簫劍前輩看到道塵後招手說:“快來,讓你明白下什麼叫太極劍。這纔是真正的太極!”

道塵笑着過去,然後落座,我在舞劍,然後笑着將我的道君太極舞動的越來越快,很快,一個個大太極圖虛影閃現,隨後,嗡嗡地聲音響起,空間被撕裂出一道道黑色的口子。

都市鬼谷醫仙 道塵這時候才徹底懵了,站起來喊道:“好劍法!”

“這算是什麼好劍法!”我一笑說,“微不足道啊!我再給你演一段,你看仔細了。”

接着,我很投入地舞動了起來,一劍快過一劍,我看到,簫劍前輩站了起來,將丫鬟送來的茶水和點心送到了他的面前。他看得投入,經常叫好!

不知不覺中,他抓起來就吃。吃了幾口後,又喝了茶水。他喊道:“好劍啊!”

我收了手說:“是啊,這就是太極劍中最厲害的變招之一啊!你聽說過陰陽太極劍嗎?那也是最厲害的太極劍變招之一。”

接着,我和簫劍前輩互相一看。簫劍前輩站了起來,對道塵說:“叫你來,其實就是想讓你看一下羅陽練劍,你應該有些體會。”

道塵抱拳道:“我深有體會,多謝祖師爺點撥,我受益匪淺啊!”

他說着,一伸手,從手心裏生長出了一柄長劍,他舞動了起來,僅僅三劍就令我吃了一驚。他竟然能夠找到這套劍法的精髓,每一劍舞動出去,都能產生嗡嗡地震顫之聲。可以說,他是真的學會了。此等練劍奇才,簡直令人覺得恐懼。

練完後,他一抱拳說:“多謝師叔祖,多謝師祖,爲了感謝兩位,我去讓人送一些禮物過來。”

他高興地離開了,很快派下人送來兩套非常華麗的道袍。我檢查了一遍,這道袍無恙。我和簫劍前輩就穿上了。我的是黑色的,簫劍前輩的是紫色的。

秦川和納蘭英雄分頭到了,兩個人到了後就被安排在了我們旁邊的院子了。隨行的還有媛媛和練凝凝、毒王。練凝凝之所以被放了出來。

我去了他們的院子後,還沒說話就被納蘭英雄認出來了,他朝着我一拱手說:“楊兄,你總算是出現了。”

我看着練凝凝說:“怎麼把她放出來了?誰讓的?”

練凝凝看着我說:“楊落,你能把我永遠關下去嗎。不是誰放我出來的,是我自己出來的。”

媛媛說道:“練凝凝自己突破了禁錮,她出來後並沒有離開,師父,她要是想跑,早就跑掉了,所以也沒必要關着她了。”

我嗯了一聲,然後把剩下的點心和茶水遞給了毒王,我說:“麻煩毒王也看看,這裏面有什麼東西。”

毒王接過去後,看看說:“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但是一定是有問題的。我需要去化驗一下!”

接着,他進了屋子忙去了。

練凝凝看着我說:“楊落,我想知道你有沒有辦法對付王聖。今天過後,他可就是武林盟主了,你也明白在這個社會宗教的重要性,這是個宗教社會,誰能坐上至高宗教的位置,誰就是至尊。”

我說:“這你就甭操心了,我自有主張!”

練凝凝瞪了我一眼說:“懶得管你,我告訴你,這個王聖可不簡單,我都不明白,你當初是怎麼一招打敗他的。是偷襲吧!”

我說:“看來你和女媧說的一樣,你們都認爲我無法打敗王聖。”

“難道我說錯了嗎?這件事交給我處理,我保證他無法坐上武林盟主的交椅!”

我哈哈笑着說:“想不到這王聖竟然會這一套,在化境弄出我天朝獨有的一個頭銜來。不過,這個頭銜確實好使。天朝的那套二流子崇拜理論也許在這裏還真的管用。這哪裏是在選武林盟主,完全就是在選流氓頭子而已。”

“你甭管在選什麼,反正這件事你丟人丟大了,現在你有了個外號知道嗎?你叫楊烏龜。”練凝凝說。

秦川說:“縮頭烏龜怎麼了?我覺得挺好的。打不過難道還非要去送死就不縮頭烏龜了嗎?我們不是傻子,我們是要做大事的人。”

這時候,毒王走了出來,他看着我說:“道君,不是別的,是噬心毒蠱。點心裏有毒,茶水中有蠱。此蠱只有吃了這種毒才能變得瘋狂,在特有的命令下,便會從胃裏鑽出來去啃噬心臟,咬斷心脈,令人猝不及防!”

