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越看越覺得眼熟,想了半天才終於想起來,那衣服好像是庭媛身上穿的!

我“忽”地一聲想起唐瑾的事。盤俊撿奶奶那天,本來我是因爲發現唐瑾的銀鎖才追蹤到後山的,後來因爲接連發生的事,我就將找唐瑾的事兒給忘了!

眼前這個雲小諾穿着庭媛的衣服,我一下子抓到找唐瑾的線索,急忙問雲小諾,身上的衣服怎麼來的?

雲小諾不以爲然的說道,“從一具死屍身上扒下來的啊!”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你真的能解我的毒?」韓瑜看著再次問道。

「當然,這個你先吃了!」墨九狸說著拿出一顆乳白色的丹藥遞給韓瑜說道。

韓瑜接過丹藥仔細看了看,又聞了聞,眉頭微微皺起,這丹藥看著就是品質不低,而且裡面有幾種藥材他知道,但是有幾種藥材連他都不知道,特別是主葯他竟然都看不出來,這對於他來說是第一次……

能成為韓家的頂級丹藥長老,任何在他眼前過一眼,就能知道如何煉製的,是幾品的,又是什麼藥材煉製的,第一次遇到他看不透的藥材的……

墨九狸也沒有介意韓瑜對丹藥的猶豫和觀察,因為她很清楚韓瑜不是懷疑丹藥有毒,因為他體內的毒已經不擔心自己再給他下毒了,他只是想知道這丹藥對自己有沒有用罷了……

果然,如同墨九狸想的一樣,韓瑜看了半天,也沒看明白之後,直接將丹藥吞了下去,丹藥入口即化,很快韓瑜就感覺到了身體的不對勁,雖然不是那麼明顯,但是體內一股溫熱的力量,在清理著他體內已經沉浸了數萬年的毒藥,那一絲絲的舒服感覺還是讓韓瑜直接石化在原地了……

他很確定剛才的丹藥裡面沒有情花的,以前只有再每次服用下情花的時候,他才會有這樣舒服的感覺的,沒有想到現在一顆丹藥也能給自己這種感覺,韓瑜不震驚是假的……

墨九狸和帝溟寒也沒有去打擾震驚的韓瑜,直到韓瑜回過神來,有些激動的看著墨九狸:「這丹藥真的對我有點效果,跟服用下情花當時的感覺是一樣的!」

「所以,你想好了嗎?」墨九狸看著韓瑜問道。

「我……」韓瑜聞言一愣。

「我希望你想好了再做決定,畢竟這是一條沒有回頭的路!」墨九狸看著韓瑜說道。

韓瑜聞言低著頭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想了想說道:「我想好了,到了我這個年紀,已經沒有所圖了,我還有心愿未了,還不能死,不解毒我要靠著韓家幫我尋找情花續命,我要為韓家效力,如今既然你能為我解毒,那我便效忠於你……」

接著韓瑜直接認了墨九狸為主,契約光芒落下后,墨九狸看著韓瑜說道:「暫時呢,宗政家族的不會讓我們安穩了,所以解毒的事情,等到我們換了住處再說,剛才的丹藥可以讓你最近好過一些,不用擔心!」

「是,主子!」韓瑜恭敬的說道。

「嗯,你隨意吧,可以給韓家交情不錯的人傳個音,告個別!」墨九狸說道。

「不必了!沒有什麼好說的……」韓瑜道。

「嗯。」墨九狸聞言點點頭,然後和帝溟寒直接回了房間裡面,韓瑜頓了頓,也身影一閃,隱在暗處了,既然已經認主了,他就要做好一個手下該做的,保護墨九狸和帝溟寒兩個人的安全。

想到韓家,韓瑜也只是輕輕嘆息了一聲,他其實是韓家的旁系弟子, 我心裏“咯噔”一聲響,心裏疑惑庭媛怎麼會出事呢?她已經被女鬼蓁蓁附身,又有唐瑾保護着。

這麼一想,我的心裏就亂騰了,開始不作好想,覺得唐瑾肯定也是出事了。或者就是那女鬼蓁蓁害的?

我急着問雲小諾,她在哪裏遇到那具死屍。

雲小諾想也不想的說,“就是山裏啊?”

我追問,“你還記得哪一片的山裏嗎?”

雲小諾歪着腦袋想了半天,我以爲她至少會想起點兒什麼來,結果她還是回我一句,“就是山裏啊!”

