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放屁!老子會被螻蟻一樣的人類救?那他孃的狗臭屁!”黑光虎突然勃然大怒的吼道。吼得韓宇感到耳朵一陣陣鳴響。韓宇一邊掏着耳朵一邊問黑光虎道:“難道不像大樹說的那樣?”

“當然!那個老流氓,一天到晚除了說假話,給別人使壞之外,就不會幹別的了。 極品前任 別人說話還有個十句九假的說法,而它的話,那就沒有一句是真的。老子受傷之後,的確遇到了一個人類少女,不過不是被那個人類少女所救,而是被她俘虜了。”

“俘虜?一個被你視爲螻蟻的人類給俘虜了?”韓宇不相信的看着黑光虎問道。

“有什麼奇怪的,誰都有倒黴的時候,老子就算有天大的本事,當時施展不出來,還不是一樣要吃癟。再說了,你以爲那個俘虜我的人類是普通人類嗎? 緋聞影后又作妖 她是光明神在人世間的代言人。換句話說,她是聖女,身上所具有的力量並不是當時身受重傷的我可以對付得了的。”

“那你不會跑啊?”

“我往哪跑啊?當時光明神的信衆正在四處追查我的下落,而我因爲身受重傷,根本離不開這個該死的星球。”

聽到這裏,韓宇見黑光虎有發飆的跡象,連忙問道:“那後來呢?”

“後來?那個該死的女人竟然想要讓我坐她的坐騎,這種奇恥大辱我怎麼可能接受!爲此我當時甚至已經做好了自爆的準備。只是那個女人彷彿也知道想要讓我坐她的坐騎不現實,便改口要我答應她三個條件。而這三個條件完成以後,我就可以恢復自由。當時的我爲了活下去,便答應了她的要求。不過讓那個女人沒想到的是,因爲她的這種行爲,觸怒了那個心眼比針尖也大不了多少的光明神,結果便被光明神的信徒送上了火刑架。而我爲了完成她提出的第一個條件,不得不和光明神大戰了一場,憑老命的將那個光明神給打跑了。”

“哎呀,這事件的真相簡直跟故事就是完全相反嘛。那之後你聽從她的願望不去傷害那些送她上絞刑架的傢伙是因爲什麼?”

“哼,那是因爲那個女人當時已經奄奄一息,想要讓我救她,不想要耽擱時間而已。你不是知道之後這裏再也沒有下過一點雨嗎?這都是那個女人在身體恢復之後幹得好事。”黑光虎冷哼一聲說道。

“那你當時幹嘛要救她呀?直接看着她嚥氣不就自由了嘛。”韓宇聞言不解的問道。

黑光虎聞言沒好氣的解釋道:“屁!她當時要是死了,那我就永遠無法完成答應她的事情。而作爲神一級的存在,守諾是非常重要的,要麼不答應,一旦答應了,就必須做到,否則是會影響自己心境和修爲的。”

“那還真是麻煩呀。那之後呢?你又爲什麼會一直留在這個地方?你把答應她的三件事完成了嗎?還有你剛纔說的惡靈又是怎麼回事?”韓宇又問道。

“想要知道就閉嘴不要再插話。”黑光虎不滿的瞪了韓宇一眼,繼續說道:“那個女人在被救以後,帶着我四處遊蕩,期間也做過很多事情,我因爲三個承諾的緣故,不得不一直跟在她的身邊,直到許多年以後,她嫁給了一個國力十分強大的國王以後,爲了奪權,她向我提出的第二個條件就是殺掉那個國家中所有反對她的人。對我來說,殺些人類根本不叫事。而在我的幫助下,那個女人很快就將整個國家掌握在了手裏。在成爲了女王以後,那個女人回到這裏開始修建自己死後的陵墓,也就是你們現在所在的這座墓。爲了修成這座墓,那個女人動用了一國之力,結果陵墓如願修成了,她的國家也被她給整的從一流強國變成了不入流的小國。不過這些很顯然並沒有讓那個女人放在心上。她的心思完全放在了自己的身後事上,她在意的,只是自己死後不會被打擾。爲此,倒黴的我再次被那個女人暗算了。那個女人在臨終之前對我說出了她的第三個願望。”

“……不會是讓你幫她守一輩子墓吧?”韓宇試探的問道。

黑光虎聞言點頭撒到:“沒錯,你真聰明。”

“那這娘們還真夠歹毒的。不過你也是個實心眼,她都已經沒了,你幹嘛還待在這種地方?”

