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於是接下來,蒼小穹他們開始中推抱團,紫隊的人想守塔,就會被消耗得焦頭爛額,**人的Q,傑斯的大炮,豹女的矛,EZ的Q,不時還一發大招掃過去,幾乎都沒開團,盲僧和武器這兩個肉都快殘血了,很快中路一塔只能被破掉。

接著直壓二塔,依舊消耗加點塔,不一會二塔也快倒了。

這就是POKE流的恐怖之處,對方除非有強開團厲害的英雄,否則會異常的噁心。

更何況自己這邊準備了皇子,哪怕對方硬開團,皇子也可以一個大招分隔戰場,有效的阻止被強開團。

於是很快,紫隊就被壓上高地了,守著高地的他們依舊避免不了被不停的噁心消耗,中途回家補給了一次,很快,高地塔也快守不住了。

面對著這個情況,紫隊似乎才意識到,現在他們才是處於下風了,如果繼續這樣下去,輸的必然會是他們。

似乎懷著玉石俱焚的心態,武器忽然閃現接Q,強行開團,直接Q到了**人身上,然後反擊風暴暈住了**人和旁邊的EZ。

這赫然是最後一拼! 隨著武器的衝鋒,盲僧也想上來,結果卻被皇子EZ挑飛了,接著一發大招圈住了後面的奧巴馬卡薩丁還有錘石。

武器Q上來之後,蒼小穹的反應很快,直接戰錘狀態的E將他打飛回去,然後**人扔出QEW,EZ直接QAWR一套集中攻擊,豹女退了幾步,不停的扔矛,以許菱香的操作,她是絕對不敢變豹子衝上去戰鬥的。

戰場被皇子分隔,卡薩丁和奧巴馬都只好交出了自己的位移技能,如此一來他們就沒位移技能了,很容易就被風箏起來,**人看準機會直接丟出了大招,傑斯開啟了加速之門,群體加速,更有利EZ和**人放風箏,而他自己則借著加速沖了上去,進入戰錘狀態直接飛砸到奧巴馬身上,開啟W,接著A了兩下,奧巴馬剛交過了位移,現在只能交閃現,結果蒼小穹也秒交閃現,平A再一發E收掉了他人頭。

卡薩丁想追上EZ和**人,但似乎有點難度,於是回頭給了傑斯一發Q,沉默了他,**人有了輸出空間,不停的丟著各種技能,很快武器就掛了,盲僧也掛了,皇子堅持不住,也掛了。

轟的一聲,一發EZ的大招直接掃過了卡薩丁,將他的血掃殘,傑斯目前也殘血了,卡薩丁立即給傑斯掛了個點燃,結果傑斯交了治療,多撐住了一會,然後一發QE轟掉了他。

點燃的傷害還在持續中,治療術無法完全抵消掉點燃的傷害,眼看著就要死去了,結果豹女及時來到,直接給傑斯奶了一口,驚險保住了命!

「多謝了!」蒼小穹笑著說了一句。

許菱香嫣然一笑,沒有多說什麼。

最後就剩錘石一個活著,這一場團戰打了個一換四,也絕對是大賺的,錘石一個人根本無法守高地,於是四人合力一推,直接破了中路水晶,如此一來基本奠定了勝負。

雖然最後紫隊也沒有投,但死死堅守到27分鐘后,基地還是被推爆了,勝負落定,MM們一個個激動不已!

「哈哈,我們贏了,贏了~!」桐雨開心的大呼小叫的。

眠眠從后一把抱住了桐雨:「打得真漂亮~~~」

「別只抱我嘛,也抱抱香香,雪吟,鳳雅,還有老師呀~不然他們就要吃醋啦~」桐雨笑道。

淚星劃過的星痕 「遵命~!」眠眠清麗的應答一聲,接下來先抱了抱許菱香,一把攬在了她那傲人的胸器上,這一幕看得無數圍觀的宅男們熱血沸騰!只見那兩團碩大的柔軟一下子被攬得有些變形,許菱香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道:「快放開我,快要被你勒死啦……」

「嘻嘻。」眠眠嘻嘻一笑,接著來到蒼小穹面前,而且這次還是跑到身前來。

「老師~~~」

「額,我就不必了吧?」蒼小穹才一愣,結果這MM已經撲了上來,只感覺少女的清香撲鼻而來,伴隨著她那舒服的體溫,以及胸前的柔軟體壓在自己身上,只感覺一時之間呼吸都加速了。

這一幕看得四周男性同胞更加羨慕了!TMD,打贏了一場比賽還有美女贈送香抱,這等香艷福利簡直是空前絕後!

