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裏,鍾復帶着我修好了那隻被陰陽社魔頭木蕭蕭打壞的桅杆和船上的破洞,一個星期以後,我們就從海面回到了陰間的大陸。

鍾複利用無極島苦練的鐘家獵鬼堂絕學,找到陰陽社的老巢,在我和小婢的幫助下,一舉滅了陰陽社的所有魔頭,救出了鍾靈!

一切都塵埃落定了,我也該回陽世了……

鍾靈鍾復還有明月公子夫妻倆把我送到鬼門,我左等右等就是不見小婢前來送我,我的心裏空落落的,就好像失去了什麼一樣。

這個時候,鍾靈把一個錦囊交到我的手中,悠悠的說道,“蘭師弟,這是小婢讓我交給你的,你回到陽世之後再打開看吧?小婢……小婢她臨時有事,就沒有空來送你了!”

鍾靈這個樣子讓我早就明白了小婢的用意,她是不想眼睜睜的看着我在她面前消失……

不來更好,免得徒增煩惱,我和小婢畢竟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更何況,我還有三生三世的孽緣纏身,誰知道回到陽世之後會是一個什麼樣子?

我根本給不了任何人的陳諾!

我把鍾靈交給我的那個錦囊收進貼身的懷中,最後望了明月公子金香玉鍾靈鍾復一眼,一咬牙,跳進了鬼門……

整個就像一個荒誕的怪夢,我回到陽世之後,竟然一切都變了!我找遍了濱城所有的角落,也沒能找到什麼半邊街十九號,更別說能找到小哥和那個不知道有沒有被小哥救活的林美心了?

還有,那個騙我簽下生死書的梅英姑也不知去向!我只是在荒草連天的一個山頭,找到了並排的兩座墳墓。

一座墳墓上寫着:陰司門洪三水之墓!

另一座墳墓上寫着:陰司門沈潔之墓!

他們居然已經全部做了古人!難道我在陰間那一段時間,陽世已經是幾十年或者說幾百年了嗎?照這樣說來,那麼小哥……我不敢想下去了,想必也已經成爲古人……

這些人都死了,那麼秋雁呢?那個一直留在鳳凰鎮上經營鳳凰客棧的小女孩,她現在怎麼樣了?

我發瘋似的坐上了去往鳳凰鎮的火車。

一個星期以後,我到達了鳳凰鎮。一踏入鳳凰鎮,我就感覺到了巨大的變化。鳳凰鎮早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樣子,已經變成了一個小縣城。

來來往往的遊客熙熙攘攘,見證着這座城市的日新月異。

我憑着當年的記憶找到鳳凰客棧所在的地址,沒想到鳳凰客棧依然還在,只是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座簡易的小木樓,而是一座非常豪華氣派的五星級賓館摸樣的客棧。

我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走進了客棧,一個摸樣俊秀的美女接待了我。

“先生,你是要住宿還是?”

我平復了一下緊張的情緒,嚥了一口口水說道,“小姐,我是來招人的。”

“找人?”那美女一愣隨即笑道,“先生你找誰?”

“這座客棧的老闆娘金秋雁!”我強忍着心中的激動把秋雁的名字給說了出來。

美女一臉的愕然,“先生,你開玩笑吧?金秋雁女士早已經仙逝,現在在這裏主事的是她的女兒金丫頭同志!”

金丫頭?她女兒叫丫頭?我的腦袋一陣眩暈,好半響才靜下心來,“那我就見見她的女兒丫頭也行!”

話音剛落,門口忽的響起一個脆生生的聲音,“是哪個要找我啊?我在這裏……”

我扭頭回身一看,頓時就呆住了。

客棧的門口走進來一個俊俏的美女,那摸樣那身段那笑容,那走路的姿勢不是丫頭又還是誰?

“我是這裏的老闆娘丫頭,請問先生貴姓?”丫頭走到了我的身邊。

她只盯了我一眼,眼角忽的滑下淚來,“大哥哥,我是丫頭,是丫頭啊……你終於還是來了……”

可我已經知道,這個丫頭已經不是黃龍村裏那個丫頭了。這個丫頭是丫頭投胎轉世成爲的丫頭……

我喜極而泣,一把抓住了丫頭的手,說話就梗嚥了,“丫頭,你還認識我?”

“怎麼能不認識?我與你三生三世有約啊……”丫頭一把就抱住了我,失聲痛哭起來。

我的行李“哐當”一聲掉到了地上……????…完本了,讀者朋友請進!《陰魂禁忌》從7月份開始在磨鐵連載,歷時五個多月,到今天終於完本了。

寫下大結局三個字的時候,我心中感慨萬千。這本書成績慘然,對不起熱心的責編星河大大,對不起所有支持我的各位讀者朋友們。

我會好好寫下一本書,依然在磨鐵,希望到時候各位讀者朋友們能一如既往支持我的新書!

