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揮了揮手,陳默開始趕人。

衆人離開後,韓霜主動上前幫陳默整理牀鋪,而陳默則是走到宿舍中間的火盆邊拿起旁邊放着的整齊火柴添了幾根,隨後端起火盆放在了韓霜的牀邊。

“你身體不如我,多注意保暖,這個溫度,如果身體出了問題絕對不是小問題,我說的話,你要記在心中。”

陳默淡淡說道。

“嗯!”

韓霜怔怔的看着陳默,忽然莞爾一笑點頭道。

一夜時間,一晃而過。

……

“出事了!”

一聲焦急的喊叫,陳默從沉睡中猛然睜開了眼睛。

宿舍樓的過道中,腳步聲快速靠近,聽那腳步聲,是丁成空。

陳默起身下牀,一把抓過衣服披在身上,旁邊牀上,韓霜也被叫聲驚醒。

“怎麼了?”韓霜問道。

“你繼續睡吧,我去看看!”陳默搖了搖頭,幫韓霜拉了拉被子,隨後轉身向門口走去。

打開門,丁成空的身影也出現在陳默面前,他的臉色,已經煞白一片。

“人死了?”陳默問道。

丁成空渾身一顫,看了看陳默,點了點頭。

“死了多少?”陳默又問道。

“十…..十三個!”丁成空艱難的嚥了口吐沫。

唉!

該來的,終究會來!

陳默微微嘆息,起身走出宿舍關了門,站在過道中,說道:“走吧,帶我去看看!” 整整十三具屍體整整齊齊的擺放在地上,周圍圍了很多人,大多數人臉上都帶着恐懼的表情。

一夜之間,十三人莫名死亡。

王世尊趙鐵山等人臉上帶着匪夷所思。

只是睡了一覺的工夫,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

而且,原因呢?

他們是因爲什麼死的?

沒人知道原因,在場的衆人中,真正知道原因的唯有陳默一人,就算是丁成空也只是隱隱有所猜測而不敢確認。

商學院整體設計獨特,在商學院後方是一處人工湖,湖很大,在湖中心有一處種滿花草樹木的小島,小島本只是商學院的點綴景觀,但是在副本開啓後卻成了BOSS楊萬里的老巢。

李春華的屍骨便埋在那花島之上,楊萬里也在哪裏。

因前三個BOSS的死亡驚動了楊萬里,楊萬里憤怒之下天地變色,紅色流星的力量讓整個副本中處於低溫狀態。

前世時便是因爲這個死了很多人,在前期開荒死了數千人後,王嘯曾組織出十幾個上百人的精英隊伍,這些隊伍,除了最後一個隊伍外,其他上千人都死於低溫和迷霧。

所有人都以爲根據機制弄死了劉銘,趙新,陳龍這三個BOSS後隨後仍然可以繼續以機制弄死孫晨和楊萬里。

但是事實上,前三個BOSS終究是看門狗,弄死了前三個BOSS後,你根本找不到孫晨和楊萬里。

前世那些隊伍便是在尋找BOSS的時候天降大雪,兩次降溫後導致夜間集體暴斃。

溫度的急速變化根本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縱然表面看起來沒事,但是內中其實早有隱患。

前世時,最後的那幾個隊伍便是依靠着第一次降溫後快速尋找躲避的地方,從而保留了一定的火種,將消息傳遞了出去。

所以纔有了後續的攻略。

殺死前三個BOSS後必須尋找躲避之處,同時最好燃燒火焰保持取暖,不然兩次降溫之下,根骨達不到一定程度的人必死無疑。

這十三人的死亡,陳默比誰都清楚其中的原因,必然是降溫的時候不在宿舍樓中,要麼是被丁成空派去巡邏了,要麼就是跟着丁成空出去看天氣變化了。

爲什麼陳默昨日要急着將那些武器裝備分給手底下的精英高層?