接下來眠眠把鳳雅和雪吟也抱了一遍之後,這才算是鬧完了,蒼小穹回想起剛才那句足以影響全局的話,到底是誰說出來的呢?

他回頭看了看,卻是透過人群,發現了一對男女並肩走著,剛好踏出了電競區的大門,女的長發飄飄,繞著男生的手,顯得特別纏綿,男的還背著一個背包,背包上有一個惡魔男爵流浪法師的小掛飾。

「他絕對是個遊戲高手,而且很自由自在不追求名利的種。」蒼小穹心裡說了一句,他的夢想也是成為這種自由自在的隱世高手!

深呼了口氣,回過神來,是時候面對那個斯文敗類了,對於他那樣的人,反口什麼的估計也是家常便飯,所以大家都沒抱太多的希望。

比賽完了,美女也看夠了,那些圍觀的人也開始逐漸散去。

斯文敗類和他那五個人主動的走了過來,兩批人就這麼對視著,最後還是桐雨先開口道:「怎麼樣,你無話可說了吧~!」

斯文敗類現在的臉色非常難看,他託了托眼鏡,道:「呵呵,凈會耍些小聰明,以為玩個遊戲就有多厲害了嗎。」

「你,你難道還想反口不成?無論你怎麼樣,我都已經決定了,我們也如期的做到了,證明了我們的決意,最起碼問心無愧,如果你還要一意孤行的話,也就別怪我不顧後果!」許菱香建議道。

斯文敗類目光一掃,輕佻道:「好,好,那我就再給你們一點時間,你們那什麼半調子計劃完成過後,希望你們別反口就好。」

「哼,誰會像你這樣啊,趕緊走吧!」眠眠不屑道。

「哼。」斯文敗類冷哼一聲,接下來,總算是帶著人離開了電競區。

這場小鬧劇算是落下了帷幕,但今後的麻煩恐怕沒那麼容易斷絕。

只見MM們一時之間似乎都提不起勁來,於是蒼小穹深呼了口氣,先道:「別為了這個人不高興了,我們先去銀行把兌換業務開通了,然後繼續玩吧,這裡還有很多區域我們沒玩過呢。」

這話一出,桐雨才算是稍微的提起了點勁,道:「對對對,別為了那種人不高興,不值得!我們走吧。」

接下來,大夥先跑了一趟銀行,各自把兌換業務開通過後,然後依照早上時的那樣,大夥分散開來,下午六點在飲食區集中吃飯就好。

這次雪吟和鳳雅一起走了,說是她也想看看那些關於屍體的展覽……而桐雨和眠眠似乎也完全忘了吃飽了不能玩那些激烈設備的事,直接朝大型設備區域跑去。

而蒼小穹和許菱香則繼續兩人在一起,先逛了一遍博物館的電競展覽區,這裡確實有不少珍貴的遊戲資料展覽,從古到今,一應俱全。

雖然蒼小穹這些資料都很感興趣,他本身就是個遊戲迷,但許菱香似乎自從發生過中午這件事之後,就一直悶悶不樂的樣子,好好的出來遊玩放鬆,結果就這麼被搞砸了,那個斯文敗類真不是東西。

在博物館逗留了片刻,蒼小穹了解到了不少關於自由的上一款遊戲《命運》的詳細資料,尤其是關於雄偉天的一生事迹,最後,他發現了一處讓他驚訝的事情。

雄偉天的人生簡介中,曾經與天魂社有過接觸,甚至是天魂社的高層之一,但後來不知怎麼的脫離了天魂社,對於這其中的詳細情況,資料顯得非常不足,對於天魂社的資料,這裡也沒有多少,充其量只提到過名字,以及全稱。

