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收買人命還在繼續著。

那些原本想要為王大富賣命的,一個個都退卻了。

他們想要財富,那是因為想活的更加滋潤,更加舒服,吃飽喝足,而不是一個月之內死去。

但即便如此,還是有人內心反覆掙扎著。

一個三十來歲還算年輕的父親,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她正是長個子的年齡,已經到自己腰間了。

女兒皮膚蠟黃,營養失調,同時還忍耐著飢餓。

她很懂事,即便已經兩天沒有吃東西了,仍沒有對自己抱怨一句。

低下頭來。

父親眼神閃爍著柔和的光,撫摸著乖女兒有些乾枯發叉的頭髮。

小女孩似乎感覺到了什麼,拽住了爸爸的衣角,委屈巴巴的啃著小指頭,低頭說道:「爸爸,我不餓,真的不餓。」

聽到這話。

那父親頓時感覺到心中一陣酸楚,忍耐的淚水差點沒崩住。

「聽爸爸的話。」

「沒事的,就跟以前爸爸出差一樣,很快就回來了。」

女兒聽到這裡,頓時哭出聲來,雖然她還小不知道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但父女連心卻感覺到爸爸的那股堅決。

一去不回的堅決。

「爸爸,不要走,不要去出差……」

「我會乖的,肯定會乖得……」

父親嘴角抽搐著,本想再說些什麼,但又害怕聲音太過顫抖。

他推了一把自己的女兒,轉過身來抹了一把自己的眼淚不讓女兒看到。

他來到展台,小聲提出一個意見;「我希望,你們能稍稍照顧下我的女兒,她還什麼都不懂。」

王大富把一切都看在眼裡。

他點了點頭:「放心,她會健康成長的,而且不需要出賣自己的身體與尊嚴,再大一點就讓暴雨的人把她送到醫院當護士,或者學點其他的什麼。」

父親聽到這裡,鬆了一口氣,還沒等他再次提出疑問,王大富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繼續說道:

「我們的老大,希望賣命的人能夠視死如歸,想讓你們了無牽挂的安心去死。」

「為此我們願意付出昂貴的代價,相信我……未來的事情會處理妥當的。」

父親最後看了一眼心愛的女兒,卻不敢直視她那一雙明亮清澈而充滿委屈的眼眸。

「我的女兒,就交給你們了。」

……

…… 「老婆,替我活下去。」

一個有些粗獷的男人沉聲對身邊的女人說道。

那女人有些不敢置信,自己的老公是個粗人,從來不擅表達自己的感情,平時兩人在一起更多時候是在爭吵與冷戰。

末世之中,那個有些粗暴的丈夫更是經常對自己惡語相向,嫌棄她這裡做的不好,那裡做的不好,甚至盛怒之下抬手打了自己幾巴掌。

他們的感情,早已經出現了裂痕,即將破碎。

可是在這一刻,那個脾氣火爆的丈夫,卻站出來要把自己的命給賣了。

「為什麼?」

妻子指著丈夫,她不理解這突如其來的犧牲。

「我是個粗人,沒啥本事。」

「脾氣大還總倔,最後什麼事都搞砸了,還把火都撒在你身上,真是無能。」

「那時候打了你,其實我很後悔。」

男人露出個大大咧咧的笑容,像是個犯了錯的大男孩:「老婆,對不起啦,做錯了事總得有點補償!!」

這漢子說完,義無反顧的走上台,指了指自己的老婆,將她當做那筆補償金的受益人。

「你回來!!」

「你快回來,我不怪你了,快回來啊!!」

女人的心融化了,她歇斯底里的哭喊著,想讓自己的丈夫重新回到她身邊。

這一刻,曾經柴米油鹽那些小事,夫妻之間瑣碎的吵架,甚至是丈夫打自己的模樣,都不再重要了。

她只想自己丈夫回來。

哪怕再苦再難,兩人相依為命總能挺過去。

有些事情,總是失去了才會知道後悔,可當我們認清哪些事物最珍貴的時候,卻已經晚了。

丈夫又陽光的笑了笑,走下台去跟著王大富的人離開了。

類似的事情,還在不斷上演著。

這個城市中,有故事的人太多了,背負著苦難的人也太多了。

他們還不算是最慘的,還有人肩負著更大的苦難。

但此時,如果你選擇死亡與犧牲,苦難就解決了。

死亡的未知,乃是人類最大的恐懼,要想戰勝大恐怖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但如果你選擇了死亡與犧牲,死亡的意義將變得格外不同。

為了妻子,為了丈夫,為了孩子,為了父母,為了那些最為重要的事物……選擇犧牲的剎那,死亡的意義就已完全升華了。

這一刻,他們視死如歸。

這一刻,他們選擇放棄生命,選擇了犧牲,選擇了了走向死亡。

這一刻,將會是他們生命之中,最閃亮耀眼的瞬間,也可以說成……高光時刻!!