就是擔心這個。

丁成空沒死,其實就是因爲拿了藍色裝備,根骨因此提高了一大截。

若非如此,今天的屍體中,必然也有丁成空一具。

微微搖頭,陳默的眸子漸漸平淡下來。

有些事情說不得,也做不得,並非他刻意隱瞞。

有些事情,如果一旦被人得知,整個世界頃刻間毀滅陳默都不覺得意外。

這是神魔的遊戲,非是凡人所能反抗。

哥哥,不可以 想抗衡,就得老老實實的積攢力量。

“登記一下,回去之後按照戰死算,只要我們星空基地還存在一日,他們的家人就不會被人羞辱,就不會活不下去!”

陳默沉聲說道。

“是,首領!”

王世尊聞言點頭,轉身去做準備。

周圍圍着的人聞言不禁看向陳默,絕大多數人的眸子中已經露出堅定的光彩。

末世了。

什麼時候活着,什麼時候死去,這些都是無法確定無法保證的,就像這十三人。

但,如果跟對了人,便有了後路,縱然死,也能有人給安置後事,這便足夠了。

“回去吧,繼續休息,趙鐵山,你帶人去準備食物,記住,儘量不要出宿舍樓,如果非要出去,所有人以被褥包裹身體,站在門口適應溫度後在往外行走。”

陳默擺手。

婚已涼,總裁大人請轉身 “是,首領!”趙鐵山轉身離去。

“丁成空,你跟我來!”

陳默轉身向着丁成空所居住的宿舍走去,此時,丁成空宿舍中已經空曠起來,那些死去的人都是他的親信,都是和他住在一個宿舍的。

一夜之間,全死了,放在誰身上誰又不怕呢?

進了宿舍,火盆中的火焰燃燒着,照亮了整個宿舍牆壁。

潔白的牆壁反射着光,讓整個宿舍看起來一片橙黃明亮。

“盤腿坐下!”

陳默淡淡開口,雖然丁成空不明白陳默什麼意思,但是還是老老實實的盤腿坐了下來。

陳默將手搭在丁成空的後背,煉獄純陽勁涌入丁成空體內,一遍遍的洗刷着丁成空渾身血肉,片刻後,陳默緩緩鬆手。

“噗!!!”

一口黑血噴出,落在地上化作冰霜,丁成空煞白的臉色漸漸紅潤了起來。

“舒服了嗎?”陳默輕聲問道。

“爲什麼會這樣?”

丁成空沒有回答陳默,反而是有些迷茫的底下了頭。

“爲什麼?”

陳默微微搖頭,淡淡的說道:“有些事情不需要理由,例如生死,在這末世中,能活一天都算是賺了,而且,對於很多人來說,死比活着要舒服。”

“人都懼怕死,但是活着纔是最難的事情,不是嗎?”

“很矛盾,但是也很真實,他們死了,你活着,想多了沒用,好好活着纔是硬道理,別多想了,幾百人的隊伍,你若是心態出了問題,那他們也就離死不遠了。”

說罷,陳默轉身離開。

中午,一包零食被打開,吃着各種零食,韓霜不禁好奇的向陳默詢問起了凌晨時發生的事情。

簡短的說了幾句後,陳默放下零食轉身回到牀上盤膝坐下修行。

嚴寒的氣溫還要持續幾天,這幾天的時間陳默自然不會浪費。

連續殺了三隻藍色BOSS,他得到的經驗雖然不足以升級但是也相差不遠了,這幾日多多修行,自然可以升級。

門外,趙鐵山等人還在忙碌着。

食物不多,僅有的也多數都是在宿舍樓中搜索出來的零食,一些冒着嚴寒去食堂扛回來的糧食大多都儲存了起來。

時間一天天過去,四天後,大雪停下,地上已經堆積出了攔腰高的雪層。

一層濃厚的迷霧出現在雪層上方,迷霧濃郁到伸手看不清手指的地步。

“這可怎麼辦?這麼濃的霧氣,也不知道里面會隱藏着什麼!”