蒼小穹不來這裡還真不知道天魂社的全稱。

天魂社-CESS

全稱:天朝電競靈魂社

英文:ChineseeSportssoulsociety

……

在博物館呆了一會之後,蒼小穹就和許菱香離開了,既然她心情不好,於是蒼小穹想了個讓她心情儘快好起來的地方。

「我們去宇斯城堡吧~?」蒼小穹道。

宇斯城堡,乃宇斯樂園裡最高的一個建築,足足有300多米高,位處樂園正中央,城堡頂端有多個觀光台,可以把整個宇斯樂園盡收眼底,景色絕對壯觀。

許菱香沒有異議,於是兩人就進入了宇斯城堡,城堡裡面的裝飾非常華麗,簡直就是遊戲里薩斯古城的完整版!沒有想到逼真度居然可以還原到這個地步。

兩人走了十幾分鐘,總算是來到了一處露天樓台,剛出來,迎面柔和的輕風讓人神清氣爽,遠處絕美的景色養眼無比,許菱香的心情也似乎得到了舒緩,終於不再是悶悶不了眉頭深鎖的樣子了。

「美女總是皺著眉頭那可大煞風景啊。」蒼小穹故意挑逗道,同時來到了觀光台的邊沿,雙手塔在上面,看著眼皮底下的那些巨型遊戲設施。

許菱香抹過一絲笑意,嗔道:「老師什麼時候學會油嘴滑舌了?」

「我可沒,這些都是真心話。」

「哼…」許菱香輕哼一聲,接下來,她也將雙手搭在了邊沿,看著那些不時一衝而過的過山車,上面還有遊客的尖叫聲,不得不說在這裡看風景挺有趣的。

「剛才你說的,不回去見『他們』……是指什麼?」蒼小穹忍不住還是問出來了,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在意,為什麼她說不回去見他們,那個斯文敗類就猶如被抓住了要害一樣著急呢?

面對著蒼小穹的疑問,許菱香一下子又皺起了眉頭。

「額,如果是不高興的事,那就當我沒說吧。」蒼小穹連忙道。

許菱香卻是深深的長呼一聲,道:「其實也沒什麼,或許……早就該告訴老師你了吧。」

「如果是不想提起的事情就別說了。」蒼小穹直白道,雖然心裡還是有點好奇。

許菱香卻輕輕搖頭,那一頭柔順的秀髮微微飄蕩了起來,特別美麗。

張開精緻的小嘴,許菱香目光如水,聲音動蕩開來:「我每一年都必須抽出一周的時間回家,回去見我的父母,以及……他們給我安排的對象。」

這話一出,蒼小穹不由一愣:「對象?什麼對象。」 許菱香目光一下子黯然了起來:「有可能成為我未來丈夫的對象……吧,雖然被說成是最基本的交流活動,但我都是懂的,每一次見過的都是一些青年才俊,公子哥兒,出身華貴,我就像是貨物一樣,為了家族的事業,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不斷的推銷自己,讓別人挑中我。」

蒼小穹光是聽起來就已經覺得不可思議了,道:「你才多少歲?怎麼現在就找這個,你還有書要讀呢。」

許菱香搖頭道:「一樁成功的婚事所帶來的價值利益是上十億甚至是百億的,不可能為了我的個人學歷與知識而放棄如此龐大的商業鏈條,我作為許家長女,必須擁有為家族事業犧牲的覺悟……以上都是我從小到大被教導的話,我已經倒背如流了。」

聽到這裡,蒼小穹早已經說不出話來,為什麼…難道那些大家族,大財團什麼的家庭都是這樣的嗎,為了門當戶對,甚至為了生意,就連自己的幸福都不能掌握在自己手中?

