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所有人神情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呵呵,你放心,這盔甲安全的很,我保證,那些刀雨傷不到你的。」

鄭廣兵大手用力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胸口,發出一陣陣邦邦的悶響聲,輕鬆的大笑道,穿上這個東西,今天他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陳美君一聽,卻是眉頭微微一皺,她實在太了解林逸了,簡直高傲的無可救藥,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去試探這盔甲的防禦力呢?

「誰有百鍊鋼刀,拿出來一用!」

陳美君看著周圍的戰士,神色平靜的說道。

眾人雖然心裡對於林逸的這種懷疑有些不滿,不過對於陳美君他們倒是信服的很,一介女流之輩,不管在各個方面的能力,可都在他們之上。

光憑藉這一點,就足以讓他們尊敬。

「陳隊,我這一把可是祖傳的百鍊精鋼打造而成的,我爺爺當年殺侵略者留下來的。」

一名四十多歲,身材魁梧,面相憨厚的老者,上前一步,說道,隨後手臂猛的往前一揮,呼,一把明晃晃的鬼頭刀就直接朝著陳美君飛了過去。

「好刀!」

陳美君一看,頓時杏眼一亮,而後,一步跨出,一把接住了那明晃晃的鬼頭刀,而後,竟然在原地揮動起來,刀光飛舞,在她的周圍形成了一片半圓形的保護罩,可謂是潑水不進。

在這一刻,陳美君就像是英姿颯爽,征戰沙場的女將軍一般。

周圍,所有人都愣住了,刀乃並其中的王者,本來應該有男子來使用,才能夠彰顯出那種王者之氣,可現在,陳美君一個女子,竟然完全舞出了那種不凡的氣質。

「一舞刀光驚四方,觀者如山色沮喪,矯如群帝驂龍翔,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不錯,不錯,著實不錯啊!」

林逸站在一旁,微微頷首,頗有幾分長輩在關鍵晚輩表演的氣度,讚歎道。

這一聲讚歎,也頓時周圍眾人眾人回過神兒了,一個個都自發的揮動手掌,霎時間,掌聲雷動,宛如海嘯。

「好!」

「陳隊長漂亮!」

「果然不愧是女中豪傑啊!」

各種褒獎聲,簡直鋪天蓋地而來,弄的陳美君那帶著些許汗水的小臉上,都浮現了一抹桃紅,看的周圍一群漢子都瞪大了雙眼,宛如見到了鬼魅一般。

「我的天啊!隊長臉紅了?」

「這,這還是那個男人婆嘛?她竟然會臉紅耶?」

剛剛還褒獎不斷的一群漢子,頓時宛如發現了新大陸一般,激動的大笑了起來。

「你大爺的,我是男人婆?」陳美君指著自己的鼻尖兒,一臉猙獰的盯著眼前的戰士質問了起來。

「圖魯魯!」

每個人都忍不住打了個機靈。

開玩笑,說陳美君是男人婆,這不是找死是什麼呢?

也就是這會兒他們得意忘形了,才脫口而出,一旦真的讓陳美君發飆了,有他們受的。

「呵呵,好了美君,都曰上三竿了,還是開始比賽吧!」鄭龍成笑呵呵的說道。

陳美君一聽,這才作罷,轉過身直接把百鍊精鋼的寶刀朝著林逸丟了過去,冷冷的說道:「我可以保證,絕對是百鍊鋼刀。」

「呵呵,多謝了,那咱們就開始吧!」林逸輕鬆笑道,是不是百鍊鋼刀,他只需要看一眼就可以肯定。

眼前的這刀雨,顯然是有一種類似於弓弩的機器打出來的,不但速度極快,而且力道也很恐怖,只有真正的百鍊精鋼的寶刀,才能夠承受那麼多次的打擊。

如果只是普通的寶刀,在這種強度的攻擊之下,怕是最多只能跟擋住十幾次攻擊,寶刀就要斷裂。

「開始?」

所有人一聽,都是一愣。

與你為敵 「林逸,你還沒換衣服呢?」陳美君瞪著眼睛呵斥道,這種程度的攻擊,在不藉助外力的情況,怕是只有軍神一個人才能夠通過。

林逸戰鬥力不俗,甚至在剛剛才殺了靈威之境的飛雲道人,可在陳美君看來,他也必須要藉助盔甲才行,實在是那數萬把飛刀齊刷刷落下的場景太過恐怖了。

簡直給人一種無可抵擋的感覺。

不穿防具進去,那不是找死嘛?

