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於是,馬修直接將終端的價格拉到了原本一折的水平,相對於原本的價格來說,現在的移動終端基本相當於白送了。

而且,為了儘快的普及網路,馬修在梵塔斯蒂每一個居民區之中,都建造了至少一個超大的免費網吧,這些網吧承擔起了網路設備的銷售和維護的工作,也免費向市民們提供接觸網路的機會。

而在世俗界,魔法屏幕這一類的設備也在不斷的增加鋪設密度,盡量的讓這種超強的設備覆蓋到更多的人,讓每個人都有機會接觸到其中寶貴的知識,享受到科技帶來的進步與便利。

生產移動終端的分廠已經開設到了第十四廠,終端的月產量也超過了1000萬台,不過,這依然無法達到馬修的期望,坐落在殖民地的移動設備分廠已經在規劃之中,馬修的大手筆,直接帶動了數據網路的迅速增長。

在馬修的感應之中,籠罩在大半個巫師世界之上的數據網路,越來越複雜,越來越多的用戶接入其中,這個網路之上的數據傳輸總量不斷的激增。

馬修能夠感覺得到,他能夠調動的「阿爾法法則」之力越來越多,這是數據網路帶給他的反饋。

馬修能夠察覺得到,融入他靈魂的「阿爾法法則」,計算速度、反應速度都在不斷的加強,他在這方面的積累也越來越厚重。

馬修非常的耐心,他等待著自己在這個過程之中慢慢的成長,他期待著當他真正步入正式巫師的時候,能夠體會到生命的另一層境界。 五年

時間荏苒,轉眼之間,五年過去了。

在這期間,發生了很多事情,值得馬修去銘記。

米娜婭·佛瑞斯,終於在三年前脫離了巫師世界,奔赴「精靈大世界」,她的離開,帶走了2579區的所有精華。

知道「精靈大世界」要來人,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馬修沒有親自去送她,只是呆在2579區的邊緣,見證了整個過程。「精靈大世界」的來人果真毫不客氣,帶走了2579區所有的自然法則精華和所有的居民,只留下了一片蒼涼的土地和些許斷壁殘垣。

報告首長,萌妻入侵 馬修能夠感到對方的行為,對巫師世界所造成的傷害,但是,以馬修目前的實力根本無法阻止。 愛到不天荒 不知為何,根本沒有正式巫師出來阻止這一切,任由對方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施為。

除此之外,「遠征之路」計劃也以超乎想象的速度飛速進展,取得的成績讓馬修都為之驚艷。

幾十億人的努力與智慧集合在一起,迸發出了無窮的力量。

到了此時,在所有人的不懈努力之下,57個公國之中,已經完成了90%以上人群的基礎教育工作,有關工業革命也取得了巨大進展。

此時此刻,每個世俗界之中的公國都鑄就了屬於自己的工業中心,找准了符合自己本土情況的產業發展之路,不讓曹妃甸專美於前,接近20%的總人口從土地的桎梏之中脫離了出來,一頭扎進了工業化的洪流之中,完成了由農民到工人的重要轉變。在世俗界之中,商品經濟日新月異,商業化變得越來越繁榮。

世俗界的基礎設施建設也取得巨大進步。在57個公國之中,有至少10億人參與到了對基礎設施的建設之中,大家各司其職,一起努力。最終的成果是,世俗界所有的陸地領土之上,已經鋪設了一張無比複雜的交通圖,其中,公路和鐵路齊頭並進。

在世俗界,公路的觸角已經延伸到了村鎮級別,基本只要有人的地方,就通了公路。而鐵路更是誇張,整個57個公國之中,搭建起了好幾條鐵路的重要幹道,彼此之間的距離被一下子拉近,其中尤其以一條鏈接57個公國所有主要地市的大型環裝鐵路最為文明。

這條鐵路總長超過14萬公里,全部走下來,需要接近三個月的時間,說它是世俗界的經絡也毫不誇張。

越來越多的人,已經開始適應乘坐火車或者汽車出行,大家對距離的認知被不斷地刷新,曾經很多從未到過幾十公里之外,局限於當地的井底之蛙,得益於交通的越來越發達,已經可以遠赴千里之外了。

