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戰月兒看著這一幕,想要站出來跟紀羽聯手,但卻每一次都無法站起,臉色更是有些痛苦。

時間慢慢流逝,眼見著半個時辰就差不多要過去了,紀羽渾身的力量似乎要到達一個極盡了,而斬盡此刻也有些氣喘吁吁了。

將餘光瞥向戰形那一方,此刻戰形幾人同樣是有些撐不下來了。

面對一個戰將五階的強者,戰形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實力,使盡渾身解數,才勉強將殺絕給牽制住。

「嘿嘿,你要完了!」斬盡一指指向紀羽,陰森一笑。

「是你先完!」紀羽冷哼。

他算好時間,半個時辰的確已經差不多要到了,他也看到了戰形的著急,再這樣下去絕對不是辦法。

「萬象化龍!」

這時,斬盡忽然怒吼一聲:「殺盡一切吧!小子,我已經不想再跟你們玩下去了!」

強絕的力量徹底的爆發了,整個大地出現了無數的裂縫,四面八方的裂開,看上去就如同乾涸的稻田那般。

「地,地階戰技!」感受著這股恐怖的波動,戰月兒臉色微微一變。

斬盡竟然發出了地階戰技?

「紀羽小心!快逃!」

面對地階戰技,戰月兒可不認為紀羽有躲過的可能性。

之前的戰鬥是消耗戰,而斬盡的實力在之前一路被消磨著,此時的確已經到達了一個極限,這一招,大概是他發出的最後一招了,但也絕對是最強的一招,比起之前的任何一次攻擊都要恐怖。

紀羽,又怎麼可能躲過?

但戰月兒焦急,紀羽卻像是一點都沒有感覺那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紀羽!你發什麼呆!」戰月兒朝著紀羽喊道。

這時,紀羽動了。

轉頭,看向戰月兒,淡淡一笑:「最後一招交給你,能殺他嗎?」

「你,你該不會是想要……不!絕對不行!」

「你就告訴我能不能。」紀羽強調。

「可以!」戰月兒點頭,而後又想再叫紀羽,但紀羽卻像是沒有聽見一般,大步朝著斬盡走去。

「紀羽!你想死啊!給我回來!別走!」戰月兒花容失色,紀羽這是想要做什麼?正面迎上那地階戰技?那不是想要找死么?

「別動!你好好的恢復,一切交給我。」在戰月兒準備沖向紀羽的時候,紀羽的聲音卻忽然傳來。

戰月兒沒動,看著紀羽,她不知道紀羽想要做什麼,但她知道,若是她動了,紀羽之前的布置就完了,總不能讓他失望是吧?

見紀羽笑著走向自己,斬盡一度認為這個少年腦子有毛病,地階戰技的威力豈是他能夠想象的?難道他想死不成?

「嘿嘿,小子,你很偉大啊,真的以為犧牲自己就能救下那丫頭么?我告訴你,萬象化龍可不是普通的地階戰技,釋放出來的威力絕對不可能被阻止。」斬盡冷笑著看向紀羽。

而他身上的力量更是開始被瘋狂的抽空,地上的裂痕越來越深……

「我會阻止你的!」紀羽沒有說什麼,只是淡淡的說道。

「哈哈哈哈!你做夢!」

「我沒做夢,若是你不用這一招的話,我還真的不敢說最後會鹿死誰手,但你用了這一招,你就死定了。」

紀羽非常認真的說道。

「閉嘴!不可能!要死也是你死!我怎麼可能會死!」斬盡冷哼一聲,誰會相信這小子的鬼話?

「那你試試?」紀羽淡淡一笑。

此刻,他的眉心之中,七星陣的光芒已經慢慢的閃現而出了。

「去死!」斬盡怒吼,這小子竟然敢小看他?

恐怖的力量波動徹底的爆發了,似乎要毀滅一切那般……

「這場消耗戰,我贏定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及其強烈的力量波動讓所有人都大吃了一驚。

「老幺!」吳天凡幾人已經身受重傷,感受到這股力量,臉色更是劇變,他看見紀羽跟斬盡站得很近,那不是找死么?

「艹!怎麼會這樣!」

李矮几人臉色同樣是難看到了極點,甚至吼出來的聲音都有些變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難道老幺那邊要輸了?這不可能吧……

「你小子千萬別讓我失望啊……」戰形倒是比較鎮定,他看到這一幕心中雖然也有些驚訝,有些複雜,但看到自己的妹妹都還這麼淡定,他就覺得紀羽這小子肯定留有後手。

「嘿嘿,你們完了!」殺絕冷笑一聲。

對於斬盡的這一招他可謂是非常的熟悉了,這可是一記非常恐怖的殺招,萬象化龍,那爆發出來的恐怖力量足以將一個小鎮夷為平地,又怎麼可能會是一個天空戰師所能阻擋的?

他很放心,因為這一次他們贏定了。

但就在此刻……

一道強烈的白熾光芒瞬間覆蓋了全部,將紀羽跟斬盡籠罩了起來。

「怎麼回事?」

「恩?」

眾人又是一驚,竟然忘記了戰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看不到光芒裡面發生的事情了。

但那場震動卻似乎也在此時開始停止了。

殺絕臉色微微一變,「怎麼回事?難道斬盡失手了么?」

雖然驚訝,但他還是抑制住了那種衝上去一看的衝動,斬盡不可能失手的,敵人實在是太弱了,也許這是斬盡故意用出來的招式吧?