她這話說的我一陣泄氣。之後我想着再試着問一次時,雲小諾的肚子餓得“咕咕”叫,就開始沒興趣聽我講話了。我趕緊將身上帶着的乾糧分給她吃,她歡天喜地的吃的很開心,還不忘分給那個野人一塊。

重生胖妞青春記事 只是那點兒乾糧,根本就不夠野人塞牙縫兒的。我將所有的乾糧都貢獻出來了,也沒聽見那野人打一個飽嗝兒。

到後來,盤綺羅也只能將她的那點兒乾糧獻出來。我們都想着哄着那個野人和雲小諾開心了,我們就能離開了。

哪知道怕什麼來什麼?我們假裝對雲小諾太好了,她竟然捨不得離開我們了。

我和盤綺羅一商量,要是隻帶走雲小諾那沒問題,但她身邊那個野人就太可怕了。這事和雲小諾說了,我們要她選擇,要是她跟我們走,我們可以幫她去找其他在世的親人,可那野人黃毛是萬萬不能帶走的!人們會怕這麼個大怪物是其一;其二則是這樣的大怪物到了人類的地盤,那纔是它的危機!

雲小諾想了半天也沒做出個決定,看得出她既渴望能和人生活在一起,又捨不得她的大朋友!

後來我就勸她說,“你要是想黃毛了,以後可以回來看它!”

這樣,雲小諾才下了決定,趁着黃毛出去找食物,她就跟我們一起迅速的離開山洞。

也就走出一兩里路的樣子,在我們身後就響起黃毛撕心裂肺的嘶吼聲。雲小諾聽見那聲音幾次忍不住衝動,要回去找黃毛。

我能理解雲小諾和黃毛間那種感情,就問她,“要是不捨得現在回去還來的及,可是你要是回去了,再想回到人中間怕是又難了一步。你自己想清楚了決定!”

這時候要說盤綺羅的思想比較傳統,她對雲小諾說,是女人要談過戀愛,有個疼愛自己的男人,有個家,有一大堆自己的生的孩子,那纔是沒白活一輩子!

我說她,“你扯的也太遠了吧!小諾還是小孩子!”

盤綺羅白了我一眼,反問我,“那麼她就長不大了嗎?”,這倒是真話,我一時間也接不上話茬了。

而我估計盤綺羅對說的那些話,也就那個“家”打動這個十三四歲的女孩子,雲小諾最終還是決定要跟我們走。

她頭也不回的往前走着,開始忽略山裏面黃毛那悽慘的嘶吼聲。不過,我還是看到她哭了。我不忍心了,喊着盤綺羅停下來。

我對雲小諾說,我們先不急着走,就在旁邊看着黃毛,確定它沒事了再走。

雲小諾哭着趴在我的懷裏,不停的點頭。

“真麻煩!”盤綺羅嫌煩的抱怨。我瞪她一眼,對她說要走儘可以走,我陪着小諾。她沒辦法了,也只能忍下來。

全球通緝:千億嬌妻愛入骨 頭一天,黃毛的慘叫聲,幾乎就沒有停止,半夜的時候才消停了。我想着野人的感情應該沒人類豐富,也鬧騰過了,明天那黃毛估計就能接受雲小諾離開的現實了。

沒想到第二天上午,山谷裏傳來槍響聲,連開了好幾槍。我們站到高處的時候,就看到黃毛在山谷裏倉皇的跑着,後面有一大隊人追逐其後。

雲小諾見此情景,野獸般的尖吼一聲,聲音響徹山谷。黃毛聽到聲音,就改了方向向我們這邊跑過來。雲小諾風也似的迎過去,她腳上穿着我的鞋子,跑起來的時候甩脫了,被慣性帶起甩飛到半空,看起來就像兩隻驚惶逃跑的蝙蝠。

我和盤綺羅怕雲小諾有危險,也追了過去。

可是沒跑出多遠,就又響起一聲槍響,我驚嚇着往槍聲傳來的地方看去,剛好看到黃毛那巨大的身子,山一樣的轟然倒塌。

而後雲小諾的慘叫聲,震得我耳朵幾乎聾了!

我們在山坡上,看山谷那邊看得極清楚。正有一隊人迅速地靠近那野人黃毛倒下的地方。

盤綺羅就說不能讓雲小諾靠近那些人,那些人是偷獵者,兇殘成性,雲小諾遇到他們也會像黃毛一樣完蛋!

