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旁光手裡的魚珠,已經自飛到了墨卿手裡。

「墨卿!你……」霧城城主面色通紅。

墨卿雙眸微微一眯,「我想,已經不用打開魚珠看證據,雪嫣的舉動已經證明了,旁光和王霸說的都是真的。」

「墨卿,打開看看。」智若堅持道,他自然也是極其相信自己的徒孫,可是打開看,便能更好的幫她洗脫罪名。

墨卿將靈力注入到魚珠內。

那魚珠中便出現了當時的畫面。

智若老祖一道靈力打出來,那畫面便騰空出現,大的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能瞧見的清清楚楚。

畫面中,正如旁光和王霸所言,雪嫣先是打暈了王霸,然後偽裝自己受傷,玄鳳扶了她一把,她趁機捅了一刀,杜齊燕幫凶,玄鳳為了保命自爆靈力。

忽的,杜齊燕雙膝跪地,「掌門息怒,弟子愚昧,受了雪嫣的蠱惑。」

「你!」雪嫣不可思議的瞧著自己認識了十幾年的死黨。

怪醫聖手葉皓軒 「你還有什麼可說的?」墨卿瞧著雪嫣冷聲問道。

「弟子……弟子沒什麼可說的。」雪嫣一時慌了。

「你為何要如此傷我鳳兒?」墨卿壓著心頭的怒火,質問道。

雪嫣根本不敢說話了,她害怕自己一說話就死無葬身之地。

「今日我便替崑崙,替我鳳兒清理門戶!」墨卿也不含糊,一掌靈力再起。

「誰敢傷我女兒雪嫣?我跟他拚命!」霧城城主起身護在雪嫣身前。

「我管你是誰?我鳳兒的命,得償!」墨卿起身來,頃刻間天雲變色。

「師侄,別衝動。」智藏忽的說道,「鳳兒沒死。」

墨卿靈力以及身形明顯一頓,「師伯如何得知?」

「你去了秘境,可有找到她?」智藏理智問道。

「未曾。」墨卿頓了頓,道。

「那不就是了?她若有個什麼,秘境中怎麼能找不到?唯一的情況就是,她還活著,可能有什麼奇遇也說不定。」智藏摸了摸自己的鬍鬚道。

墨卿的眼眸中,終於再次有了神采和溫度。

「不愧是師兄,與我想法一致。」智若也說話了,「墨卿,你帶人去找鳳兒。」

「師弟去找師侄,那崑崙怎麼辦?」沈旭出聲道。

「天元峰願意代勞。」

「智創,有你天元峰什麼事?我說話了嗎?」

「都給老子閉嘴!老子還沒死呢!」老祖智若呵斥道。

「你們啊!」智藏看了一眼其餘六峰的主人,「都學學我,淡泊名利。」

「滾!」

「滾!」

智藏的兩位同輩師兄弟,立即回嗆。

「我智禪跟你不一樣。」智禪說完起身,「以後沒什麼好事,別叫老子來,還有像這種心術不正的弟子直接點處罰。有什麼消息直接找弟子通知我就是。」他說完御劍飛走。

「也別叫我了,我剛才要破瓶頸的人,硬是被你們打斷了,又不給我做掌門補償,哼……師兄,等等智創啊。」智創御劍追著智禪飛走了。

其餘四峰與墨卿同輩的,瞧見智若說了那話,便不再多言了。

智若吩咐道,「師兄,鳳兒受了傷,你陪著墨卿一起去找鳳兒吧?」

「好。」智藏答應道。

智若點頭,又道,「舒光,你去找個靈獸熟悉鳳兒的味道,再派一些弟子一同去找。」

「不用那麼麻煩,讓麒麟老祖宗和師伯陪我去即刻。」墨卿直言道。

「也好,老祖宗願意去最好不過。」智若同意。

「弟子願意相隨,請師祖成全。」王霸跪地請求。

「好。」智若看著王霸,眼裡滿是欣慰,「你去吧。」

智若又看了看雪嫣道,「雪嫣,身為崑崙弟子你做出欺師滅祖殘害同門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此刻我徒孫鳳兒生死未卜,她一日未歸,你一日不可離開崑崙,如何處罰,等她回來再定奪!即日起,關押後山『悔過崖』面壁思過,不得踏出悔過崖半步!」

