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感覺到武則天的眼中帶着擔憂啊。

看來武則天在島國德川待的也不是很安心啊,島國地皇一旦恢復過來,武則天和李太白能夠招架,可天皇一出,不僅僅武則天要擔憂,華夏的人也該擔憂了。

靖國神廁被燒燬了,軍事基地,巡洋艦隊被毀,三大幕府名存實亡,更是被那狗日的許刈在東京用千喜蟲給攪得天翻地覆,不過不得不說,這一手玩得真他媽大快人心,島國人死多少我都不覺得過分,地皇敗退,不管是那一項,都已經足夠成爲開戰的理由了。

再說了,他媽的沒有這些理由,按照島國這尿性也會找理由開戰。

武則天的百萬雄師恢復了十幾萬,成爲正常人差不多,再行遷徙就有些麻煩了,因此,武則天的意思就是,這德川的領地是絕對不會退讓分毫,而原因居然是他媽的因爲轉移太麻煩……

我本想待兩天,但是張德卿的一個電話,直接讓我得離開了,家裏來人了,剛過來就直接將莫言劍六兄弟,劉旭,喬沐沐,邵識君,張梓健等人全給打趴下了。

來者不善啊,我掛掉電話,臉色很是難看,不知道這又是何方神聖,在電話裏張德卿也說不清楚,總之,對方是指名道姓的要找我。

“紅伊,我們要回去了,家裏來客人了。”我走回房間,將紅伊抱起來說道。

“不是說陪我兩天嘛?來客人,我看是又有人找麻煩吧?”周青稚淡笑起來,語氣充滿怪罪,可臉上的表情卻說明她沒有絲毫怪罪的意思。

“沒有,真的是客人。”我不想周青稚擔憂。

紈絝夫妻互捧日常 “好,那作爲補償,紅伊說要星星,也給我摘個星星下來。”

我翻了翻白眼,這攬月摘星的承諾,不是小情侶開玩笑的承諾而已嘛,她還認真了。

不過我還是答應了下來,跟紅伊進入了海牙鏡,出現在茅山廣場中間。

臥槽!什麼情況!

茅山廣場上,地上排着一排人,有男有女,正是莫言劍六兄弟,劉旭,邵識君等人,一個不落下,何沐都在其中,連張德卿也不例外。

全趴下了!對方得多牛逼啊!

我迅速將紅伊給護在身後,體內九龍之力迅速運轉開來,當真是來者不善啊。

“漂亮姐姐哦?”紅伊躲在我身後,抱着我的大腿從背後露出個頭來小聲說道。

漂亮姐姐?哪裏?

我看了一下四周,忽然感覺到一股濃烈威壓,猛然一擡頭。

我瞬間就驚呆了!

一身流雲素裙隨風飄,三千青絲隨意的披散着,赤裸着玉足踩着一朵白雲懸浮在廣場上空,身邊有着一條白色小龍圍繞着身體旋轉,膚如雪凝,絕美的臉上泛着聖潔的光芒。

我類個日啊!

仙女啊!

這真的是電視裏面才能夠看到的漂亮仙女啊,踏雲而來,身有白色玉龍環繞,沒有冰山女王那樣拒人於千里之外,可那聖潔的光芒卻讓人產生不了任何的齷齪心思。

不過……這仙女指名道姓要找我,還他媽一上來就直接將我兄弟放倒,這是幹什麼?上輩子的孽緣?啊呸,太狗血了。

“那個仙女……咳咳,不是,那個姑娘,你找我什麼事情?”我有些不太自然的看着來人,實在是對方氣場太強,讓我有些無地自容啊。

“你是陸寧一?”仙女看了我一眼,微微蹙眉。

擦!感情她不認識我?不認識我找上來指名道姓找我,弄趴下我兄弟,還排成一排當景觀來看,這什麼意思?

我無奈的點頭,問她找我幹什麼,我兄弟怎麼了。

“他們沒事,暈過去了而已,來問他們你在哪裏,結果一句話不說對我出手,他們不死得感謝我了。”仙女淡淡的笑了笑,芊芊素手一擡,白色玉龍順着玉手衝到排成一排的兄弟身上略過。

看到邵識君等人慢慢甦醒過來,我才重重的鬆了口氣,幸虧這仙女看起來不是什麼凶神惡煞的人,不然我這些兄弟真要倒黴了。

我納悶,這不食人間煙火一樣的仙子人物,忽然找上來找我,到底爲了什麼?屬於哪一方勢力?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玉衡……”玉衡剛開口,話沒說完,紅伊頓時眼前一亮,甜甜的朝玉衡喊了一聲:“星星姐姐!”