可是我們和雲小諾已經有一段距離了,她跑的飛快,我們根本就不可能抓住她。正好我的光腳踩到一塊石頭,我立即纔有了辦法,撿起一塊雞蛋大小的石頭,瞄準了前方的雲小諾的一條腿,然後用力投過去。

飛出去的石頭,穩穩地砸中雲小諾的腿,她一個趔趄,跪摔下去。盤綺羅緊跑幾步,很快就按住了她。

我和盤綺羅將雲小諾拖到灌木叢深處。雲小諾是心疼黃毛疼瘋了,就像只小老虎似得,我和盤綺羅兩個人都按不住她,逼的盤綺羅火了,一掌劈中雲小諾的後脖頸,將她給劈昏了!

之後我們隱藏着觀察山坡下面的動靜。

我長居山裏與世隔絕,對偷獵者的瞭解沒那麼多,還以爲就是一般打獵的人。

還是盤綺羅說了真相,我才知道有一批人比盜墓賊更可恨,他們幾乎可以稱作野生動物的終結者。這大瑤山有大面積的原始森林,裏面的珍稀動物有很多,可是近十幾年那些偷獵者侵入大瑤山,將很多珍稀的野生動物捕殺。

那些人甚至連蝴蝶都不放過。專門有人去捉大瑤山最美麗稀有的金斑啄鳳蝶!即使有森林公安常在山裏巡邏,也很難抓到他們。

盤綺羅還說少數民族狩獵是法律允許的,但他們族人打獵,卻從不會打那些稀少的野生動物。以前她和盤俊去深山打獵的時候,能看到非常可愛的蜂猴,這兩年卻幾乎看不到了!

說話間,我就看到那些偷獵者已經找到黃毛,在黃毛身邊不斷擺着姿勢。我那時沒見過拍照這樣的事,還是盤綺羅跟我說了,我才知道!

盤綺羅說他們是要拍照留念,因爲野人的傳說一直都有,可是從來想真正的找到一隻,登天之難!

我見黃毛動也不動的躺在地上,知道它已經被打死了,就想着那些人既然那麼危險,還是趕緊帶着雲小諾離開這裏吧!

可盤綺羅卻說,“不能走!”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只不過因為煉丹天賦突出,被韓家一個煉丹的老祖宗看上,收為了弟子,他的師父也是以煉毒為主,而他體內的毒卻是在自己一次次煉毒時,為了把自己的身體,煉成百毒不侵,結果沒有成功,卻讓自己身中劇毒,最後更是因為跟自己多年的一個對手比試毒術,被對方算計了,徹底無解了……

一夜無話

第二天墨九狸和帝溟寒那也沒去,距離他們加入學院三個月還差三天的時間了,三個月一到他們能去的區域就更多了……

比如去挑戰別人,必去那些等著挑戰自己的人,再比如去藏書閣等等,三天後,他們才算是徹底成為雲海學院的弟子!

墨九狸和帝溟寒坐在小院里的石桌前,墨九狸看了眼暗處喊道:「韓老,你也出來吧,我們兩個不需要保護,一起就行了,以後不用在暗處!」

「是,主子!」韓瑜聞言從暗處走出來,站在墨九狸身後說道。

「坐吧。」墨九狸說道。

「我們兩人的關係和名字,想必你也知道了,我就不多介紹了,我們兩個人從別的大陸,飛升到雲下界不久,所以你也不必拘謹,你不背叛我們,我們便是自己人!」墨九狸直接看著韓瑜說道。

韓瑜聞言一愣,對於墨九狸和帝溟寒的名字和他們是夫妻的事情,他確實在來之前就已經知道了,但是對於他們是剛飛升來到雲下界的事情,他倒是不知道,韓家人和宗政家族的人都認為墨九狸和帝溟寒是雲下界某個隱世家族的人,否則怎麼可能如此囂張,剛招惹宗政家族和韓家呢。

現在聽到墨九狸這麼說,韓瑜才知道對方在雲下界並沒有家族,韓瑜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的眼神都變了變,暗暗佩服他們的魄力啊,真不知道該說他們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還是說他們愚鈍啊!

「你們知道宗政家族和韓家在雲下界有多強大嗎?」韓瑜想了想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問道。

「知道,宗政家族和韓家都是雲下界的大家族,勢力強大,底蘊深厚不是么!」墨九狸看著韓瑜說道。

「知道,那你們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啊?」韓瑜聞言有些不懂的問道。

「我們那裡挑釁他們了?我想你該知道每一次都是他們在挑釁我們的!我們只是沒有因為對方的背景,隱忍而已!」墨九狸微微一笑道。

韓瑜聞言也知道墨九狸說的是真的,確實都是宗政家族的人先去招惹到墨九狸他們的,可是,明知道對方的背景還不忍,他能說什麼?只能說墨九狸和帝溟寒太囂張了!

