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看著手機,林東的電話又打了過來,這次我沒有掛斷,拿著手機對顧勛輕聲說了句:「我出去接一下電話。」

顧勛點了點頭,目送我離開這片區域。我來到人比較少的地方,深吸了一口氣,接起電話。還沒等我開口,林東的聲音便從那邊傳了過來:「怎麼還沒出來?你現在在哪兒呢?」

「林東,我還有自己的日子要過,沒有辦法再陪你玩下去了。你放過我行不行?」我特別苦惱的說道,還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流言傳到了顧勛耳邊,他今天這個狀態顯然已經反常了。

「安若,我的話看來你是真的不放在心上了。」林東嘆了口氣,頗為惆悵的說道:「你這個樣子讓我很難不做出什麼傷害你的事。」

「天下之大,你去哪裡找樂子不可以,為什麼非要纏著我呢?」我有些氣惱的說道:「你要傷害我,我也無所謂,不過你不許對顧勛和希澤出手,如果他們受到了傷害,就算是你,我也不會善罷甘休。」

「那就要看我的心情了!」林東的聲音十分愉快,他語氣暢快的說道:「你也知道,我只是閑著無聊,當然是怎麼開心怎麼玩。現在看來,你已經打定主意不想要回到我身邊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你就好好期待吧。」

說完,林東便掛斷了電話,我看著暗下去的顯示屏,煩躁的情緒襲上心頭。怎麼辦?該不該把這件事情和顧勛說?如果和他說了的話,顧勛又會是怎麼的態度? 哪怕我搖頭示意自己沒什麼事,顧勛仍十分擔心:「你的臉色看起來很差,還是把事情都和我說一說吧。」

我想到以前發生的那些事,還是覺得有些難以開口,等下有了搖頭笑著說:「顧勛,我的確遇到了一些困難,不過現在還能堅持。如果真的到了解決不了的時候,我會把所有的事情都和你說的。」

「安若,你要知道,我和希澤永遠陪在你身邊。」顧勛親吻著我的額頭,他溫柔的聲音和輕柔的動作,使我內心的焦躁平息了不少。

看著顧勛和希澤,我暗自下定決心。這是我一直嚮往的生活,絕對不允許因林東而打破。

這一晚,希澤活過得十分開心。拿著從肯德基得到的小禮品,希澤一路上嘰嘰喳喳的給我們講述著他看電影的心得,顧勛安靜的聽著,時不時插上幾嘴,父子兩個相談甚歡,我靜靜地看著他們倆個,只覺得時間如果能夠永遠停在這裡就好了。

除了這天有些反常以外,顧勛又恢復了以往的樣子,彷彿他對我的質問都不復存在一樣。

只是晚上回家休息的時候,顧勛不可避免的看到了我身上的傷,他立刻拉著我要去醫院,可我的傷口已經經過了處理,現在再去醫院也沒有什麼用,當下便拉著顧勛,一番勸說之下,終於打消了他把我拉去醫院的念頭。

不過他還是掀開了我的傷口,雖然我沒有親眼看到傷的有多嚴重,但從顧勛那緊蹙的眉頭來看,傷口看起來確實有些猙獰。

「究竟是怎樣才能傷成這個樣子?」顧勛十分溫柔的撫上我的傷口,小心翼翼的把傷口重新包紮好。

我無所謂的笑了笑:「只不過是被條發瘋的狗咬了而已,雖然看起來比較嚴重,但咬我的那條狗已經死了,這樣比起來,我還賺了不少。」

「這怎麼能夠比較!」顧勛眉頭深鎖,十分不滿的看著我:「一天不在我身邊就出了這樣的事,你讓我怎麼能夠放心得下?」

「反正有你一直陪在我身邊,我還有什麼好擔心的。」我笑著靠進了顧勛的懷裡,他小心翼翼的避開了我的傷口,將臉埋在了我的頭髮里,深深吸了口氣:「安若,我這輩子都願意栽在你手裡。」

接下來的幾天里,我都在等著林東所謂的報復,可這幾天一直風平浪靜,好像他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我也希望他能就此把我忘掉,每天這樣提心弔膽的過日子,實在太難受了,想打聽一下他最近的情況,卻苦於沒有門路。