星姐?

日!

北斗七星!玉衡!可不是星星嘛! 衆人醒來後,看着玉衡的臉色都怪異無比,充滿敬畏。

不過這仙女下凡一樣的氣質,跟畫裏的七仙女一樣的,還是讓我等凡人相形見穢啊。

玉衡說明來意。是來幫忙的,沒有什麼惡意,沒惡意這件事情我說不準,除了知道她叫玉衡之外,其他一概不知,不知道是那個大山裏面修煉的仙女吧,畢竟這一身古裝跟現在現代社會太不搭調了。

至於幫忙就更加不知道了,至少現在也沒看出她能夠幫什麼忙。

不過,很快,玉衡就給我幫了一個大忙。 你不要搞事 他歡央扛。

內奸!

當初曾青林上門找茬的時候,那些影視資料失蹤的真相,很快,幾個大陰司的核心人員,還是張德卿精挑細選的核心人員。一共四個,直接從房間裏面被玉衡從房間裏面給甩了出來。

我臉色有些難看起來,這些人是不不是內奸我不確定,但是現在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抹布的,就算是仙女,就算你很強,但是剛上門。二話不說將我的兄弟給弄暈倒,現在又二話不說將幾個大陰司核心弟子給弄死,我沒來由一陣憤怒,要是污衊呢?何況,這顯然是有越俎代庖的嫌疑啊。

“這些都是內奸。不過是被人控制的,並非他們想這樣,對了,這是影像資料,發你郵箱了。”玉衡拍了拍玉手,很是輕鬆的擺擺手,一副不用感謝我的意思,一步一步踏雲而來,赤裸玉足,每走一步就能夠在腳下產生一朵白雲,跟紅伊。喬沐沐跟周青稚踏蓮有異曲同工之妙。

我日!

發我郵箱了!

一個古裝美女,拿着然後將影視資料發到我郵箱,我總感覺有些怪啊。

我打開,點開郵箱。裏面果然有一封新郵件,看了一會臉色就陰沉了下來,的確是他們,是被血字鬼給控制的。

這些就順理成章了,血字鬼事先控制了大陰司核心弟子,並且能夠接觸到核心層面的弟子,接着通過特殊渠道將消息傳遞給曾青林,並且各方面的證據都指向了我,接着曾青林找上門,然後那些早就被控制的弟子將影視資料給偷走。

可我他媽就納悶了,這跟巫神會館還有十字教堂的人有毛關係?他們到底怎麼搞到一起去的?

我將影視資料交給其他人看,張德卿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因爲那些人都是他提拔起來的人員啊,要算起來,罪過最大的就是他了。

我無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寬慰一聲:“別想了,只要不是我們這幾個兄弟出問題,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謝金朋的事情始終讓我感覺,心頭有揮之不去的陰霾,再有兄弟出事,恐怕真的承受不來了。

叮!

又有一封新郵件,我打開一看,郵件標題的幾個大字,差點沒亮瞎我的鈦合金狗眼:許刈奇遇記!

日了狗了,這狗逼還有奇遇記這一說?

信息量很大,不過涉及的方面也很多,總結之下就是,許刈當初跟血字鬼聯合,接着血字鬼同化了謝金朋,於是,三人組成了攪基三人組。

媽蛋,血字鬼又是沒有性別分別的,簡直是攻防都可以啊。

茅山淪陷,許刈離開茅山,四處尋找陷害他的人,接着茅山淪陷,因此,矛頭直接指向了我。

在想辦法弄死我的過程中,遇到了離開我身體的小芳,在血字鬼幫助下,吞噬小芳,也不知道小芳到底有什麼牛逼來歷,愣是被吞噬了一半逃掉了,許刈因此實力暴漲。

實力剛上來,就火急火燎的要弄我,結果我跑去島國了,弄三大幕府,燒靖國神廁,這個時候武皇出現,許刈知道沒有機會了,而他是南京人,於是一不做二不休,跑去東京大幹一場,結果血字鬼將包含天地的胸懷,直接一把將地皇分身給吞了,導致消化不良,於是吐出來,扔給許刈慢慢去消化去了。

日了狗了,這許刈也是一個牛人,血字鬼吃下去消化不良然後吐出來他繼續吃,也他媽不知道血字鬼是從嘴裏吐出來,還是從菊花吐出來的。

血字鬼牛逼,那是融合了上百萬冤魂和血液,可不嘛,咖喱國六七十萬,島國又弄了二三十萬,實力更是突飛猛進。

謝金朋就有些詭異,上面信息沒有確切說明。

至於謝金朋,血字鬼,許刈這三人組目前的實力,沒有確切消息,總之,很牛逼。

三人組最近消停了,原因卻讓我臉色陰沉了下來。

因爲謝金朋修煉的是巫蠱術,不破不立,更是需要仇恨才能夠修煉得更加快速,最大的輔助東西,居然是黑金巫蠱王,成就巫蠱神體,不死不滅,水火不侵,簡直是母牛坐飛機,牛上天了。

這巫蠱神體是封禁的神術,連黑金巫蠱王都屬於傳說的東西,就因爲他的可怕,纔會這樣。

麻痹的!