到底是從哪裡來的人,性子這麼的囂張啊,而且目前看來,宗政家族和韓家現在是損失慘重,而墨九狸和帝溟寒兩個人卻是毫髮無傷,這大概也是他們囂張的本錢吧……

「對了,聽說這雲海學院流行幫派,我們要加入一個幫派呢?還是自己建立一個呢?」墨九狸看著帝溟寒問道。

「不如搶一個好了!」帝溟寒聞言想了想說道。 我問盤綺羅爲什麼?

盤綺羅說,“不能讓那些人將山裏有野人的事傳出去,否則,山裏的人和動物都要遭殃,到時候不知會有多少貪心的人蜂擁而至。那些人要是找不到野人,也會想着弄點兒別的回去,到時候這裏會被屠山的!”說完盤綺羅開始數着底下那些人。

一共七個人!都拿着獵槍。

我打小在山裏長大,對大山的感情何其深?聽盤綺羅說那些人會毀了大山,我也有些急了。

盤綺羅比較心狠,說要殺了那些人!要不然他們以後還會回來。我說殺人堅決不行!要是我們殘殺同類,那還比不得那些偷獵的人了,他們殺的只是野物而已!

盤綺羅說那怎麼辦?我想了一下,開始覺得有些撓頭,覺得總不可能將那些人的嘴巴都堵上吧!後來猛地想起盤俊對我用過攝魂術,我纔有了靈感,對盤綺羅說,抓住那些人就行了,到時候讓盤俊用攝魂術嚇嚇他們,讓他們再也不敢來了就成了!

盤綺羅覺得可行,跟我商量一下怎麼對付那些人? 醫毒雙絕:棄妃要逆天 我們計劃好了,又擔心雲小諾到時候會壞事兒。盤綺羅說要不先將雲小諾綁了,我開始擔心要是有個野物啥的,雲小諾沒反抗能力,到時候再傷着她。

盤綺羅就嫌我囉嗦,說我們就在附近,不會有事的。要是不綁住她,讓她衝到那些偷獵者面前,那危險才大呢!

我想想也是,也就不廢話了。

按照我和盤綺羅商量的對策,使用美人計,引好色的倒黴鬼上鉤。這法子要暴露身份,會有危險,我本來想首當其衝,盤綺羅說我不行,我是漢族人,這大瑤山是瑤族人的地盤,漢族人出現反而會讓那些人有戒心!

她就不同,那些人不敢得罪她這個瑤族人!不是有那麼句話,叫做“強龍不壓地頭蛇。”嗎?

就這樣,盤綺羅唱着山歌假裝走在山坡上,我則用草藤佈置了繩套。這時候以前打獵的本事就用上了。

不過盤綺羅的美人計不怎麼奏效,比起那野人黃毛來,盤綺羅一點兒魅力也沒有。那些人還是圍着黃毛,只不過隨意的瞥了盤綺羅一眼。

要說盤綺羅還是鬼精鬼精的,突然對着樹林一個方向喊着,“哎呀,我崴腳了,警察大哥,你能不能過來扶我一下!”

我當時不知道“警察”是什麼意思,還以爲是個神人,要不然那些偷獵者,怎麼都嚇得抱頭鼠竄?

我就瞧着有個人還不肯捨棄黃毛,伸手拖了黃毛幾下,黃毛跟座山似的動也不動地方,他的同夥臭罵了他一句笨蛋,他才放棄逃走了。

這樣,我和盤綺羅迅速跑到黃毛那邊,在周圍開始做着埋伏。因爲我們知道那些人很快就會發現上當,很快就會回來的!

我和盤綺羅在半坡堆積了一些大石頭,還在黃毛屍體附近下來繩套。也就是剛佈置好陷阱,那些人果真罵着娘-的回來了。

本來我察覺黃毛的屍體似乎動了一下,可是已經來不及仔細查看了,我扯着盤綺羅趕緊埋伏好。

我和盤綺羅躲在大石頭後面的草叢裏,屏住呼吸,手心冒汗的等着那幾個人越走越近。

不一會兒,我手上攥着的草藤就動了一下,我反射般的猛地一拉,伴着一個男人的驚叫聲,成功將一個傢伙倒吊到樹上。他手裏的獵槍也掉地上了。

我成功制服一個後,盤綺羅則迅速的往下面推着那些大石頭。但費了一把力氣,這招卻不怎麼管用。 豪門迷情,老公不離婚 也就有個笨蛋躲閃不及,被石頭砸了下,其他幾個全逃開了。

這下子可惹毛了他們。有個傢伙罵着髒話,對着我們藏身的草叢裏開了槍。那槍子就擦着我們的頭皮飛過去。

我心中暗叫糟糕,這下子想逃都沒路了!

