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當是什麼事,原來是這件事!

的確,按照我的性格,我的確會殺張玄志滅口,不過,這次不一樣,因爲,我心中有了另外一個計劃……

“你們想,張玄志這傢伙的求勝欲-望這麼強烈,這說明了什麼?他怕死?有一部分原因,但還有一部分隱藏的因素被你們忽略了!”我笑吟吟的說道:“在祖乙大墓中,就憑張玄志那些手段,隨便一隻史前巨猿都能輕鬆的虐死他,可是,在這種危機四伏的環境之下,他卻依然想讓我放了他,那就代表,這傢伙一定知道如何與張道一他們匯合,只有在張道一等人的庇護下,張玄志在祖乙大墓中,才能活下去……”

一聽我這話,李靈兒的一雙美目頓時綻放出了異樣的神色,“你的意思是,我們反跟蹤張玄志,利用他,去偷襲龍虎山?” 所有人,都將目光集中在了我的身上,彷彿,他們想要從我的表情中,看出李靈兒的推測是否正確那般……

我淡淡的看了李靈兒一眼,笑吟吟的說道:“難道,你們不認爲這是一個好計劃嗎?我不相信龍虎山這種大門派,沒有一些便於聯絡的暗號,張玄志,一定能找到那些暗號,然後找到張道一他們!”

“張玄志說過,龍虎山那邊現在就剩下了三個人,而且邱青石和李明山好像還受了很重的傷,包括張道一,靈符和法器也幾乎是消耗殆盡,如果我們大家能跟着張玄志找到張道一他們,那爲什麼不直接對張道一那羣傢伙發動偷襲呢?反正我和龍虎山的樑子早就結下來了,就算我們沒殺玄宇,龍虎山一樣不會放過我,只不過……”

說到這裏,我頓了頓,繼續說道:“這次行動,是我個人的恩怨,各位如果想參與,我楚風銘記在心,如果不想參與,我楚風也不會說什麼……”

我的話還沒說完,便被石毅打斷了,“楚風,俺們是好兄弟,生死與共的好兄弟,你的事就是俺的事,龍虎山想殺你,俺不答應!”

石毅的話語,無比堅決,說實話,這倒是讓我有些感動,畢竟龍虎山是龐然大物,而石毅,卻爲了我,不惜和龍虎山開戰,這份感情,不經歷生死,是無法建立的!

石毅之後,大熊也開口了,半開玩笑的說道:“玄宇是我殺的,龍虎山的牛鼻子我也殺了一個,張玄志跑回去,肯定會和張道一說這些事情,到時候,我就是不想和龍虎山開戰,也沒有辦法了……況且,你的命可是我們家小姐救回來的,我怎麼可能讓你這麼容易就死掉呢?那可就有些對不起我家小姐了!”

我知道,前半句話,大熊是開玩笑的,不管玄宇是不是他殺的,龍虎山都會把這件事算在我的頭上,不過,話說回來,大熊肯和我一起去偷襲龍虎山,多少都有一些讓我意外。

“好了!都別廢話了,既然決定偷襲龍虎山,那就趕緊跟上張玄志的腳步吧!”

李靈兒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中,當我循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之時,我卻發現,李靈兒和張銘已經走出了灌木,開始搜索起了逃跑的張玄志,所留下的線索了!

這兩個傢伙,還真是實幹派!

“走!”我微微一笑,旋即大手一揮,道:“龍虎山那羣人的戰鬥力已經降低到了冰點,此時,是我們幹掉他們的最好時機,最重要的是,這裏是祖乙大墓,任何內勁和道術都無法發揮,也是我們幹掉張道一這座大山的最佳時機,如果在外面,我可不會傻到去偷襲龍虎山掌教!”

我說的是實話,身爲龍虎山掌教的張道一,道行到底強到了什麼程度,沒人知道,但在祖乙大墓中,張道一卻並不是不可戰勝的龍虎山掌教,而是一名被祖乙大墓的禁制,所封印了神通的人!

