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對葉玊欣說道,沒啥原因,就是因爲我們都熱愛正義,這個足夠了吧?你就把我當成奧特曼吧。

說話間,我帶着葉玊欣來到一家超市門前,這超市是二十四小時營業的,摩托車放到這裏之後,按一下控制按鈕,就自動鎖閉了,誰也別想動。

我帶着葉玊欣順着街道朝着自來水廠的後邊走去,這自來水廠的附近都有一些大水池,由於是在郊區,這裏也沒個路燈什麼的,走在路邊黑燈瞎火。

葉玊欣本想打開手機照明,但我對她說道,不要那樣做,不然我們的目標就會變得很明顯。

當下我拉着葉玊欣,順着自來水廠的圍牆,慢慢的朝着後方繞着,越往後邊走,我就越感覺不對勁,具體是怎麼不對勁,我也說不上來。

又過了一會,葉玊欣對我說,張亮,你仔細聞聞,是不是有一股怪怪的味道?

我眯眼靜下心來仔細的嗅了一下鼻子,發現空氣中充滿了淡淡的血腥味,還沒等我說話之時,忽然腳下的土地竟然開始有節奏的緩緩顫抖了起來! 葉玊欣我倆都嚇了一跳,當即趕緊退卻,此時我打開法眼朝着地面下看去,那土地就像是下方埋着一隻年邁的老龜正在緩緩的往上拱着脊背,想要破土而出似的!

葉玊欣嚇的小臉蒼白,一言不發,我伸出手臂擋在她的面前小聲說道,你小心一點,我過去看看。

說完這句話,我眯着眼,輕輕的邁着步子來到那抖動的土地旁邊看去,那土地抖動的頻率不是很快,如果不是剛纔意外踩在這上邊的話,根本就不會注意到的。

我蹲下身子,仔細的觀察着,觀察了許久,也沒看出什麼異動,當即就俯下身子,雙手按住地面,將耳朵貼在地下去仔細傾聽。

這一聽不打緊,我瞬間嚇了一跳!

在這地面下竟然隱隱傳來撲通撲通的心臟跳動聲!

尼瑪,這可多少有點瘮人,我瞪大了眼睛繼續聽了下去,伴隨着那撲通撲通的心臟跳動聲,之間還夾雜着喘息之聲,聲音猶如一個蒼老的老者臨死之前的呼吸。

說實話,我心裏也有點發憷,畢竟這是一種未知的東西,如果此時此刻真的出現了一個鬼,他就站在我的面前,我倒也不怎麼害怕,問題是未知的危險,哪怕見到之後不是多麼危險,在你見到之前還是感覺詭異十足!

當下我打開法眼,朝着地下看去,只能看到地下朦朦朧朧有一團類似於紅光的東西,別的什麼也看不清,我對葉玊欣說道,這裏有些危險,我看你還是去那家超市門口等着我吧,摩托車在那裏,順便你去看着點,別弄丟了,這玩意可買不來呢。

我語氣故作輕鬆,好以此支開葉玊欣,沒想到她也挺乖巧的點點頭恩了一聲,然後轉身朝着那家超市走去,我轉頭四看,四周只剩下我一個人的時候,我掐動土遁之術,瞬間鑽入土地之下。

本來我還在疑惑呢,心說土遁之術在國外也不知道能不能用,仔細想想,萬法歸一,土遁之術就是用來在土地之中行走的,所以只要是擁有泥土的地方,不管是哪個國家,我都能順利的使用土遁之術!

當即我順着地底下,朝着那團紅光走去,剛走沒多久,我就聞到土壤中那股濃烈的血腥味,尼瑪,這種感覺就好像我去雲南三災古樹的時候,遇到的那個血池一樣,那血腥味簡直就是滔天至極!

我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快速的朝着下方繼續前進,又走沒多遠,地下出現了一個類似於窯洞一樣的洞穴,我知道這洞穴內部肯定藏的有東西!

沒等我鑽入這洞穴裏邊的時候,我就聽到洞穴裏邊有人說話了,由於聲音不大,我只能聽個大概,其意思好像是,萊恩勳爵即將復活,我們需要用自己的力量來牽引萊恩勳爵的力量復甦,有誰願意這樣做的?

