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方逸天從他的手中將手機奪了過來,將手機按成了免提狀態,電話接通后響了幾聲,最後對方也就是考爾德便是接電話了:

「喂,事情都辦好了嗎?」

「蠢豬,是我!你是不是感到很意外?派了幾個草包過來就想幹掉我?你就算是派出一支軍隊過來換來的還是失望!」方逸天冷冷說著,語氣中充滿了玩味戲弄之色。

電話中的考爾德一陣沉默起來,可以聽得出電話那頭的他呼吸有點沉重,有點不自然的急促起來。

「這個世上總有些人不見棺材不掉淚,比如說你。說實話,在我眼中你什麼東西算不上。今晚你的行為已經是引起了我的不滿,當然,我也懶得回去喜來登大酒店找你。不過,你給我記著,這樣的事情如果還有下一次,也就是說你膽敢還來招惹我,或者是騷擾顧傾城,那麼我可以保證你某一天突然會看不到明天的太陽!」方逸天冷冷說著,而後緩緩站了起來,接著繼續說道,「你就算是有能力把美國的所謂海豹突擊隊找來護住你,我也是說到做到,不信你可以試試,我倒是很期待!」

說著,方逸天猛然之間抬起了右腳,直接狠狠地踩在了地面上那個躺著的陰沉男子的下體之上!

「啊———」

一聲撕心裂肺的聲音劃破天際,慘絕人寰般的遠遠傳開來,尖銳的慘嚎聲音讓人聽著都要感覺到寒毛豎立,讓人心驚。

然而,這一切都還沒完,方逸天的腳底的鞋面還在這個男子的下.體用力的狠狠碾壓了一下,似乎是聽到了兩聲輕微的爆破了聲音。

那個陰沉男子則已經是直接昏厥了過去。

啪!

方逸天將手中的手機扔在了地上,這才收起腳步朝著前面蕭怡的車子走了過去。

——想讓我做不成男人?既然如此,那老子就先讓你做不成男人!

方逸天回到了車子裡面,目光一轉,看到蕭怡與顧傾城兩個大美女的臉色還未從那副震驚之色中回過神來,顯然從始至終她們都將那一切都看在眼裡。

饒是蕭怡知道方逸天身手不凡,可是看著方逸天面對著對方九個大漢仍是如入無人之境,虎入羊群般的肆無忌憚的將一個個大漢放倒時仍是感到心驚不已,顧傾城亦然。

或許,也唯有親眼所見才能深有體會的感覺到這個男人是如何的強大吧。

「好了,這些讓人討厭的跟屁蟲已經解決,我們直接去酒吧吧,我看你們也用不著回去換衣服了,直接過去,喝個夠玩個夠!」

方逸天淡淡一笑,而後便是啟動汽車,車子呼嘯轟鳴一聲便是遠遠飛馳而去,消逝在了茫茫夜色中。 「娘親,你怎麼過來了。」韓小貝睡了小下午,許是剛才吵醒了他,揉了揉眼睛說道。

隨後看了看狗娃子又看了看四周,白貂不見了?韓小貝立馬蹦噠起來。

「白貂我讓它們自個回家了,下次可不許不打招呼就亂跑!」韓若樰厲聲說道。

「娘親,貝兒知道了。」韓小貝知道自己錯了,立馬聳搭著腦袋。

「好了,沒事了,快回去,大家都在等我們呢。」韓若樰抱起韓小貝說道。

沒一會就來到了後山馬車旁,大夥都在那等著。

「你個兔崽子,是不是幾天沒挨打就皮癢了。」鄭氏急匆匆的走過來要揍狗娃子。

韓若樰及時攔到,隨後開口勸道:「好了,鄭嫂,剛才在路上我也教育過了,孩子們都知道錯了。」

「鄭氏,既然孩子們認錯就算了,小孩子愛玩是天性。」胖花大嫂說道:「孩子皮實點,好養活。」

「大家都到齊了那我們趕緊收拾收拾,回去吧。」林浩峰看著那夕陽快落下說道。

經過一場小插曲,大家也都鬧累了,回去的路上都安安靜靜的,加上馬車走的緩慢,不少人開始打起盹來。

「到了!」馬車穩穩的停在韓若樰的家門口,林浩峰跳下馬車后說道。

韓若樰隨後也趕到,她把狗娃子和韓小貝先抱下車,兩人立馬跑的沒影,估計是擔心白貂回房間看它們去了。

鄭氏和胖花大嫂迷迷糊糊的跟著也下了車,兩人剛才都在車上小眯了一會,韓若樰把馬車牽進馬棚。

大家合力幫忙把馬車上的東西搬了下來,隨後擺放在院內,韓若樰望了望這狹小的院子,是時候多存錢買過一棟房子了,她現在不放過任何一個賺錢的機會。

韓若樰給她們五個人一人發了一百文後說道:「今天大家在外勞作都辛苦了,這錢拿好,明天記得都要過來。」

「好,好,好。」張大嬸接過錢笑眯眯道:「還怕你們不讓我來了呢。」

「大家好好乾,以後賺的會更多。」韓若樰鼓舞道,她知道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應該多利用其他周圍的資源。