祖乙大墓,是一處相對平衡,也很公平的獵殺戰場,在這裏,不論是強者還是弱者,大家的起跑線幾乎都是一樣的,只能依靠身體戰鬥,最多,還能動用一些靈符和法器,不過,這對與我這種弱者來說,卻是一個能夠斬殺像張道一這種強者的絕佳時機,也是弱者創造奇蹟的最佳場所!

我的這番話,立刻激起了衆人的鬥志,這一刻,在我們心中,龍虎山似乎並不那麼可怕了,而張道一,好像也並非是不可戰勝的大能者了!

當即,我們衆人便小心翼翼的走出了灌木叢,由張銘在前面開路,搜索張玄志留下的懸索,就這樣,我們開始對龍虎山展開了瘋狂而大膽的反追蹤計劃…… 孤山上,密林中。

江湖經驗最爲豐富,也算是我們衆人最終,最擅長追蹤的張銘最在最前面,爲我們開路,而我們其餘衆人,則是一言不發,輕手輕腳的跟在張銘的身後。

這一路上,我們循着張玄志的蹤跡,一直朝着山頂的方向潛去,而我們和張玄志之間的距離,也在不斷的拉近,當然,張玄志並沒有發現,他已經被我們跟蹤了!

就在這時候,走在最前面的張銘突然停下了腳步,並且伸出了手臂,將緊跟在他身後的李靈兒攔了下來。

張銘回過頭來,一邊伸手指了指前面,一邊壓低了嗓子,用那種極其輕弱的聲音,對我們說道:“張玄志停了下來,應該是累了,想休息一番,補充一下體力。”

聽了張銘的話,我便透過濃密的灌木樹林,凝望前方,只見我們這位龍虎山掌教的親侄,此刻竟然絲毫不在乎形象,直接躺在了滿是污土的地上,一動也不動,若不是他的胸膛還在不斷的起伏,恐怕,我真要把他當成死人了!

“這傢伙還真是一隻軟腳蝦,才折騰這麼一小下,就累的起不來了!”李靈兒異常不屑的撇了撇嘴。

“既然張玄志停了下來,那我們也原地休息一下吧!”我深深的看了躺在地上的張玄志一眼,隨後便低聲的對衆人說道:“沒有張玄志在前面引路,我們根本就找不到龍虎山的藏身之所!”

聽了我的話,衆人紛紛點頭認同,沒有張玄志,我們的確找不到龍虎山衆人的藏身之所。

當即,張銘負責盯梢張玄志,同時也負責幫我們警戒四周,而其他人則是抓緊時間養精蓄銳,或者是吃些壓縮餅乾,喝點飲用水,整理一下裝備,總而言之,我們這邊的氣氛倒是異常的平靜。

沒過多久,石毅突然出言,細若蚊聲的向我問道:“楚風,話說回來,你就這麼有信心,俺們幾個人能夠幹掉龍虎山那羣牛鼻子?”

“楚大師,這一路上,我也想了許多……”石毅話音剛落,大熊便接上了話,疑惑的向我問道:“雖然祖乙大墓裏面的神祕力量,能夠封印大家的內勁和道術,但是靈符和法器的威力卻是無法封印,就算張玄志說過,張道一他們的靈符幾乎用盡,法器也差不多盡數被毀,但是,張玄志的話,又有幾分可信度?”

“你是懷疑,張玄志會騙我們?”我將身體倚靠在一棵巨樹上,隨即換了一個更加舒服的姿勢,這才一臉平靜的望向了大熊。

“難道不值得擔心嗎?如果張玄志謊報軍情,龍虎山的牛鼻子們並沒有受到重創,甚至,手中還有大批靈符在,那我們豈不是被張玄志坑了?”言罷,大熊有些擔憂的繼續說了起來……

“還有張道一,他畢竟是龍虎山的掌教,我家小姐說過,龍虎山極其善於煉製符咒,各種威力強大的符咒,龍虎山幾乎都有,我敢肯定,身爲掌教的張道一身上,一定還有威力巨大的符咒沒有使用,也許是張玄志不想說,又或者,張玄志根本就不知道那些符咒的存在!”