更重要的是,互聯網也得到了巨大的發展。

不同於地球世界,巫師世界的互聯網是馬修直接複製轉化而來,它沒有經歷逐漸演變的過程,一開始,就顯得足夠成熟,足夠有吸引力。

對生活在巫師世界的普通人來說,這個世界之上已經沒有比網路更為吸引人的地方了。

經過這5年時間,在梵塔斯蒂之中,網路設備的普及率已經突破了90%,除了幼小的孩童之外,基本人手都有一台設備,大家的日常工作、生活、交流,都開始越來越倚重互聯網,各項事務的運轉效率,也因此都得到了巨大的進步。

而在的世俗界,網路設備的普及還要稍稍差一點,僅僅做到了30%多的普及率,畢竟,相對於世俗界中人來說,這些設備的價格還是有些過高。 結丹

海量的數據,堆砌在網路之上,相較於五年前何止翻了幾百倍!

馬修並沒有開放計算機語言給大眾學習利用,整個網路世界仍然是封閉的,十億級數的用戶,集中在這些馬修開放的平台之上,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網路社區神話。

相對於地球世界而言,這個數據網路的娛樂性稍稍降低,更多的人都將網路當做學習和社交的平台。

整個社會剛剛脫離貧窮,那壓抑和沉重的社會氛圍依然是主流,那些掙扎在底層的普通人,好不容易能夠稍稍把握一下自己的命運,自然不會浪費自己的機會和時間。

馬修花費了不菲的金錢和時間,儘可能收集了足夠的書籍和知識,建設了一個巨大的網路書城,除了魔法書籍之外,全部像大眾開放。

普通人隨著許可權的提升,能夠逐漸的接觸越來越多的知識,這在之前都是權貴手裡最重要的財富。

不少人為了獲取知識,都在瘋狂的刷積分,提升自己的許可權。

經過了幾年的發展,整個許可權體系已經越發的深入人心,有了權威。等級較高的許可權者,有著更高的社會地位,被給予更多的機會,更容易實現自我的價值,也更受到公眾的認可。

整個許可權體系也越發的複雜,計入許可權積分的因素越來越多,標準也越來越高。像安洛爾當年那樣,輕而易舉突破一級許可權的情況已經不復存在了。

這一套體系,完全替代了原本的社會等級結構,貴族不再天生就是上層,而底層的人,也有了機會憑藉自己的努力走到高層。

當然,目前達到基礎許可權三級以上的人,90%都是原本的貴族階級,他們本身掌握的生產資料和傳承的文化,讓他們在競爭中遙遙領先,但是。即使只有10%的機會讓渡給底層人士,也會有效的促進社會階級的流動,增強整個社會的活力。

更何況,這個嶄新的世界,正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生產效率的飛速,讓更多的人從原本單調的求生之中掙脫出來,大家集合在一起,開始干一些更有意義的工作。

人和人之間以有組織的形態出現,變得更加常見,這也產生了更多的管理崗位,對人才的需求進一步加大了,這意味著,機會正在不斷地增多。

整個「遠征之路」計劃所覆蓋的區域,生產總值提升了接近30倍,這是一種夢幻般的突飛猛進。商品經濟變得非常發達,各種輕工業產品的誕生,極大地提升了人類的生活品質。

電力能源成為了供幾十億人的使用的主流能源,覆蓋了各個領域,是一切工業行為、生活行為的動力源泉。而這帶來的,是馬修法力的突飛猛進。

他對「雷電法則」的領悟越來越深,積累的雷電之力也越發精深,早已到達了巫師學徒的極限。

而此時,馬修正懸浮在梵塔斯蒂的上空,緊貼著第一顆升空的數據衛星,他的精神力與數據衛星正在不斷地交流。

馬修的精神力順著那廣袤無垠的數據網路不斷地流轉,知道他的腦袋空空,然後,在他意識的控制之下,他的精神力又順著原路返回到他的大腦之中,在回歸之時,他的精神力攜帶著數據網路產生的神秘力量。這是「阿爾法法則」凝聚出的精華,可以極大的增加馬修對「阿爾法法則」的理解和運用。

這是馬修獨創的一種冥想方式,藉助數據網路的強大功效,馬修可以安全的調動他全部的精神力,藉助那龐大的網路,既淬鍊了他的精神力,又增加了他對「阿爾法法則」的感悟。

受限與巫師瓶頸。在這五年的時間之中,馬修的精神力屬性沒有保持持續的增長。但是,他的精神力性質卻在不斷地淬鍊之中,發生了重大的變化。

原本如雨如霧的精神力,現在已經近似於鉛汞之狀,運行之中顯得凝視而又穩重。

原本,馬修的實力一直以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告訴進步著,這一方面由於馬修上輩子的積累傳承至巫師世界。另一方面,也是各種福緣籠罩,讓他一面遇難成祥,一面收穫頗豐。