這句話說完,下邊這個洞穴就沒人吭聲了,我心中好奇,心說這是什麼意思?對於吸血鬼這一套,我真心是不太明白。

當下我就沉住氣,使出龜息大法,趴伏在洞穴上方靜靜的聽着。

過了許久,還是沒有任何人的動靜,沒人說話,但呼吸之聲卻是越來越粗重,忽然一聲咆哮從下邊的洞穴中傳來,廢物!都是一幫廢物!是你們選擇召喚萊恩勳爵的,現在萊恩勳爵的復活只差最後一步,你們竟然退卻了!你們對得起吸血家族嗎!

還是沒人說話,但我頓時就有點懂了,好像這個所謂的萊恩勳爵想要成功復活的話,最後一步還需要有人用自己的生命去祭祀或者去用自己的力量填充給萊恩勳爵,其原因可能是因爲他剛復活,力量不是很強大。

見還是沒人吭聲,我不由得撲哧一聲笑道,一幫傻逼,看來自私這種心態不止是在東方人心裏根深蒂固,在西方人眼裏也一樣,正所謂人不爲己天誅地滅,看來這話真的不假,那些古人說過的都是真理!

我這撲哧一聲笑不打緊,但瞬間將我自己暴漏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聲音太大,洞穴內的吸血鬼登時擡頭大喝道,是誰!

靠,一看我暴漏了,我也不想別的,當即就掐起土遁之術,鑽入了洞穴內部!

剛進入洞穴內部的一瞬間,尼瑪,我嚇了一跳!

這洞穴就像是一個窯洞一樣,但裏邊牆壁上都是西方歐式的花紋,而且在洞穴的最前方擺放着一個類似於棺材一樣的器具,那玩意應該是金屬材質,但是不是棺材我也說不準,裏邊的鮮血就像煮沸的開水一樣,咕嘟咕嘟的冒着血泡!

在往這邊看,站了一羣等級不低的吸血鬼,大約有十幾個,他們見我落下的一瞬間,立馬瞪大了眼睛,張開嘴巴露出尖牙,先是咆哮了一聲,隨後領頭的喝問道,你是誰!

我雙手一攤,無辜道,過路的。

這藉口不但是他們,就連我自己都感覺牽強,此時那金屬棺材裏邊的血水咕嘟咕嘟的冒起了更多的血泡,看樣子裏邊要有東西出來了,幾個吸血鬼左右一看,最後同時將目光鎖定在了我的身上!

尼瑪,難道他們打算將我抓住,然後塞到萊恩勳爵的血池棺材裏?用我的力量復活萊恩勳爵的最後一步?

還沒等我想明白,他們就已經衝了過來,對準我就伸出了爪子,狠狠的抓向我的肩膀!

武學修爲,我可不低,我自然不會讓他們那麼輕易得逞,當即我一低頭一彎腰,縮身的瞬間從大腿上抽出了兩把小匕首,這匕首都是銀質的!

抽出來的剎那,我直接順着吸血鬼的腋下狠狠的劃了一刀!

這些吸血鬼的等級都不低,被我的銀刀割了一下,竟然沒有從身體內部自燃,很明顯都是高手,所以對付的方式自然也要換一下。

他們腋下的傷口快速癒合,我剛纔那一擊不但沒有重傷他們,反倒是激起了他們的怒性,此時個個張開了血盆大口朝我再次撲過來。

我一把抓住其中一個吸血鬼的手臂,狠狠的折了一下,按照傳統武學來說,他的骨骼一定會被折斷的!

只聽咔嚓一聲,不出我的所料,他胳膊內的骨骼確實被我擰開了!關節錯亂,他就不能再動彈,我抽出銀質匕首,狠狠的朝着他的天靈感上插下去,只聽撲哧一聲,整個匕首全部插了進去!

這一次,他的身體才從內部開始燃燒起火焰,我鬆開了手,也僅僅是鬆開手的這一瞬間,那吸血鬼的身體就已經化成了一團血灰!

原來是這樣啊?對付修爲高的吸血鬼需要將匕首完全插入體內,讓水銀接觸到他們肉體最嫩最薄弱的地方,就能殺死了,靠,敢情這是殺豬殺屁股,殺哪都一樣,只要用力就行啊!

摸索到了這個方法,我嘿嘿一笑,此時反倒是朝着那剩餘的吸血鬼們反撲了過去,站在最前邊的吸血鬼躲閃不及,被我抓了個正着,就在我打算將匕首從他眼眶中狠狠的插入他腦袋裏邊的時候,他忽然抓住了我的手臂,死死的控制着我的手腕,不然我手中的銀刀落下,同時大喊道,快上啊,別愣啊!