如果去找欒曉萱的話,以她對林東的重視,似乎也不會把他的動向告訴我。如此一來,我也只能被動的生活,期待著林東這次回國只是一時有事,過不了多久還會遠赴他鄉。

事實證明,這只是我的幻想。沒過多久,在我有一次下班的時候,林*然又出現在了公司,在見到我之後,二話不說把我拉進了車裡揚長而去。

我看著幾天不見的林東,相比起我些許的憔悴,他看起來倒是興緻盎然。

「你究竟想要幹什麼?」我有些氣急敗壞的看向林東,原本以為他已經無暇再顧及我,可他突然又出現在這裡,這就說明他根本沒有放棄對我的想法。

迎著我憤怒的目光,林東倒是毫不在意:「我說過找到你就是為了再找些樂子,現在還沒到最有趣的時候,我怎麼可能輕易放棄!」

「有沒有人說過,你的性格真的很惡劣!」我也顧不上對林公的顧忌,直介面不擇言的對他吼出了自己的心裡話。

林東把我壓在了座位上,在我唇上吻了一記,壞笑著說道:「除了你,還真沒有人再說過這樣的話!我很開心能有這樣的評價,這麼多年來,恭維的話我聽得多了,果然只有你才能讓我感覺到很有趣。」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林大少爺的生活真是太可悲了。」我冷冷的看著林東,內心的焦灼越發強盛。

林東對於我的話不置可否,拉開我的衣服翻看了一下我的傷口:「傷怎麼樣了?應該已經好了吧,這回你還想怎麼逃脫?說實話我還挺期待的呢!」

林東的話讓我的心漸漸下沉,他說的沒錯,這幾天過去以後,我的傷已經好了大半,再像上次那樣無理取鬧,顯然無法讓林東收手,現在我能怎麼辦?一哭二鬧三上吊嗎?這種戲碼,這麼多年來林中不知見過了多少遍,用來對付他會有用嗎?

林東鬆開了我,我看著他悠哉的狀態,默默拿出了手機給顧勛發信息。今天,靠我自己的力量顯然無法掙脫林東,現在能夠依靠的人,果然只剩下顧勛一個。

然而就在我剛拿出手機的一瞬間,林東瞬間把手機奪走,顯然他已經輸入了自己的指紋,直接解開了手機的密碼。

翻看了一眼電話簿,林東皺眉說道:「我的手機號碼呢?」

那要羞恥到讓人難以言表的備註早就被我刪除了,林東顯然也不想追究這件事,只是又慢條斯理的把自己的電話重新輸入了進去,之後把手機揣到了自己的衣兜里。

我瞪大眼睛看著他,沒想到他這次居然明目張胆的直接拿走了我的手機。

「你把手機還給我!」我震驚的看著林東,劈手上前想要搶回自己的手機。林東一隻手便把我制住,把我按在座椅上,居高臨下的看著我說道:「放心吧,該給你的時候會還給你的,不過現在,我也要收取一點屬於自己的報酬。」

林東的唇落在了我的鎖骨上,輕微用力之下,一抹嫣紅便悄然浮上。我的心臟在激烈的跳動著,不是因為激動,而是因為氣憤與恐懼!

「林東,你放開我!」

「……林少,我錯了,你先放開我好不好?」見強硬的抗拒沒有用,我轉而開始放軟話求饒:「這,這裡不合適,你先放手好么?」

林東不為所動,仍舊在我胸前勤勤懇懇的「工作」著,過了好半晌之後,他終於直起身舔了舔唇,意猶未盡的說道:「這裡的確不合適,不過按照你的意思,我們可以回去以後再繼續。」

我趕忙收攏好自己的衣襟,默默退到了離林東最遠的地方,看著他不再言語。

沒有了手機,我連聯繫顧勛都做不到,回到林東的地盤以後,更是連求助都找不到人,難道我真的不能逃脫這種命運嗎?

回到別墅以後,我被小四帶下車,不容我有任何遲疑,林東把我拉進了屋內。

欒曉萱又回到了這裡,看到我再次被林東帶回來之後,她的眼中閃過一瞬間的憤怒。 「把她給我看好了!」林東吩咐了一聲,轉身去樓上換衣服。

我坐在客廳里一言不發,看著林東獨自去了樓上。等看不到他的背影之後,我趕忙輕聲對欒曉萱說道:「好久不見,廣告後期製作很順利,過不了多久應該就能發布了。」

我沒有剛開始邊說出自己的目的,而是選擇先和欒曉萱聯絡一下感情,只可惜效果似乎並沒有那麼理想。

欒曉萱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寒聲說道:「拍攝廣告只是職責所在,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好吧,既然你如此直白,那我也不拐彎抹角了。你是喜歡林東的吧?」我開門見山的說道。

欒曉萱的神色更冷了一分:「沒錯,我是喜歡他,不過和你有什麼關係,而且這點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

我點了點頭,沒有在意她冰冷的神色:「那好。你也知道他今天把我帶回來的目的,如果我真的和他在一起,恐怕你也不會開心。既然如此,你能不能放我離開?」

「你想要離開這裡?」欒曉萱挑眉看向我,我忙不迭的點頭,沒想到她突然嗤笑了一聲:「你當這裡是什麼地方?少爺從不輕易帶女人回來,你應該感到榮幸,而不是一天到晚想著逃跑!」

欒曉萱的言辭讓我瞪大了眼睛,這是一個正常女人該有的思維嗎?明明喜歡林東,對於我的到了深惡痛絕,可她怎麼可能對於我的請求一口否決?