矯情的話就不多說了,我最後向星河大大和讀者朋友們說兩個字:謝謝!????… 一場瘋狂的同學聚會,成了死亡的開始。凡是參與聚會的同學,一個接一個詭異的死去。

我把她的頭帶回了單身宿舍,用刀刮下她的頭髮塞進枕芯,連同一些舊衣服捐贈給了慈善機構;然後把她的頭骨挫骨揚灰。

爲了活命,我想逃離這個充滿死亡氣息的城市,卻不料莫名其妙的被送進了精神病醫院。直到有一天,一個神祕的男子找到我,告訴我,她在他的身體裏,然後死在了我的面前。

她來了,我能逃離死亡嗎?

這是精神病醫院一間被隔離的病房,一桌一椅一牀。

沒錯,房間裏關着的就是我。在別人的眼裏,我是一個神經錯亂、極不正常的人,但我心裏卻無比的清醒,我不是精神病人。

此刻,我躺在牀上,望着雪白的牆壁和四周的攝像頭,思緒又回到了半個月前那個恐怖的夜晚。

半個月前,我在一家廣告公司工作。一大早,同事兼學姐柳婷婷就梨花帶雨的找到我,憤怒地咆哮着說,她昨天被她那個富二代的男朋友給甩了。

自從我進入這家廣告公司,就知道她有一個富二代男友,天天親愛的長,親愛的短不離口,可惜的是,大家都知道她男朋友一直都腳踩兩隻船,唯獨她不知道。

昨天她提前下班回家,恰好捉姦在牀,卻不想,那個小三居然還是她的同班同學,兩個人揹着她也不知道交往有多久了。

柳婷婷正想指責,沒想到她男朋友搶先站起來對她說,“你走吧,我們分手了。”

柳婷婷氣急敗壞,連扇了那渣男幾個嘴巴還不過癮,但是渣男卻沒再給她機會,將她一把推出了門。

柳婷婷啜泣着對我說,“再過兩天就是同學聚會了,我原本還想帶着他去跟同學炫耀的,現在看來已經是不可能了,沒準還會成爲笑柄。因爲我聽其她同學說,那個女生會帶着新男朋友到場。”

說完,她瞪着一雙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我。

我不由得一驚,“你要幹嘛?”

“蘭哥,你能不能當我一天男朋友,陪我去同學聚會?”

我一愣,以前只是在電影裏看過這種橋段,卻不想竟然發生到了自己的身上?我對這個柳婷婷沒太多好感不說,而且,她也絕對不願將自己下嫁給我這樣的一個打工仔,所以我們倆絕對不會出現電視劇裏那樣的狗血劇情。

最後我以柳婷婷替我賣一個月的早餐爲代價,答應出席這場鴻門宴。

我剛一答應,柳婷婷就破涕爲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又扭過頭對我說,“對了,你曉得不,聽說那個林梅心也要來。”

我心裏咯噔了一下,看了看柳婷婷,說,“你說誰要來?”

“林梅心啊,就是我們班那個最漂亮、最奇怪的女生啊,你還說暗戀過她的,怎麼不記得了?”

林梅心?

一瞬間,往事一幕一幕的在我腦海裏閃過,“哦,你說她啊,呵呵,我只是逗你玩而已!”我故意大笑,表面波瀾不驚地回答,心裏卻早已波濤洶涌。

關於林梅心,我豈止是暗戀?說爲她瘋狂也不爲過。她是柳婷婷的同班同學,長得很好看,就像一朵妖豔的罌粟花。

看到她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歡上了她,無可救藥的那一種,只可惜她早就有了男朋友。她的男朋友叫林傑,據說是一個小神棍。

大學四年的時間,我起碼有三年的時間是在跟蹤林梅心和她的男朋友林傑中度過的。可以說,在這件事情上,我只是一個可恥的偷窺者。

在我的心裏,還隱藏着一個天大的祕密。兩年前的那個晚上,林傑究竟對林梅心做過什麼,讓林梅心自從那晚之後形態舉止前後判若兩人。

那是一個週末的晚上,我看到林梅心跟着林傑進了男生寢室樓,他們那個樣子似乎是鬧了彆扭。林梅心撅着一張小嘴,滿臉的不高興。

我心中竊喜,如果林梅心一旦離開林傑那個小神棍,我會毫不猶豫立即出現在她面前,表露心跡。

我看見林梅心走進了林傑的寢室,意外的一幕忽然發生了。我似乎看到她被誰從後面推了一下,然後重重的倒了下去。

窗簾一瞬間給拉上了,一直到熄燈,林傑的寢室都一直散發着微弱的光芒。

我越想越不對勁,盯着林傑的寢室盯了一個晚上,都沒看到林梅心從林傑的寢室走出來。

男生把女朋友領進寢室樓很正常,可是很少有留女生過夜的,林梅心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第二天,我一天都沒看到林梅心,暗暗心驚。林梅心會不會是被林傑那個小神棍給害了?要不要報警?