“還有張道一本人,也許楚大師不瞭解張道一的恐怖之處,但是,我家小姐對龍虎山卻是十分了解,尤其是龍虎山歷任掌教,非梟雄,不可任,龍虎山的每一任掌教,都是人傑,萬萬不可小覷!”

“還有,根據九仙集團內部傳來的消息顯示,張道一是最近幾年纔開始露面的,在之前的十幾年裏,他幾乎都在閉關修道,他的實力強到什麼程度,根本沒人知道,對付充滿未知的敵人,是最容易出現意外的!” 大熊一口氣說出了這番話,也直接導致他有一種短暫缺氧的感覺,當即,大熊便急促的喘了幾口粗氣之後,胸膛這纔開始平緩的起伏。

然而,大熊這一番話,卻是將衆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來,甚至,一時間,竟然沒人再開口說話,而是全都將目光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不得不說,大熊又一次給了我意外,別看他外表粗獷,力大無窮,但他的內心卻是極其細膩,而且也擁有相當不錯的大局觀,我現在越來越明白,爲什麼胡墨會帶大熊進入祖乙大墓了,簡直就是智慧型打手的典型代表!

我淡淡的笑了笑,掃視了衆人一眼,隨即,我便開始爲大熊和大家,作出瞭解釋。

“我教訓過的二代,比你們見過的二代都要多,像張玄志這種二代,在面臨生死的時刻,他是絕對不敢撒謊的,我幾乎敢肯定,張玄志所說的那些情報,包括李明山和邱青石身負重傷,張道一也受了一些輕傷,靈符和法器消耗過大,這些事情,張玄志並沒有騙我們,這是人的本心,也是本性,關於這方面,我是不會看走眼的!”

“況且,我們這一路走來,經歷了那麼多次的生死危機,我不相信龍虎山那羣人的運氣會那麼逆天,實力會那麼強悍,走到這座孤山上之後,還能保持最初的戰鬥力……”

“包括剛纔大熊說的,張道一身上一定有更加厲害的靈符沒有使用,這一點,我不否認,我也願意相信,張道一身上的那些強大靈符,張玄志並不知曉,所以他纔沒有像我們透露這些事情,可是,難道只有龍虎山留了一手嗎?我們同樣有克敵制勝的法寶!”

“我們身上,有槍……俗話說的好,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在祖乙大墓的特殊環境中,槍,就是高手們最致命的威脅,因爲,喪失了道術和內勁的高手,如果做不到憑藉身體本能去躲避子彈,那槍就會成爲收割他們生命的最強法寶,更何況,我們是偷襲,以大熊的槍法,躲在暗處打冷槍,我就不信幹不死張道一?”

“還有龍虎山那羣道士,一個個自命清高,應該不屑於動用這些熱武器,而且,進入祖乙大墓之前,誰會知道,這裏面竟然會有這種能夠壓制修爲的封印?既然沒有料到祖乙大墓會有這種封印,那張道一他們,就更加不可能帶槍,這一點,從張玄志的身上就能判斷出結果,畢竟張玄志是龍虎山陣營之中,最弱的人,可偏偏,這最弱的人身份還很特殊,所以,如果他們身上有槍,那一定是佩戴在張玄志的身上,給他防身用!”

“可結果呢?張玄志沒有槍!那幾乎就證明,龍虎山那羣牛鼻子的身上沒有槍!”

“至於最後的張道一……沒辦法,就算他再強,我們早晚也要面對,與其在祖乙大墓中和他正面一戰,或者被他偷襲,倒不如,我們先下手爲強,先和他火拼一場,不然的話,若是張道一和其他幾支勢力聯合起來,到了那時候,我們可就必死無疑了,富貴險中求,就是這個道理!”