智若最後看向了霧城城主,威嚴道,「有什麼話,等我徒孫回來再說,其餘的一概免談!若你想要強行做什麼,我崑崙決不讓步。」

「好,那就等她回來再說!」霧城城主道。

話音一落,墨卿這才帶著人離去崑崙。

玄鳳從昏迷中醒過來的時候,只覺得渾身千斤重。她睜眸,坐起身來。

眼前一方山林,一石頭巨人,還有一個穿著黑衣的男子。

玄鳳問他,「喂!你是誰?」

「第一蛟。」第一蛟起身來,「既然醒了,我們就快些走吧,本王還有事呢。」

玄鳳也站起身來,「這裡是哪裡啊?怎麼不是崑崙秘境?你要帶我去哪裡?」

「這裡離崑崙十萬八千里,當然不是崑崙。」第一蛟將自己的法寶一葉舟拿出來,催動妖力,那舟便懸空放大,「我要去辦點事,你走不走?」

玄鳳不想跟他走,她要回崑崙,可催動靈力她赫然發現自己靈力沒了,「我靈力呢?」

「暫時沒了。」第一蛟說著,上了舟。

玄鳳跟著他上了那舟,石頭巨人也跟上來。玄鳳道,「我靈力怎麼沒了?我沒靈力怎麼回崑崙啊?我要回崑崙!」

「那你回去啊。」第一蛟說完,舟便飛了起來。

「你把我拐出來的啊!」玄鳳皺眉道,她雖然天天夢想著要被拐出來玩兒,可卻沒有想過要這樣被拐走,因為她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去,她如果不能回去,就見不到師父了。

第一蛟回首,挑眉問道,「拐?」他淡笑,「既然你這樣想,行,我就是要拐你怎麼了?」

「不行不行,我要回崑崙,我要師父。」玄鳳說道。 說的好有道理,如果靈修是邪魔歪道,那昆崙山一定會將其剷除的。

「你剛才去欲仙樓,就是去靈修了嗎?」玄鳳問道。

第一蛟一愣,連忙說道,「我什麼時候這麼說了?」

玄鳳想了想他剛才說過的話,「那你去欲仙樓幹嘛?你不是說欲仙樓都是靈修的人互相熟悉的地方嗎?那你去欲仙樓不是靈修,那是做什麼去了?」

「我去那邊打聽點事情,那裡來自各地的修士很多。」第一蛟說著,又不正經的笑了起來,「你問這麼多……難道是不想要我去欲仙樓?你吃醋了么?」

第一蛟的表情變化多端,總是一副想法豐富的模樣兒,並且經常說一些奇怪的話。

玄鳳愣愣的問道,「吃醋是什麼?」

差點兒忘了她什麼也不懂,第一蛟壞笑,「吃醋就是你喜歡我,又不喜歡我跟別人在一起,如果我跟別人在一起你就不開心。」

玄鳳看著他幾個呼吸的功夫,淡定的問道,「自作多情大概就是你這樣吧?」

「……」第一蛟本來想開個玩笑轉移話題,可是為什麼他自己好氣啊,我不要面子的嗎?

她該懂的不懂,不該懂的全懂,尤其是懟人!

他都不知道是她傻乎乎還是自己傻乎乎了,這個臭丫頭怎麼總能讓他不淡定?還有她那永遠沒什麼情緒的表情為什麼看著就想蹂躪?

「什麼自作多情,本王這麼完美的男人,你若是能喜歡本王,那是你的榮幸。」第一蛟傲嬌的說道。

玄鳳瞧著他想到的是,自作多情、厚顏無恥,「這麼好的事情你自己去喜歡吧,我不想。」

「……」第一蛟連被拒絕兩次,感覺大大的挫敗,「你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跟著我嗎?」

「不知道。」玄鳳搖頭。

「你……」第一蛟指著她半晌說不出話來。

玄鳳也就這樣看著他,等他說下一句話。可卻等來的是他的大掌捏住她的臉頰,她大叫,「你放開我的臉。」

第一蛟繼續捏捏捏,瞧著她一臉憤怒又委屈卻無可奈何的樣子,莫名爽快。

玄鳳快抓狂了,這個傢伙沒事就捏她的臉以此為樂,真是太可惡了。他捏的力度不大,卻讓她沒辦法掙脫。

玄鳳氣的七竅生煙,「你煩不煩?」

「不煩,好玩的很。」

「你放不放手?」

「不放!這次說什麼也不放,我要捏個夠……啊呀呀呀……」第一蛟話還沒說完,玄鳳兩隻小手就伸過來也捏住了他的臉,「卧槽,你輕點……」

「我讓你捏!」玄鳳兩隻手使勁捏,捏的他的臉由白變紅。

第一蛟眯了眯迷人的丹鳳眼,一道妖力輕輕束縛住玄鳳,玄鳳的手便被綁在了身後。

「你賴皮,你捏我的臉都可以,幹嘛不讓我捏你的臉?」玄鳳氣的快要爆炸了,她決定自己一旦恢復法力,第一件事就是暴打眼前這個人一頓,管他是不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第一蛟將玄鳳拎著放到自己腿上,「誰叫你不聽話的。」

玄鳳被迫靠在他懷裡,她大驚,可憐兮兮的弱弱的說道,「你放了我吧。」

她這會兒又像一隻溫順的小狗,第一蛟心裡笑翻了,他抱著她,再次捏住她的臉,說道,「那你認個錯,說點好聽的。」

過分了啊!