可是,林傑沒有要殺害林梅心的理由啊?

見不到林梅心,我整個人都迷迷糊糊的。一個星期後,我去教室上課,忽然在上課的人羣裏發現了林梅心。她還是她,五官沒有任何變化,長長的頭髮,精緻的面容,渾身散發着一股奇異的香味。

但我瞬間感覺,出現在我眼前的林梅心好陌生,似乎並不是以前的她。雖然她的外表好像是林梅心,可是她的靈魂卻根本不是林梅心的靈魂一樣。

林傑那小神棍到底對林梅心做了什麼,裏面有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我本想弄清楚那一晚林傑究竟對林梅心做了什麼的,但剛好是大三校外實習。等我回來,林梅心已經畢業離開了學校。再後來,我就畢業了,這一年多的時間裏,我不知道林梅心和林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林梅心又到底在哪裏。

時間是最好的療傷聖藥,我本來以爲自己已經徹底的忘記了林梅心,沒想到今天柳婷婷又提起了她。

那麼,她的這次同學聚會,我是非去不可了,哪怕就看一眼我曾經心目中的女神也是好的。

週末,我按照柳婷婷的要求,特意倒騰了一下自己,而她則是誇張至極地做了頭髮,穿着一條露背的長裙,細長的高跟鞋,看起來妖豔魅惑。

如果把她比作一件武器,一定能扎瞎對方的眼睛。

我看得心驚肉跳,女人,確實惹不起啊?

到了會場,我發現到會的女生個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異常嬌豔,幾乎看花了我的眼睛。而柳婷婷則挽着我的手臂,無比嬌媚,一口一個親愛的叫個不停,有那麼一會兒,我的心都快化了。

環視整個會場,我沒有看到林梅心的身影,我說不清自己到底是期待她快點到來,還是希望她不要出現在這個會場?另外,她是不是還像以前那樣的柔美和清純?

我木訥地站着,表情僵硬,幾分鐘就都沒動。

這時候,柳婷婷拉了拉我,回頭一瞪,“意思是,你怎麼不配合了。”

我只好擺起一張笑臉,迎接着那些人好奇的目光,做出一副自己是柳婷婷新歡的表情。

那個原本打算嘲笑柳婷婷的女生,馬上換了一副羨慕嫉妒恨的表情,虛情假意地祝福着她,“婷婷,你果然厲害,剛被人甩了,就立刻釣了個鑽石王老五。”

柳婷婷揚着頭,不客氣地說,“那哪是我被甩,明明是有人撿了我不想要的。”說完話,還向她前男友得意洋洋地看了一眼。

我根本無心去揣測柳婷婷前男友會不會也同樣在這麼想我,在想我不過是撿了他用過的柳婷婷。

好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入了席,正當柳婷婷班上的班長林偉要講話的時候,一個人推門走了進來。陰魂禁忌

——————————————————————————————— 那人走進房間的一瞬間,我一眼就認了出來,正是林梅心!我死死盯着她的身影,看到她穿着一身的紅色衣服,就如同一團紅彤彤的火焰,煞白的臉在紅色的映襯之下格外惹眼。

林梅心慢慢走進宴會廳,在最中間的那張桌子坐了下來。這時候,我才發現,林梅心穿的根本就不是什麼禮服,倒像是一件壽衣!

她坐在人羣中間,特別的顯眼,就好像剛剛從棺材裏爬出來一樣。

我遠遠地聞到從她的身上散發出的那股奇怪的香味,但很奇怪她爲啥會穿着一件這麼古怪的衣服來參加同學聚會?