千金選妻:總裁,別來無恙 我洋洋灑灑的說了這麼一大篇話,衆人也是被我說的一愣一愣的,好像大家現在並沒有完全領會我所要表達的意思,但卻也瞭解的差不多了。

可就在這時候,一直負責警戒的張銘,突然發出了一道驚詫的聲音,“風小子,各位,你們快看,張玄志……好像突然沒了呼吸!” 張銘這句話的聲音雖然不大,但聽在我的耳中,卻是堪比炸雷!

張玄志,突然沒了呼吸?

我幾乎是下意識的霍然站起,目光直接透過灌木樹林,鎖定在了張玄志的身上……

張玄志還是保持着剛纔躺在地上的動作,而且,憑我的記憶力,我可以肯定,張玄志連動都沒動過,可是,當我將視線落到了張玄志的胸口之時,我卻如遭電擊那般,愣在了當場……

張玄志的胸膛,已經停止了起伏,這就代表,張玄志真的沒了呼吸!

可是,張玄志死了嗎?

我不知道!

我只是怔怔的站在原地,目光始終都凝聚在張玄志的胸膛上,足足過了十分鐘的時間,張玄志的胸膛依舊沒有起伏!

“張玄志,該不會真的死了吧?”我恍若自言自語那般的輕聲呢喃了起來。

就在幾分鐘之前,我還確定了張玄志尚有呼吸,如果說,此時的張玄志真的死了,那麼,又是什麼人,或者生物,用了什麼手法,竟然能在我們大家的眼皮底下把張玄志給殺了?

就在這時候,始終都沒有發出過聲音,好像變成了透明人,不,是透明狗的大屁,卻突然朝着張玄志的方向發出了一陣陣的低吼聲!

“怎麼回事?” 西游記之逆轉乾坤 我皺着眉頭,望向石毅。

這一路上,大屁都沒有發出過一絲一毫的響動,甚至都讓我把它給自動忽略了,這就證明,大屁是一條非常有靈性的狗,它是絕對不可能亂叫了,而在這種敏感的時刻,大屁竟然發出了低沉的咆哮,那就證明,一定有什麼事情發生,所以,我便下意識的將目光定格在了石毅的身上,畢竟石毅能與大屁溝通……

可是,石毅這一次卻是朝着我茫然的搖了搖頭,頗爲無奈的說道:“俺聽不懂大屁的話……”

“你不是能和大屁溝通嗎?”我瞪起了雙眼,向石毅追問了起來。

“俺只是能和大屁做簡單的溝通而已,那是因爲我和大屁相處的時間久了,彼此之間產生了心靈默契罷了,你該不會真的以爲,俺會狗語吧?”石毅異常無奈的雙手一攤,道:“而大屁剛纔的低吼聲,很複雜……舉個例子,你對小孩子說古語或者文言文,小孩子能聽懂嗎?大屁剛纔的咆哮聲,就是古語,而俺,就相當於小孩子!”

日!

我忍不住的在心中爆出了一句粗口!

石毅這傢伙,還真是關鍵時刻掉鏈子!

“大家小心一點!”我沒好氣的瞪了石毅一眼,可就在這時候,我的天機眼,竟然自動開啓了,瞬間,我眼前的景物,也開始變得明亮了起來!

根據以往的經驗來分析,雖然我還無法自由的控制天機眼,但是,一旦有陰風之類的陰寒氣息出現,或者有一些邪物接近我的時候,我的天機眼便會自行開啓,而那股陰寒之氣消失之後,天機眼也會自動關閉。

直白的說,我身邊,現在應該是出現了陰煞之物!

還沒等我開口警示大家,忽的,我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躺在不遠處的張玄志,身上不斷的向外噴涌黑色的陰煞之氣!

這說明了什麼?

這說明了,張玄志真的死了,而且,他的屍體上還殘留着鬼魂的陰氣,也就是說,在我們大家面前,神不知鬼不覺的殺死張玄志的幕後黑手,是一隻陰魂!

想到這裏,對於張玄志的死,我也就釋然了……

當時,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的身上,而我則是專心的爲大家解釋偷襲龍虎山和張道一的利弊,自然而然,我沒精力去監視張玄志,而負責監視張玄志的張銘,又沒有天機眼,在祖乙大墓這種特殊的環境裏,張銘是無法看見陰靈的,除非陰靈刻意想讓張銘看見!

