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緊緊跟着王樹梓,一雙手早握緊了皁白相筆,扯出了金牙線!

慕芊芊在對面看見了我們的舉動,先是一愣,隨即臉上竟是一喜。

這變化相當明顯,我嚇了一跳,心中叫了一聲“乖乖,大小姐啊,我們是要偷襲,你高興什麼?!”

我趕緊給她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免得她一時激動,叫出聲來,被魏一揚發覺。

但是沒想到慕芊芊實在是太逗了,在看到我的手勢之後,她居然認真使勁的點了點頭!

那神情,就好像是在說:“放心,我不會說話的。”

我了個天!

我當時一個趔趄,差點栽倒——這下要壞事了!

果然,在看到慕芊芊的舉動之後,魏一揚也是詫異的“咦”了一聲,似乎是覺得這個慕芊芊好像在對自己做鬼臉,但是又不應該,愣神之際,跟鍾龍相鬥的魏一昂早已覺察到了,當即縱聲提醒道:“大哥,小心身後那兩個雜碎!”

“惡鬼,納命來!”

我大喝一聲,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當下我也顧不了那麼許多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我和王樹梓一起躥了出去!

我右手伸出,彈動筆頭,毫不遲疑的將其彈向魏一揚的後腦,左手拉着筆桿,直挺挺的往魏一揚身前奔去!

王樹梓也在同一時間手捏兩道水紋波符朝魏一揚的天靈蓋上拍了下去!

而魏一揚也恰恰就在此時扭頭!

前有慕芊芊的劍,後有我和王樹梓的偷襲,那魏一揚居然毫無顧忌地扭過腦袋,也不防護,伸出手就硬接我們的攻勢!

他口中哈氣,朝着我的筆頭吹去,腳上用力,朝着王樹梓的下巴踢起!

但是這下,魏一揚算是失算了。

貪歡小妻慢點跑 雖然得到魏一昂的提醒,他也知道身後有我們偷襲,而且他也看見了我們兩個招式兇悍凌厲,但是他太輕視我們兩個了!

他完全沒有把我和王樹梓放在眼中,尤其是我,他也完全不知道皁白相筆的厲害!

他那不假思索,毫無顧忌地一口氣噴出,想當然的認爲就能把皁白相筆的筆頭給吹走,甚至他還半扭着身子,兩隻手還在撥弄慕芊芊的長劍,後邊的腳卻是來阻擋王樹梓的攻擊!

他失算了!

毫毛雖然不重,可是筆頭是鐵的!

這皁白相筆更是麻衣陳家數百年珍藏的寶物,縱橫陰陽兩界,人擋殺人,鬼擋滅鬼!

豈能是一口氣就能吹落的?

那筆頭只是稍稍一偏,飛勢不變,仍舊是越過了魏一揚的肩膀!

我握着筆桿子,也到了他的跟前,他這時候才悚然動容,本來還嬉皮笑臉地看着慕芊芊,這下卻不得不回頭了!

而在此時,王樹梓將下巴一縮,腦袋一偏,閃過魏一揚蹬踹的攻擊範圍,左右手快速一揮,兩張水紋波符雖然沒能貼在魏一揚的天靈蓋上,卻準確的貼在了魏一揚的額頭和臉頰上!

與此同時,魏一揚身後慕芊芊也終於脫離了魏一揚的掌控,一把長劍閃着寒光,毫不遲疑地刺中了魏一揚的胸口! 驚奇的是,慕芊芊那把劍居然刺中了,正中魏一揚半扭着身子的胸口!

“咔!”

慕芊芊剛剛一喜,我就看見魏一揚的手捏住了慕芊芊的劍身,那柄通體碧幽幽發綠的寶劍,在一聲脆響中,變作兩斷,跌落塵埃!

慕芊芊驚呼一聲,臉上紅潮涌動,急急退後。

而我左手握着筆桿,猛然拉動金牙線——金牙線“嗖”的繃直,斜向從魏一揚的肩膀滑動,只要順利成功,魏一揚的腦袋連同半個肩膀都會被削掉!

可就在這緊要關頭,魏一揚的瞳孔驟然緊縮,一手揮出,“砰”的一聲,一個鵝卵石徑直砸中我的手腕!

剎那間,痛徹心扉!

我的手不由得一鬆,皁白相筆落了下去。

終究是沒能割掉魏一揚的腦袋!

“黑水冰封!”

王樹梓大喝一聲,只聽一陣“嘶嘶”的響聲,那兩道貼在魏一揚額頭上和臉頰上的水紋波符開始起了變化!

大量的黑色霧氣不斷蒸騰而起,瞬間將魏一揚全然籠罩在內!

而那波紋竟似是刀割斧刻一般,深深的印在了魏一揚的額頭和臉頰之上!

他臉上的皺紋本來就多,這樣平白又添了濃墨重彩的幾筆!

