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既然被你看出來了呢,那我也就不用繼續裝了!沒錯,我這張臉就是畫出來的,之前爲了救你跟張昊天,我幾乎魂飛魄散,要不是他把我帶回去,我哪兒就還有今天!

但是當時我傷的實在是太嚴重了,他只能用一隻小妖來給我治療了魂根,我這纔有機會繼續留在人間的。

我這張臉是畫的,沒辦法啊,當時我整張臉都毀了,要是不靠着畫臉,你給我一張臉啊!”

夏小沫挑釁似的說着,還邁步朝着周瑩瑩的方向逼近了一大步。

周瑩瑩心裏咯噔了一聲,“那你還回來做什麼?”既然她都有了那麼大的本事了,爲什麼還要回來?

“報恩啊!我答應了他,一定要幫他搞定張昊天,現在,我已經成功了,他現在已經很聽我的話了!”夏小沫更加得意的大笑。

“你說的那個要報答的人是誰?是李不忘嗎?”周瑩瑩試探性的問着,記得當時現場除去自己和張昊天,貌似就只有李不忘那個傢伙了。

不過,周瑩瑩是真的不希望是那個傢伙,哪怕是其他的人也可以啊! 本以爲夏小沫會說出肯定的答案,但是當週瑩瑩一臉期待的看着她的時候,她居然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他的名字不是你能知道的,你沒那個資格!不過呢,我還是再奉勸你一句,不要自己給自己找麻煩,你的一舉一動,我可是掌握的清清楚楚的!”

夏小沫說着,還慢慢的把手伸到了周瑩瑩面前,輕輕的攥緊,那意思就像是在告訴周瑩瑩,要是再繼續多管閒事的話,就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她了!

這話說完,不等周瑩瑩再說什麼呢,夏小沫已經重重的摔上了門了。

周瑩瑩心裏哆嗦到不行,她說她對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清清楚楚,難不成他們也收買了趙建波不成?

但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太對,趙建波那是誰啊,死後的執念那麼重,沒靠山都這麼對待自己了,要是背後再有個強勁的靠山,還不知道要回來跟自己怎麼得瑟呢!

所以,她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是不是在告訴自己,有誰在暗處盯着自己看呢?

想到這個,周瑩瑩不禁想到了自己之前看到的衣服角,還有那種被人在暗處盯着看的感覺,再聯想到夏小沫的衣服,周瑩瑩開始懷疑,是不是夏小沫在偷偷的盯着自己看。

或者,就算是不是她,肯定也是一隻女鬼,還是被李不忘操控的女鬼!

看着面前的大門,周瑩瑩忽然不知道應該怎麼做好了,自己是再敲門呢,還是就這麼直接回家呢?

如果真的再敲門,來開門的會不會還是夏小沫?如果還是她的話,自己說什麼也都是白費的,如果開門的是張昊天,那自己跟他說話,他會聽嗎?會相信自己嗎?

周瑩瑩擡了擡右手,最後還是慢慢的收了回來。

算了,這會兒自己說什麼張昊天也不會相信了,他現在就是被夏小沫這隻女鬼給迷惑了,自己要是想讓張昊天聽自己的話,就必須想辦法收拾了夏小沫,或者,是消除了夏小沫對張昊天的控制。

只是,張昊天身上掛着護身符,血液裏還帶着那道符,夏小沫到底是如何成功的,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啊!

周瑩瑩一邊想着這些,一邊轉身離開,但是沒走出去幾步,還是回頭朝着張昊天家門口的方向看了兩眼,默默的嘆着氣。

此時夏小沫已經回到了張昊天身邊了,只是,剛纔還趾高氣昂的,這會兒耷拉着腦袋,像是喪家之犬一樣。

張昊天看到可憐巴巴的夏小沫,趕緊從牀上坐起來,伸手撫摸着夏小沫那張冰冷的臉,絲毫不覺得冰手。

“你怎麼了?誰欺負你了?”張昊天着急的問着,看着這個架勢,要是那個欺負夏小沫的人現在就在跟前,張昊天肯定能跟對方拼命。

“其實,其實,其實也沒什麼,我已經不是人了,所以,我不應該跟你在一起,這都是我的錯!”夏小沫說着,還裝出一副隨時可能哭的樣子。

張昊天更加着急了,“又是誰這麼說了?還有,剛纔敲門的人是誰?”想着剛纔去開門之前夏小沫還好好的,不過是開門看了一眼,回來就變成現在這樣了,所以,不用想就能知道了,肯定是剛纔敲門的那個人說了什麼!