還認錯!

此生她只給師父認錯,再說了她沒錯啊?明明是這個人老是捏她的臉。

是可忍,孰不可忍!

玄鳳咬牙,暴怒道,「滾!」

第一蛟撇過臉兩個呼吸的功夫,戳了戳自己的耳朵,又回看她道,「小不點,現在你在我身上啊,你這樣凶,也不怕我吃了你?」

玄鳳根本就沒聽他說話了,此時此刻她只覺得自己和他身體觸碰到的地方都跟火燒似的,那是著急到極點的憤怒!哪怕是隔著衣服,也無法斬斷她憤怒的小火爐。

玄鳳丹田處的靈力忽然有了涌動,她催動靈力,那靈力便如噴泉一樣膨脹了起來。

第一蛟感受到了她的醇厚的靈力,雖然說也不是什麼頂天的大能,可她這樣小的年紀,就擁有比同齡的高出數倍的修為,已經是很了不得了,將來能力也必定無可限量。

「小不點,你別動靈力,會受傷……好好好,我不碰你。」第一蛟催動妖力,用他放入她體內給她治傷的龍骨針,壓制她的靈力,可她的靈力卻像是火山爆發一樣一發不可收拾,「怎麼會這樣?」

那靈力太過可怕,是與她修為不對等的強大靈力,純度也是令人極其羨慕的,第一蛟再次吃驚,「純靈之體?」

第一蛟已經控制不了玄鳳了,他只能支起結界來。

『轟!』

玄鳳的靈力爆炸,將她身體里的龍骨針全都逼出來了,而她自己則是暈了過去。

遠在千里之外的墨卿,感受到了玄鳳的氣息,當初作為師父給她灌靈,在她身體中種下的道基,與他身體里的靈力產生了共鳴。

「鳳兒。」墨卿低聲念了一聲。

「我也聞到了,她真的還活著。」麒麟聖獸化身的少年,也忽然說道,「怪不得一直找不到她,原來是隱藏了氣息。」

「她身邊一定有高人在。」智藏沉吟說道。

墨卿御劍,朝著那方向狂奔而去。

玄鳳的動靜終於歸於平靜,當她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換了個住處。

玄鳳睜眼的時候,瞧見第一蛟難得安靜的坐在一旁打坐修鍊,石頭巨人亦擬人一般盤膝。

玄鳳坐起身來,「這又是哪?」

「另一家客棧。」第一蛟睜眸,起身來,「你把我嚇死了,你怎麼忽然靈力爆炸了呢?」

「靈力太多了,不小心就會爆炸。」玄鳳揉了揉自己的頭髮。

第一蛟恍然,原來是靈力太多,也不知道這個小不點是怎麼長大的,還好他一直以來將她的靈力法術封存,雖然是為了給她治傷,可倘若被其他妖獸等等知道,必定又是一番爭奪。

她的血,能消除其他人的法術幾個時辰。

她的純靈之體,是萬中無一的修鍊之體。也是最好的爐鼎,就是那種沒有任何排斥,能融合且能發揮靈修最大效用的身體。

她的靈力如此精純。

第一蛟想到這些,莫名擔心,「沒事沒事,以後你就跟在我身邊好了。」 他的聲音,玄鳳自然是熟悉的,她笑了起來,「老祖宗!」

「誒!對了!」麒麟聖獸幻化的俊朗少年笑了起來。

玄鳳看著麒麟聖獸帥氣的模樣,卻是皺眉頭問道,「你怎麼是這個樣子啊?都沒有以前威武了!」

麒麟聖獸訝然問道,「你覺得我以前的樣子好看?」

「對啊,以前的樣子多威武。」玄鳳覺得那樣青面獠牙的麒麟聖獸老祖宗帥氣的不要不要的。

「有眼光。」麒麟聖獸得意的誇獎了她一句,「不愧是我奶大的小不點。」他笑了笑又問道,「可你不覺得老祖宗現在這個樣子也很帥嗎?」

「嗯?」玄鳳杵著腦袋看了看,道,「是挺帥的,可我就是覺得以前更好看嘛。」

「哈哈哈。」麒麟聖獸大笑。

「喂喂喂,小兔崽子,跟你說話,你沒看見我么?」智藏見一老一小兩人沒完沒了的,問道。

「師伯祖好!」玄鳳這才對著他施禮。

雖然她如今已經長大了不少,可嬌小玲瓏的樣子還是可愛的緊。

智藏摸了摸她的腦袋,「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