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抬頭看向四周,月千歡眉頭微皺。

青狐說過。進入南鱗海秘境中,所有人都是在一起的。然後才會分開,各自找不同的地方離開尋寶。

可是她在這裡,只有她一個人!

環顧四周。白骨森森,密密麻麻的數量看得人頭皮發麻。

地面泥土被染透成黑紅色。空氣中散發刺鼻的鐵鏽味,令人作嘔。

看來,這個地方。是剛剛那隻虎豹妖獸的領地。

「咻?」妖藤疑惑。

它不明白為什麼月千歡停下不走了。這個地方那麼臟,不像是月千歡留下來休息的地方呀。

捏捏妖藤的葉子,月千歡開口:「看來,這次南鱗海秘境和以往不一樣。」

「咻咻?」

「不知道只是我被分開。還是所有人都被分開了。看寧洛的本事,似乎後者更有依據一些。」

寧洛還沒有徹底復活。半生半死的人,是沒有實力操控一個古老存在千年的秘境。

但不管怎樣,進入南鱗海秘境,就是修羅場!

「走吧。寧洛知道我來了,遲早會現身的。」

妖藤縮小身體,纏繞在月千歡手腕上。只要有危險,它瞬間就能衝出攻擊敵人,並保護月千歡。

縱身離開虎豹妖獸的領地。月千歡穿梭在森林中,對照地形漸漸和腦海中的地圖契合。

「砰!」

月千歡一腳踹飛撲上來的三頭豹。側身避開三頭豹強勁兇猛的尾巴。

手腕翻轉,幽光月一劍斬下。

「噗呲!」鮮血飛濺。

三頭豹被砍掉了一個腦袋。痛的怒吼,痛到發狂狂暴。

憤怒咆哮一聲。三頭豹張開口噴出火焰,另一個嘴巴,噴出道道鋒利的風刃。

月千歡縱身跳起,「咻!」妖藤出。

最終,還是靠妖藤解決了三頭豹。月千歡皺眉看著三頭豹的屍體,嘴角微抿。「簡直作弊!」

「進來的人,不管是人還是妖,都會失去修為。然而這秘境裡面的妖獸,卻還能使用妖力攻擊。」

也難怪。每次進入南鱗海秘境的人,最後活著離開的數量,可怕銳減三分之二。

「咻!」妖藤吃掉三頭豹回來,蹭了蹭月千歡臉頰。

好像在說。它會保護月千歡的,不怕這些妖獸!

月千歡看見妖藤卷著兩顆晶瑩的妖晶,遞給她。「咻咻~~」

「妖晶?」

拿著妖晶打量。月千歡發現,這妖晶濃度醇厚的,遠遠超過了高級妖晶。

難道是頂級妖晶?

妖藤卷著月千歡手腕。飛舞的葉片齊齊指著三頭豹的山洞。「咻咻!」

月千歡眸光一亮。「你是說,山洞裡面還有更多的妖晶?」

「咻!」

月千歡走近山洞中。當看見山洞裡堆積成小山的妖晶時,嘴角微勾。「看來,這南鱗海秘境,果然是處處藏著寶藏。」 月千歡得到了小山一樣一堆的頂級妖晶。

行走在森林之中,月千歡手中拿著一顆頂級妖晶打量。她心底有個疑惑,為什麼秘境中的妖獸能使用妖力?

作弊?那實在太不公平了。

而且,最讓人納悶的還是妖獸怎麼能修鍊?月千歡雖然不能使用武力,但她靈覺還在,仍舊能感覺到天地里瀰漫的靈力。

這裡的靈力濃郁精純,而且異常活躍。但沒有人能吸收煉化,反倒無時無刻不被掏空身體里的武力。

或許,這跟這種與眾不同的妖晶有關?

「咻~」

妖藤偷偷的撓了撓月千歡的手心。

一片小小稚嫩的葉片,倒了個頭指著後面。

月千歡勾唇,雙眸微眯。「我知道。」

從她從三頭豹洞穴里出來時,就察覺到有人跟蹤她了。

為財?並沒有出來搶奪。

那只有一個可能。是寧洛!

月千歡面上不動聲色,優哉游哉的在森林裡閑逛。不時解決一兩頭湊上來找死的妖獸。寧洛跟在她背後,也一直沒有出手。

似乎在等一個機會。

「嗷!」

厲風惡臭撲面,一頭銀角獅鹿妖獸現身。

獅子的頭顱,鹿的身體,一條尾巴竟是蟒蛇一樣長尾。揮舞間,咻咻破空。

頭顱上一根銀角,證明它的身份。

一隻實力等同於一階武王的妖獸!

暗中,寧洛露出了獰笑。他等的機會來了!就算是妖藤,也對付不了這種高階妖獸吧?

此時,銀角獅鹿妖獸撲向月千歡。

月千歡反應迅速。就地一滾,拂袖間妖藤出。

看見妖藤捲來,銀角獅鹿妖獸神色有忌憚。它直接低頭,銀角上冒出光芒,強大的能量波動出現!

月千歡心頭一跳,「妖藤回來!」

「轟!」

能量波動成豎線衝來,所過之處,一切都在這強悍的能量下飛灰煙滅。

妖藤第一時間收回,緊緊包裹住月千歡。

妖藤被砸飛,「砰」的撞在大樹上。大樹攔腰而斷。

妖藤鬆開月千歡,所有藤蔓出動,煞氣騰騰衝向銀角獅鹿妖獸報仇。月千歡站起來,身形有些踉蹌,面色發白。

好機會!