“沒什麼,這都是我不好,你朋友說的都對。”夏小沫繼續可憐巴巴的說,就是不肯說出那個人到底是誰。

張昊天更加着急了,心說自己的朋友?現在這個時候能來找自己的還能是誰?六叔嗎?不可能的,六叔不是那樣沒事兒找事兒的人,再說了,六叔現在應該在墳地裏轉悠呢,根本就不可能來自己家裏敲門。

吳明光嗎?這貌似也不太可能,他這幾天忙着家裏的生意,根本就沒時間來找自己,再說了,就算真的是他來了,他根本就看不到夏小沫,怎麼可能說什麼話?

想來想去,張昊天發現,唯一剩下的可能性,只有周瑩瑩了!

“剛纔是周瑩瑩來了嗎?”張昊天這次不猜了,也不問了,直接開始說名字了。

夏小沫沒有眼淚的抽泣了兩聲,“這事兒不怪周瑩瑩,都是我不好,要是我還活着,我或許還能有機會和你在一起,可現在,我根本就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了啊!”

張昊天狠狠地捶了幾下被子,“這個多事兒的周瑩瑩,有時間管管自己的事兒不好嗎?爲什麼非要來這裏多嘴多舌的!”

看着傷心的夏小沫,張昊天又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別聽她胡說八道,再說了,這事兒我不是和你說過了嗎,這是咱們之間的事兒,和任何人都沒關係!不管他們怎麼說,也不管他們做什麼,我就是想跟你在一起,誰也不能改變!”

“真的?”

“比珍珠還真!”張昊天笑呵呵的說着,伸手攬過了夏小沫的肩膀。

夏小沫心裏幾乎要樂開了花兒了,只是這開心並不是因爲張昊天真的要和自己在一起,而是因爲張昊天越是這麼說,他也就會越中自己的術,也就會越來越聽自己的話,估計用不了幾天,自己讓他往東,他絕對不會往西。

此時周瑩瑩已經離開了張昊天家的範圍,只是她沒有直接回家,而是漫無目的的四處走着,腦袋裏想的也全是現在自己要怎麼做才能救張昊天。

本來周瑩瑩還在生張昊天的氣的,但是現在想着這一切都是夏小沫的“傑作”,周瑩瑩就直接原諒了張昊天了,反正這事兒也不是他情願的,他現在不過是被夏小沫給迷惑了,所以這一切也都不作數了。

想着要解決這件事兒就必須要找到關鍵點,但是這關鍵點,根本就不是一下兩下就能找到的,越想,周瑩瑩這心裏就越糾結,也跟着越來越着急。

張昊天那是誰啊,那可是老張家唯一的後人啊,要是夏小沫真的把他控制的死死地,回頭命令他自己躺在祭壇上,再自願的貢獻了自己的鮮血,那不就相當於讓李不忘那個傢伙爲所欲爲了嗎?

到那個時候,不只是張昊天要丟掉他們家祖輩守護着的東西,還會讓這個世界亂的一塌糊塗!

道理自己都懂,但是這真的操作起來還真的是相當的有難度!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 張昊天現在基本上算是在夏小沫的手裏,自己總也不能直接衝進他家,把他給……

想到這個,周瑩瑩忽然眼前一亮!

對啊!自己現在暫時找不到對付夏小沫的辦法,那就想辦法把張昊天從她手上弄出來啊!

只要是他不在夏小沫的手上,那就算是夏小沫有天大的本事,也沒有用武之地啊!

越想,周瑩瑩越覺得這個辦法可行,只是,自己要怎麼才能把張昊天搶出來呢?

還有,就算是自己真的把張昊天弄出來了,那要把他藏在哪兒呢?

那個夏小沫可是鬼啊,並且還是一隻身上沾染了妖氣的鬼,那本事自然也不是其他鬼能比擬的,所以如果自己把張昊天藏在自己家裏,或者是外面的酒店旅館,這對夏小沫來說,簡直就相當於三根手指拿田螺,十拿九穩!