怎麼辦!

紅伊最後可是需要黑金巫蠱王進行最後一轉,不說謝金朋用掉黑金巫蠱王變得如何牛逼,光是紅伊這點就讓我頭疼啊。

這些天我幾乎用了所有能夠動用的方式,在尋找三人組,就是爲了黑金巫蠱王,現在結果他媽要被謝金朋給吃了,罵了隔壁的,我廢了謝金朋反而他媽的幫了他,還順便坑死自己!

這簡直日了,不,被狗日了一樣。

“你有辦法知道他們的消息沒?還有,有沒有確切消息,他們到底用了黑金巫蠱王沒有?”我心情沉重得跟上墳一樣,這可是紅伊的希望啊,之前不是託邵識君的福,其他八轉的材料都找?了,還不知道還要浪費多少時間,現在找?了,還沒來得及高興,最關鍵的就要被吃掉了。

麻痹的,這黑金蠱王就算是有方法重新制作那也沒辦法去搞啊,臥槽,要一個人王來血祭啊,日了狗了,難不成我還跑去找個人王對他說:親,我要拿你血祭。

麻痹的,保準被吊打成狗。

玉衡搖頭:“這些事情已經是我知道的全部了。”

“查!給我動用所有關係去查!不行直接透過軍方關係動用軍事搜查手段!”我怒喝一聲,這樣的層次,動用軍方的東西還是可以做到的,當然,如果有人橫加阻攔的話,情況就不一樣了。

我知道這可能沒有什麼用,甚至不知道對方有沒有用掉黑金巫蠱王,但是必須要盡力啊!都是爲了紅伊啊!

這件事情張德卿負責,他在行,迅速前去聯絡了。

我看着玉衡,帶着感激,她的確幫了我啊,要是沒有這些消息,黑金巫蠱王恐怕被人家吃光抹乾淨了我都不知道。

“來人,給玉衡大人準備個房間,款待玉衡大人。”我趕忙吩咐下去。

結果玉衡的話,差點沒讓我吐血:“我來了就沒打算走,除非等那件事情結束。”

那件事是哪件事?算了,這也是個大人物,呆着就呆着吧。

“你實力怎麼樣?”畢竟問一下人家的實力,要是實力夠厲害,住一輩子我都沒意見啊,免費打手的事情啊。

“一巴掌能秒了你。”玉衡輕鬆地揮了揮巴掌,朝我翻了翻白眼。

我類個日!

我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劉旭,莫言劍兩人可以跟六鏡強者打成平手了,直接悄無聲息的被放倒,我現在恢復之前的實力,頂多也是六鏡中期到後期之間,估計秒殺我還真是沒有什麼難度。

“那你說的那件事是什麼?”我很好奇,玉衡對她的身份以及其他的都不說,除了一個名字之外,我們什麼都不瞭解。

“那件事啊?”玉衡歪着頭想了想,最後淡淡的說道:“你不會想知道的!”

我……日!來人送客!啊不,關門放熊貓! 華夏軍方方面傳來了消息。

透過軍方尋找三人組的事情被黑美玉暗中阻攔了下來,透過華夏軍方尋找三人組下落計劃宣佈流產。

麻痹的,之前不是說我偷襲華夏軍方基地嗎?我真他媽想去將幾個軍方基地血洗了,好證實真他媽是我做的。

最後冷靜下來,還是算了。軍方跟我無冤無仇,又都是華夏人,我並不是殺人不眨眼的魔王。

況且,最讓我接受不了的是。

張德卿去聯繫軍方的人,可我卻從黑美玉的短信中得知,軍方已經被她給遏制,強制性停止這項搜尋工作。

我臉上滿是陰霾,曾經並肩作戰的戰友,不管她什麼身份,不說戰友,但是朋友總還算是的吧?這樣的前後變化真的讓我有些難以接受。

幸虧,武則天似乎一直關注我這邊的情況,武則天發來信息,說她那邊想辦法尋找。這才讓我稍稍安心了一點。

這幾天我心情一直很壓抑,因爲黑金巫蠱王的關係,倒是紅伊,聰慧的紅伊知道我心煩,經常想着辦法逗我開心,而她也是天天高高興興的到處跑,逗得我們一羣人都開心。她也非常的開心,特別是跟變異熊貓小金打鬧的樣子,那萌萌的樣子把我的心都要萌化了,那開心的笑容,讓我沉重的心情寬慰了不少。

只有紅伊纔是我真正的心靈港灣啊。爲了她,我陸寧一哪怕是與世界爲敵都在所不惜!

