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要去他後面,希望你們能掩護下我。”

說完我就拿出火符朝胖古的當下跑去,然後同時把兩張火符貼在胖古腿上。發動火符。

疼得胖古大叫起來,正要用手攻擊我時,五將幫我擋下了。

不過胖古依然沒有把退張開,我無法過去。

於是一口氣把我手中的符全部拿了出來,全部貼在他的一隻腿上。

快速的念着每一種的符口訣,由於有五將在,所以我不用擔心胖古會傷害我。

只聽見胖古再次大叫一聲,然後被貼了符紙的那隻腿擡了起來。用兩隻手抱着那隻腿吹着氣。

我趕緊趁這個機會從他下面的空隙中鑽了過去。

剛一鑽過來,就看見那隻妖正舉着武器刺向蔚軒的頭顱。

我趕緊撲過去,趴在了蔚軒頭上,他的武器刺在了我的悲傷。

一聲尖叫,感覺背後一股熱流涌出,疼痛感讓整個背部都失去了知覺。

還沒等我從疼痛中反應過來,就看見那隻刺向我的妖仰着頭,臉色瞬間變得蒼白。撒腿就跑。

我也沿着他的視線方向看去,看見胖古由於重心不穩,正往後面倒着。

妖嬈盛夏 如果我們不快點離開的話,就會被胖古壓到。

要是被壓到。我們必死無疑,他的身體太龐大。

不過現在蔚軒昏迷着,根本就無法逃,如果只有我一個人逃,還不如讓我陪他一起死。

或許,我死他活。

於是立即趴在蔚軒身上,希望這樣能保護他。

閉着眼睛,眼淚往下掉着,小聲嘀咕道:“希望內會沒事,我用身體幫你擋着……”

臉龐緊緊的與他的臉龐貼的一起,想要在死之前最後感受一下他的觸感。

小白和娜娜同時對着我大吼着。

感覺到胖古的身體越來越靠近我們,但是我一點都不感覺害怕。

把蔚軒抱得死死的,希望我的身體能挺住胖古的重量,不要讓蔚軒受傷。

就在面前一片漆黑,胖古的身體完全擋住光的時候,感覺蔚軒動了下。

我還沒來得急確定是不是真的動了,就感覺身體被重物壓住,讓我有些喘不過起來。

沒想到我會這樣死去。

不過想象中的痛苦並沒有到來,反而覺得身體越來越輕。

疑惑的睜開眼睛,看見蔚軒那雙藍色眼眸正看着我。

兩隻手舉着胖古的身體。說道:“還好嗎?”

眼淚滴在他的身上,高興的點着頭,沒想到他會在這個關鍵時候醒來。

他用力的把胖古的身體掀開,然後抱住我閃到了一邊。

這時才發現,他本來只要一絲藍色的頭髮現在變成了全藍,泛着一絲藍光的眼眸現在也變成了全藍。

看上去更加霸氣與神祕,有一種特殊的韻味。

他身上散發着黑氣,給人的第印象就是不敢靠近,危險。

現在的蔚軒比先前更加有王者風範。

蔚軒看了我一眼,說道:“這裏傷了她的人都得死……”

現場的所以人都停下了動作,看着蔚軒。

眉頭緊皺着,眼中閃現出不可思議的目光。

隨後蔚軒便放下我,皺着眉看向胖古,一道風刀甩過去。

胖古身體抽搐了一下,然後整個爆裂開來,血液噴灑在四周。

蔚軒趕緊用風衣裹着我,讓我沒沾道血液。

頓時大家的臉色更加難看起來。

聽見有的妖兵討論道:“好厲害,胖古的皮膚防禦力非常強的,一般東西都刺不動,邪氣什麼的更別想進入他的體內了,可是沒想到就一招就被解決了。” 聽見有的妖兵討論道:“好厲害,胖古的皮膚防禦力非常強的,一般東西都刺不動,邪氣什麼的更別想進入他的體內了,可是沒想到就一招就被解決了。”

“對呀,那個人是誰。怎麼沒見過?”

