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所以,他選擇在半路上耽擱一段時間。

還有,他要等一個人。

「韓易師兄,你不會想….」

「是的,我是想救人!如果這個女孩是語馨,我會毫不猶豫的將他救出來。」韓易點點頭。

「好!韓易師兄果然重情重義!我們兩個願意幫忙。」雲龍當即點頭表示道。

「好!有二位師弟幫忙,我的計劃恐怕會增大成功的概率。」韓易點點頭。

兩大涅槃輪迴境高手,確實是巨大的助力。

韓易要求放慢速度,雖然掌刑長老不明白為什麼,但並沒有反對。

第二天夜晚,眾人休息的時刻,韓易的眼睛一亮。

「韓易老兄,你這是在等我嗎?」

「魔族!!!」

掌刑長老第一時間感覺是魔族的氣息。

韓易微笑著走出來,正是自己期待的君御風,還有他的忠實朋友——凌天。

「你終於來了。」韓易上前微微一笑。

「接到你的傳信,我怎麼能不來呢?」

君御風很開心,韓易竟然能活著從地下戰場走出來,而且還能想到自己。

「謝謝。」 一夜亂了情:搶奪日租妻 韓易點點頭。

「主人。」凌天恭敬的看著韓易。

「好了,嗯?還有人?」韓易突然感受遠方還有幾股不同的氣息。

「當然,我還要為你介紹一個人。」君御風微微一笑。

正在他們說話的片刻,兩個身影從天而降。

韓易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這一別,也有數年的時間。

「我給你介紹一下,天煞宗大師兄厲劍鋒。」

「早就聽聞長生門韓易師兄威名,今日得見,幸會幸會。」厲劍鋒雙手抱拳。

「厲師兄客氣了。」韓易笑了笑,人家說的客氣話,他是能聽出來的。

「不要客氣了,這位是天煞宗聖女,人稱金鳳凰。」君御風繼續介紹。

「好久不見。」韓易微笑著說道。

「好久不見。」金鳳凰也點點頭。

「你們原來就認識啊。」君御風反而有些倉促,沒想到天下這麼大,還會有這麼巧的事情。

「我們曾經是世俗之中的朋友。」韓易點點頭。

厲劍鋒也是一愣。

想了想,韓易與金鳳凰之間,肯定有不尋常的關係。

從君御風邀請厲劍鋒開始,正好被金鳳凰發現,原本不知道金鳳凰為何非得要跟著來,但今天能看出來,原來一切都是因為韓易。

金鳳凰是奔著韓易來的。

「這兩位都是我邀請來的幫手。」君御風笑著說道。

「多謝二位!」

韓易真誠的感謝,畢竟這種時刻,無疑是闖虎穴,這麼危險都有人來幫忙,確實夠朋友。

「好!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我韓易的朋友!」

韓易堅定地說道。

「能成為韓兄的朋友,求之不得。」厲劍鋒也很高興。

掌刑長老沒想到連魔盟九派的人都來了,還有御劍門大師兄,再加上這名魔族高手,一共接近十位逆天三重高手,這個陣營,真是夠可怕的。

血手閣主收義女這一次,一定會鬧出更大的動靜。

這一路上,韓易與金鳳凰聊了幾句,但卻沒有當年的感覺了。

韓易也不知道當年金鳳凰為何會突然消失不見,當年自己沒有帶著她走,想將她留在長生門,也是為了她的安全著想,但是現在看來,她又回到了天煞宗,而且依然是地位崇高的聖女金鳳凰。

「這裡是每人十億丹藥,如果發生意外,你們都要各自逃命。」

韓易早就想好退路,他們這等高手,如果不是遇到仙人級別的高手,燃燒十億丹藥,足以逃出生天。

不足一天的時間,他們就來到血手閣所在的山峰。

但是,韓易凝視著這座山峰,心裡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這裡,竟然是當年古道馬幫所在的地方。

當年龍飛虎的音容笑貌一直在韓易的眼前回蕩。

「我好像又被欺騙了。」韓易喃喃自語。

突然,韓易有些疲憊,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不聽自己的話了。

這種感覺,很恐怖,也很悲傷。

當年,為何會有那麼多人騙自己。

「你好像來過這個地方?」君御風看出韓易有些異樣。

「是的,這裡曾經是古道馬幫的總壇。」韓易點點頭。

「嗯?古道馬幫不是被我們天煞宗給滅掉了嗎?」

厲劍鋒突然看著金鳳凰,當年原本是他親自出手,但最後天煞宗宗主將這個任務交給這個初出茅廬的聖女來完成。

那一次,天煞宗只能算是慘勝。

因為除了金鳳凰以及幾個修為較低的弟子回去了。

「是的,古道馬幫確實被你們毀掉了。」韓易點點頭。

當年他可是在場的人,而且當年天煞宗的高手還是他親自出手滅掉的。

看來,當年的事情,金鳳凰並沒有回去說實話。

「但是,為何血手閣會出現在這個地方?」韓易盯著君御風。

「我也不清楚,血手閣知曉天下事,這與古道馬幫之間很相似,看來二者之間,一定有什麼聯繫。」君御風不禁猜測道。

「不要管了,咱們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韓易無奈的搖搖頭,既來之則安之,這麼多門派前來,還有什麼好怕的。