我滿是不可思議的對欒曉萱說道:「不是,你願意眼睜睜的看著我和林東在一起?」

「就算不願意又怎樣,只要少爺開心,讓我做什麼都可以。」欒曉萱垂下眼眸,神色黯然的說道:「自從我跟在他身邊以後,你這樣的女人便從來沒有斷絕過。他就像一匹野馬,沒有人能牽絆住他的腳步,我也只能默默守在他身邊,雖然無法成為他眾多女人中的一個,但只要守在他身邊便足夠了。」

我忍不住有些氣急敗壞,這都什麼年代了,居然還有這樣死心塌地的女人!還愛上一匹野馬,這不就是頭頂一片草原么!

我實在接受不了這樣的觀念,看著欒曉萱失落的神色,忍不住苦口婆心的說道:「幸福都是要自己來爭取的,你總不能就這樣默默的守在一旁吧,這樣下去,他永遠都不會看到你!」

欒曉萱仍舊不為所動:「我所求的不過是能守在他身邊。在他身邊待了那麼久,我已經清楚的認識到,貪得無厭的人只會被他厭煩。既然如此,我還不如默默的守在他身邊,只要不犯錯,少爺便不會驅逐我。」

我倒是有種雞同鴨講的感覺,這個女人已經完全被林東俘獲了,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有這樣大的魅力!

我還要再說些什麼,可這個時候林東已經走了下來,欒曉萱趕忙走了過去,十分恭敬的對他說道:「少爺,晚餐已經準備好了,請您用餐。」

林東隨意的點了點頭,拉著我的手把我帶到了餐廳。欒曉萱的眼中閃過一絲受傷,可最終卻沒有說些什麼。我看在眼裡,不禁暗自咬牙。

明明很不甘心,為什麼還要這樣忍讓!欒曉萱又不像當年的我,只能依附著林東而活!看著林東的背影,我不禁暗自納悶,難道他的人格魅力真的有那麼大?

在餐廳坐定之後,我看了欒曉萱一眼,輕聲對林東說道:「我吃飯的時候不喜歡有別人在,如果他們不吃飯的話,還是讓他們先離開吧。」

林東挑了挑眉,有些詫異的看向我:「你怎麼又多了這些古怪的毛病?」

「我就是這樣的性格,你要是嫌棄的話就放我離開呀?」我帶著一絲挑釁的對林東說道。

林東挑唇一笑,揮了揮手示意欒曉萱和其他傭人都出去,欒曉萱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卻沒有反抗,默默的退了出去。

等所有人都離開以後,林東這才若有所指的對我說道:「把所有人都支開,說吧,你是有什麼想讓我知道的么?」

我看著林東,一桌子豐盛的晚餐卻讓人覺得食不下咽。

「我已經順著你的心意做了,女人,不要得寸進尺。」林東吃了一口飯,慢條斯理的說道。

「我的心思你不明白嗎?只不過說了你也不理會罷了。」我嘆了口氣,不想繼續這個沒有結果的話題,轉而輕聲說道:「和我說說你這幾年的境況吧。我現在也不再是以前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小丫頭了,就算要再找個金主,也要看看能不能給我合適的條件。」

「哈哈哈!」林*然笑了起來,我一臉莫名其妙不明白到底哪句話惹得他發笑。

等到林東終於笑夠了以後,這才終於說道:「原來你在意的是這件事!放心好了,一個蒂迦羅我還不放在眼裡,養你綽綽有餘!怎麼,打算回來了?」

「欒曉萱是怎麼回事?」我沒理會他的問題,接著問他我關心的話題。

林東也沒在乎話題的轉變,看著我無所謂的說道:「她只不過是我家裡派來照顧我的人罷了,既然沒有辦法拒絕,那就讓她待在身邊好了。」

聞言,我默默皺眉。我本以為欒曉萱像其他女人一樣,出於自己的目的才就在林東身邊。可是現在聽林東一說,我才覺得事情似乎並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樣。