“你眼瞎呀,那不是邪靈域的軒王嗎?”

“軒王怎麼會在白靈域,我見過軒王,怎麼兩個人不像,這個人比我見的那個軒王看上去更加可怕。”

“可能是又變強了,別說了。不要被聽見了,人家一根手指就能解決我們。”

……

我跟蔚軒同時瞟向那些在討論的小兵。

不管是妖界的還是白靈域的,每個人都用恐懼的眼神看着蔚軒。

而且可以很明顯的看見他們的身體在發抖。

蔚軒冷眼掃視了那些小兵一下。那些小兵臉立即發白。

史上最強文明祖師 小白和娜娜紛紛走過來,拍了下蔚軒的肩膀,笑着說道:“終於醒了。”

蔚軒仇視着小白,說道:“我們之間的事情好像還沒解決。”

我額頭瞬間劃過三條黑線。

蔚軒還真能記仇,他說的事情肯定就是我之前與小白接吻的事情。

過去這麼長時間,他居然還記得。

小白也只是苦笑一下,說道:“把這裏的事情解決後,我們慢慢算。”

我趕緊點頭,說道:“沒錯,到時候我絕對跟你把事情解釋清楚。”

真害怕蔚軒在這種情況下起內訌。

不過是我想太多了,蔚軒沒有這麼小心眼。

蔚軒瞟了我一眼,然後又掃視了一下現場所有人,冷身道:“我有分寸,現在最關鍵的是,把那些傷過你的人全部解決,一個不留,誰敢阻止,殺誰……”

蔚軒說這話時聲音並不大。極其低沉,但身上的殺伐起發散而出。

讓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蒼白起來。

連白靈王和妖王的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

之後蔚軒又說道:“她背後的傷,誰幹的,給我站出來……”

被他這麼一說,我這纔想起來,我背後被那隻妖刺了一個大窟窿。

由於蔚軒醒裏,太高興,居然把這件事給忘了。

那隻妖不但刺傷我,還想殺蔚軒,就算蔚軒不把他怎麼樣,我也不會放過他。

朝那隻妖站着的方向看過去,看見那隻妖正躲在一羣妖兵中全身發抖。

彎着腰想着偷偷逃離這個地方。

看見他那做這心虛的模樣就覺得噁心。

我正要朝他那邊跑去逮住他時,突然看見那隻妖的腳步頓了下,然後回頭看向蔚軒,一臉不敢相信的模樣。

隨後他便口吐鮮血倒在了地上。

輕輕搖了搖頭。心裏想着自作自受,準備回到蔚軒身邊。

突然看見那隻妖的屍體以很快的速度腐爛着。

屍體上就像潑了硫酸一般,快速的腐化着。連骨頭都直接腐化成了一灘冒着泡的水。

周圍的那些妖更加惶恐起來,連蔚軒的眼睛都不敢正視。

這讓我也有一些惶恐,雖然以前的蔚軒下手很果斷。從來不手下留情,但現在的他不只是這樣,而且還比以前更加殘忍了。

不過對付那種小人就是應該殘忍點。

現在周圍的氣氛顯得有一絲沉悶。沒有誰敢主動說話,連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生怕面前這個中途醒來的人拿他們出氣。

白靈王低沉的的臉突然變成笑臉,他的一句話打破了現在的沉靜。

“哈哈哈……軒王果然是霸氣。現在軒王醒了,不知道能不能退現我們的承諾,妖界攻打我們的時候出兵幫忙,現在到時候了,我想軒王不會反悔吧。”

蔚軒瞪了他一眼,說道:“出兵?我想就不必了。”

黑帝的燃情新寵 白靈王的臉色立即陰沉下來,聲音低沉的說道:“軒王說這話的意思是……難道想反悔?”