如果不經歷挫折,始終保持著這樣高速的運轉,馬修一定會出問題,對修行這種慎重的事情而說,根基不穩是一種極其嚴重的障礙。

好在,經過這五年沉澱,馬修將自己的身心,打磨的通通透透,裡外凝合成一體,就差一點靈光迸發,突破至正式巫師。

其實以馬修現在在「阿爾法法則」之上的積累來說,突破正式巫師早已足夠,他隨時可以開始這個過程,然而,馬修的計劃被另一件事情所打斷了。

就在馬修收拾心情,準備著突破的時候,他久未響起的微信之中,傳來了一條來自於海州界的訊息,這讓馬修非常的意外。

雖然馬修也在海州界配發了很多終端,但是,為了保證信息的安全,馬修並沒有開通海州界終端與整個數據網路的全部鏈接。

處在海州界中的設備,獨立在外,只有互相之間可以鏈接,這些設備對海州界之人來說,只是用來查詢道藏,進行記錄和傳遞信息的一種實用工具,因此,馬修很少接到來自天樞等人的信息。

海州界是馬修研究道法修行的一塊兒重要試驗田,在完成了第一階段的研究之後,馬修放任整個海州界自然地發展,他一方面引導著海州界的本源轉化為靈氣,另一方面,他也給予天樞等人以最大的自由,去體驗和完善道法的修行,向馬修貢獻珍貴的實驗數據。

海州界的這一切,本來正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不需要馬修太過刻意的去管理,然而,這一天,來自於海州界之中的這一條微信,引起了馬修的強烈好奇,驅使他暫時放下了手頭的工作,直接閃身去到了海州界之中。

原來,海州界之中的幾位道子在過去的修鍊之中,取得了不小的進展,在整個世界之中越來越弄的靈氣的影響下,天樞終於率先完成了神魂境的修行,馬上將要開始結丹了。

馬修的《太乙庚金葫蘆劍經》,雖然也被他視為一種重要的源力,但是,由於世界的限制,馬修並沒有取得太高深的進展。

馬修的道法修為已經被天樞等人追上了,而現在,天樞正準備突破到結丹期,這是馬修都未曾甄至的高深境界。

如此重要的時刻,馬修當然不能缺席。 道阻且長(上)

海州界的時間流速要比巫師世界慢得多,巫師世界過去了五年,其實在海州界,時間已經悄悄溜走了接近20年的光景。

馬修再次來到海州界,發現海州界在晉陞到次元之後,發展的越發繁榮。

大地法則和自然法則等法則之力,在海州界之中得到了非常好的演化,在海州界之中,形成了數以千計的森林小島。

這些島嶼絕大部分被魚人族所佔領,發展出了奇特的海島文化。

在馬修第一次降臨海州界之時,他通過各種手段,控制住了魚人族,並對整個魚人族施加了非常徹底的文化洗腦。

馬修在魚人族的身上,全盤複製了中華文化的基因,以道教作為魚人族的宗教信仰,培育出了一隻非常特別,非常適合道法修行的奇特種族。

魚人族的文化嫁接在中華文化之上,形成了一種非常特殊狀態,讓馬修感覺到非常的新奇。

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魚人族的數量第一次超過了100萬人,其中大約有60萬人生活在海州城之中,形成了一個很大的城市。剩下的族人們散落在海州城周邊的小島之上,掌握著整個海州界的權柄。