「欒曉萱不是一個明星么?怎麼會留在你身邊?而且我平時似乎也沒有聽到她和你之間的消息。她跟了你多長時間了?」我把心中的疑惑說了出來。

林東回想了一下,有些不確定的說道:「差不多有五,六年了吧?我也記不清了。至於做了明星,只不過是我有一段時間被家裡凍結了資金,沒錢了讓她出道。欒曉萱也算有些資本,說起來那一段時間我的開銷全都多虧了她。」

這個真相著實出人意料,我看著林東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你居然也有這麼狼狽的時候?」

林東不滿的看著我:「你關注的重點是不是有些不對?」

我笑而不語,原本緊繃的神經也變得鬆懈了不少。難怪這幾年來,欒曉萱雖然維持著不少的人氣,可卻沒有像一般明星那樣,總是爭取著出現在鏡頭面前,而且回想一下,她出現的時間,似乎也正是在五,六年前。

「你不會不知道欒曉萱對你的心思吧?」我看著林東,語氣淡然的問道:「人家女孩子為你付出了那麼多,你就沒想著回報她?」

「哼!有什麼好回報的,不過是一些老頑固派來監視我的人。」林東頗為不悅的說道,轉而玩味的看向我:「好端端的怎麼提起了她?你是嫉妒我身邊還有其他人么?」

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當年我都沒在意,現在怎麼可能會在乎這些事。」 這頓晚餐我最終也沒有吃多少,等林東放下筷子以後,我立刻全神戒備的看向他,生怕他會有什麼過分的舉動。

看著我像豎起翎子的鬥雞一樣,林東好笑著說道:「看你那膽小的樣子!我又不喜歡霸王硬上弓,乖乖跟過來吧。」

嘴上說著不喜歡,可上次你卻不是這樣的表現!我在心中默默吐槽,看著林東,身上卻沒有動作。

林東回頭看了我一眼,見我還坐在原地,十分不耐煩的說道:「你要是現在不跟過來,別怪我待會兒不講情面。」

雖然他本來就沒有講過什麼情面,不過看他今天的樣子,事情似乎還有轉圜的餘地。

出了餐廳以後,林東把我交給了欒曉萱,沒有什麼其他的吩咐,卻轉身回了他的卧室。

欒曉萱把我帶到了一間客房,站在門口示意我進去。我狐疑的看向她,不明白他們主僕兩個到底是什麼意思。

欒曉萱把林東那不耐煩的表情學了個十成:「趕快進來吧,不想在這裡,難不成你還想去少爺的房間?」

我咬著牙,默然不語,與其選擇去面對林東,我還不如選擇在一個陌生的屋子裡待著。

雖然沒有主卧那樣大氣,但這間客房一應設施也十分完備,也是十分適合居住的。

見我已經乖乖的進到房間里,欒曉萱淡漠的說道:「如果有什麼事情可以按床頭鈴,會有傭人過來。今晚你就在這裡安心睡吧,少爺不會對你做什麼的。」

「這是林東親口說的?」我好奇的向欒曉萱確認,結果她給了我一個鄙視的眼神:「少爺說過的話從來都算數,你這個蠢女人,不要隨意質疑他!」

「……」好嘛,幾天不見,我又變成了一個蠢女人了!這又不是當初她剛剛接到我們公司的代言時,對我十分尊重的時候了!

不過欒曉萱的話倒是讓我稍稍放心了下來。林東這個人有時候雖然霸道而不講道理,可是很多話一旦說出來,他便從來沒有反悔過。

想到這裡了,我對欒曉萱說道:「對了,可以把你的手機再借給我嗎?」

「不可以!」欒曉萱毫不猶豫的說道:「上次把手機借給你,少爺知道以後狠狠罵了我一頓,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心思吧。在這棟別墅里,經常都不敢把手機借給你,沒有少爺的命令,就再也沒有人會讓你聯繫到外界!」

「你們這算是非法監禁嗎?」我惱怒的看向欒曉萱,如果不能和顧勛聯繫的話,不知道他和希澤會焦急成什麼樣!

面對我的質問,欒曉萱抱緊手臂,輕蔑的笑了笑:「這離非法監禁可還差得遠呢!而且我們對於監禁你也沒有什麼興趣,別往自己的臉上貼金了!」

「……林東有沒有說過什麼時候放我走?」我咬了咬牙,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這是少爺決定的事,至於你什麼時候走,還要看他的心情。好了,我也沒有時間留在這裡和你浪費,沒有什麼要緊的事,不要輕易找我!」欒曉萱態度有些蠻橫的說著,之後便扭頭離開,甚至把客房的門在外面反鎖了!