大夥笑呵呵的道謝后,都趕回家去做飯了,農村就是這樣,一個女人無論都勞累,這洗衣做飯就是規定死了是婦人所做,這根深固定的思想是轉化不了的。

「浩峰,你也快回去歇息吧,這裡有我呢。」韓若樰把二兩銀子塞他手上說道:「這幾天辛苦你了。」

「若樰,我那還有很多,上次你分得一百兩銀子我都還沒花。」林浩峰推遲不肯要說道:「我平時也花不了多少銀子,這錢你還是慢慢存到吧。」

韓若樰看他執意不肯收也沒說話,笑了笑道:「也好,我先去做晚飯,吃完了后再回去吧。」

韓若樰想著,等他娶妻時,給他一個大紅包,他這會推託就隨他去。

妖龍古帝 林浩峰一個人在院內整理著那些藥材,離李管事約定的時間也越來越近,林浩峰想著快點把這第一批貨給搞好。

韓若樰想著這幾日勞累奔波,灶里燒上大火,從骨戒空間里取出一殺好的母雞,在大鍋里放水,燒開后把母雞在鍋中煮下,去污。

隨後撈起來用清水沖洗乾淨,瀝干水,將雞放入砂鍋內,把清水加入淹沒母雞,隨後依次加入党參,枸杞,陳皮,薑片,撒入鹽巴,用筷子攪拌均勻,蓋上蓋子。

鍋里放入少許水,把砂鍋放上,隔水大火開燉。

農村的灶台都是結了兩口鍋,另一口鍋韓若樰開始攤雞蛋餅,取了幾個雞蛋打散成蛋液,隨後把蔥花切成粒,放在一旁,隨後把麵粉和蔥粒放入雞蛋裡面攪拌隨後加入少許鹽巴,再加入少許的水,攪拌成糊狀。

