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這是基礎打的好,所以大家對於我唱的歌給予了肯定。

但是我可不認為我很優秀。

曇花一現,只此一次而已。

這次晚會組織的很倉促。

雙方都沒有做準備。

但是晚會依然愉快的結束了。

只是大家以為這樣的晚會組織太容易了,認為還有下次。

都在為下次的節目做準備了。

我都呵呵了。

真的有下次,我表演什麼呢?

這個時候一群女孩子就跑過來問,

「教官,下次晚會唱什麼歌,我們先提前準備一下。」

「你們有什麼節目可以一起的?」

「我們都行,不會的我們有九種辦法去學。」

我相信你們有九種辦法去解決,我就不參與了。這句話又被他們給用上了。。。

「好吧,你們看看有什麼可以合唱的歌曲,到時候可以給我一份資料。我都可以。只是你們別嫌棄我就行。」

「不會,教官這麼優秀,別嫌棄我們就行。」

一場晚會大家都很盡興,在愉快之中,度過了又一個難忘的一天。

只是這樣的晚會,只有這一次,沒有下一次了。

是真的沒有了。

因為出現了不好的苗頭。 隨着虛影出現,四周涌動的無量煞氣飛快聚合,融入虛影之中。

頃刻間,地脈之中的煞氣消失的乾乾淨淨,而虛影的身體不僅變的如同實質一樣,而且外貌也有了巨大的改變。

原本蒼老的面孔,變得很年輕,看起來也很瘦弱。

看到這一幕,陳浩一驚,下意識的手捏法決,雷球在掌心浮現。

不過隨後,陳浩卻是愣住。

虛影出現後,茫然的站在原地,雙目無神,沒有絲毫動靜。

仔細打量片刻,陳浩眼神一動,想到了一種可能,臉上露出驚疑之色。

“浩哥,這貨好像沒有了神智。”公雞有些驚奇的開口。

陳浩不確定的說道:“這好像是……神胎!”

公雞好奇道:“什麼神胎?”

陳浩道:“所謂神胎,就是經過造化孕育,擁有了神性,但是卻沒有神智的軀體。這個傢伙地魂合煞,已經和地脈煞穴不分彼此,被我用符詔小籙封神,讓它直接凝聚了神體,但是本身神智無法承受轉化,被煞氣清洗了,只留下了軀體,這和神胎非常相似。”

說到這裏,陳浩頓了頓,驚歎道:“真是神奇,區區符詔小籙居然能夠凝聚神胎,這機率和中大獎沒啥區別了。”

公雞道:“是這樣啊?那神胎能吃嗎?”

陳浩沒好氣的道:“就知道吃,這神胎可是煞神胎,是地脈煞穴孕育而出,天生威能強大,而且只要誕生神智,以後還能汲取天地間的煞氣,不斷變強,潛力不可限量,這是神種啊,怎麼能吃。”

公雞看了看虛影,開口道:“浩哥,你想得挺美,這樣的存在想要誕生神智,怕是不容易。”

陳浩笑了:“是不容易,而且還遭天嫉,神智誕生就會引來劫雷,不容於世。不過這符詔小籙凝聚的神胎,感覺和記載中的神胎有些區別,或許可以投機取巧。”

公雞問道:“讓靈魂奪舍?”

陳浩笑道:“想得美,這神胎內,蘊含這條地脈之中滋生的陰煞之氣,什麼魂魄能夠駕馭的了這麼龐大的陰煞之氣,或許有,但是能駕馭這百里地脈陰煞之氣的,那是先天魂魄了,那樣的存在選擇什麼不好,非要來奪舍?”

公雞問道:“那怎麼辦?”