魚人們利用得自馬修的知識,能夠很好的開發和利用海州界的資源,生產力水平其實不低,創造了繁榮的經濟。

海州界得益於這繁榮的發展,它的本源也在不斷地增厚。

而隨著海州界本源的增加,它演化出的靈氣也在慢慢的擴散,漸漸地覆蓋到了整個海州界。

馬修降臨到海州界之後,能夠在身周的的空間之中,感受到那淡淡的靈氣,讓他感覺到身心舒暢。

沉寂在馬修丹田內許久的雷切,在靈氣的影響之下,變得活潑了起來,它開始吸收空氣中的靈氣,按照《太乙庚金葫蘆劍經》的記載,慢慢的淬鍊著劍體。

這個過程十分緩慢,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空氣中的靈氣濃度太低了。

相對於海州界來說,靈氣能量是一種非常高等級的能量,需要海州界花費非常多的本源才能凝聚出來。

因此,空氣中的靈氣能量極低,只在一些特殊的地方,靈氣濃度稍高,形成一些罕見的靈穴,這些靈穴自然都被道法的修行者所佔據。

馬修通過海州界的世界意志,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這個世界之中,開始修鍊道法的魚人,已經有三十六個了,看來天樞這些第一代的道子們,很好的保護著道法的傳承,已經培育出了道法種子的梯隊了。

在感應之下,馬修一個閃現出現在了一個小島之上。

這個小島面積不大,但是島上植被茂盛,綠樹成蔭,透著一股難得的生氣。

馬修感受到,這個小島的之上的靈氣濃度很高,應該是一個特殊的靈穴,小島中央有一座石頭堆砌的小小道館,高度也就只有兩米多,非常符合魚人族的身材。

馬修一個閃現,出現在了道館門前的庭院之中,只見三十六個魚人正圍坐在這裡,對著清風,坐而論道,坐在當中的,正是許久不見得天樞。

這三十六個魚人全部都有修為在身,都修行了《太上安鎮九龍靈神妙經》,雖然每個人的修為參差不齊,但是每人身上,都透出一股逼人的靈氣,其中又以天樞為最。

眾人看到突然出現的馬修,並未做出太多驚訝的表情,多年修道生涯,讓在座的每位魚人,都能做到處變不驚,坦然面對。

眾人站起身來,向馬修鞠躬行禮,問候道:「恭迎掌教大人!」

「諸位免禮,許久不見,很高興看到白雲觀,道運昌盛,越來越多的人能夠修鍊有成。」

「天樞,不要受我打擾,你繼續講道吧,正好我也想聽聽你最近幾年修道的心得!」

馬修自然地融入到了人群之中,也成了以為聽眾,聽取天樞講解修行之妙。

天樞的修道境界已經達到神魂境的最圓滿之境,只等結成金丹,就能突破它原本的修行層次,進入到嶄新的生命領域之中。

到那時,天樞的實力就會趕超現在的馬修,達到正式巫師的水平之上,成為海州界原生種族中的最強者。

知道馬修對修道興趣很大,天樞儘可能的將自己的感悟闡述的足夠詳細,供馬修理解,這是他多年修行所總結的精華,讓馬修獲益匪淺。

不過,面對結丹,天樞的把握依然很小,按照功法之中的描述,這個境界的突破,可謂九死一生,是道法修行之中的一道重要的關卡,邁過去,則魚躍龍門,邁不過去,則身死道消。

以白雲觀這樣淺薄的道法傳承,很難煉製出珍貴的藥物,增加結丹的成功率,只能夠憑藉修鍊者以自己的積累硬闖這個鬼門關。

馬修在這個小道館呆了整三天時間,這中間他與天樞展開了多次討論,可以說,天樞所取得的成果,被馬修很好的吸收了。

三天轉眼就過去了,天樞早已經做好了準備,只等著這一天的到來。

整個海州界所有的修道者都齊聚一堂,見證著這一歷史的時刻,一場好戲慢慢的拉開大幕。

在與馬修見面之後,天樞再也沒有遺憾,終於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突破之中。

只見在靈氣的作用之下,天樞緩緩地騰空,海量的靈氣開始隨著天樞的調動,慢慢的向他的身體之中匯聚。

在天樞修為的加持之下,靈氣的波動愈來愈額劇烈了,馬修能夠感受到,巨大的能量被天樞熔煉進了自己的體內,這些能量在天樞地丹田之中,團成了一個巨大兒圓球。這就是金丹的雛形。 道阻且長(下)

天樞的神識引導著周圍靈氣的運轉,這個靈穴之中的靈氣濃度本身就很高,此時被天樞完美的利用了起來,在周圍人的感應之中,靈氣環繞著天樞形成了一個繭。

慢慢的,他身周靈氣的濃度越來越高,漸漸的變成了白色的濃霧,將天樞整個人籠罩了起來,以馬修的神識也無法穿透這濃重的霧氣。

天樞主修的功法,是水系經典《太上安鎮九龍靈神妙經》,這是一部直至金仙的大道妙法,從屬性來講,也非常符合魚人族的血脈。

《太上安鎮九龍靈神妙經》形成的靈力與馬修體內《太乙庚金葫蘆劍經》的劍元力有著完全不同的性質。

天樞體內的法力,經過多年的凝練,早已經是狀如鉛汞,堪稱精萃。

此時,他體內的法力正沿著《九龍靈神妙經》的路線瘋狂運轉,天樞的經脈都快被撐爆了!