別的吸血鬼這才恍然大悟,此時趕緊撲了過來,尼瑪,我的手臂被抓的死死的,手裏的銀刀也被控制着,我根本就無法反抗,想要對付其餘的吸血鬼,我就只能放棄手中的匕首,但若是放棄了這武器,我就不知道用別的什麼方法來對付他們了!

此時我一咬牙,也沒有多想,將飲血太歲的萬鈞神力灌入右臂,狠狠的將抓住我手臂的吸血鬼朝着身後就甩了出去,只聽撲哧一聲落水的響聲,整個洞穴內全部安靜了下來!

完蛋!我瞪大了眼睛,趕緊回頭,此時那金屬棺材裏邊的血水瞬間沸騰!從中傳來的心跳聲更加劇烈了! 那血水開始沸騰,血泡一個比一個大,那感覺就像是血水底下埋着一隻深海巨獸一樣,這情景令人驚恐,令人躁動不安。

我身前的那些吸血鬼一個個露出了嚮往的神情,此時撲通撲通都跪在了地上,像是要迎接王者歸來的樣子,我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的時候,忽然一陣悠遠的聲音從血水棺材中傳來。

是誰喚醒了我?!

那聲音聽起來有些沉默,也有些暴怒的感覺,好像一個嗜睡的人,被別人打擾了美夢,心中存滿了怒氣。

跪在地上的吸血鬼們開始顫抖,他們哆哆嗦嗦的說道,尊敬的萊恩勳爵,您的子民需要您的幫助。

血水棺材中傳來一聲疑惑的回答,恩?需要我的幫助?

吸血鬼們忙不迭的說道,是啊,市區裏出現了一個非常強大的獵殺者,專門對付我們吸血家族的,他…他..

話說到這裏,我直接接過話頭對那血水棺材說道,沒錯,我就在這裏!我就在你的面前,趕緊滾出來讓我看看你長什麼樣!

也就是在我話音剛落的一瞬間,忽然血水棺材中傳來一聲暴怒,隨後整個棺材裏邊的血水開始急劇減少,好像這就是一個浴池,而最底部有一個放水孔,此時被人打開了放水孔之後,血水都流了出去。

但我知道,事情並不是這樣的,血水的劇烈減少,很可能就是這個萊恩勳爵將血水全部吸收到了自己的身體裏,此時的他,說不好就要徹底復活了!

我不敢大意,摸了一下渾身上下的武器,感覺對付這個萊恩勳爵的話,即便是打不死,至少自己也能跑,這纔是最關鍵的,如若不然,那我現在就該考慮如何跑路了!

就這麼思索的片刻,棺材裏的血水就已經徹底見底,忽然,只聽啪的一聲脆響,在棺材裏邊伸出一隻血粼粼的乾枯手掌,一掌就拍在了棺材的邊緣,那手掌雖說枯槁異常,但手指看起來卻非常有力,此時用力的扒扶着棺材的邊緣,看樣子是打算從棺材中坐起身子!

啪!

另外一隻手掌也猛然伸了出來,扒扶到了棺材的另一邊,我知道,裏邊的萊恩勳爵可能要登場了!

整個地下洞穴裏靜悄悄的,此時只剩下了萊恩勳爵那粗重的呼吸聲,忽然在棺材的一角,緩緩的露出了一個紅色的腦袋,乍一看,那腦袋就像是一個毛茸茸的紅色肉球,仔細一看,草,那竟然是一個沒有頭髮,只有紅色頭皮的腦袋!

尼瑪!

我感覺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待那萊恩勳爵緩緩的從棺材中坐起來之後,我差點都要嘔吐出來!

這種感覺也不是噁心反胃,反正就是心臟承受不住!

萊恩勳爵的腦袋上,沒有頭髮,只有頭皮,但頭皮全部都是血紅色的,上邊那錯綜複雜,一根挨着一根的血管都能清晰可見,這不是關鍵的,關鍵的是血管裏流動的鮮血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他渾身上下都是血紅一片,尤其是脖子上最粗的大動脈,裏邊鮮血涌動之際,着實讓我心臟難以承受,這畫面簡直讓人無法直視,可能除了法醫,正常人都接受不了!