所以,這事兒必須要好好計劃一下才行,必須要找到能藏張昊天的地方,之後纔可以行動!

想到這些,周瑩瑩忽然覺得自己心裏稍稍舒坦一些了,深呼吸之後,周瑩瑩這才發現,自己居然走到了一個自己從來沒到過的地方!

這周圍雖然都是高樓大廈,但是看的出來,這地方剛竣工沒多久,所以這些房子都不說空蕩蕩的了,就連裝修都還沒有,就更別提人影兒了!

周瑩瑩不明白了,自己明明就是一路往前,連轉彎幾乎都沒有過,爲什麼會走到這裏來?還有,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爲什麼之前自己從來就沒聽說過這地方?

難不成,是城市建設速度過快,自己又不怎麼關心這些新聞?

周瑩瑩輕輕的搖晃了兩下腦袋,想着這事兒和自己沒關係,這是城市建設的事兒,自己的當務之急還是趕緊回家,感覺想辦法,畢竟留給張昊天的時間也不是很多了,要是再不趕緊想辦法把他弄出來,一切的後果,真的不是自己想看到的!

順手摸出手機,周瑩瑩想用手機定位一下自己所在的位置,要是離着自己家不是很遠呢,自己就按照導航走路回家,要是太遠呢,乾脆,直接叫個車好了。

然而,周瑩瑩想的還是太好了,手機軟件是打開了,但是根本就沒辦法定位她所在的位置,並且這會兒,手機上居然顯示沒有信號!

這可就不正常了。

按說這都什麼年代了,手機信號早就全面覆蓋了,爲什麼這個地方就沒有信號呢?

周瑩瑩想來想去,覺得肯定是這地方的信號比較微弱,所以定位的不是很好,要是自己稍稍移動一下,估計也就可以定位了。

可當周瑩瑩在這附近轉悠了好幾圈之後,仍舊還是沒有手機信號,甚至周瑩瑩發現,這地方就跟迷宮一樣,走的進來,但是想要走出去,還真有些難啊!

就在周瑩瑩走的焦頭爛額的時候,不遠處傳來了一聲咳嗽的聲音,“咳咳”,這讓周瑩瑩心裏瞬間出現了希望。

“有人嗎?”周瑩瑩看着四周,想知道剛纔那咳嗽的聲音是從哪兒傳出來的。

按說,這判斷方向本來是一件相當簡單的事兒,但是因爲周圍的樓房實在是太多了,周瑩瑩一時之間竟然沒辦法判斷剛纔聲音的方向了!

本以爲對方會很快回答自己的話,可沒想到的是,從那咳嗽的聲音之後,周瑩瑩再也沒聽到任何聲音,別說是回答自己的話了,就連腳步聲,或者是另外的咳嗽聲都沒有了!

這讓周瑩瑩心裏開始糾結了。

蒼天啊,剛纔不會是自己幻聽了吧!正常情況下,一個人在非常安靜的環境下,還真的很容易產生幻聽啊!莫非是自己想的太多了,也出現這樣的情況了嗎?

想來想去,周瑩瑩決定自己再轉悠兩圈,也好趕緊找到離開這裏的路線,正所謂求人不如求自己,現在這種情況,自己一味的把希望寄託在別人身上貌似真的沒什麼太大的用處!

就這樣,周瑩瑩開始小心的在四周探看着,想找到一個可以離開這裏的方向。

這一次,周瑩瑩發現了一條看上去還算是不錯的小路,至少乾淨整潔,也是自己之前沒走過的一條路。

右眼見鬼 抱着試試看的態度,周瑩瑩開始沿着那條路往前走,想着自己沒準兒真的能走出去也說不定呢!

可這剛走出去沒多遠,周瑩瑩就發現一棟看上去十分華麗的別墅!

這地方和剛纔那邊的房子顯然不是一個檔次的,這邊明顯豪華了許多。

本以爲這地方也會和剛纔那邊的房子一樣,連個人影都沒有呢,可當周瑩瑩仔細朝着裏面看的時候,發現那院子裏竟然有着很多穿着禮物的人!

周瑩瑩擦了擦眼睛,心說,難不成,是有什麼有錢人在這裏搞聚會嗎?不然爲什麼這些人大白天的還穿着那種只有在電視上才能看到的禮服?