在道法修行的道路之上,天樞已經走在了馬修前面,將要觸及到在座的三十多人,從未觸及到的金丹境界。

隨著天樞法力的運轉,海量的靈氣被他吞吐進自己的身體當中,海島之上原本很高的靈氣濃度,轉眼間就降至零點,形成了一個可怕的靈氣黑洞,外界的靈氣慢慢的向中間的靈氣黑洞聚攏過來,但是速度太慢了。

馬修察覺到了這一點,他臨時調動海州界寶貴的世界本源,開始定向的轉換靈氣,填補天樞吸收之後留下的空缺。

這種緊急的轉換,極其的耗費馬修的精神力,在轉換的過程中,對世界本源的消耗,也比正常的狀況要高兩倍,不過,這一切也都是值得的。

本身因為靈氣匱乏,導致法力運行不穩的天樞,在新的靈氣補充進來之後,開始慢慢的穩定下來。

環繞在他身周的靈氣光繭越發的厚重,繭裡面漸漸投射出寶藍色的光芒,這寶藍色的光芒照射在周圍人身上,讓人感覺到一股如水的安寧。才

處在光繭之中的天樞,緊守靈台的清明,讓渾身的法力,在《九龍靈神妙經》的指引下,自然地運轉著。

漸漸地,他丹田之中積累的法力越發雄渾,這股法力早已粘稠的好像固體一般,密度極高,但是,這距離誕生固態的金丹,還有一段距離。

忽然之間,天樞丹田的法力又發生了變化,一條小小的天藍色晶龍在他丹田中央誕生了,這條小龍只有芝麻大小,但是,在天樞的感應之下,卻格外的清晰,連龍身上所有的鱗甲和紋理都看的一清二楚。

藍龍誕生之後,好像具備了靈智一般,開始大口大口的吞噬天樞體內的法力,隨著吞噬的加快,藍龍的體積越來越大,它與天樞的聯繫也越來越緊密。

天樞只覺得原本寧成一團的獃滯法力,好像有了主心骨一般,更加受他的控制了,這條藍龍是他新的能量核心。

隨著時間的推移,天樞的法力被吞噬一空,整個體內空空的,只有一條拇指粗細的藍色能量龍,正順著他的經脈到處亂竄,在這個過程之中,天樞清晰地感受到,他那多年打磨、淬鍊的圓融圓滿的神魂,漸漸地被從他的靈魂空間之中拽了出來,開始與他體內的藍龍漸漸地融為一體。

他知道,他將要進入到突破結丹最為重要的一個階段,此時,他體內的法力已經完成了性質的轉變,也吸收了外界足夠的靈氣,將要開始與他的神魂相融合,直至誕生出一顆金丹。

天樞多年的修行都是為了這一刻,他的內心靜如止水,沒有被體內的變化勾起任何的波瀾,好像發生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天樞不愧是馬修精心挑選和培養出的道子,能夠在前路無人指引的情況之下,憑藉自身的努力走到今天這一步。

但是,結局並沒有向想象的那麼美滿。

天樞的神魂與法力遲遲無法完美融合,他竟然在這個階段僵住了!

包裹著天樞的光繭開始一陣一陣無序的閃爍,而其中,天樞的靈魂已經從他的靈魂空間之中遁出,在他的頭頂之上,顯示出了一個銀色的身影。

天樞的靈魂只有巴掌大,好像一塊透明的銀色水晶,但是卻沒有那分明的稜角,只讓看過的人感覺到溫暖。他的靈魂遲遲徘徊在他的天靈之上,無法與法力進行融合。

周圍人也發現了這一切,天樞的晉陞,明顯出現了問題。

不過,結丹的過程一旦開始,就只能一往無前的衝下去,絕沒有返回的餘地,即使是馬修,憑藉海州界的力量,也沒有辦法讓天樞無損的終止這一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