林梅心坐在桌子前,端起水杯小口小口地喝着水,朝所有的同學點頭微笑。

她的突然闖入,讓會場引起了一陣**。過了好一會兒,班長林偉才尷尬地笑笑,同學聚會繼續。

這一頓飯我吃的味如嚼蠟,我一邊迎合柳婷婷對付那羣刁鑽的女同學,另一邊不時觀察林梅心的動靜。

我發現,她除了喝水,幾乎什麼都沒有吃,只是在不停地擺弄着筷子。

酒過三巡,同學聚會就走了樣,我有些受不了宴會上的氣氛,走到陽臺去透氣,等我回過頭去看的時候,發現柳婷婷早就把我忘了,勾上了另外一個男同學,兩人有說有笑,表情特別的親密。

封少追妻計劃:請妻入甕 我又向林梅心看過去,只見她一個人安靜的坐在角落裏,雖然穿着的是一件詭異的壽衣,但是她的美就好似有一種不可抗拒的魔力,吸引着宴會廳裏所有的男性公民。

有不少男生鼓起勇氣上前搭訕,我不知道那些男生和她說了什麼,也不知道她是怎麼回答他們的,只看見那些男生們接二連三地敗下陣來,灰頭土臉地離開。

這依然還是我從前暗戀過的那個冰清玉潔的女神!我不由得心情大好,跟服務生要來了酒,跟對桌一個並不熟悉的女生拼起酒來。

喝着喝着就喝多了,整個宴會廳裏喊聲、叫聲、浪笑聲一浪高過一浪。 異界之超炫魔法師 有的人是真的喝多了,有的人則是藉着酒勁裝瘋賣浪,我是前者,而柳婷婷無疑是後者。

趁着酒勁,班長林偉放了混音舞曲,又把會場的燈光調暗,這羣喝高了的人,就七扭八歪地在會場的空地裏扭了起來。

我喝多了,只覺得眼前燈光迷離,好多條大白腿在眼前晃來晃去。

我頭暈得厲害,不知道誰推了我一下,我也進了舞池,一個美女擠到我面前,兩團白花花的肉在燈光下亂顫。

酒意上涌,我闇昧的笑了起來,笑聲瞬間淹沒在震耳欲聾的音樂裏。

扭了一會,忽然想上廁所。我歪歪扭扭的走到洗手間門口,可洗手間的門卻怎麼也推不開,聽到洗手間裏面傳出撞擊聲和呻吟聲……

這幫人,還真是迫不及待啊?

我尿急,索性走上了陽臺。宴會廳設在四樓,樓下是車水馬龍的大街,此時我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順着陽臺一泡尿灑了下去,他孃的,太酸爽了!

我拉上拉鍊,推開陽臺門往回走。

剛推開門,就發現氣氛有些不對,一大羣人圍在一起不知道在做什麼,音樂聲依然震耳欲聾。

莫非出什麼事了?

我擠進人羣,大聲叫喊,“你們在幹什麼?”但我的喊聲瞬間被音樂淹沒。

我奮力的推開人羣,鑽進了那個被圍着的圈子。第一眼看到的是林梅心的頭,和一地溼乎乎黏糊糊的東西。

這個時候,我並沒有意識到腳下是一灘猩紅的鮮血。

我不停地眨眼,試圖想看清眼前的一切,可是在酒精的作用下,無論我怎麼用力眨眼,還是一陣暈眩,眼前的畫面影影綽綽,很不清晰。

在那一灘鮮血旁邊,一個男生蹲在地上,臉色煞白,帶着哭腔,“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啊,我就拉了她一下,她就變成這個樣子了。”男生驚慌失措地說。

林梅心死了,倒在了血帕之中?我終於弄清楚眼前是怎麼一回事情,渾身頓時起滿了雞皮疙瘩,酒意醒了七分!

剛纔還好好的林梅心怎麼會突然死亡?我一陣眩暈。

順着滿地的鮮血看過去,我看到地面上除了林梅心的頭,還有她四分五裂的肢體,胳膊、腿、手,還有好多……我胃裏一陣翻騰,吃過的東西翻江倒海般的吐了出來。

這時候音樂聲停了,舞池裏的人也停了下來,林梅心身上濺出來的血無一倖免地粘到舞池裏每一個人的身上。

看到這恐怖的景象,尖叫聲頓時四起!

有的女生第一時間跑到門口,試圖想逃離現場,但宴會廳的大門怎麼也打不開。

“開門啊!”她們失聲尖叫。

我發現,整個大樓裏都靜悄悄的,根本沒有一點聲音。

林梅心的突然死亡讓我驚恐不已,我隱隱覺得事情絕非那麼簡單,一個活生生的人怎麼會死成這個樣子?雖說她曾經是我暗戀過的女神,但我不想惹麻煩上身,悄悄的摸到到陽臺上,想從陽臺攀爬下去,離開這個鬼地方。

沒想到立刻有人拽住了我,“你想去哪,這裏誰也不能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