陳浩神祕道:“培養。”

說着,陳浩走到了虛影面前。

年輕化後的虛影,也不怎麼帥,看起來有些尖嘴猴腮的。

上下打量幾眼,陳浩嘴巴微動,一個個字從嘴中吐出,卻不可聽聞,而在虛影耳中,一個個字響起,如同驚雷,讓虛影身體動了動,眼神逐漸明亮。

好一會兒後,安靜的虛影突然身影一跳而起,大叫道:“呔,你齊天大聖孫爺爺在此,妖孽安敢放肆。”

跳到了一張桌面上,虛影擺出了猴子的姿態,只是這姿態,怎麼看怎麼不像,很是彆扭。

看到這一幕,公雞和黑貓都有些懵,看着虛影,無法理解。

陳浩卻是歡喜道:“好,成了。”

“浩哥,這是幹啥呢?我怎麼看不懂啊?”公雞急忙問道。

陳浩笑道:“我在給它洗腦,這貨神智沒了,思維一片空白,就好像一張白紙,可以隨意勾畫,甚至扭曲它的本性。所以我以雷音在它思維中勾畫了孫悟空的形象,讓它以爲自己是孫悟空。不過這種洗腦需要一點時間,多來幾次,嗯,小黃,回頭你帶着它看西遊記,反覆看,還要在它耳邊時長說,這就是它。”

公雞目瞪口呆:“這樣真的可以嗎?”

陳浩道:“應該可以,畢竟它沒有了神智,想要重新孕育,以現在的天地,只怕很難實現,等於就是一具行屍走肉,我們能做的,就是給它模擬一段虛假記憶,讓它能夠行動,說起來,這也算是機器人的一種,只不過是神胎版的。”

公雞隻好點頭:“那行,我試試,不過浩哥,你確定這樣沒問題嗎?”

陳浩笑道:“問題肯定有,所以我沒打算把它留在身邊,等調教的差不多了,就放出去,到時候這個神胎就是對付王爺那些手下的一個急先鋒。”

公雞還是有些懵逼不懂,不過陳浩都這麼說了,那它照做就行。

之後,一行離開了地下洞穴,來到了上面的別墅。

別墅內,輪椅老者和江爲民已經氣絕,雙目瞪圓,死不瞑目。

陳浩看了一眼,一揮手就把他們的屍體收了起來。

早在江爲民邀請他的時候,陳浩就有所懷疑。

之後看到別墅佈置,又結合之前見到的那些被煞氣纏身的陰魂,陳浩就知道了老者的身份。正是許天美給自己提供的王爺手下名單中的一個。

這貨的本名就叫江爲民,曾經是道門一個小門派的弟子,也算小有天賦,可惜心術不正,爲了追求強大,偷偷殘害生靈,修煉邪法,被道門發現發出追擊令,最終被打斷雙腿,卻僥倖逃命,不知所蹤。

實際上這貨是被王爺手下的一個神將拯救,拜入了王爺門下,開始修行三魂化靈術。

十幾年前,江爲民修成了三魂分化,七魄留在王爺哪裏,只有三魂來到這裏,佔據了這一處陰煞地穴,開始修煉地魂合煞。而輪椅老者就是天魂,江爲民就是命魂。

如果陳浩不來,或許要不了多久,江爲民就能修成地煞魂,等三魂合一,到時候王爺可就多了一個身外化身,能夠脫離神器封禁,外出行走了。

不過世界上沒有這麼多可是,總結一句話,這就是命。

處理了兩個屍體,陳浩也沒有離開,就這樣留在了別墅,開始調教虛影。

每天不間斷的給虛影洗腦,然後就是讓公雞帶它看西遊記,學習猴子動作。

還別說,虛影一切都是空白的,學習起來特別的快,尤其是在陳浩反覆加強記憶下,不過幾天時間,虛影就已經表現的和猴子一樣,那動作,姿態,簡直惟妙惟肖。

更讓陳浩驚愕的是,不知道是不是虛影是煞氣擬化而成的神胎,學習猴子久了,它也變得越來越像猴子,不僅身影,外貌,身上都開始長毛了!