蔚軒毫不友善的看向妖王,說道:“我想白靈王是誤解我的意思了,現在我回邪靈域調兵過來未免太麻煩,妖王我一個人就能解決。”

聽到蔚軒這樣說,所有人都露出一副不相信的神態。

有些妖界的大將反而嘲笑起了蔚軒說大話。

妖王跟白靈王是一屆的,都是老一輩的人。而蔚軒資歷完全趕不上他們。

妖王跟白靈王基本上是不相上下,前段時間的蔚軒根本打不過白靈王。

雖然有一部分原因是有我在拖後腿,但就算沒有我。蔚軒也是打不贏白靈王的,最多能從白靈王手中逃走。

可是現在突然放出這樣的話,難免讓我有些擔心,甚至懷疑。

“蔚軒,你……”

蔚軒把我的頭髮挑到耳後,然後在我臉頰上吻了下,說道:“相信我。”

他在看我時的眼神溫柔許多,完全沒有看其他人的那種威懾,給我的感覺就像一個是天使。一個是惡魔。

他在面對我時是天使,而在面對別人時則邊成了惡魔。

我輕輕點了下頭,說道:“小心點……”

我剛說完。眨眼間,他就閃到了那些嘲笑他的大將面前。

二話沒說,只是對着他們把五指攤開。然後緊握一下,就看見那位笑得最歡的大將兩眼凸出嘴角出現一條血跡。

連呤叫聲都沒發出來就死了。

“還有誰不服?”

其他大將瞬間就啞口無言了,個個都索起脖子。

妖王看到蔚軒這樣,咬着牙,但又不敢在蔚軒面前太過於表露出自己的憤怒。

他來到蔚軒面前,硬擠出點笑容。說道:“軒王何必動怒呢,都是些見識少的手下而已,軒王這樣做未免會讓人覺得沒度量了吧。”

蔚軒瞪着妖王,說道:“我只是幫忙調教下,讓這些沒見識的手下長點見識而已,從一個手下就能看出他主人的智商,我這也是爲你好。”

妖王聽得牙關緊咬,臉都氣紅了:“你……”

妖王調節了下自己的心情,然後拿出一把大刀說道:“跟長輩說話就是你這個態度嗎?今天就讓你懂得什麼叫尊老愛幼……”

說完他就朝蔚軒砍去。

蔚軒輕而易舉的就躲閃開來,說道:“我剛醒來時看到的那個胖子是你派去的吧,也就是說,你間接傷了她,今天你不死也會重傷……”

妖王哼笑一下,說道:“好大的口氣……”

說完他又大聲吼道:“大家聽好了,都給我抓住那個女人,誰抓到不但升官而且還有意想不到的獎勵……”

聽到妖王這樣說,所有妖都沸騰了。

現在蔚軒有妖王對付着,他們也就沒先前那麼拘束了。

“白靈王,給我好好保護她,妖王交給我,如果她被動了一絲毫毛,我也不會放過你……”

白靈王在聽到蔚軒這句話後,本來難看的臉色現在變得更加難看起來。

那些妖都沸騰了起來,都想着要升官發財,全部朝我涌來。

我,小白,娜娜在一起對付着,雖然人多,但大多都不厲害,用符紙一下清理很多。

那些小兵看見我們同樣難對付後,衝上來的人也就變少了。

最後沒有一個人願意衝向我們。

看向白靈王,他正皺着眉看着蔚軒與妖王的戰鬥。

嵐剎正趴在妖王耳邊說着什麼。

一直覺得奇怪,白靈王在聽到蔚軒說要單獨對付妖王時,並沒有表現出高興的神情。

反而眉頭皺得更緊。

可他當初爲什麼又要蔚軒出兵幫他,等蔚軒真正幫他時,他又一副不情願的模樣?

出兵?瞬間一驚。

難道白靈王的目的只是爲了讓蔚軒出兵?

他讓蔚軒出兵難道不是爲了來對付妖王的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