魏一揚立即不動了,彷彿是凍僵了,連眼珠子都不動了。

我捂着手,趕上去把皁白相筆撿了起來,慕芊芊卻拉着我急忙後退,道:“危險,不要近前!”

我們三個退後了好幾步然後才站定,目不轉睛地注視着魏一揚。

“咱們,這是成功了?”看着魏一揚依然不動,我難以置信地自言自語了一句。

我一擊得中,雖然沒能割掉魏一揚的首級,但是卻拉開了一個大口子!而且王樹梓的水紋波符也準確無誤地貼上了魏一揚的身上!更出乎意料的是,慕芊芊的劍也刺中了魏一揚的胸膛!

但是,要說魏一揚因此就被滅了,我還是難以置信!

總裁的報復遊戲 畢竟實力的差距,不是靠偷襲就能彌補得了的。

更何況,此時此刻,魏一揚只是僵硬不動,並沒有灰飛煙滅。

“兄弟,你的波符能滅了他嗎?”我問王樹梓道。

“不知道。”王樹梓跟我面面相覷之後,又緊盯着爲醫院呢,慕芊芊也是眼睛瞪得大大的,須臾不離魏一揚。

我倒是想上去補一記金牙線,可是剛纔魏一揚那一石子打的極其厲害!我的左手到現在都無法擡起來!

“老大!”遠處正和鍾龍打鬥的魏一昂氣急敗壞地大叫一聲,奮力發動了幾次攻勢,似乎是要逼退鍾龍,然後衝過來,但是卻被鍾龍阻撓,鍾龍的實力本就不比魏一昂弱,此刻魏一昂心神大亂,鍾龍更是得勢不饒人,哪裏能讓他逃脫?

鍾龍一邊更加迅猛地攻擊,一邊幸災樂禍地笑道:“嘿嘿……敬酒不吃吃罰酒!今天,你們兩個惡鬼就算是栽了!蓮城必定踏平老陰山!”

鍾龍一邊打,一邊罵,魏一昂氣的是七竅生煙,差點噴出一口鬼血來。

蓮城的衆家丁見狀,也都是士氣高漲,一番猛衝直撞,老陰山的鬼兵節節敗退。

“大哥,大哥!”

魏一昂大聲叫道。

“慕姑娘,咱們去把魏一昂也滅了吧?”我看向慕芊芊道。

慕芊芊瞥了我的手一眼,道:“你沒事吧?我看見你被魏一揚的石頭擊中了手腕!老陰山的飛石術,相當厲害!”

“沒事。”我笑了笑,道:“只要魏一揚不能再動,我這一石頭挨的也值得……”

話未說完,我便瞪大眼睛不說了,因爲我忽然聽見一陣“嘶嘶”的聲音響起,正是從魏一揚那裏傳過來的!

再定睛一看,那魏一揚額頭上和臉頰上那兩下里本來深深印刻上去的水紋波符居然開始冒起黑煙了!

原本黑色的波紋,此時此刻開始慢慢變黃,變焦!

“怎麼回事?”我愕然的看了一眼王樹梓,道:“這,這怎麼看起來似乎是變成灰了?”

“騰!”

我剛說完這句話,兩股暗黃的煙塵猛然躥起,把那兩片深深印刻的水紋波符掩成了一片虛無!

我頓時一陣眩暈,原來自己竟是個烏鴉嘴?!

“怎麼辦?”慕芊芊也是臉色大變,看着那暗黃的煙塵,焦急的問道。

“再貼!”我朝王樹梓喊道:“再貼波符!”

“沒用,你的符力爲水,我的術力爲土。土克水,怎麼會有用?”魏一揚突然說話了,他不再僵硬了。

他陰深深地笑笑,活動了一下手腕、胳膊,扭了扭腰,但奇怪的是,他的下半身卻是一動不動。

這個魏一揚……

我猛然間醒悟,他是在詐我們!

要是真沒用,他早就動手了,說這麼多廢話幹什麼?

還有,他不動還好,一動反而露了底,這個自作聰明的傢伙,他的腿不能動!

這個時候,他還沒有完全恢復全部的能力!

“王兄,貼他!”我狂叫道,然後又朝慕芊芊喊道:“慕小姐,你拿着這支毛筆的筆桿子別動,千萬不要碰別的地方!”

慕芊芊點了點頭,從我手中接過皁白相筆,握着筆桿子,我左手不能動彈,右手捏着筆頭,扯着金牙線,飛快的朝魏一揚奔去!

魏一揚站在那裏,依然沒有動,但是她的瞳孔已經緊縮地只剩下針眼大小了!

不知道是緊張,還是憤恨,但情形卻果然如我所料,他的腳並不能動!

王樹梓再次變幻水紋波符,輕輕一閃,也撲到魏一揚眼前,朝着他的臉上抹去!

“找死!”

魏一揚冷喝一聲,左臂橫亙胸前,朝上一擡,去格擋王樹梓的右手,右手則勾成鷹爪狀,朝天祭起,然後手腕一抖,夾雜着一股厲風,猛然下落,擊向王樹梓的天靈蓋!