「年紀越小,價值就越高,所以我每一年的回去,都被視為對家族生意無比重要的一個環節,如此一來老師明白了嗎。」許菱香話說到這,早已經面無表情。

蒼小穹甚至幻想到了她或許某天被哪個公子哥兒看中,然後帶著這副面無表情的面容去嫁到不知哪裡去……不,作為新娘子的話,哪怕是虛假的,也必須是一臉幸福的笑容吧,但蒼小穹能確定那個時候的她,內心絕對是現在這副面無表情的面容。

這副表情,充滿著無奈,悲傷,哀鳴,與絕望……簡直讓人看了就不想再看到第二眼,哪怕是像她這麼秀色可餐的女子。

「菱香……」蒼小穹想張嘴說些什麼,但卻無言以對,人家那可是上十億百億的利益鏈條,自己能干涉什麼?那對於自己來說都是天文數字,更重要的是,許菱香都自願答應了……她也無法不答應,父母的養育之恩,像她這樣的女生,必然會付出一切去報答。

畢竟她連自己的這點情義都竭盡全力的報答自己,更何況是父母之恩呢,這一點蒼小穹倒是了解的很透徹。

「老師不必為了我而傷腦筋的,我早就知道自己的命運了,或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而我……從小就認命了。」許菱香的話很輕,很細,一字一句卻滲透本心。

蒼小穹雖然有點接受不了,但卻不知該說什麼好。

看著老師這副樣子,許菱香艱難的擠出了一個笑容:「老師別這副樣子嘛,答應我,無論如何也要幫我完成我的心愿,這樣我才能了無遺憾的去……」

事到如今,蒼小穹還哪有拒絕的理由?

「這當然了,你的心愿,我就算是赴湯蹈火,粉身碎骨也必定完成!」蒼小穹堅毅道。

聽了這麼誇張的回答,許菱香總算是發自內心的一笑:「哪有這麼誇張嘛,好了,能認識老師你真好~」

蒼小穹嘿嘿一笑:「那當然,我這樣的好老師從哪找啊……」

蒼小穹這得意忘形的話都沒說完,下一刻,許菱香那柔軟夾帶著清香的身體已經湊到了身邊,頭依靠在了自己肩膀上,感受著她的溫暖,同時聽著她說出的一句話。

「我有點累…讓我靠一會好嗎。」

在這絕美的景色之下,一個絕妹的女子依靠在自己肩膀上,蒼小穹只感覺自己都有點陶醉了,點頭道:「當然…沒問題。」

許菱香還是頭一次在外感受到了有所依靠的感覺,硬撐了這麼久,她的身心早就快累垮了,平日表面裝著嚴肅的樣子照顧桐雨和眠眠,背後還有家族的重擔壓在肩上,以及那未完成並且遙遙無期的心愿,一切的一切都使她身心疲憊,快要崩潰。

如今,這種什麼都不想,依靠在值得信任的人的肩上的感覺真好。

蒼小穹有點緊張,也有點開心,乾脆什麼都不想,靜靜的看著這個腳底下的樂園,感受著身邊這個美女子的溫度和動靜,任由時間悄悄溜走。

……

不知過了多久,許菱香才臉蛋微紅的重新站了起來,整弄了一下秀髮,道:「老師,不好意思…。」

蒼小穹也回過神來,道:「不,這有什麼嘛。」

「唔,我們下去逛逛吧?」

「好~」

在這裡也呆久了,接下來兩人在樂園裡隨便逛了逛,也玩了幾個不算太激烈的設施,最後時間到達六點,大夥集中再次吃了一頓撐到喉嚨眼的大餐。

玩了一天大家都累了,夜幕降臨,終於迎來了最刺激,也是最具誘惑性的時刻了,入住酒店!