萊恩勳爵漸漸的從棺材中坐直了身子,他先是喘了口氣,歇息了幾秒,隨後又用盡渾身的力量支撐自己的身體站起來,當他站起來之後,我再次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他的下身目前還沒生長出肌肉,只有大腿骨在支撐着自己的身軀,大腿骨上纏繞着許多血管,那血管在流動之際,大腿骨外邊漸漸生長出了一圈又一圈的肌肉。

我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的時候,我旁邊的那些吸血鬼趕緊跑了過去,此時跪在棺材前邊高呼萊恩勳爵萬歲。

這倒是讓我有點疑惑,我心說外國也崇尚呼喊萬歲?就在此時,萊恩勳爵忽然嘿嘿一笑,嘴裏露出一排猩紅的牙齒,當即一揮手,掐住其中一個吸血鬼的脖子,一把就將那吸血鬼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嘿嘿嘿嘿,讓我幫你打開永生之門吧!

萊恩勳爵說完這句話,一頭撲到了那吸血鬼的脖頸上,張開血盆大口,咔嚓一聲就咬到了那吸血鬼的脖子上,只聽一陣 咕咚咕咚吞嚥的聲音,萊恩勳爵的喉結一動一動,他體內的血管開始變粗,血液流動的速度更快了!

我忽然間意識到了一件事情!

我竟然親眼目睹了一個高等級吸血鬼的復活過程!這尼瑪絕對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但老子身上沒帶攝像機啊,要是有攝像機拍下來,單憑這一段視頻,老子就能發到手軟!

周圍的吸血鬼見萊恩勳爵吸食了自己的同伴,當即就嚇的連連後退,一個個驚慌失措的朝着洞穴外邊跑去,但剛跑沒兩步,萊恩勳爵就怪笑道,都給我回來吧!

他一甩手,胳膊上的血管就像一條條細線一樣,將他們徹底的捆綁了起來,連拖帶拽的拉了回來!

這些人很是驚恐,他們跪在地上苦苦求饒,但萊恩勳爵始終沒打算放過他們,當即一個挨着一個的將他們的鮮血吸食殆盡!

這他媽的太血腥了,太沒有人性了,整個地下洞穴中都充滿了吸血鬼們痛苦的嚎叫,當萊恩勳爵吸食完最後一個吸血鬼的時候,他渾身上下已經幻化的與正常人一模一樣了!

此時的萊恩勳爵,身上穿着一套正宗的皇家騎士裝,胸口還別的有徽章,他這身衣服肯定是利用自己的力量幻化出來的,可能他生前穿的就是這種服裝,而且胸前的徽章可能代表他就是一個擁有爵位的人!

地下洞穴裏,只剩下了我和萊恩勳爵,我倆四目相對,各自從眼中噴射出了火花!

空氣開始漸漸凝結,一股莫名的殺氣飄蕩在這地下洞穴裏,萊恩勳爵變化成正常人的模樣就像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他的頭髮顏色怪異,說不上是金色還是白色,反正顏色很淺,而且頭髮很短,就像是一個小寸頭一樣,而且還留着一對鬍鬚。

呵呵,你就是那個獵殺者吧?萊恩勳爵說話的聲音聽起來很是蒼老,不知道是不是還沒徹底恢復實力的原因。

我沒有立即作答,過了一會才說道,我跟你們無冤無仇,我只是幫助我的朋友,不受到吸血鬼的侵害。

萊恩勳爵完全不着急動手,他眯眼點頭道,是的,有很多低端吸血鬼做事窮兇極惡,吸食平凡人,他們也確實該死,但我想說的是,不管他們有多該死,也不能輪到你來動手,懂我的意思嗎?

靠,這話說的真特麼霸氣,意思是有種打狗也得看主人,我笑道,一個連兇猛惡狗都敢打的人,也一定不懼惡狗的主人,你說呢?

萊恩勳爵哈哈大笑,正在笑着的瞬間,猛然朝着我竄了過來!

我靠,這速度太快了,就像是一個紅色影子瞬間竄到了我的面前,對準我的臉面就是狠狠的一拳!

砰!

這一拳擊打在我的臉上,我只感覺自己腦袋猛然一暈,那痛覺不像是被拳頭擊中,更像是被一個鐵榔頭狠狠的砸在了臉上!

我身子一個趔趄,忍不住倒退了好幾步,一直推到牆邊才勉強伸出手來扶着牆壁站穩了身子。

萊恩勳爵輕蔑的笑道,喔,小傢伙,你太弱了!

尼瑪,這貨是偷襲的,還反過來說我弱? 總裁耍無賴 當下我伸手抹掉嘴角流出的鮮血,冷然對萊恩勳爵笑道,我很弱?那就讓你見識一下我到底有多弱吧! 我將飲血太歲的力量灌入全身,外加金石太歲的力量加固身軀,當下冷冷一笑,手持銀刀朝着萊恩勳爵衝擊而去,他的速度快,我的速度更快,畢竟飲血太歲中的萬鈞神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抵擋的!