這個時候,我早已趕到,身體一轉,朝魏一揚的脖子繞去!

“嘭!”

魏一揚的左臂架住了王樹梓的右手,往外一格,把王樹梓震了出去,王樹梓連連後退,最終仍不免摔了個筋斗!

就算魏一揚的下半身不能動彈,王樹梓也無法近他的身,這便是實力的差距!

緊接着又是“砰”的一聲,魏一揚的手掌翻動,朝着我的面目,就是一個鵝卵石打出!

陰山飛石!

我已經領教了一次它的厲害,額頭若中,必死無疑!可吃過一次虧了,這一次,怎麼會再中招?

我一個滾翻,閃躲在地上,那鵝卵石几乎是擦着我的頭頂而去,擊在地上,深深沒入,只剩下一個駭人的黑洞,也不知道沒入又多深!

如此一來,倒是給了我一個提醒,魏一揚大力防控上半身受襲,而且兩手、兩臂、脖子、肩膀都能運轉自如,要想纏繞金牙線在他的脖子上,恐怕不太容易!

女總裁的神醫兵王 既然如此,那就纏下半身!

我就地一滾,筆頭拋出,魏一揚早又飛出了一個鵝卵石,朝着我的天靈蓋打來,我就在地上來回滾翻,不知不覺間,已經把金牙線在他腳下繞了一圈!

然後我也不再耽誤,猛然一扯,金牙線從魏一揚的膝蓋上劃了過去!

“啊!”

一聲淒厲無比的慘叫沖天而起。

魏一揚的身子慢慢的滑動了起來!

非常奇怪的滑動了起來,膝蓋以上的部分,滑落了下去!

他被截肢了!

“嘶嘶……”

幾道暗黃色煙在魏一揚被截肢的膝蓋處嫋嫋升起,猶如炊煙一般!

小小成功了一把,我心中一陣歡喜。

“陳歸塵!”

魏一揚的頭就驟然仰了起來,一雙赤紅的眼睛充滿殺氣地看着我,彷彿要將我吃掉一樣:“我要殺了你!”

魏一揚猛然間翻身而起,整個身子倒立,雙手撐着地,憤然一縱而起,胳膊肘撞向我的小腹,剎那間,一種難以言喻的劇烈疼痛像電流一樣傳遍我全身,我整個人猶如被煮熟的大蝦一樣,弓着身子,飛了出去,嘴裏一口鬼血也噴了出來!

人在空中時,我才苦笑道:“悲劇了,割斷了他的腿,他倒是能動了。”

“陰山落巖!”

我聽見魏一揚大喝一聲,緊接着就聽見慕芊芊的驚呼:“閃開啊!”

然後轟然一聲響,我好像是被流星砸中了一樣,“砰”的墜地!

渾身已經不能動彈了。

我努力扭頭回顧了一眼,只見一尊小山也似的巨巖攔腰壓在了我的身上! 魏一揚那一肘,幾乎把我打殘,我的腹部撕扯般疼痛,揪着疼成了一團,還沒有緩過勁兒來的時候,又被這巨巖壓中,雖然還未落得個魂飛魄散的下場,可當即是不能動彈了。

而魏一揚倒立着用手行走,雙腿之上被金牙線割斷的地方,兀自“嗤嗤”的冒着暗黃色的煙霧!

王樹梓在地上掙扎着,沒能起來。

剛纔他只是被魏一揚震了一下,便成了這個樣子,實力相差,終究還是太大了。

而慕芊芊則完全是有些看傻了。

魏一揚的雙腿驟然被削斷,我又瞬間被巨巖壓住身子,變故發生之快,如電石火花,根本是目不暇接!

或許是自己從來沒有被打的如此悲慘,尤其是被一個新鬼,如我這般年輕又不被他放在眼中的新鬼!

所以魏一揚已經惱羞的渾身哆嗦起來了,他用手撐着地,一跳一跳的躍至我面前,脖子陡然轉動,竟活生生擰轉了一百八十度!

他的目光定格在我的身上,那雙眼睛迸發出的極其陰毒狠戾的光芒,讓我恍惚間覺得看我的不是魏一揚,而是一條劇毒無比的蛇,在看的也不是我,而是在看它的獵物。

我無聲地裂開嘴笑了笑,掙扎着想要把手握成拳頭,再在他這張可惡的臉上砸那麼一拳!

但是,我的身體已經不太聽使喚了,尤其是腹部、腰部,略一牽扯到那裏的肌肉,渾身就一陣痙攣,萬般艱難!

“陳歸塵,今天我要碎撕了你,然後再把你一口一口吃掉!”魏一揚咬牙切齒地說,嘴角露出幾抹殘忍的獰笑。

“可惜啊……”我艱難的說着話。

重生之天才少女 “可惜什麼?”魏一揚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