寧洛拔出匕首,偷偷靠近。

「嗆!」匕首鋒利,陰毒狠辣的刺向月千歡背心。

明明月千歡背對他,可是卻好像背後長了眼睛一樣。輕而易舉的往後一退避開了。

寧洛心底咯噔一下。

此時,月千歡已出手!飛腳踹來,踢中寧洛手腕。劇痛來襲,寧洛痛的差點握不住匕首。

雙眼猩紅,寧洛爆喝一聲殺過去。

五指成爪,狠狠抓向月千歡心口。見月千歡躲開,另一隻手立馬接著匕首橫刺過來……

月千歡往後一跳,雙手往前按住寧洛手腕。

寧洛見鬼的看著月千歡按著他手腕,一推一拉,「咔擦!」

骨頭斷掉,寧洛「嘶」的吸冷氣。

匕首落到月千歡手中,手腕翻轉。斜抓著快准狠刺向寧洛心口。

寧洛大駭!

倉皇狼狽的躲閃。沒有刺中心口,月千歡反應可怕。橫抓著一劃,寧洛胸前裂開一條猙獰血痕。

嘴角輕狂上挑,月千歡眯眸冷笑。「寧洛,好久不見。」 「什麼寧洛,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寧洛一手按住胸前傷口,倒退熟步。目光忌憚,陰狠,不可置信的瞪著月千歡。

他絕不承認自己的身份!

寧洛試圖欲蓋彌彰。他厲呵道:「賤人,將你剛剛得到的妖晶交出來。我饒你不死!」

「哈?寧洛咱們這麼熟了,你還要繼續演戲?」

眯眸,嗜血的冷光一閃而過。

月千歡勾唇,語氣森森可怖。「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認得你!」

抓起匕首指著寧洛,月千歡:「我父親在哪兒?」

瞳孔驟然緊縮,寧洛大驚。

不!

月千歡怎麼會知道的?

他還沒有打算泄露月江離在他手中。那可是他的王牌!

他自認為做的天衣無縫。月千歡怎麼可能知道?

寧洛臉色變了又變,最後他一咬牙,神色陰鷙下來。他盯著月千歡說:「哼。月千歡,你真是聰明過頭了!」

「知道了又怎麼樣?你現在應該求我,求我把你爹還給你。」

「求你?」月千歡冷笑。

「沒錯!」寧洛面目猙獰,「月千歡,你不知道吧。我妖族可有著血脈蠱術,你爹落在我手裡。只要我想,我隨時能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到時候,墨九卿臉上的表情,一定非常精彩吧!」

月千歡挑眉,「你做夢。你以為,你還能走出南鱗海秘境嗎?」

寧洛一驚。下意識扭頭,方才看見妖藤不知什麼時候,堵住了他的退路。而那隻先前還大發神威的銀角獅鹿妖獸,早就被妖藤吃的骨頭都不剩。

寧洛瞬間明白了。他暴怒:「你早就發現我了!」

「呵。從我進入南鱗海秘境開始,就不再是屬於你的陰謀遊戲。」

月千歡微微一笑,雙眸冰冷。「我為這個遊戲重新取了一個名字。狩獵如何?」

「你!哈哈哈,月千歡你白日做夢呢。在這兒誰都不能動用修為,就算你是武聖又如何,你以為花拳繡腿你就能殺我了嗎?」

「當我扭斷你的四肢時,你就知道誰才是獵物了。」

話音落,月千歡沖向寧洛。

寧洛立馬同樣衝殺過來。他沒了匕首,拔出長劍,鋒利驚人!

然而眼見就要近身時,寧洛突然在地上一踩,身體猛地彈跳出去。月千歡皺眉微愣間,寧洛竟是轉頭逃了!

妖藤:「咻?」

「追!」

月千歡抬手。妖藤立馬爬回月千歡手腕上纏繞起來。

縱身騰挪在森林樹梢間,月千歡速度快如閃電。

寧洛的速度更不慢。像極了落荒而逃,而不是他剛剛的信誓旦旦。

廢話!

他可是親眼見過月千歡的拳腳的,花拳繡腿只是嘲諷。真打起來,他這具新身體會被打爛的。

眼見月千歡窮追不捨。而且兩人之間的速度在不斷縮短。

寧洛眼珠子打轉。不行!他得想想辦法。

忽然,寧洛聽見遠處傳來女子的聲音。眼眸一亮,寧洛立馬提速沖了過去。

衝過去,寧洛驚慌大喊:「師姐們,救我!」

「誰!」

「師姐們不要出手。我是新來的小師弟,有人要殺我!師姐們救我!」 月千歡落地,面對她的是一排鋒利的冷劍。

黛眉微挑,月千歡戲謔抬頭看去。寧洛假裝驚慌害怕的樣子,躲在一群女人身後。

見她看來,寧洛露出了得意的獰笑,眼神惡毒。站在前面的女子一扭頭,寧洛立馬又變回了驚慌害怕。

紅衣女子問:「就是她追殺你?」

「是。師姐,我只是路過而已。她卻一聽我是花樓弟子,就罵我無恥,不要臉。而且,而且更是……」

「更是什麼?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