“我剛纔不是說了嗎?我是守諾的神獸,當然不會因爲人沒了就裝作不知道。不過我也不是沒有想過破解這個惡毒的願望。像你說的那個牌社,其實就是我引來的。原本我想要讓那些牌社的人把那個女人的遺骸給毀掉,那樣我也就自由了。可誰能想到那些牌社的人那樣廢物,在我的暗中幫助下也只是將那個女人安排在墓中的守護者給逼到了墓穴的最深處,一點都不給力。”

“……那你憑什麼就認爲我們可以幫你毀掉那個女人的遺骸呢?按照常理來說,我們這幾個人恐怕就算是去了,也不夠人家塞牙縫的吧。”韓宇不解的問道。

“不要那麼妄自菲薄,其實那些惡靈並不是沒有辦法對付的。這世上有光就有暗,有黑就有白,有正亦有邪。惡靈的力量屬性就屬於邪,而對付邪的最好辦法,就是正。你們這些人裏,恰好就有一個人擁有這種代表正的能量。”說着,黑光虎看了看坐在寧平旁邊的韓夢馨。

“我?”韓夢馨不敢相信的伸手指了指自己,即便在得到了黑光虎準確的答覆以後,韓夢馨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你會不會弄錯了?”韓宇試探的問道。

就像是受到了侮辱一般,黑光虎的虎眼一瞪,沒好氣的衝韓宇叫道:“你可以懷疑我的力量,但你不能懷疑我的眼光。我說那個女人能對付那些惡靈,那她就一定可以。”

“可是,她是我妹妹,我不想要讓她遇到危險。”韓宇皺着眉對黑光虎說道。

黑光虎不解的看着韓宇問道:“誰說一定要你妹妹親自上陣了?她只需要將屬於自己的正力量注入某些物體,比如刀劍之類。讓其他人揮舞着那些注入正能量的武器去攻擊惡靈也是可以的。不過這樣的話,遠沒有讓你妹妹親自上陣要有效率。”

韓宇聞言鬆了口氣似地說道:“效率不效率的我不在乎,只要別讓我妹妹有危險,慢點也是沒關係的。”

“哥,你怎麼能這麼說,你就那麼不相信我的實力嗎?”一旁的韓夢馨不滿的衝韓宇嗔道。

“你就算有實力,我也不希望你親自上陣。刀槍無眼,萬一有個意外,你讓我倒是上哪哭去?你要是覺得渾身上下精力無限,看到你旁邊的寧平牌沙包了嗎?揍他,使勁揍,隨便揍,反正你的能力對治療外傷很有效,只要給這傢伙留口氣,別一下打死就成。”

“我,我招誰惹誰了?怎麼就那麼倒黴呀我?”寧平聽後一臉鬱悶的小聲嘀咕道。韓夢馨聽後安慰寧平道:“放心,我不會像我哥說的那樣對待你的,除非你幹了壞事,要不然我是不會對你動武的。其實我是很反對家庭暴力的人。”

“那敢問你說的壞事是指什麼事?”事關自己的未來,寧平連忙問道。

“壞事當然就是指做了不該做的事。”

“比如……”寧平又問道。

“比如跟我上街看別的女人,比如不關心我,比如不聽我話,比如……”

聽着韓夢馨的比如,寧平的額頭開始冒出了冷汗,而黑光虎則是小聲問韓宇道:“喂,這是你妹妹嗎?我怎麼感覺這人比母老虎還兇悍?”