當即我衝到了萊恩勳爵的面前,擡手甩出銀刀,對準萊恩勳爵的胸口就戳了上去,萊恩勳爵剛剛復活,他的實力可能還沒到達一個鼎盛的狀態,但就在銀刀即將刺入他的身軀之時,他還是猛然伸手抓住了銀刀的刀刃,將銀刀阻擋在了外邊。

哼哼,小傢伙,你真的太小看吸血家族了!說完這句話的瞬間,萊恩忽然手指用力,那銀刀在他手掌中間漸漸的被握抓變形!

本來一把好好的銀刀,此時被萊恩勳爵抓的彎彎曲曲,完全不像樣子了!

尼瑪,我這一會身上也沒有別的太厲害的武器,只剩下了迴旋鏢可以用,但迴旋鏢只是用來對付普通吸血鬼的,我不知道對萊恩勳爵管不管用。

就在我思索的剎那間,萊恩勳爵扔掉手中變形的銀刀,大踏步朝我走來,他每走一步,地面就會顫動一分,到了我的面前之時,狠狠一拳,又是朝着我的臉龐襲來!

只聽砰的一聲,我被打的後退了兩步,但這一次卻沒有那麼多劇烈的疼痛感,畢竟我有金石太歲護體。

果不其然,在他打過之後,萊恩勳爵也愣了一下,下一刻饒有興致的笑道,呵呵,你這小傢伙還真有點特殊的本事,腦袋怎麼瞬間變硬了?有點意思啊。

我特麼怒吼一聲,有意思的還在後邊!天地無極,乾坤劍法!我快速召喚出方天畫戟,當下手持方天畫戟,朝着萊恩勳爵襲擊而去!

中國武學中曾經說過,一寸長一寸強,況且我最信奉的一句話就是天下武功,無堅不破,唯快不破,我將方天畫戟舞的風生水起,讓萊恩勳爵根本就無法近我的身!

萊恩勳爵雖然被我的方天畫戟打的連連後退,但我的武器擊打在他的身上,似乎也對他產生不了多大的傷害,萊恩勳爵的身軀就像是石塊一樣堅硬,我身上已經沒有水銀了,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才能幹掉他了!

就這麼一直將萊恩勳爵打的後退到洞穴深處,一直靠在牆壁上的時候,萊恩勳爵這才冷然一笑,單手抓住我的方天畫戟,先是狠狠的抽動了一下,隨即就說道,這是東方武器吧?喔,看起來很酷,不過對我卻沒有任何殺傷力!

話音剛落,他用力抓住我的方天畫戟,下一刻竟然直接利用方天畫戟將我舉了起來!萊恩勳爵擡頭看着我笑道,哈哈哈,都說你這小傢伙太弱了,你肯定傷不了我的!

我死死的抓住方天畫戟,並非是我真的死心眼,而是我打算以這個作掩護,然後趁機去幹掉這傢伙,至於方法,我只有兵行險着!冒死一試!

當萊恩勳爵擡起頭眯着眼肆虐的大笑之時,我忽然鬆開了抓住方天畫戟的雙手,整個身軀猶如一片樹葉一樣,飄然朝着萊恩勳爵的臉面上落下,但在落下的同時,我快速咬破手指,將鮮血溢出!

待我落到了萊恩勳爵臉面上空的一瞬間,我快速在萊恩勳爵的額頭上寫下一個勅字,並大喝一聲,左有六甲右有六丁,前有雷電後有風雨,急急如律令!

唸完咒語,我還在萊恩勳爵的臉上拍了一下,以震聲勢!

當我落到地面上的一瞬間,我反腿踹了一下萊恩勳爵的腹部,藉助這股力量,將我反彈出了五六米遠,此時穩穩當當的落在了地面上,並且與萊恩勳爵拉開了距離!

寫在萊恩勳爵額頭上的那個血紅色勅字,開始閃爍出微微的紅光,我心中一喜,心說難道這一招對萊恩勳爵有效嗎?道家中的符咒竟然也對吸血鬼有效?如果真是這樣,那可就太好了!

可我剛興奮了一般,那符咒上的紅光就消失不見了,下一刻歸附於平靜,仔細想想,剛纔閃爍紅光,很有可能是因爲敕令符咒正在發力,但探查了一下吸血鬼的體質,發現這玩意自己根本不熟悉,也不知道怎麼去制服,怎麼去針對,怎麼去殺死,所以就沒了威力。

尼瑪!這可怎麼辦?