如此一來,張玄志突然暴死的謎團,也就解開了!

當我的大腦將整件事情過濾了一遍之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自然是把事情的結果告訴大家,可是,還沒等我開口說話,忽的,一道虛無縹緲,而且還拉着長音的鬼聲,便在我的耳邊炸響開來……

“有埋伏!” 有埋伏!

簡單的三個字,卻直接將我的神經拉抻到了崩斷的邊緣,而且,這直接傳入我耳中的鬼音,我還有些熟悉,只是一時間還想不起來,在哪裏聽過罷了!

我們身邊有埋伏?

是誰?

龍虎山的人?

還是守護祖乙大墓的異生物?

此時,我已經來不及多想,幾乎是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道:“大家馬上撤離,四周有埋伏!”

雖然我無法斷定傳入我耳中的那道鬼音,究竟是哪隻陰魂的聲音,而且,這道鬼音與當初讓我直接走進灌木圍牆的那道鬼音,也不是同一只陰魂,但是,我相信這隻陰魂是在向我發出善意的提醒,就像那隻提醒我破解灌木圍牆的陰魂一樣,這是我最直接的直覺判斷!

現實中,聽到了我的提醒之後,衆人幾乎是在第一時間,便立刻警覺了起來!

嗖!

忽的,一道破空之聲劃破空間,在寂靜的樹林中炸響!

霎時間,一道暗色光芒直接穿過了茂密的灌木叢,筆直的朝着我激射而來!

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激靈,幾乎是憑藉身體的本能反應,硬生生的扭轉起了身體,堪堪躲過那道暗色光芒,不過,那道暗色光芒還是割破了我的衣服,最後發出了一道悶響聲,直接釘在了我身後的巨樹之上……

我連忙扭頭一看,竟然是一柄島國特有的手裏劍!

我纔剛剛確認,剛纔想要射殺我的,是島國特有的手裏劍,甚至,我還來不及發出聲音提醒大家,就在這時候,四周又是突然爆出了一陣陣破空之聲,緊接着,十幾柄手裏劍,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從四面八方,朝着我們射殺而來!

嗖嗖嗖……

刺耳的破空聲好像斬斷了寧靜那般,狠狠的撥動着我們緊繃的神經!

隨着破空聲的出現,已經做好了應戰準備的大家,也開始了瘋狂的閃躲!

瞬息之間,大家便朝着四面八方散了去,我也是奮力的躍到了不遠處的一顆巨樹之後,待到外面不再有破空聲傳來,我才悄悄的探出了頭……

十幾柄手裏劍,盡數射在了我們剛纔聚集的地方,或刺入巨樹上,或扎進灌木裏,總而言之,那片我們剛纔還聚集在一起,分析事件的區域,此刻,已經佈滿了觸目驚心的暗器!

從我確定張玄志身亡,再到鬼音入耳,直至最後,十幾柄手裏劍的突然出現,一切的一切,都只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快到讓我有些應接不暇,直到此時,我才獲得了一瞬間的喘息之機……

“有人受傷嗎?”我壓低了聲音,試探性的喊了一句。

“俺沒事!”

“這點小伎倆,還傷不到老子!”

“偷襲我們的暗器,是手裏劍……”

“島國的雜碎們埋伏我們?”

衆人你一言我一語,聲音也從我的四面八方傳來,然而,我也大家的話語中聽出,我們所有人都沒有受傷!

一想到這裏,我也不由的舒了一口氣……若不是有那道鬼音的提醒,我也不可能出言提醒大家,四周有埋伏,如果我沒有喊出那句話,大家也不可能提高警惕,若是在我們沒有提高警惕的時候,手裏劍突然出現,恐怕,我們一定是損失慘重……

因爲,我當時根本就不知道四周有人埋伏,包括其他人,在那時候,也全都將注意力集中在了張玄志的身上,亦是沒有注意到四周的動靜,完全就像是當初我們接連偷襲其他勢力那般,防不勝防……

這就叫,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溼鞋?