“噓~別被她聽見了。我好不容易纔將她的注意力轉移到寧平的身上。”韓宇一聽連忙小聲說道。

黑光虎會意的點點頭,同情的看着韓宇問道:“有這麼一個妹妹,平時一定很頭疼吧?”

“……習慣了就好。”

“喂!你們兩個嘀嘀咕咕的說什麼呢?”已經和寧平說完比如的韓夢馨看着韓宇問道。動物一定要小的纔可愛,大了就十有八九會長歪,能夠繼續保持可愛的幾乎沒有。在韓夢馨的眼裏,身型如同一頭成年大象的黑光虎那是根本就不跟可愛兩個字搭邊。

“沒說什麼,我正在跟黑光虎談消滅惡靈以後的報酬問題呢。夢馨,寧平好歹也是咱們的夥伴,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可不能趕盡殺絕呀。”

“……哥,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韓夢馨不解的看着韓宇問道。

“很簡單啊,我覺得你管寧平管得太嚴了,應該適當的放鬆一點。比如上街看到別的女人,這就有點強人所難。看漂亮女人是男人的天性,這裏面有不可抗力。你想要讓寧平不看別的女人,應該在自身下工夫,而不是強行要求寧平這樣不許,那樣不準。你難道不知道堵不如疏嗎?男人可不喜歡總是對他指手劃腳的女人。”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韓宇意味深長的看着韓夢馨。 聽了韓宇的話,韓夢馨沒有說話,只是偷偷看了不遠處的寧平一眼,見寧平正看着自己,四目相對,韓夢馨連忙目光閃躲的扭頭他顧。韓宇見狀微笑不語,有些話只是點到就可以了,不一定非要說得太明白。韓夢馨是個聰明的女人,只要稍微提點一二,她就會明白寧平遷就她,順從她的原因。自然就會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

一旁的黑光虎見韓夢馨走開,開口對韓宇說道:“閒話就不多說了,你們準備什麼時候去除靈?”

“這個買賣還沒有談妥,怎麼能這個時候就出發呢?”韓宇聞言笑眯眯的看着黑光虎說道。被韓宇此時的目光注視,黑光虎竟然打了個冷戰,彷彿被什麼不好的東西給盯上了一般,隨即警惕的看着韓宇問道:“你想做什麼?”

“嘿嘿嘿……我想,你要我們去除掉這座古墓中的惡靈,最關鍵的原因還是想要重獲自由吧。既然是爲了自由,一個水晶美人頭,好像不能體現出你自由的可貴呀。”

黑光虎聞言很人性化的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對韓宇說道:“想敲竹槓就直說,拐彎抹角的做什麼。這樣吧,只要你們能除掉那些惡靈,除了水晶美人頭之外,你們想要什麼拿什麼。”

“也包括那個詛咒水晶?”韓宇連忙問道。

“我都自由了,還會管這個破地方有沒有詛咒嗎?”黑光虎再次翻了翻白眼,反問韓宇道。

韓宇聞言一笑,的確就像黑光虎說的那樣,黑光虎一旦重獲自由,那它勢必會離開這裏,既然都離開了,又怎麼會再關心這座古墓會被怎麼樣。

“好,一言爲定,那麼我們走吧。”韓宇爽快的要求黑光虎爲他們帶路。對於這個要求,黑光虎自然不會拒絕,隨即帶着韓宇一行人來到了一道巨大石門前。

這座石門就是一張放大的人臉,有鼻子有眼,嘴巴更是石門的門洞,只不過此時是閉合着的。

“這就是你們需要解決的第一個難題,如何讓這個老傢伙張嘴。”黑光虎不等韓宇詢問就對韓宇說道。

韓宇聞言一愣,老傢伙?是指眼前這道石門嗎?不等韓宇詢問,就見黑光虎衝着石門吼道:“棺材板!別睡了,有客人到了。”

被黑光虎叫做棺材板的石門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眼珠轉了轉,看到了站在黑光虎身邊的韓宇,鼻子裏發出一聲哼,沒有說話。黑光虎對韓宇解釋道:“別在意,這老東西是在跟你打招呼呢。”

“……它怎麼不說話?”