我真是越來越摸不著林東的行事軌跡,面對著空曠的屋子,我深深的嘆了口氣。四處翻找了一下,卻沒能找到出去的地方。

屋子裡倒是有一部電話,我試圖撥通顧勛的號碼是,卻發現這部電話現在只是一個擺設,根本無法和外部聯絡。

除了不能和顧勛聯繫,這一夜而我卻過的還算安逸。林東並沒有對我做什麼,甚至在我回到房間以後,他連面都沒有露過。難不成是他臨時有什麼事情,所以才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

懷揣著種種疑問,我不安的睡了過去,第二天早早便起了床,發現原本鎖上的門已經開了,而我昨天晚上脫下來的衣服卻不見了,昨晚放衣服的地方已經只剩下一套連衣裙。

在我睡著的時候,不知道是誰把我的衣服偷偷換了出去!我氣惱的把連衣裙摔在了地上,按下了床頭的鈴,可是過了好半天也沒有人過來。

我打開房門,探出頭想要喊一個傭人過來,只可惜就算有人聽見了我的呼喊,也沒有人過來理我。

被逼無奈之下,我只得回去穿上了裙子。等我穿好了衣服以後,傭人們就像突然能聽見了一樣,來到我身邊通知我,早飯已經準備好了。

「我的衣服呢?把我的衣服還給我!」我沒好氣的對著傭人說道,這件連衣裙領子開得比較大,雖然現在天氣已經轉暖,但是昨天我鎖骨的位置上被林東種上了不少草莓,一眼看去有不少紅痕,而這件裙子簡直就是讓我把這些痕迹暴露在外!

「對不起,安小姐。少爺說了只為你準備了這件裙子!」

「!!!」我氣憤的看著眼前的傭人,卻也知道她只是按照林東的吩咐行事,拿她撒氣也沒有什麼用。

「林東呢?」我壓抑著心底的怒氣,轉而問道,既然找僕人們沒有用,那我還是去找正主。

「少爺很早便出門了,現在並不在這裡。」

呵!我已經知道林東唱的這是哪一齣戲了!他不過是在我身上製造了這一身曖昧的痕迹,然後讓我堂而皇之的到公司去上班。經過人們的口口相傳,這件事終究會到顧勛的耳朵里。

不知道的人會以為我和顧勛十分恩愛,而知道的人卻只會認定我在光明正大的出軌!再加上我並不光彩的過去,這些因素添油加醋的彙集到一起,就算顧勛對我的感情再堅定,他也不會再無動於衷!

林東真是好狠毒的計策,他什麼事情也沒有做,就把所有的鍋都摔到了我頭上,他就是想讓我看看,我和顧勛之間的感情,根本不堪一擊!

可我又怎麼能夠讓他輕易得逞?既然他不在別墅,我也沒有必要非得和他當面說清楚。拿回了自己的包,我翻了翻了一下,還好信用卡還在。

在我要離開的時候,傭人們並沒有阻攔,反而送上了我的手機。我打開一看,上面有四五十個未接來電,更有二十多條信息,全部來自顧勛。

我趕忙把電話掛了回去,卻被告知對方已經關機。我有些頭疼的揉了揉額頭,看來我還是先去一趟顧氏集團,把事情和顧勛去說清楚吧。

林東已經安排好了,送我離開的車,我本來打算在去公司的路上再買一套衣服,可是無論我怎樣說,那名司機卻一直一言不發,直接把我送到了蒂迦羅的正門口。

在人來人往間,他把我放下了車,對我鞠了一躬,並大聲說道:「安小姐,以把你安全送達公司,林少祝您工作愉快!」

「閉嘴!」我羞惱喊著,看向這個司機的眼睛都快噴出火來!響亮的聲音把四周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我趕忙低下頭,捂著胸口向遠離公司的地方走去。 雖然已經極力避免,但還是有人看到了我。我的內心煩躁不已,可是去拿這些路人沒有辦法。歸根結底,這都是林東的計劃,我沒能及時看破,現在處於這樣的境地,也是被逼無奈。

在去商場的路上,我又給顧勛打了一個電話,可結果卻是無人接聽,也不知道是他正在開會,手機設置了靜音,還是明知道是我給他打個電話卻不想接。

在導購稍顯詫異的目光里,我挑了一件高領的衣裳,把胸前的曖昧痕迹全部遮去。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雖然在新衣服的遮擋下,看不出上面的痕迹,可等到晚上回家休息的時候,總會暴露出來。

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在這些痕迹徹底消去之前,我恐怕要陪著希澤睡了。

沒有回公司,我直接去了顧氏集團。期間又給顧勛打了兩個電話,可那頭依舊無人接聽。等我到了顧氏集團之後,前台小妹看著我的目光充滿了不明的意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