我們在祖乙大墓中,三番幾次的偷襲別人,想不到,這次竟然着了別人的道,被反偷襲了!

不過,話說回來,偷襲我們的人,使用的是手裏劍這種暗器,這就證明,來人應該不是龍虎山的人,而是……島國的人! 我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動向,然而,這片灌木叢之內,除了我們幾人剛纔的議論聲之外,竟然沒有再傳來任何的聲響,就彷彿,全世界都變得安靜了下來那般……

我又在樹後躲了片刻,寧靜,依舊包圍了整片灌木叢,我不知道偷襲我們的島國人到底走沒有,也不知道那羣島國人現在在哪埋伏,我唯一能確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偷襲我們的島國人,一定是那三名風水師!

首先,島國一方,忍者和陰陽師這兩支隊伍,已經被我們團滅了,只有四名叛逃的風水師,我們還沒有遭遇,再算上墓殿中,被封存在血紅棺槨裏的屍體,風水師,應該只剩下了三人才對!

然後是張玄志和玄宇他們,之前可是一直都在跟蹤其中一名風水師,因爲被那名風水師甩掉,所以纔會與我們遭遇……換個角度想一下,風水師,未必是甩掉了那羣自視甚高的道士,相反,被張玄志他們跟蹤的那名風水師,很有可能再擺脫了追蹤之後,又對張玄志他們展開了反追蹤!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也就可以解釋,爲什麼我們會在這裏遭遇風水師的埋伏了!

婚戰:只結婚不說愛(全文) 直白的說,風水師想偷襲的,應該是龍虎山的道士,只不過,龍虎山的人被我們幹掉了,然後風水師有轉移了目標,將矛頭指向了我們!

可是,風水師爲什麼要偷襲我們?

非他族類,其心必異?

還是因爲我們身上有一些風水師們需要的東西?

或者,那羣風水師只是單純的想要幹掉祖乙大墓中的其他人?

就在這時候,我沉下心來思索整件事情之際,忽的,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中,這聲音,就好像是有人在樹林中竄梭行走似的!

一世獨尊 當即,我連忙定了定心神,因爲我知道,我的夥伴是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亂動的,唯一的解釋,只能是風水師那羣人,他們一定是見偷襲沒有成功,所以準備選擇撤退了!

想到了這裏,我立刻進入到了那種玄妙的境界,用心去感應聲音傳來的方向……我們的正前方,也就是山頂的方向!

陡然間,我猛的睜開了雙眼,一抹精光從我眼瞳中爆閃而出,當即,我冷喝一聲道:“正前方,追!”

話音未落,我便第一時間離開了大樹的掩護,反身朝着山頂的方向狂奔而去!

唰唰唰……

數條身影在第一時間出現在了我的身側,來人,正是張銘,石毅,李靈兒,大熊,以及大屁!

我們衆人飛快的躍過了張玄志的屍體,繼續朝着山頂的密林中追擊而去,可就在這時候,大屁卻突然停了下來,呲牙咧嘴的朝着三個方向分別低聲咆哮了起來!

“偷襲俺們的是三個人,而且他們發現了俺們開始對他們展開追擊之後,這羣人竟然直接分散了開,分別朝着三個方向逃竄了起來!”石毅低喝一聲,道。

“這羣傢伙果然經驗豐富!”我冷笑一聲,心中幾乎已經可以肯定,我剛纔的那番分析,幾乎全部正確,“不過,他們犯下了一個非常嚴重的錯誤,那就是他們實在是太低估我們了!”

沒錯,那羣偷襲我們的傢伙,真的是太低估我們了,他們小看了大屁的鼻子,也小看了我們的實力!

在這種情況下,面對我們的追擊,他們並沒有集中在一起,與我們一戰,而是分散了開,這就代表,一旦我們選擇追擊一個方向,或者兩個方向,那被我們追擊的人,就會陷入到必死的局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