“那就要看你們的本事了。”

“……什麼意思?”韓宇不解的問道。

“這個老東西腦袋不太靈光,想要讓他主動配合張開嘴,很慢。”

“……那你就不用使用暴力?”

“不不不,它別沒有做過什麼惡事,我不能不分青紅皁白就對這傢伙動手。再說了,你別看這老東西看上去不怎麼樣,其實這道大門很難被破壞。你要是不信,儘管試試。”

“嗯。”棺材板發出認同的一聲。

韓宇看了看黑光虎,就見黑光虎一臉的自然,絲毫不見一絲怒氣,很顯然是已經習慣了這道石門的態度。

撓了撓頭,韓宇向棺材板招了招手,打了聲招呼:“嗨!你好啊。我叫韓宇,請問你尊姓大名呀?”

“哼!”

得到一聲哼後,韓宇也不氣餒,繼續說道:“我們要去爲黑光虎找回自由。這個與人方便,與己方便,行個方便吧?”

“哼!”

“這俗話說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結,你又何必攔住我們的去路呢。要是翻了臉,我想對你我都沒有好處,對不?”

“哼!”

……

韓宇等人輪番上陣,只是石門的回答始終都是一聲“哼。”人的耐性是有限度,當超過了這個限度,那人往往就會做出不理智的事情來。

已經沒有了耐性的韓宇惡狠狠的瞪着石門威脅道:“你可不要逼我野蠻哦。”

“哼!”

“……我靠!敬酒不吃吃罰酒!你這個人見人厭,花見花謝,貓狗見了扭頭跑的貨,給你三分顏色你他媽還拽上了是不?趕緊把門給老子開開,否則你可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韓宇指着石門破口大罵道。

“哼!”只是石門的回答依然和以前一樣。

韓宇:“……”

短暫的沉默過後,韓宇怒吼道:“寧平,抄傢伙,拆了這座破門。”

“可是韓宇,這座門除了嘴巴那裏是活動的,其他地方都是一體的呀。”寧平聞言有些爲難的對韓宇說道。

韓宇一聽也犯了難,這蒼蠅只叮有縫蛋,可眼前這道石門就是一個無縫蛋,想要叮也無處下嘴呀。不過已經被石門的態度給激怒的韓宇也沒有多想,氣呼呼的瞪着石門說道:“沒有可以活動的地方咱們就跟它製造一個可以活動的地方。”

“哼哼哼!”石門連續哼了三聲,氣得韓宇臉色一紅,猛地躍起照着石門的右眼就一腳踹了過去。用手打?你當韓宇傻呀,拿手打石頭?跟自己的手有多大的仇呀?

沒有辦法躲避的石門連忙閉上眼簾,就聽“咚”的一聲,石門毫無損傷。重新落地的韓宇擡頭看了一眼石門,嘴角露出了一絲壞笑,自言自語的說道:“眼睛你能閉上,我看你怎麼保護你的鼻子!”說罷韓宇再次跳起,雙腿照着石門上的鼻子用力一蹬,再次聽到:“咚”的一聲,隨後石門的門洞裂開了一道縫,隨即飛快的閉合了。

韓宇一見有門,頓時心生一計,落地後扭頭問黑光虎道:“這道石門的牙口怎麼樣?”

“……你什麼意思?”黑光虎不解的問道。

“我的意思很簡單,既然他不肯配合,那我只好使用一點非常手段。”韓宇聞言解釋道。

“你打算用什麼手段?”

“現在不能說,說了就不靈了。你只要告訴我你那裏有沒有這個石門咬不壞的東西就行了。”

黑光虎連忙答道:“哦,有的是。就像這附近的石頭,那個棺材板就咬不動。”

神花洛 “原來是這樣,那你這裏有結實的長棍一類的東西嗎?”