萊恩勳爵也被我剛纔出手如電的功法驚呆了,他站在原地還在回味着我那一套凌厲的掌法套路,此時也緩過來了神,他伸手摸了一下額頭上那血紅色的勅字,隨即將手指放到了嘴裏輕輕的舔了一口,但這一小口不打緊,在舔舐到嘴裏的一瞬間,萊恩勳爵豁然瞪大了眼珠!

重生童養媳:梟寵不乖嬌妻 啊!惡魔的鮮血!

萊恩勳爵說完這句話,竟然快速的伸出手指,將我寫在他額頭上的那個勅字快速抹掉,然後將用力的塞進嘴巴里,貪婪的吮吸着,上邊的血液被他三下五除二的抹乾淨,此時全部送到了他的嘴巴里!

我知道吸血鬼都噬血,但我對於萊恩勳爵的反應,還真是有點出乎意料,沒想到他竟然將額頭上的血色勅字全部都吸入嘴裏!

就在我還沒想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的時候,萊恩勳爵的身體迅速發生變化!

他的眼珠子中開始閃爍出血紅色的光芒,牙齒竟然也快速的變長,本來他口中有四顆尖牙,此時喝了我的鮮血之後,竟然多長出了兩顆,變成了六顆尖牙!

以往的吸血鬼我見他們都是上頜有兩顆尖牙,而且整張嘴巴里,也就那兩顆,勳爵剛復活過來就有四顆,現在又長出來兩顆,難道說,這貨喝了我的鮮血,竟然提升了一個檔次,從勳爵變成了子爵?

我靠!不會這麼烏龍吧?沒幹掉自己的敵人,反倒是幫助自己的敵人修爲更上一層樓,這種事真是他媽的衰到姥姥家啊!

見我站在原地目瞪口呆,萊恩勳爵哈哈笑道,喔喔喔,小傢伙你真是太神奇了,你的幾滴鮮血竟然助我功力大增,哇,這真是一件太美妙的事情了,我在考慮該吃掉你呢,還是喝光你的鮮血呢!

他在這一瞬間完成了異變,實力更加強大,而我則有些筋疲力盡了,畢竟我對吸血鬼不太瞭解,對高等級的吸血鬼更不瞭解,尤其是這種帶有爵位的,能在歷史上排的上號的,我就更加更加不瞭解了,我心說好漢不吃眼前虧,還是先離開這裏,找到托馬斯神父或者約翰,問問他們,讓他們幫我查閱一下史料,看看怎麼對付這個萊恩勳爵。

想到了這裏,我快速朝着洞穴外邊跑去,剛跑一步,萊恩勳爵就笑道,哈哈,小傢伙,想走嗎?沒那麼容易的,我復活一次很是艱辛,好不容易遇到了你,我可要慢慢的吃掉你哦!

說完,萊恩勳爵也快速的朝着我撲了過來,我大驚失色,這貨力量增加了真不是一點兩點,現在他的移動速度更加迅猛,我真心有點後怕了,此時想使用土遁之術逃離,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

畢竟我要掐出手訣,念出法決,才能順利使出土遁之術,但僅僅是那三四秒的時間,萊恩勳爵足以殺死我了,高手過招,別說三四秒,哪怕是驚鴻一瞥的瞬間,也足以斬殺對手上百次了!

眼看萊恩勳爵即將追上我,我一咬牙,心說拼了,他奶奶個熊的,老子就喜歡做那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當即我展開大黑天神翼,將金石太歲的力量涌入腦袋,朝着洞穴上方就鑽了進去,我要化身鑽頭,衝出地面!這樣纔有資本與萊恩勳爵繼續過招! 恍惚間,我的腦袋就像是鑽頭一樣,狠狠的衝擊着洞穴上方的土層,大黑天神翼不停的用力扇動,這一招雖說浪費法力,但確實挺管用,僅僅是幾秒鐘的瞬間,我就衝破了土層,一飛沖天,站在了街道的上方!

幸好我出現的地方沒有什麼人,這個時間段,大家應該都湊到自來水廠看熱鬧去了。

萊恩勳爵也不甘示弱,在我衝出來的一瞬間,他也跟着衝了出來,繼續追着我噬咬,他媽的,在這麼開闊的地方,我又有大黑天神翼在身,我還怕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