越看,周瑩瑩心裏越是覺得好奇,甚至有想法過去湊個熱鬧,雖然這個想法十萬分的不切實際,但是想一下總是不犯法的。

就在周瑩瑩好奇的探看着的時候,身後突然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這一下把周瑩瑩嚇的,幾乎原地蹦起三丈高了。

小心臟簡直就像是開足了馬力的法拉利,差點兒從嗓子眼兒裏飛出去。

當週瑩瑩轉頭看向自己身後的時候,發現居然是個年輕帥哥,這才把已經到了嘴邊上的那些抱怨的話嚥了下去。

“你也是來參加聚會的嗎?”那帥哥微笑着說着,那笑容,簡直就像是春風一樣的拂過了周瑩瑩的心。

周瑩瑩整個人都呆滯了,就這麼瞪大了雙眼,傻愣愣的看着這位帥哥,心裏哪兒就還有什麼想法了,眼睛裏都要冒出小心心了!

帥哥看着周瑩瑩那副花癡的樣子,趕緊輕輕的咳嗽了兩聲,“咳咳!”

周瑩瑩被咳嗽聲拽回了神,這才意識到自己的不合適,臉上也立刻有些發燙了。

帥哥顯然沒有要爲難周瑩瑩的意思,仍舊是微笑着問,“你也是來參加聚會的嗎?”

周瑩瑩沒明白帥哥的話,於是眨巴了兩下眼睛,猶豫着自己是否要問問什麼情況,可這些問題還沒等真的說出口呢,帥哥就已經伸出右手,準備帶着周瑩瑩一起進去那棟別墅了! 眼看着帥哥帶着自己越來越靠近那棟別墅,周瑩瑩心裏開始犯嘀咕。

自己剛纔腦袋被門擠了嗎?爲什麼要跟一個陌生人來這種地方?再說了,那些人一看就都是上流社會的精英,自己算是什麼?真的混在這些人當中,自己豈不是有些突兀?

與其讓別人來笑話自己,還不如趕緊離開,省的丟人現眼!

周瑩瑩是這麼想的,但是那位帥哥顯然沒有要鬆開她的意思,甚至還在言語當中讓周瑩瑩放心,只要跟着自己走就不會有事兒的!

按說,這種時候周瑩瑩是不會聽一個陌生人的話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這一次周瑩瑩居然真的聽了!

就這樣,周瑩瑩跟着那位帥哥一起,穿過了修剪的相當精緻的草坪,到了那邊的寬敞的平臺,隨着音樂,穿梭在那些穿着高檔的人中間。

只是走了一會兒之後,周瑩瑩心裏開始覺得奇怪。

這位帥哥到底是誰?爲什麼走了好半天,也不見他和任何人打招呼?

按說能來這種地方,參加這種活動的人,肯定是受到邀請的,來這裏的目的肯定也不會僅僅只是溜達溜達的,說不準還要有什麼生意上的往來。

周瑩瑩瞬間腦補出了各種電視劇裏的情節,就算這個傢伙不爲了生意,好歹也跟人打個招呼啊,這拽着自己來回溜達又算是怎麼一回事兒啊!

就在周瑩瑩一頭霧水的時候,不遠處打着領結的服務生端了一些酒水走到了周瑩瑩跟前,那意思就是在問周瑩瑩是否要喝點兒什麼。

本來這折騰了一個早上,又走了這麼長時間的路,周瑩瑩早就想喝點兒什麼潤潤嗓子了,看着托盤上花花綠綠的飲料,周瑩瑩決定選一杯橙汁,可這手剛一伸出去,還沒等碰到杯子呢,周瑩瑩的手就又被那個帥哥拽了過去。

“別動!那些都不是給你喝的!”帥哥小聲的呵斥着周瑩瑩。

周瑩瑩一愣,“什麼意思?”這都把自己帶到這裏來了,喝一杯飲料又能怎麼樣?這怎麼就能小氣成這樣呢?

“你真的沒看出來嗎?”帥哥疑惑的問着。

周瑩瑩更不理解了,“看出來什麼?”這傢伙神經病啊,要自己看出來什麼?是看出來自己和那些人的差距嗎?要是真的因爲這樣就不給自己喝飲料,那自己還在這裏有什麼意思呢?