“我記得,寶物庫裏存放着陪葬用的狼牙棒,行嗎?”黑光虎想了想後答道。

“太行了。”韓宇聞言笑着說道。

很快,狼牙棒以及韓宇等人搬來的大石塊就擺放在了石門前。黑光虎站在不遠處,饒有興趣的看着韓宇等人,而石門則是一臉的好奇。就見韓宇在和寧平等人耳語了幾句之後,衆人各就各位。韓宇衝着石門壞笑了一聲,再次躍起,這回韓宇的雙手放出了兩團火球,直奔石門的雙眼,隨後一腳用力踹向了石門的鼻子。

眼見火球靠近,石門急忙閉上了雙眼,隨後它就感到鼻頭一酸,嘴巴忍不住鬆開了一道縫。剛準備將嘴巴重新閉合,就見羅琳雙手各持一根狼牙棒,飛速衝到石門的近前,在石門重新閉合之前,用力將手裏的狼牙棒塞進了門洞的縫隙當中,緊隨其後的寧平以及石天寶立刻個字抱着一塊大石放到了狼牙棒的下方,隨後二人分別抓住已經塞進門洞的狼牙棒的一端,用勁全身力氣的向下猛壓。

門洞隨即再次被打開,石門一見不妙,連忙使出全力的想要再次關上門洞,也就在這時,已經鬆開了狼牙棒的羅琳此時又抱起了一塊比寧平和石天寶所抱過的石頭更加巨大的石頭飛一般的衝到門洞前,用力塞在了門洞的中央。

就聽“咔”的一聲,門洞撞在了羅琳抱來的大石上,可不管石門如何用力,卻再也無法關閉石門了。雖說石頭兩邊的通道小了點,只能讓人一個接着一個的通過,但不管怎麼說,石門終究是被打開了。

“好,不錯,不錯。”黑光虎眼見大局已定,不由開口稱讚道。

“我說黑光虎,這道石門之後,不會還有石門考驗在等着我們吧?”韓宇看着黑光虎問道。在韓宇的質問下,黑光虎扭頭他顧,韓宇一看就明白,肯定裏面還有古怪的東西在等着自己。韓宇隨即下定決心,不找黑光虎問明白,堅決不進去。韓宇不怕死,但卻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在韓宇的逼問下,黑光虎考慮到還需要韓宇這些人類幫忙,便將有關石門背後的情況告訴了韓宇等人。就像韓宇所擔心的,石門的背後,的確不止惡靈那樣簡單。因爲時間的關係,石門背後那些沒有被牌社佔領的墓穴,經過歲月的洗禮,裏面的惡靈已經發展到了一定的規模,不是三五成羣,一幫一夥,而是已經成爲了類似小國家的那種組織。在這些普通惡靈之上,還有惡靈騎士以及由那個害黑光虎蹲在這個鬼地方那裏也去不了的女王進化而來的惡靈女王。當初女王死後,光是殉葬的奴隸就有十萬,按照一比一百的比例,光是普通的惡靈就有一千左右,再加上陪葬的宮娥才女以及守護墓穴的守護者,光憑韓宇這六個人,說句不客氣的話,恐怕還不夠給人家塞牙縫的呢。

“這麼重要的情報你剛纔怎麼不說?”韓宇氣急敗壞的質問黑光虎道。

黑光虎聞言笑了笑,“我要是早說了,你還能想辦法去弄開那道石門嗎?要知道,打開了石門,你可就沒有退路了。”

“……你這傢伙陰我。”韓宇聞言怒道。

“這可不關我的事。你們既然想要那顆水晶美人頭,那就必須聽我的。不完成我的條件,我纔不會把水晶美人頭交給你們。再說了,你們又不是沒有對付惡靈的手段,怕什麼?”

聽到黑光虎最後恨鐵不成鋼的詢問,韓宇苦笑一聲說道:“你難道沒聽說過蟻多咬死象這句話嗎?夢馨的能力的確可以淨化惡靈,可如果惡靈的數量太多,我妹妹夢馨還是有些力所不逮的。”

聽完韓宇的解釋,黑光虎沉默了片刻,轉身向墓穴的藏寶庫走去。等它回來的時候,嘴裏叼着一根魔法杖,魔法杖的頂端雕刻着一個天使,做雙手捧心狀,而雙手捧着的當然不是心,而是一根爍爍放光的黃色晶石。

“這個你拿去,對你會有作用的。”黑光虎將嘴裏叼着的魔法杖放到韓夢馨的手上後說道。

韓夢馨將信將疑的伸手接過魔法杖,頓時體內就有一種力量翻滾,源源不斷的感覺,忍不住開口問黑光虎道:“這個魔法杖有什麼來歷嗎?”