「那個,我有這個就行了。」林逸簡單的揮動了一下手裡的百鍊精鋼鬼頭刀。

「什麼?這個?」

「我去!這小子不是瘋了吧!」

「可不是,難道他覺得就憑藉一把鬼頭刀就能夠擋住這刀雨?」

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宛如看待白痴一樣看著林逸。

在那種無差別,而且無比兇猛的打擊之下,能夠頂住可怕壓力前行,都已經很了不起了。

可現在,林逸竟然自大到憑藉一把刀闖這刀雨。

這在所有人看來,簡直就是找死嘛!

可鄭廣兵一聽,卻激動的整個人都大笑了起來,小砸種,你這可是自己找死,怪不得別人啊!

「來人啊!比賽開始!」

鄭廣兵生怕林逸反悔,急忙揮手呵斥道。

「鄭廣兵,你大爺的……」陳美君怒了,只是她剛罵一句,就被林逸抬手制止了。 「相信我,不會有事兒的。」

林逸看著陳美君自信滿滿的笑道。

「可,可是那是刀雨啊?」陳美君氣急敗壞的吼道。

「那又如何?在絕對強大的實力面前,一切都可以一力鎮壓!」林逸自信滿滿的笑道。

折桂令 隨後,直接大步流星朝著刀雨的邊緣走去。

「哈哈,好好,林少果然是豪氣干雲,在下佩服,在下佩服啊!為了表示軍人的風度,我便站在前面吧!」

鄭廣兵咧嘴大笑道,反正,他穿了這笨重的盔甲,根本就不怕死,裝一下比,做一下好人,還真挺樂意的。

鄭龍成見狀,沉聲喝道:」既然,兩位都已經準備好了,那我也就不在廢話了,生死自負,開!」

「咻咻!」

鋪天蓋地的刀光,驟然出現在眾人的頭頂上方,而後,宛如傾盆大雨一般落下。

林逸眸光凝重,面色沉穩,深深的吐了一口濁氣,反觀鄭廣兵此時,倒是輕鬆了許多,反正,他只要盯著那些強大的衝擊力,前行就可以了,根本不用考慮其他。

下一秒,在萬眾矚目下。

無數明晃晃的飛到落在了林逸的頭頂上方。

長刀揮舞,灼目的光芒驟然爆出,宛如一個倒扣的大碗,直接把林逸整個人包圍起來。

「叮叮噹噹!」

清脆的聲音不絕於耳。

「他,他竟然擋住了?」

每個人都是頭皮一麻,一臉驚恐的看著林逸。

「這,這怎麼可能?」

有人更是直接發出了驚呼。

全部都像是見到了神跡一般,震驚。

穿著盔甲的鄭廣兵,此時雖然沒有性命之虞,可是每一把飛刀落下,那種強大的衝擊力,就像是一頭髮狂的野牛狠狠的撞在他身上,那強大的力量使得他只能不斷的後退。

可林逸,卻像是光芒萬丈的光團,竟然盯著那恐怖的刀雨在前行。

「咕嚕!」

借刀的那名壯漢,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哆嗦道:「好強,這小子真的好強啊!」

可不是。

一人一刀。

沒有任何的防護。

竟然就敢闖刀雨。

「大壞蛋,你,你真的能過去嘛?」陳美君那明亮迷人的大眼睛,釋放著光芒,彷彿如天上的星星一樣,死死的盯著林逸。

若林逸能夠過去,那可這是飛魚龍門,身價百倍了。

光是一個軍神的稱號,在華夏,就不容任何人小覷。

「加油!」

陳美君雙手握拳,咬著銀牙,吶喊道。

「加油!」

周圍的戰士們也都回過神兒了,紛紛雙手握拳,小聲的吼道。

一步。

兩步。

漸漸的,林逸進入了一種忘我的境界中。

在他的世界里,沒有任何人,只要鋪天蓋地的飛刀。