鍋里用油刷一遍后,韓若樰把麵糊倒入鍋里,用鏟子把它剷平待燒的兩面金黃時用鍋鏟裝盤,依次煎了滿滿的一大盤。

韓若樰再炒了一個青菜,便把東西端上桌了。

「浩峰,先別忙活了,累了一天了,趕緊洗洗手吃飯。」韓若樰招呼道,看著這院子里收拾的乾淨地面,韓若樰對林浩峰還是很感激的。

「若樰姑姑做了啥好吃的,我都聞著香味了。」狗娃子從房間里竄出來說道。

「狗娃子趕緊叫小貝一起出來洗手吃飯。」韓若樰連忙叮囑道。

狗娃子一聞到那香味不等韓若樰說完,就立馬跑去房間喊小貝出來吃飯了。

「小貝,狗娃子,快來,洗乾淨手。」韓若樰端出一盆乾淨的水說道。

「若樰姑姑你可真講究,我感覺你不像是我們村裡的人。」狗娃子邊洗著手邊說道。

韓若樰取一乾淨毛巾下來后說道:「怎麼不像是你們村裡人了。」

「就比如你吃飯前要洗手,進茅房后也要洗手,說話斯斯文文,吃東西也是,不像我娘,那大嗓門,把我耳朵都能給震聾……」狗娃子一打開話匣子收不住的說道。

「哎喲,疼,疼,疼!」

「你個小兔崽子,我尋思著呢怎麼還不回家吃飯,原來是擱著罵我呢。」鄭氏揪著狗娃子的耳朵就說道。

「娘,我錯了!我錯了!」狗娃子疼的呲牙咧嘴連忙求饒道。

鄭氏單手叉腰,另一隻手還是揪著狗娃子的耳朵道:「走,還不快跟我回家去!」

「娘!」狗娃子眼巴巴看著桌子上的雞蛋餅,眼睛伸直了。

「鄭嫂,來,拿上。」韓若樰用一瓷碗裝上雞蛋餅后遞給鄭氏。

鄭氏接過後笑眯眯說道:「若樰妹子,這孩子就是個嘴饞的,又給你添麻煩了。

「鄭嫂,你這說的什麼話,就太見外了。」韓若樰佯裝生氣道。

「好,那我們就先回去了。」鄭氏依然揪著狗娃子的耳朵往門外走去。

「娘。你就不能溫柔點嗎?」狗娃子邊走邊抗議到。

「不能,你就不能聽話點嗎?」鄭氏也嗆聲道。

兩人爭論聲越來越遠,既然鄭氏再怎麼責罵狗娃子,也可以看的出,她是非常的愛狗娃子的,只是她的表達方式又是另外一種而已。

「浩峰!來!」

韓若樰把砂鍋蓋子打開,一股濃濃的雞湯味傳來,幫林浩峰盛了滿滿一大碗。

隨後幫韓小貝也盛了一碗,在遞了一個雞蛋餅說道:「乖兒子快嘗嘗,這雞蛋餅好吃不好吃。」

「乾爹,你也嘗嘗娘親做的雞蛋餅。」韓小貝拿過雞蛋餅后立馬分一半給了林浩峰。

林浩峰笑了笑說道:「好,乖兒子你也快吃。」

韓若樰喝著雞湯,用眼睛偷瞄著這對父子的互動,不禁有種自己掉入坑中感覺,關鍵這個坑還是韓若樰她自己給自己挖的。

一頓飯,在他們父子膩歪情況下吃完了,韓若樰深受打擊,雖然做的菜式全部吃完了,但是兩人全程無視她的黑臉。

「乾爹,明日可否早點過來。」韓小貝在送林浩峰出門,這下可省事了,連送客這事韓小貝都包了,韓若樰心想正好也沒什麼她的事。

林浩峰摸摸韓小貝的頭說道:「怎麼,還沒走就開始想我了。」

「我每天都巴不得你不走呢,陪我玩。」韓小貝手抓他衣角依依不捨道。

「貝兒,乖,乾爹明天一大早就過來陪你玩蹴鞠好不好。」林浩峰蹲下身來,雙手輕扶韓小貝的雙肩安撫道。

韓小貝不情不願的說道:「那好吧,那你明天早點過來。」

「嗯,乾爹會早早的過來的。」林浩峰說完就回去了。

韓小貝一聽明日可以和乾爹玩咯,開心的哼起小曲,順便把院子門給關上栓子。

「娘親,你幹嘛在這不出聲的,嚇到我了。」

韓小貝一回頭就看見韓若樰雙手環抱在膝,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韓若樰笑了笑說道:「每天捨不得乾爹走,怎麼不去和乾爹睡呀。」

韓若樰也不知今日為什麼像孩子般的說出氣話來,許是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帶大,寵大的萌寶,認了個乾爹后,就立馬不理為娘的了,內心那種崩潰,做過母親的都能明白。

韓小貝,雖然年紀小,但是很聰慧,估計遺傳了他爹娘的好基因。

「娘親,你可是吃味了?」韓小貝眉眼笑成一條線問道。

韓若樰邊端起剛才正要去洗的碗邊說道:「誰吃你的味。」

「娘親!真的沒有的嗎?」韓小貝故作失望的說道:「那我去房間陪白貂玩會。」

韓小貝說罷往房間走去,韓若樰在廚房鍋灶旁洗著碗自言自語道:「沒良心的,沒看見為娘在生氣么。」

韓若樰覺得自己自打穿到這個女主身上,就一改以前高冷的表情,如今情緒真的是波動太快了,讓她自己都有點吃驚。

就拿今日來說,韓小貝多一個人疼愛不好么,怎麼吃起浩峰的醋起來,女人真的是可怕的生物,在前世她訓練起來可是從不把自己當女人的。

「怎麼還沒有睡。」韓若樰收拾好後走進房內,看著韓小貝坐在床邊,手裡既然翻著她平時看的醫書。

韓小貝沒有說話,隨後把醫書放回床頭,然後默不作聲的,鑽進被窩裡。

「娘親!」韓若樰剛躺進被窩裡,一雙小手就抱著她呢喃道:「娘親,貝兒好喜歡娘親的。」

韓若樰的心一下子就融化了,她明白韓小貝需要父愛,也需要母愛,林浩峰的出現只是暫時添補韓小貝遺失多年的父愛。

「乖兒子,娘親也愛你。」韓若樰把韓小貝抱進懷裡,輕拍後背,沒有多久就睡著了。

次日一大早,張大嬸她們很早就過來做事了,這麼高的工錢讓她們幹活更有動力了,也讓村裡很多人羨慕死了。 凌晨十二點半,一輛白色的寶馬Z4轎車駛入了紐約市區內的一片公寓住樓的小區中。