好不容易等到槍聲停了,我慢慢擡起來頭,就看到之前被吊樹上那男的,也被同夥救下來了。之前計劃的挺好,奈何實況作戰的時候,計劃就是紙上談兵,不頂個屁用!

我和盤綺羅商量了下,這時候只能想辦法衝到那些人面前了。只有在近距離下,那些人的獵槍才使不上。

盤綺羅抽出腰間的鞭子,這時候鞭子可比我的魚骨劍好使。

我和盤綺羅再次往下面推着碎石,藉助着那些只顧躲閃那些碎石的機會,我和盤綺羅分別縮着身子,從山坡上滾下去。

我們滾到一半的時候,那幾個人發現了我們,大聲喊着“原來是倆娘們!”,還有幾把聲音說的也不知道是方言還是什麼話,我就聽見嚷嚷的挺響,一句也沒聽懂!

估計是看到我和盤綺羅是女人,那幾個傢伙沒將我們放在心上,並沒有趁我們接近他們之前開槍。這可就給了我們機會。

等到快到山底,我和盤綺羅都穩住身形,跳下去。盤綺羅更是甩出鞭子,一把勾住一個傢伙手裏的獵槍,再猛地往回拉,我一個跨步衝過去,就接住被鞭子帶過來的那把獵槍,然後抱着槍一滾,躲到一塊大石頭後面去了。

我握住獵槍這下子可算有底了。有武器,勝算就多了一把。只是,我也知道我不能掉以輕心,對方畢竟是七個大男人,武器又比我們多。

這時候盤綺羅也成功躲到一塊石頭後面。有個傢伙怒罵着,對着我躲的這邊開了一槍。

我藉機假裝中槍,結果不但騙了那幾個偷獵者,連盤綺羅也被騙了,還以爲我真中槍了,要冒險衝到我這邊來,我又不能對她說實話,打手勢提醒她,她發現時,人已經暴露了,被一個傢伙開槍擊中。

我眼睜睜看到子彈是奔着盤綺羅的腦袋飛過去的,聽到盤綺羅慘叫一聲,之後倒地,我還以爲那丫頭死了,這可將我的怒火給激起來了。

我對獵槍並不陌生,只是眼前這獵槍和我用的土獵槍不一樣。其實那是軍用步槍,當時可不知道。

我緊握步槍,瞄準一個矮子,對着他的小腿就開了一槍。我未想到那槍的後座力很大,槍柄抵肩膀太實了,被後座力傷到,感覺肩膀就像被人狠狠地蹬了一腳,肩膀半天都不敢動彈!

可現在是搏殺的時候,對手方可不會給我調整的機會。對我這邊接連射擊一陣後,等我吃力的想拿槍再瞄準時,一個臉上塗着綠色油彩的傢伙,已經風馳電掣般衝過來,用槍口抵住我的頭!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我也這麼想的,比起自己建立一個,又要招兵買馬什麼的,不如搶一個來的輕鬆!」

韓瑜在一邊聽的嘴角抽搐,他怎麼覺得自己的新主子夫妻,似乎就是來雲海學院惹事的呢!這雲海學院的每一個幫派身後,都有一個非常強大的家族支持著,他們這是又要得罪人了么……

韓瑜覺得自己未來的日子,似乎是不會安靜了,比起以前常年一個人在密室煉毒,這樣的生活有些讓他適應不來,可是為了心中執念,他也只能慢慢適應著……

「不知道宗政家族在學院內的幫派是什麼級別的?韓老你知道嗎?」墨九狸看著韓老問道。

「知道,雲海學院內的幫派現在好像是分為五個等級,從低到高是五級最低,一級最高!宗政家族的幫派是二級幫派,宗政家族的一個老祖宗是少主的時候,加入雲海學院建立的,到現在也無數年了,如今的宗政家族的幫派宗政派的幫主是現在宗政家族的少主宗政雲天!」韓瑜如實的說道。

「那你們韓家的呢?」帝溟寒看著韓瑜問道。

「韓家是煉丹世家,雖然實力一般,但是因為跟宗政家族是世交,又跟很多家族交好,因此韓家的韓派也是二級幫派,幫主這是韓家的四爺韓問安!」韓瑜如實的說道。

「四爺韓問安?是韓家家主的兄弟?」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