他手中的百鍊鋼刀,就像是開掛了一樣,能夠精準的擊飛天空上飛來的可怕攻擊。

而且,在這種不斷揮舞抵擋中,林逸竟然慢慢找到了一些竅門,對於力量的運用,他之前並沒有可以去追求技巧。

畢竟,以他的實力,很多時候,完全可以一力降十會。

可這一刻,之前忽略的東西,都找回來了。

「劈、砍、崩、撩、格、洗、截、刺、攪、壓、掛、雲。」

他手中的這把百鍊鋼刀,更像是一把充滿了無儘可能的神兵利器,似乎有千變萬化一般。

可怕的飛刀根本無法近身,不斷被一股股巧勁磕的飛出。

而林逸前進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從一開始的舉步維艱,到如履平地,再到健步如飛。

當他走出那五十米長的刀雨時,天地間一片寂靜。

每個人都好像在一瞬間化身成為了木頭,靜靜的看著宛如戰神一般強大的林逸。

「這就走完了?」

「號稱死路一條的刀雨,就這麼輕鬆結束了?」

林逸轉身,當看到站在原地,紋絲未動,但是卻一臉痛苦,正如蝸牛一般,咬著槽牙,艱難往前爬的鄭廣兵,林逸傻眼了,膛目結舌的問道:「你他瑪德不會告訴我,你忙活了半天,還站在比賽線外面在啊?」

比賽線外面?

眾人一聽,急忙看了過去。

這一看,所有人都是腦袋一歪,一臉的鄙夷啊!

可不正是,在恐怖飛刀力量的衝擊下,鄭廣兵竟然直接倒退到了線外。

鄭廣兵一聽,急忙低頭看了一眼,這一看,整張臉也像是火燒一樣,火辣辣的。

他知道,自己過了今天之後,鐵定是要成為整個基地的笑話了。

跟別人比賽,穿護甲不說,現在,竟然還被打的倒退出了線外。

這簡直就是整個基地的奇恥大辱。

一直想要偏袒鄭廣兵的鄭龍成,此時也無奈的在心裡重重的嘆息一聲,他要是早知道這貨這麼沒用,說什麼也不會讓他上去比賽啊!

這尼瑪倒好,人家衝到終點了,他竟然連*都沒有走到,簡直就是笑話中的笑話。

「林逸,威武!」

陳美君就像是一個女漢子樣,手臂高舉,高手呼喊道。

「林逸,威武!」

「林逸,威武!」

……

吶喊聲不斷。

可落在鄭廣兵的耳朵里,這些吶喊聲,卻不亞於是一個個響亮的耳巴子,打的他羞愧難當。

「呵呵,林少實力不俗,不知道是否進行第二項比賽呢?」鄭龍成拿著一個大喇叭,對著林逸喊道。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亮,這一次的刀雨,對於他來說,算是一個不小的提醒,其實決戰,比斗,都一樣,只要能夠殺人就行,實在沒有必要浪費太多的力量,一成力量能殺人,自然是用一成力量比較划算一些。

「走吧!讓我看看你們的第二關到底是什麼。」林逸淡然笑道。

陳美君一聽,急忙邁開杏乾的鎂腿一溜煙兒的衝到了林逸面前,上去就挽著林逸的胳膊美滋滋的笑道:「林少,好厲害啊?」

「呵呵,這就厲害了?老子最厲害的是……」話說道一半,林逸迎上了陳美君,那水汪汪,彷彿會說話一樣的杏干大眼睛。

「你最厲害的什麼啊?」陳美君歪著腦袋,眨巴了一下迷人的大眼睛,好奇的問道,不過心裡卻充滿了激動,緊張,「大壞蛋,對我開車,快點對我開車,千萬不要慫啊!」 「呵呵,裝孫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