我嗯了一聲說:“真狠啊!不過,他也算是咎由自取了。”

我說回去,練凝凝說等下來找我。我心說你找我幹啥啊,這女的到底要幹嘛我還真的不清楚。就像是媛媛說的,她既然擺脫了禁錮,爲何不離開呢?

我回去的時候,簫劍前輩正坐在客廳裏,我一進門,他就站了起來,問我:“怎麼樣?”

我指着盤子和茶壺說:“確實有毒,而且是噬心毒蠱。”

“太狠了。”

話音剛落,丫鬟來了,一進來就作揖道:“兩位爺爺,你們吃好了麼?我是來收餐盤的。”

我指着那餐盤說:“在那裏,拿回去好了。”

丫鬟過來拿走,她剛走,練凝凝就進來了。她一進來就對簫劍說:“我和楊落有點事要談,你可以迴避下嗎?”

簫劍前輩剛要走,我說:“不必迴避了吧,我和簫劍前輩不分彼此,簫劍前輩幾次救我性命,也算是我的知己和救命恩人了。”

練凝凝看着我一笑說:“那麼我算什麼?”

我看着她說:“你說你算什麼,你曾經想一劍捅死我的。既然你想合體,爲何還要一劍捅死我呢?”

練凝凝笑着說:“很多事,是沒辦法說清楚的。如果說我告訴你,是張軍讓我捅你一刀的,你信麼?”

我說:“我信啊!”

“所以了,其實我在撒謊,我說什麼根本沒有意義。你追問這件事有什麼意義呢?關鍵是,你沒有死。我現在成了你的人了。”

簫劍前輩一聽,立即站了起來要走。我趕忙說:“簫劍前輩,您別走。”

隨後我立即問道:“練凝凝,你說話要有根據,有分寸,你怎麼就成了我的人了呢?”

她看着我笑着說:“難道不是麼?我現在已經完全在和你混了啊!我不是你的人是誰的人?張軍想殺了我或者蔦蘿其中一個,但是又有顧慮。”

我說:“爲什麼要殺你們呢?”

“他不想我們合體,因爲合體後會直接危及到他的性命!但是,殺了我和蔦蘿也不合適,這關乎到另一個重要人物的決定。”

我笑着說:“你直接說關乎誰的決定不就行了麼?你這麼說話有意思嗎?”

練凝凝說:“此人很邪,我都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實存在的。”

“你說的無非就是大道,大道無處不在,但是又不知道他是以如何形式存在的,不就是這點事嗎?”我不屑地說,“整的神神祕祕的,故弄玄虛有意思嗎?”

練凝凝聽完後搖搖頭笑了:“要不是有大道在,估計我們早就被殺死了。大道不滅,我們才得以苟延殘喘!”

我說:“那麼,你到底是想合體還是不想合體呢?”

她看着我說:“那麼,你是想我合體,還是不想我合體呢?合體後,我消失了,蔦蘿消失了,會有一個嶄新的人出現,那就是創始元靈。這個女人有時候委婉動人,有時候睿智聰穎,有時候心狠手辣,她有着絕世道法,有可能會殺了張軍、張靜和女媧三個。你覺得,你會怎麼選擇呢?”

練凝凝這麼一說,我確實有些矛盾了。

她卻咯咯笑了起來,說了句:“我此時倒是無所謂了,這個矛盾的題交給你去做好了。有時候不用去做選擇,倒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反正我也沒有選擇權了,在你身邊,讓你做主。”

古城秀月 我站起來,揹着手在屋子裏來回踱步,最後我說:“走一步看一步好了,接下來最要緊的事情,就是攪黃了這個狗屁的武林大會。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吧!”

此時,旭日東昇,外面吹起了號角。這是大會開始的信號,我看着外面說:“走吧,我們要出發了。”

剛出門走了幾步,我就看到了兩個人,王鶯和柔柔也都來了。 這兩個女人見到我後都沒能認出來,但是隨後,秦川和納蘭英雄他們出來了,柔柔和王鶯便站住了,柔柔看着秦川說:“秦川,我看你還是認輸吧,你不會是我們的對手的。你知道什麼叫厚積薄發嗎?”

秦川一指柔柔說:“你最好閉嘴,不然大嘴巴給你抽上,你就沒面子了。你還真的是好了傷疤忘了疼,難道是我對你太好了嗎?你怎麼就不知道什麼叫做畏懼呢?”

“我呸,秦川,我是不會放過你的,早晚我會讓你像條狗一樣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幫幫你的。”柔柔說。

“你最好不要做夢了。”秦川說,“那我還不如死了。”

王鶯此時插了句:“我怎麼沒見到楊落那個混蛋呢?他不會是不敢出來了吧!”

納蘭英雄笑着說:“他不出來,你們不剛好得逞了嗎?在化境,還有人有能力和無上與王聖抗衡的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