“這是當年我打敗光明神的時候從他手裏搶來的。”

“啊?那這太貴重了。”韓夢馨聽後心裏一驚,連忙就準備將魔法杖還給黑光虎。而黑光虎卻沒有接,看着韓夢馨說道:“既然交給了你,那你就放心大膽的去用。我的力量屬性和這根魔法杖內的力量屬性有衝突,就算給我也只是作爲一個擺設,反不如給你這個能夠使用它的人要好。”

黑光虎的話音剛落,韓夢馨手中的魔法杖突然發出一陣光芒,黑光虎見狀笑道:“看來這傢伙跟我是同樣的想法。”

見黑光虎這麼說,韓夢馨便沒有再推辭。一來是消滅惡靈需要這根魔法杖,二來韓夢馨是真的很喜歡這根魔法杖的造型。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韓夢馨向黑光虎保證道。一旁的韓宇見狀微微搖頭,多好的敲竹槓機會,怎麼就讓一根魔法杖打發了呢?

就在韓宇感覺浪費了一次機會的時候,黑光虎沒好氣的白了韓宇一眼後說道:“放心,少不了你們的,等你們幹掉那些惡靈,寶物庫裏面的東西,你們想拿什麼拿什麼。”

“嗚~嗚~嗚~”韓宇還沒答話,被逼張着嘴的石門突然發出了一陣嗚嗚聲,看它雙眼不善的瞪着黑光虎,估計它想說的話不是什麼好話。爲了避免自己的耳朵遭到污染,韓宇等人默契的只當沒聽見。

韓宇打頭陣,羅琳和柳輕眉分別站在韓夢馨的兩側,寧平和石天寶殿後,一行六個人慢慢的通過了門洞,進入了古墓最深處。

剛進入古墓沒多久,韓宇一行人就遇到了麻煩。

這座古墓已經許多許多年沒有被人打開過了,再加上被牌社進行過一次驅趕,這裏的惡靈,攻擊性很強。在發現了韓宇等活人以後,遊蕩在四周的惡靈幾乎連想都沒想就嚎叫着直奔韓宇等人撲了過來。

的確就像黑光虎所說的那樣,韓夢馨身上所帶的正能量的確是這些惡靈的剋星。柔和的白光將韓夢馨等人全部籠罩其中,而那些惡靈,則紛紛在白光無法照耀到的地方發出一聲聲的嚎叫,不過卻沒有幾個不長眼的惡靈不要命的衝到白光之中。

眼見事態即將進入僵局,韓宇衝黑夜的地方扔出去幾個火球,在發現墓穴的牆壁上懸掛着一盞盞用來照明的燈臺時,韓宇也不管那些燈臺中還有沒有油,毫不猶豫的向着那些燈臺中扔出了一個個火球。

雖然不是每一個燈臺都被點亮,但之前看不清的四周,總算是可以看見了。可這樣一來,惡靈能夠活動的空間就變得更小了。就在韓夢馨準備催動自己的力量將那些已經被逼到死角的惡靈進化的時候,就聽墓穴的深處,突然傳來一陣陣的吼聲。不似人類,不似動物,說不準到底是什麼東西。伴隨着呼哧呼哧的喘氣聲,一個讓人看了一眼就沒有心情再看第二眼的怪物踩着沉重的腳步,慢慢的向韓宇等人逼了過來。