“是啊,那詭異可怕的氣溫我們還沒摸透,這又起了霧。”

“唉,開始的時候哪裏想到一個副本竟然會出這麼多事情。”

“老六他們都死了,唉,也不知道我們還能堅持多久。”

“……!”

巡邏隊伍早已經停下,衆人憂心忡忡的站在宿舍樓大門前看着外面。

“降溫了,是時候出去了!”

陳默的身影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衆人身後。 “首領!”

衆人聞言轉頭,隨後齊齊鞠躬抱拳,幾個多嘴的人更是嚇得一身冷汗。

陳默看了一眼衆人,淡淡的說道:“去喊人吧,所有人,集合!”

“是!”

有人聞言鬆了口氣,轉身快步跑向宿舍樓內。

幾分鐘後,密密麻麻的腳步聲出現,一個個身影不斷的從宿舍樓內走出站在陳默的身後。

樓上,最後方,王世尊招呼着人趕緊集合,在王世尊的身後則是站着一個面色有些發白的中年人。

“王老哥,這次你得救我啊!”

中年人面色發白,額頭隱隱有冷汗,他雖然身上裹着用被褥粗製成的大棉襖,但是渾身的冷意依然讓他雙腿在微微顫抖着。

這股冷意不是來源於天氣,而是來源於內心。

“怎麼?出什麼事了?”

王世尊聞言不禁一愣,忍不住開口詢問道。

異界最強神棍 這人也算是他手下的一個小管理,原本是南大的一個小部門的小領導,因爲投靠的早,平日裏又比較賣力幫忙管理,所以王世尊也頗有印象。

“我……!”

中年人苦笑一聲,隨後將在樓下發生的事情告訴了王世尊。

王世尊聞言怪異的看着中年人,無語的說道:“就這事?”

“是啊!”

中年人有些急迫,他似乎是想到了陳默平日裏的兇殘,冷汗直流,嚥着唾液看着王世尊。

“放心吧!”

王世尊無奈的說道:“如果你真的做了大的錯事,首領直接就幹掉你了,你這件事,既然首領沒有多說那就肯定沒事。咱們首領是什麼樣的人?他哪有時間記你的仇?你又算的了個什麼?安啦安啦,走走走,趕緊集合,以後少說些降低士氣的話,你畢竟是個管理層,被人聽了去終歸是不好的。”

“是是是!”

中年人聞言鬆了口氣,快步跟上了王世尊的腳步。

……

半晌後,宿舍樓外空地上,濃密的霧氣中,三百多人站的整整齊齊。

“人來齊了嗎?”

陳默轉頭看向王世尊。

王世尊詢問了丁成空趙鐵山幾人後,對陳默說道:“首領,人齊了。”

“讓所有人手牽着手,出發!”

陳默微微點頭,隨後轉身就走。

看到這一幕,衆人有些不理解,王世尊對韓霜使了個眼神,韓霜微微點頭,跟上了陳默的腳步,縮了縮脖子,說道:“怎麼準備現在出發了?這氣溫還低,霧氣又那麼濃,很影響他們的戰鬥力的。”

陳默聞言輕笑,韓霜不喜多嘴,陳默自然知道韓霜這是代替王世尊他們幾人詢問的。

“根據我的觀察,氣溫下降是因爲最終BOSS楊萬里,霧氣濃郁應該是因爲BOSS孫晨,也就是說,只要不解決了他們,霧氣會一直存在,氣溫也不會上升了。趁着現在氣溫稍微好了一些,也趁着現在大家都適應了這個溫度,趕緊解決了他們出去纔是正事,算算時間,等我們解決了這個副本後都有一週的時間了,再拖下去,有些人怕是忍不住了。”

“有些人?”韓霜微微愣神。

陳默沒有解釋,繼續往前走着,在後方,同樣聽到了陳默話語的衆人忍不住恍然。

有些人指的是誰韓霜不清楚,可他們卻是一清二楚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