想着這些,周瑩瑩轉身要走,可卻又被那個帥哥拽住了。

“你這樣是走不出去的,跟着我,等我完事兒了,我帶你離開這裏!”帥哥壞笑着在周瑩瑩耳邊說着。

周瑩瑩心裏又是一顫,“什麼?”這傢伙要幹什麼?他不會是來這裏做壞事兒的吧!要真的是這樣,那自己可要離着他遠一些,自己可不想沒事兒找事兒!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那帥哥從衣服口袋裏摸出一個塑料的眼藥水瓶子,朝着手指上滴了兩下,隨後直接塗抹在了周瑩瑩的眉心位置。

周瑩瑩想要躲閃,這傢伙好好的給自己塗抹這些東西做什麼?還有,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剛一塗抹的時候,周瑩瑩覺得眉心像是有一陣風吹過一樣,冰涼異常,但是很快的,周瑩瑩就意識到發生了什麼,這傢伙給自己塗抹的可不是一般的東西啊!

依稀記得爺爺以前說過,有一些比較厲害的人家自己會調配一些東西,這種東西要是塗抹在額頭或者眉心,整個人都會清醒不少,那些“髒東西”就不可能在這些人身上做文章,至少障眼法之類的是不行了。

想到這個,周瑩瑩心裏又一哆嗦,心說這帥哥不會就是這種人家的孩子吧!

這種事兒,貌似自己也只是聽說過,但是還真的沒見過,爺爺也說過,那些厲害的人家現在一般都隱藏起來了,畢竟年代不一樣了,他們也不可能完全指着這個吃飯,再說了,現在相信鬼神的人都少了,弄不好還會被人說成是神棍,那就不好了。

想着這些,周瑩瑩心裏對那個帥哥瞬間升出了敬佩的感覺。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不經意的一回頭,這可把周瑩瑩嚇壞了!

原本豪華的別墅這會兒已經消失不見了,周圍全都是墓碑,看着要多瘮人就有多瘮人。

還有,之前穿着華麗的那些人也全都變成了什麼老鼠,蛇,甚至還有一些面色慘白的鬼,這哪兒就還是什麼高端聚會啊,這絕對就是墳頭聚鬼!

周瑩瑩因爲沒有心裏準備,所以被這突如其來的畫面嚇了一哆嗦,站在旁邊的帥哥倒是淡定多了,衝着周瑩瑩冷哼了一聲,“膽子真小!”

“你!”周瑩瑩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因爲面前的帥哥貌似也變化了模樣了!

只是他並沒有變成什麼恐怖的樣子,只是變成了穿着一身休閒裝的他。

“這是怎麼回事兒?”周瑩瑩擰着眉頭指着那帥哥,心說這傢伙難道也不是人嗎?要真是這樣的話,那自己可要趕緊離開,省的再出什麼事兒!

“什麼怎麼回事兒,小把戲罷了!等我先收拾了這些傢伙,回頭再跟你說!”話音剛落,那帥哥直接朝着那些傢伙就衝了過去!

然而,他貌似並沒有真的要傷害那些老鼠之類的東西的意思,反倒是奔着其中一隻鬼衝了過去!

周瑩瑩看了兩眼,知道那帥哥的目的了,也趕緊衝了上去幫忙,這有了周瑩瑩的幫忙,帥哥很快抓住了那隻鬼,還直接給她裝進了一個小的瓶子裏面。

原本週圍還載歌載舞的那些傢伙,因爲帥哥的舉動,被嚇的全都四散逃跑,一眨眼的工夫,周圍就變得空蕩蕩的,只剩下那幾個破敗的墓碑了。

“行了,今天的任務完成了!”帥哥似乎很開心,還把那個瓶子朝着周瑩瑩的方向晃動了兩下。

“那到底是誰?”周瑩瑩可沒心思跟他說別的,這會兒只想知道這傢伙到底是誰,爲什麼好好的會出現在這樣的一個小城市,來這裏的目的是什麼?

“算下來,我還是你救命恩人呢,你就打算這麼跟我說話嗎?”

周瑩瑩覺得這人腦袋有問題,要不是他非要帶自己來這裏,自己至於這麼危險嗎?居然還好意思說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懶得搭理這傢伙,周瑩瑩轉身要走,可還沒等真的走遠呢,那人倒是死皮賴臉的又追了上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