車子在小區內的停車處緩緩停下,車門打開,方逸天臉上帶著幾分醉意的走下了車,而後便是繞過去打開了後車座的車門。

車裡面,蕭怡與顧傾城這兩大美女嬌艷美麗的臉上酡紅一片,眼眸中含著絲絲的醉意,那副醉意朦朧的醉態更是撩人心弦,惹人心動。

「到了,下車吧。看看你們都喝成什麼樣了,在酒吧的時候我就說你們不要喝這麼多,偏不聽。」方逸天看著兩個美女醉意朦朧的樣子,忍不住說道。

「你、你還說……都是你害的,誰讓你搖骰子都不讓我贏幾回,老是讓我喝酒……」顧傾城呢喃了聲,語氣滿是嗔怨的說道。

方逸天禁不住苦笑了聲,說道:「那搖骰子靠的是運氣,今晚我手氣好我也沒辦法,想讓你也讓不來啊。」

「去,誰讓你讓我了?我又不是不能喝……」顧傾城沒好氣的說道。

「下車吧,還真是喝得有點多了……逸天,你扶一下我。」蕭怡嬌嗔說著,便是伸出了虛浮無力的雪白玉手。

方逸天托住了蕭怡的手臂將她扶下車,又伸手將顧傾城接下車來,左右手分別攙扶著蕭怡與顧傾城朝著蕭怡的房間走去。

蕭怡與顧傾城兩人的確是喝了不少人,嬌軀酥軟無力,大半的身體都是依偎在了方逸天那有力的手臂上,她們的口中呵出了道道濃濃的酒味,映襯她們那醉意朦朧的嬌艷嫵媚,更是撩人心弦,讓人慾罷不能。

方逸天左右手摟抱著這兩大美女的柔軟腰肢,更是深受其害,完全讓他難以自持,在酒精的刺激之下內心更是冒騰起了陣陣火熱起來。

最終,方逸天攙扶著她們走到了蕭怡的房子前,蕭怡從挎包中將鑰匙取出將門口打開,而後三人便是走進了房間內。

門口關上后,蕭怡將房間的燈光打開,略顯昏黃的柔和燈光籠罩在了客廳內,更是多了一絲的旖旎與柔和。

……

翌日清晨,旭陽高升,金光萬道。

「傾城,你去看看逸天起來沒有,這頭懶豬每次都要別人叫他起床。」這時,房間外面傳來了蕭怡的一聲問話聲音。

「哦,那我進房間看看。」顧傾城剛起來洗完臉正在客廳內,聽到洗手間中蕭怡的話后便朝著蕭怡的卧室內走了進去。

顧傾城已經是穿上了她那襲性感成熟的魚尾裙,絕美的臉上不施粉黛,肌膚水嫩柔滑,雪白如玉,柳眉間帶著一抹醉人心扉的嬌媚之意,興許是昨晚的數度瘋狂旖旎之下,她本就是曲線性感的嬌軀彷彿是經過一番洗禮般,更是彰顯出一股成熟水嫩的風韻來。

她推開房間的門口,走進去后卻是看到方逸天仍是在呼呼大睡,看著方逸天那酣睡的模樣,她禁不住嬌笑了聲,便是走到了床邊上,俯下身,一雙眼波流轉的眼眸靜靜地端詳著這個男人。

想起昨晚與這個男人的數番纏綿,她心中嬌羞之餘也微微蕩漾起來,想起一會兒就要跟他分別,她臉上便又是一陣失落之色。

「壞蛋,起床啦……」

顧傾城口中嬌呼了聲,雪白纖細的玉指伸過去捏住了方逸天的鼻子。

「懶豬,還不快起來,太陽都照到你屁股了……」

顧傾城又嗔笑著說了聲,而後便是乾脆將方逸天身上蓋著的薄被掀開。

「恩……」

這時,方逸天呢喃了聲,鼻子被顧傾城捏住無法呼吸之下他便是悠悠蘇醒過來,轉眼看到床邊上趴著絕美出塵的顧傾城,顧傾城此刻那張微微羞紅的嬌美玉臉瞬間撩起了他的心弦,他禁不住一笑,直接伸手過去抱住了顧傾城的柔軟柳腰。

「啊——」顧傾城忍不住驚呼了聲,連忙說道,「你、你不要鬧拉,快點起來吧,我跟蕭怡都在等著你呢……」

「那也不差這麼一點半會不是?我睡覺你跑來掀開被子分明是不懷好意,我得要好好懲罰你才行。」方逸天笑著,張口稍稍咬住了顧傾城天鵝般的白皙粉頸。

顧傾城嬌美的臉更是一片暈紅起來,她雙手也禁不住的抱著方逸天,這時候她真的是不想離開,不想離開方逸天。

「逸天,一會兒又要跟你分開了,我真的不想跟你分開,我想留在你身邊……」顧傾城突然傷感的說著,撇了撇嘴,剪水雙瞳中控制不住的微微濕潤了起來。

方逸天一怔,而後便是伸手輕撫著顧傾城絕美的玉臉,柔聲說道:「傾城,我們不會分開的。等我回國了,我就去找你,然後陪在你身邊,好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