「啊哈,好累,我今晚要和老師睡一起~」眠眠一來到酒店門口就說出了一句讓大家都很無語的話。

蒼小穹更是暴汗道:「眠眠,你和桐雨鳳雅一個房間。」

這話一出,眠眠連忙抗議:「啊!狡猾,難道你們是串通的嗎?唔唔唔,菱香姐,小雪吟,你們好壞啊,居然背著我悄悄把老師霸佔了!」

許菱香臉蛋微紅的白了她一眼:「什麼叫霸佔了……真的是。」

雪吟則淡淡道:「計劃已定,不容更改。」

「我不管,要不這樣吧,我和老師一起洗澡好了,老師我給你挫背~」眠眠雀躍道。

蒼小穹還真是佩服這個小MM,節操簡直是負數的。

鬧了一會,大家總算是把眠眠這傢伙說服了,最終她也只能嘟囔著小嘴折服。

蒼小穹和許菱香還有雪吟一個房間,大家剛走進來,氣氛就有點尷尬了,一個房間里住著兩個這麼絕色的小MM,她們帶會還會在這裡更衣沐浴什麼的,簡直讓人遐想不已。

看到都沒人說話,雪吟主動道:「我先洗吧,你們先挑床。」

這房間特別的大,有三張床,相隔都是挺開的,房間配備的東西都是三份的,不愧是高級酒店。

只見雪吟拿了點衣服就走進了浴室,不一會就傳來了嘩啦啦的水聲,蒼小穹不禁看了一眼,只見門裡一個玲瓏浮突的光影呈現,正在擦洗著她那曼妙的胴體,水滑過她身體的任何一處,簡直看得人血脈僨張,欲罷不能!

「老師。」許菱香看到老師居然失神了,連忙喊了一聲。

蒼小穹這才回過神來,不由得一陣尷尬:「額…我……」

許菱香深深的呼了口氣,道:「老師要哪張床呢……」

蒼小穹看了看,其實他根本無所謂,只要不是中間那張就好,畢竟睡中間的話,左右兩變各睡著一個小美女,絕對會讓人把持不住的。

「我要右邊這張吧。」

「恩,那就睡中間好了。」許菱香點點頭道。

為什麼她要選擇中間這張呢,難道是想和自己睡得更近一些?

一時之間,蒼小穹就胡思亂想了一會。

很快,雪吟這個絕美的冷艷女子就穿著清爽的睡衣走了出來,睡衣松垮垮的,裡面應該是真空地帶,那經過洗滌的肌膚簡直晶瑩得擠得出水來,頭髮還濕濕的搭在雙肩上,現在的雪吟簡直能把任何一個男人的心都勾走!

「床選好了嗎。」雪吟看到蒼小穹左在右邊這張,中間的也放了許菱香的東西,於是自己走到了左邊那張。

許菱香拿好了衣服,對著蒼小穹道:「那我先洗咯~」

蒼小穹自然沒異議,於是過了幾十分鐘后,又一個萬里挑一的美女穿著松垮的睡衣走了出來,許菱香的身段比雪吟還要火辣幾分,胸前碩大的峰巒將睡衣撐起了兩個帳篷,雪膩的肌膚吹彈可破,身上還散發著她獨特的體香,簡直香艷誘人。

跟這兩個美女在一個房間里簡直是種煎熬啊,就如同在你胃口大開的時候,卻只讓你看著美食而不讓你吃的情況一樣。

最終蒼小穹也只好收拾心情,拿好更換的衣服走進了浴室。

剛走進來,這裡彷彿還飄逸著她們兩個的體香,在這種環境想洗澡簡直無法淡定,尤其是聯想到剛才她們兩就一絲不掛的在這裡洗浴來著,那誘人的胴體被水沖洗著每一處,嫩白的肌膚展露在空氣之中……

於是就這樣懷著各種邪惡的念頭,蒼小穹洗完了人生里最艱難,最不淡定的一次澡。

……

洗過了澡,大家利用酒店供應的電腦上了一會網,遊覽了一下自由的官網,果然,維護更新的通告出來了,關於大型移動戰壘的設定什麼的都正式的曝光。

當然,這些蒼小穹他們都知道了,再了解不過,根本沒什麼值得留意的了。

除此之外,這次維護還更新了兩個內容,其中包括兌換業務系統,和攻城佔領模式。

兌換業務系統自然不用多說了,今天大家都已經開通了,至於這個攻城佔領模式,顯然是和大型移動戰壘相對應的,因為想要攻城佔領,擁有大型移動戰壘是最簡單粗暴的方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