韓宇等人見狀也沒有躲避,其實就算是想躲,也無處可躲。強忍着噁心,韓宇仔細打量了眼前的怪物一眼。這個怪物就像是一個整容失敗的異形,巨大的腦袋,粗壯的四肢,包括頭顱在內,身上到處都是縫合的痕跡,更讓韓宇等人感到噁心的,就是這個怪物右手拿着一把已經生鏽的大菜刀,左手卻託着自肚子裏流出來的腸子。還沒有接近韓宇等人百米,一股腥臊惡臭的味道就直奔韓宇等人撲面而來。

韓宇等人急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臉上無一例外的露出了厭惡的表情。可讓韓宇等人吃驚的是,那個怪物彷彿看的懂韓宇等人的眼神,怪嚎一聲之後,竟然扭動着肥大的身體用更快的速度向着韓宇等人撲了過來。

“不行,不能讓這傢伙既然靠近,在這樣下去,咱們就算不被這傢伙打死,也會被這傢伙給薰死。寧平,你換我的位置,注意保護好夢馨。”韓宇招呼寧平一聲,飛身撲向怪物。

可還沒等韓宇衝出去兩步,就見那名怪物再次發出一聲怪嘯,隨着那一聲怪嘯,附近的惡靈就彷彿受到了召喚一般,紛紛撲向了怪物。剛一和怪物接觸,隨即惡靈就消失不見。而每當一名惡靈消失以後,怪物的身體就會漲大一分。當附近沒有了惡靈以後,這具原本和韓宇差不多高的怪物已經漲到了三米開外,正低頭俯視着韓宇。

韓宇見狀不慌不忙的伸出右手,爆發出一陣劇烈的火焰,左手則悄悄的背到了身後,拿出了在進來這裏之前韓夢馨交給自己的治療瓶。 明騎 這治療瓶對韓宇等人來說是治傷的良藥,救命的依靠。可對這些惡靈來說,治療瓶就是可以要它們小命的致命毒藥。眼見這個怪物長得如此巨大,韓宇推測,一定和被它吸收的惡靈有關。也就是說,眼前這個怪物的體內,此刻已經充滿了惡靈。如果可以將治療瓶扔進這個怪物的嘴裏……

想到這裏,韓宇仔細看了看眼前的怪物,不由心中暗罵:“尼瑪,這傢伙的嘴在哪呢?”找了半天韓宇也沒有找到怪物的嘴巴在什麼位置。韓宇不由有些着急,只是怪物卻不會給韓宇想出對策的時間,怪叫一聲便揮舞着手裏的大菜刀向韓宇看了過去。韓宇低頭躲過橫掃過來的大菜刀,正好就看到了怪物託着腸子的左手。韓宇心裏一喜,暗道:“既然找不到上面的嘴,那用下面的嘴也是一樣的。”

腸子之所以會流出來,當然是因爲肚子沒有縫好,有破洞的緣故。和塞進嘴巴相比,順着肚子上的傷口扔進怪物的肚子好像效果更佳。

韓宇一會和怪物遊鬥一邊找尋着機會。而這個時候,韓夢馨等人正在淨化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惡靈,暫時沒辦法幫到韓宇。

別看怪物的體型變大,但它的動作卻依然十分靈活,而且它貌似已經猜到了韓宇的意圖,託着腸子的左手時不時的就會擡起保護住自己肚子上開出來的洞。韓宇等待了半天,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總算是讓韓宇等到了。

韓宇瞅準機會,在躲過怪物的大菜刀橫掃之後,隨手就將手裏的一個治療瓶扔在了怪物的左手上。已經被打開的治療瓶落在了怪物託着腸子的左手上,頓時發出噝噝的聲響,冒起一團團的白煙。而怪物在這時也慌了神,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影響了它本來就不怎麼靈光的大腦。

……

兩個已經被打開蓋子的治療瓶準確的落進了怪物的肚子裏。怪物經過將近兩秒的沉默過後,猛然爆發了。那些原本進入怪物體內的惡靈就如同逃難一般的拼命向怪物的體外涌出。只是進來容易出去難,不等惡靈逃離,治療瓶中的“毒藥”就讓那些惡靈紛紛動彈不得,哀嚎着被淨化的一乾二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