……

……

100個。

一下午的時間,上百個背負著苦難的倖存者,選擇了走向死亡。

這100個人,都直接交付到了古凡的手裡,基地官方還為他們準備了一個特殊的訓練場。

當然……無論是「賣命」的機會還是訓練場,都是得到基地司令許可的,也是古凡與之交換的條件之一。

「無論你從前叫什麼,現在開始你就是01號。」

古凡來到被解救的少女面前,冷漠的命令道,從此剝奪了她曾經的名字。

現在,少女就是01號死士。

「你是02號。」

「你是03號。」

古凡指著那名小女孩的父親,還有離開妻子的丈夫,挨個給他們排列了序號,以此類推。

「從今天起,你們就是我的戰士。」

「你們將負責戰鬥,一場無比特殊的戰鬥,最終全部人都會死在戰場上,有問題么?」

古凡的聲音不大,但那冷靜淡漠卻傳到每一個人的耳畔,似是在訴說著一件事實,也是宣告了他們的死亡。

死士?

最終全部人死在戰場上?

眾人面面相覷,他們都以為自己會送入什麼實驗室,接受各種人體試驗之類的殘酷事情。

但沒想到,古凡卻要將自己培養成死士。

「那個……如果您需要戰士,找一些精兵悍將豈不是更好,何必找我們這些老弱病殘??」

人群之中有人發出了疑問。

古凡那淡然而又極度冰冷的眼神,放到了他的身上,掃視一圈收回目光。

他語氣格外的冰冷,透露著死亡的味道:「我需要的是一群視死如歸,了無牽挂的死士。」

死士。

戰士。

這是截然不同的一個概念。

精兵悍將固然珍貴,但他們卻不適合接下來這項任務。

古凡需要一批,能夠將生死置之度外,視死如歸的死士,眼前的這群老弱病殘,雖然營養不良戰鬥力低下,但是他們大多已經下定決心,了卻心愿,甘願赴死。

這才是問題的最關鍵。

「樂芷琪,把魏顯鑒博士新研發的藥劑拿來。」

古凡命令說道,很快一個裝滿特殊注射藥劑的箱子被提了過來,裡面裝著整整一百支注射劑。

新的配方。

藥劑中除了特殊神秘的能量物質,還有刺激精神的處方葯,最適合給普通人使用。

「這是,新研發的進化液。」

「你們每一個人,注射一支,立刻就能擁有超越常人的力量。」

古凡的話引起不小的騷動,只需要注射這種針劑,就能立刻蛻變成進化者??

「放心,這藥劑相對很安全。」

古凡把玩著其中一支,感受著其中的能量,繼續說道:「不過是否危險也很無所謂了,畢竟你們都是將死之人。」

「注射吧!」

一聲令下。

幾名醫生與護士出現,拿著進化注射劑,為那些死士一一注射。

10人一組,進化完畢之後,才會進行下一組。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痛苦的慘叫聲,不絕於耳。

死士們的血肉不斷發出「咯吱」怪聲,皮膚之下似有什麼蟲子不斷在蠕動,改造著身體與基因物質。

吼吼吼吼!!

突然間,一名死士承受不住進化所帶來的痛苦壓力,雙目血紅意識暴走。

他失控變異了,整個身體不斷發出撕裂聲響,骨骼變得格外粗壯,黑色的爪子取代了手指,正朝著異種的方向發展。

「不好!」

「04號,06號,09號,失控了!!」

負責注射的醫生驚叫,第一組10個人,有三個完全失控變異,即將成為怪物。

古凡不但沒有任何驚慌,反而滿意的點了點頭。

「還不錯。」

「百分之30的失控幾率,真的很低了。」

……

…… 百分之三十。

這個比例,還算不錯,一組10人中,只有3個變成了怪物。

正常情況下,異常失控的比例十分之高,末世初期甚至一度超過了百分之50。

噗嗤!!

不由分說,一側的樂芷琪立刻出手,將那即將變異的怪物直接斬首。

血淋淋的畫面,絕對比什麼警告都好使,人們這才明白自己處於什麼境地,死亡不只是說說而已。

死亡就在面前。

但沒人能做到真正的坦然面對,即使已經有了赴死的決心,但面對死亡未知的威脅,那份緊張與壓迫感仍能讓人精神崩潰。

10人。

20人。

30人。

一組組的死士,被注射進化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