玉衡來了才一天時間,還沒安穩幾天的茅山,又迎來了新的麻煩,歐洲的十字軍跟巫神會館的混蛋,又上門找麻煩來了,就連茅山大陰司的落後情報系統都已經截獲了對方的行蹤。

之所以說落後,是跟武則天相比啊,人家剛出動還沒過界就被發現了,而茅山大陰司的情報系統卻是在對方已經到了茅山附近的城市才發現,差距還是很大的啊。

可是。非常的奇怪。

昨晚凌晨發現十字軍和巫神會館的二十人小隊,聯合到來,結果過了一個小時之後,這二十人全部消失。這些人實力都不是很強,領頭的兩個,五鏡上元中期實力,手下也大多是三鏡靈回實力。

我就納悶了,這麼點人和這樣的實力,來了除了送人頭估計沒有什麼用,對方不應該不知道我的實力啊?

玉衡將一份情報交給我,說是她通過其他方式獲得的,我更加納悶了,這仙女會玩,還有這麼厲害的情報系統,她到底是什麼人啊?

這人給我的感覺跟白骨一樣,神祕無比,目的又不清楚,簡直跟白骨如出一轍啊,忽然找上門,藉口是來幫忙,可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只有白癡!

不過弄明白了,這二十人小隊原本是要報復的,當然,報復跟污衊我的罪名一樣,幹掉了東歐不少的十字教堂,巫神會館,他們有樣學樣,不敢碰我的茅山根據地,但是茅山大陰司有沒有分會什麼的,他們就準備對小門派下手,主要就是搗亂,殺人。

我暗自抹了一把汗,真替那些小門派無奈,污衊罪名的是我,受罪的卻是他們,當真柿子還挑軟的捏啊。

至於,這些人忽然消失,沒有人知道,這些人也夠鬱悶的,來了什麼還沒幹呢,就不知道被什麼人給抹掉了。

“這些人被人給抹掉了,這麼快速的手段,悄無聲息的幹掉,實力不簡單,我們有麻煩了。”玉衡匆匆的走進會議室。

會議室內核心的兄弟基本都在,看向玉衡嚴肅的樣子,有些擔憂了。

“這些人被殺死,東歐俄聯邦摸河市天主教的人怒了,要來處理你了。”玉衡神情嚴肅,這事情不簡單啊。

東歐俄聯邦摸河市,不就是跟華夏領地接壤的一個城市嗎?摸河,我他媽去摸人頭去!

這件事情本身跟沒啥關係,卻被人冠了罪名又沒有證據洗脫,既然沒有,那就去殺人去,對方不是想找上門嗎?他媽的不用他們來,我直接帶人去弄了他們。

我向玉衡瞭解這個摸河市的勢力情況,島國,咖喱國的實力劃分基本瞭解,但是這個東歐俄聯邦的真是一點都不瞭解。

摸河市只有一個十字教堂,巫神會館不在這個城市,顯然這兩個應該屬於不同陣營的感覺,十字教堂實力劃分是主教,大主教,天主。

不過對方的主教挺牛逼的,主教直接是相當於十八閻王了,實力在五鏡到六鏡之間,大主教就是跟區域巡查使差不多了,起碼是六鏡以上,六鏡到七鏡沖天實力,天主的話,跟人王應該不差。

摸河市這個城市很大,並且跟華夏接壤,一般來說,國界線都是需要重兵駐紮的,所以這個摸河市的十字教堂實力不差。

一個大主教外加三個主教,大主教的實力更是達到了七鏡沖天中期的實力,居然比黑美玉還要強!我了棵草的!

“哦,對了,這個摸河市大主教的名字有點意思。”玉衡好似想到了什麼,忽然有些好笑的看着我。

名字有點意思?外國人名字也就那個鳥樣了,除了都差不多,名字還特別長,喊起來特別怪之外能有啥意思?

“大主教伊萬懦夫。”

噗!

不少人直接噴了,我剛喝的水也噴的淋漓盡致啊。

一萬個懦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