「長生門到。」

韓易等人到來,當即有人前來歡迎。

凌天被韓易收入易鼎之中,包括殘月以及王語涵,作為此次營救的殺手鐧。

「天一教到!」

就在韓易等人踏入這座山峰之前,天一教的人也浩浩蕩蕩奔著這裡趕來。

「你們看,那是大師兄。」 假面嬌妻 雲龍突然說道。

韓易眉頭一皺,與天一教最前方並排走的人之中,其中正有一個帝星邪。

「你們先進去吧。」

韓易對著掌刑長老緩緩的說道。

其他的長生門弟子全部進入血手閣之中。

韓易與君御風等人留下等候帝星邪的到來。

「大師兄,你什麼時候加入天一教了?」 韓易看到帝星邪之後笑了起來。

「我乃是受到掌教真人差遣,與天一教眾位長老一起前來參加血手閣大會,怎麼,我不在,掌教真人把帶隊的任務交給你了?」

帝星邪知道韓易是故意戲耍他。

韓易感覺出帝星邪在針鋒相對,不過這也沒有關係。

「原來是韓易,上次一別,咱們可是多日不見了。」莫問天突然笑道。

韓易眼神一冷,當年的事情他還一直歷歷在目。

帝星邪、莫問天、血厲還有荊王四人,一起圍殺他,但最終都被他逃走了。

這件事情,韓易深深埋在內心裡,即使西宮問天,他都沒有告訴。

他不相信西宮問天不知道這件事情,這可牽扯到天一教和血手閣。

不過,從那一次之後,荊王就再也沒有任何消息了。

「韓易師弟,感謝你今天能來,不過不要忘了以後來參加我的婚禮。」莫問天笑了笑。

「好!我會去參加的。」韓易點點頭。

到現在為止,他都沒有徹底確定這個血手閣主的女兒到底是不是王語馨。

突然,易鼎之中傳來強烈的氣息。

王語涵竟然在這個時候突破了。

韓易笑了笑,現在正好,為自己的取勝獲得更高的籌碼。

血手閣,一度被眾人認為整個九州大世界最神秘的地方之一,今天終於浮出水面。

「你們御劍門的人沒來嗎?」韓易突然問道。

「當然沒來,其實我們御劍門已經很少參與這些事情了,除非九州發生動蕩,否則御劍門應該不會再出世了。」君御風也有些無奈。

御劍門這些年以來,不問世事,整個九州大世界幾乎已經將他們忘記了。

如果仙道十門重新排名,這御劍門恐怕很有可能被排除在仙道十門之外。

「血手閣也沒有什麼嘛!」

雲龍笑了笑,剛才看到帝星邪之後,大氣都不敢出,帝星邪好似也沒有想要理會自己的意思。

「這裡原本是古道馬幫的地方,可是現在成為血手閣的大本營。」

韓易等人向前走著,這個陣營,其他門派都望而生畏。

韓易、君御風、厲劍鋒、雲龍、驚濤、金鳳凰六人,足足五位逆天三重高手,還有一位元嬰境高手。

此時,血厲也從遠處走來,正好看到韓易與帝星邪雙方。

「莫兄。」血厲第一時間來到天一教這個陣營。

「這血厲,先看到我們,卻去找莫問天,氣煞我也!」君御風的脾氣就要爆發。

「無妨!現在咱們分開吧!我想調查一下到底是不是語馨。」韓易緩緩的說道。

「好!」

君御風緊接著離開,厲劍鋒也與金鳳凰一起離開。

雲龍與驚濤也返回長生門陣營。

此時,只剩下一個韓易。

「韓易兄,怎麼一個人了?」

血厲一直將莫問天等人送走之後才過來與韓易打招呼。

「一個人豈不是更好?這麼好的地方,一個人靜靜的欣賞一番。」韓易微微一笑。

「好!難得韓易兄有這個雅興,不過這裡很多地方都是機關重重,韓易兄還是小心為好。」血厲看似在叮囑韓易小心,其實就是警告他不要亂跑。

「是嗎? 儒神在上 無妨,我的命很大,當年在落日山我都沒死,現在更死不了。」韓易諷刺般說道。

「說得好!當年我們四個都沒殺死你,但你也不要在陰溝裡翻船。」血厲說完轉身離開。

韓易當然不會被他幾句話給嚇唬住,不過還是多加了幾分小心。

如果這裡真的是血手閣的大本營,那當年的古道馬幫明顯就是擺了自己一道,那龍飛虎到底是怎麼回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