另外就是虛影本身的的天賦能力,經過摸索之後,陳浩有些驚奇。

這虛影會一種火焰法術,正是那許天美提供資料中,江爲民所會的烈焰法術。只不過被虛影神胎掌控後,厲害的不像話,堪稱牛逼神通。

另外虛影本身從煞氣凝聚而來的,還有兩種天賦神通。

遁地,暴擊。 第六十節開訓

自從大家能夠一直保持軍姿之後,大家的潛力似乎完全體現出來了。

而且有一個細節要注意的是,在之後的訓練里再也沒有了休息的哨音。

在我的折磨下,他們再也沒有了休息這個福利。

但是他們依然熱情高漲。

也從來不會喊累。

一個星期的時間,他們就變了。

變的不再會喊累,不再會喊受不了。

軍訓的內容是多,但是面對一群高智商的人,再多的內容也只能是小菜。

現在我感覺他們就像是一塊乾燥的海綿放到了濕潤的環境里,在不斷的吸收著周圍的水分。

這種機會對於他們來說是極少的,甚至可以說,在以後將不會再有。

他們變了,變的是心態。

他們不在排斥訓練。

而是從內心主動的去接受訓練。

這兩個心態說起來就是兩個區別,一個是積極,一個是消極。

但是卻表現出了兩個天差地別的景象。

在訓練中,不斷的提高對自己的要求,不斷的提高自己的能力。

這是一種質的飛躍。

一種量的積累之後,達成的效果。

慢慢的積累,自身的潛力不斷的被開發,自身的素質在不斷的提高。

那麼就能夠接受更加殘酷的訓練。

這樣就會形成一個循環。

越來越強,越來越能夠接受更強的訓練,在後來會變的更強。

就這樣不斷的循環,最終的結果若不是有時間的限制,我想他們會達到一個什麼地步,我自己都不知道,因為我沒有一直在他們成長中。

但是這個心態的產生,就會使他們不一樣。

優秀的人,不都是這樣的嗎?

越來越優秀。不就是因為有一個自我要求的心嗎。

還有什麼比這個更能促進自己的成長呢?

也是從今天開始,軍體拳開始全面的教學。

我是這個訓練場上產生的變數。

若是沒有我這個人在提前表演全套的軍體拳,說不定大家在組織軍體拳訓練的時候,會很自然。

而此刻,他們教學軍體拳實在是沒有自信了。在教學一段時間之後。

我們這些教官又再一次全體回爐了。

就是為了統一教學軍體拳的各個動作。

這個時候,就連組織者都懵逼了。

因為他自己在組織的時候,也不喊各個動作的名稱了,而是直接就是喊一二三。。

但是就這樣,依然不是我來組織教官訓練。

別以為你很優秀,你就會站在頂端。

不是這樣的。

我們整個團隊有團隊的紀律。

服從命令是我們軍人的天職。

合群內斂也是我們的生活經驗。

只有一個聲音,這樣團隊才能更加團結。有意見可以提,但是到了執行的時候,只有一個指揮!

成為一個指揮員,成了一個團隊的負責人,必然是有這個能力的。

要對領導有信心,作為團隊的一份子,為團隊的建設出力是義務,也是為了更好的生存,發展。

當然有的時候領導做的不對了,也是在能夠承受的範圍里,若是不能夠承受,那麼這個領導在這個崗位時間就不長了。

越級指揮是為了補充,而不是為了表現。

最後的最後,都是塵歸塵土歸土。

名利都是眼前的浮雲。

只有這個團隊好了,我們的生活環境才會好起來。

不慕虛名而處實禍。要有這個犧牲的精神。為了大的集體,犧牲個人的部分利益又有何妨。

真正做到成功的時候,還不是集體的榮譽。至於個人,表現的好,發揮的作用明顯,自然會受到尊重。

若是沒有收到尊重,那麼你走上領導的崗位,你也會受到眾人的排擠。

生態的平衡不是那麼容易打破的,打破了必然會讓這個團隊受到影響。

沒有挽狂瀾的能力和魄力,就不要想著無意義的出頭。

那樣只能是小丑罷了,若是你有好的想法,自然會有人擁簇你。

軍體拳統一了各個動作之後,我們就解散回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