萬象化龍的範圍越小,所照成的傷害就越大,所以殺絕只認為斬儘是為了要將那個傢伙粉身碎骨。

「真是個可憐的小傢伙啊!」殺絕心中暗道。

「紀羽,你會沒事吧?」戰月兒坐在原處,神情有些複雜的看著那道白光的方向。

白光最後籠罩紀羽的時候,他聽到了紀羽說的最後一句話,紀羽說他贏了……

是的,她對紀羽有信心!

必須要趕緊回復力量!戰月兒心中暗道。

臉色最難看的莫過於是當事人了,斬盡此刻臉色是黑到了極點。

他莫名其妙的就進入了這個奇怪的空間之中,雖然力量不受什麼限制,但卻感覺這小子像是主宰一般站在自己的面前,讓他不得不尊重。

「你,你到底做了什麼!」斬盡臉色微變,死死的盯著紀羽。

「我都說了,你用出那一招開始,你就完蛋了。」紀羽淡淡笑道。

「哼!不可能,去死吧你!」斬盡冷哼一聲。

雖然不清楚紀羽到底用了什麼,但他就不相信一個小小的天空戰師可以阻擋住自己釋放出來的地階戰技。

然而此刻……意外卻發生了。

「沒事?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沒事!」斬盡臉色慘白,有些不敢相信發生在眼前的事情。

沒事!自己釋放出來的地階戰技對著傢伙竟然無效?這怎麼可能……

他竟然有些慌了,難道這小子說的是真的,是自己輸了?

不!不可能的!他是堂堂的戰將五階強者,怎麼可能會輸給一個天空戰師五階的小傢伙?這不可能!

萬象化龍的威力消失了……

斬盡用盡所有的力量都無法調動起萬象化龍,他臉色越來越難看了。

而自身的戰氣更是被抽空了。

「我已經說了,你用出這一招開始你就已經完了。」紀羽淡淡一笑。

「為什麼??」斬盡有些不甘心,這輸的實在是莫名其妙了。

「連天階戰技都無法打破我的這個底牌,你覺得你的地階戰技會有用么?」紀羽笑。

「……呵呵,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一切都是我自找的!」

斬盡面若行屍走肉,苦笑道。

紀羽卻面無表情,在七星陣之中,地階戰技是沒有辦法傷到紀羽的,哪怕是天階戰技也傷不了他,這就是七星陣的強大所在,祭出七星陣,就立於無敵之處了。

紀羽深深的呼了一口氣,一切,該結束了……

他的力氣也快要消失了,而此時,七星陣又慢慢的沒入他的眉心當中。

兩個人影再一次出現在眾人的眼前,這一霎,眾人的神情是吃驚的,意外的,獃滯的……

「沒事?真的沒事!」

「哈哈!太好了!我就知道沒事!」

「好!好!太牛了!」戰形也忍不住大笑。

殺絕如同見了鬼一般,斬盡連最強的一招都用出來了,怎麼這小兔崽子一點事情都沒有的?這怎麼可能……

「月兒,最後一擊!」這時,紀羽朝著戰月兒喊了一聲。

戰月兒的力量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斬盡卻因為釋放了地階戰技而力氣全無,他感覺自己要完蛋了……

「哼!想殺我兄弟?」這時,殺絕動了,他怎麼可能會讓斬盡在自己的面前被殺?

但他動的同時,戰形幾人也動了,他們也要將殺絕給擋下。

紀羽最初的計劃已經成功了大半,最後絕對不可以功虧一簣!

「滾開!」殺絕怒吼。

但戰形幾人卻死也不讓路,將殺絕給死死的擋了下來。

戰月兒來了,戰字印一瞬間成型,她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斬盡的方向。

「雙煞,殺人無數,當死!」說著,軟體慢慢的起來了。

斬盡臉色如土,不是他不想抵抗,是因為他被壓製得死死的,抵抗不了!

血氣大陣還在,他就痛苦無比。

「斬!」

戰月兒冷哼一聲。

「住手!」殺絕的聲音也傳來了,他將戰形一拳紅開,猛然朝著紀羽兩人沖了過來。

「火,聚!」紀羽哪裡會給他這個救人的機會,火靈變瞬間匯聚成了一個火牆,擋下了殺絕。

轟!

火牆被殺絕給打破了沒有一點懸念。

而此時,戰月兒的劍也動了。

咔擦……

一個頭顱掉落在了地面,一道陰煞之氣散發而出,最後被火靈變給燒盡了。

「啊!!!」

一聲怒吼之聲傳出,響徹了天地。

「死!我要你們死!死!」殺絕瘋狂了,看著斬盡在自己的面前死了,他終於有些瘋了,要將紀羽他們給斬了。

而就在此刻……

「雙煞在那!抓住他!別讓他逃了!」

一個個的呼喊聲兀然傳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呼……還算來得及時!」

此時,紀羽方才鬆了口氣。

幾個強橫不下戰形的氣息出現了,幾個老者此時也來到了這裡,每一個人臉上都有幾分決然。

「落月宗!你們陰我!」

殺絕臉色大變,頓時明白了所有,他不由大怒,朝著來的幾個老者發出怒吼。

「哼!雙煞,你們殺人無數,應當遭到天譴!」一個老者怒吼一聲,一派正道的說道。

「好!好!你們這群小人!我記下你們了,等我回來,滅了你們滿門!」殺絕陰沉著臉說道。

他沒有想到,自己的行動跟蹤跡被暴露是跟落月宗有關。

原本落月宗只是跟他們是合作關係的,井水不犯河水,但他卻沒有想到落月宗臨陣倒戈,這個時候出現。

「殺了他!千萬別讓他逃了!」聽到這句話,那老者哪裡還敢留下殺絕。

雙煞的名頭太恐怖了,若是留下來的話等待他們落月宗的絕對是滅頂之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