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日子也很簡單。

(一,發作)

但是不知不覺,2008.9.8號了,徐玉找工作快半月了,她也有點疲乏了。

當徐玉再拖著有些疲倦的身體回家時,一到家便躺在副卧*床*上,有些深呼吸的哀嘆。

忽然等意識到啥時,發現徐夢站在副卧門那杵著。

徐玉不知不覺都有點犯困了,揉了下眼,「幹嘛啊!,是感覺莫名的一雙眼看著似的,怎麼了,有事,找我有事?」

徐夢很少這樣子的。

徐玉下意識想到,「要錢還是?我沒錢啊,是先聲明,你也知道,我工作都沒著落,之前給爸『朋友』一筆,雖然也沒多少了,因為這爸還記懷我,唉,想來真氣!不說了……反正我也沒辦法,目前沒錢,除了錢,別的好說!」

這番話下來,徐夢的眼神沒啥期待了。

倒是徐玉吞*吞*唾沫,「真的是錢」嘆口氣道「錢難賺,我都也有想隨便工作一個,可又不甘心,出來又難,要是不想回家再看臉色,我還真想隨便工作個算了的,就是,辭職,難,丟工資(押金)又不甘心,唉,可能沒幾天,實在沒法,也還是將就個*做*著*唄了!」

徐夢沒有搭茬。

只是習慣性關上門,拉上了門閂,不想有人竊聽,甚至忽然的腦袋,會讓人有心理陰影的。

看著徐夢頹廢的樣子,那好像沒有骨頭的靠在床笠上。

確切說應該是枕頭的,副卧不是主卧,沒有專門靠的床笠,只是立起枕頭靠著的。

徐玉翻了下身子,一手肘撐著腦袋,道「怎麼了你,你好像沒啥要用錢的吧!?」

徐夢看著徐玉的樣子,瞟眼,也沒說話,只是默默的眼神看著很是暗淡無色。

「家裡吃喝怎麼的,雖然隨意了,有時沒吃的,但是大家也這樣過來了,我之前沒工作都是這樣,習慣了都,你可能得段時間適應下!至於別的,唉,說啥也不必在意,你不會有些話放心裡了,反正習慣習慣也就沒事的,也不少快多塊肉的!」

意思隨他們說去的。

徐玉隨意笑著。

徐夢依舊沒有說話。

只是停頓幾分鐘吼,徐夢道「你」

徐夢俯身對著徐玉耳語道「你之前不是說還存錢上學的,你……可不可以……」

「不是,我也覺得是……不是不是」徐玉坐*起*身*道「是這樣的,我覺得這話要說清楚,我之前是有,我也覺得有的,但實際在卡里,沒咋去看的,不知不覺刷卡買這那家用的,錢也用得沒啥,我自己也納悶的,那次還因這,下雨還說著,繼續沒聽的,別提了,之後你也看見了,總說我,你說我委屈不?!」

徐玉隨意著好像有些抱怨的樣子,以及滿腹委屈,但是徐夢卻是那樣怔怔看著自己。

忽然好像痙攣的忽然地在*床*上*身體*抽*搐*起來,幾分鐘后,又去上廁所,沒會繼續*抽*搐,然後好像冷汗樣的冒。

徐玉也驚呆了,「你搞什麼,吃錯了東西,還是吃錯了葯!」

徐夢忽然把徐玉一把拉過來,眼睛看著好可怕。

那種眼神是,新榮從*傳*銷*處給徐添明帶回來后,有看的這眼神,但是眼前徐夢的眼神更可怕,弄得徐玉最後副卧都不敢呆了。

徐玉趕緊出來副卧,到了主卧后,「砰」的一聲,徐夢關上門。

徐玉納悶著跟趙曉慧說話「她怎麼了,不會把葯連吃,家裡好像就之前打*胎*或者*補*胎的葯吧,沒啥吧……」

徐玉隨即翻了下柜子,「莫不是瞎買葯,趁我們不注意的亂吃,然後得了什麼病,腦子問題,還是後遺症了?」

「那哪有錢啊?」趙曉慧道「又上學,沒錢,現在更沒,你爸又沒給,哪裡的錢!」

「是這樣說沒錯,不過」徐玉想到那之前看到徐夢的手機,不就是的,說不好,會否有她自己不知道錢私自亂用呢!

只是這些話不好告於趙曉慧聽。

徐玉只道「也許什麼葯過期了,吃壞肚子吧!」

其實心裡知道,那不像吃壞肚子的樣子。

「其實,要我說,就是腦子讀書傻了,然後沒男人要,她……」

徐玉趕緊把趙曉慧的嘴巴堵住。

趙曉慧有點煩躁,后被徐玉叮囑著小聲,以及注意說話的意思,趙曉慧緩緩說著,「那,我聽說,搞啥道士怎麼的,反正沒準已經……說不好,還是那些壞人,那男人搞的gui,八成腦子……」

趙曉慧的觀念里,還是好人壞人的,這是徐玉後來才明白的,那時的趙曉慧雖長,但是心智還是不成熟。

好人壞人的區分,都是小孩以及幼稚的人才這般言語,那時的徐玉也還沒完全的成熟。

趙曉慧當時的意思是,要鄉下作法那種,可能*gui*迷*心竅了,所以舉止有些異常。

徐玉沒說啥。

只是沒會,有點擔心,但是不敢過去看徐夢。

敲敲門,扭了下門把手,打開了,眼下的徐夢倒是安靜的睡下了。

徐玉也沒多想。

把門關上。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徐玉再關上門時,徐夢眼睛*迷*離看了下門縫處,手裡緊緊塞著*啥*,在徐玉小聲要開門看看之前,徐夢相對輕緩拉開了門閂……

徐玉和趙曉慧放心后,坐一邊看會電視,說起工作的事。

(二,探討)

第二天,也就是2008.9.9,徐玉一如既往去韓紫嫣家玩會,他爸總是會打會牌或者串門聊天,在飯點回家弄飯,徐玉有時在她家吃便飯的。

徐玉隨意說著「羨慕你喔!」

「啥?」韓紫嫣問。

「你爸每天都回來弄飯,到點就回來!」徐玉有點意味深長說著。

「那有什麼,就弄飯,也沒*干*嘛,我還不想他弄呢,自己弄還簡單些,總這那要求,什麼抹布怎麼放,碗要怎麼立?」

「要求又怎樣,至少他再打牌記得孩子等著吃飯」說著徐玉也沒坑聲。

想著自己不怎樣,哪怕再怎麼的,卻往往只有工作,才可能吃上飯的。

以前以為,有時很晚,徐添明工作還回家弄飯點感動,以及心裡莫大的歡喜,以及榮幸,但是自從看見徐添明進過那*賓*館,她對這個男的有了別的認識,和理解。

甚至有時覺得,這樣的行為只是贖罪點一種方式而已。

徐玉甚至覺得徐添明好早就背*叛*家庭了吧……

韓紫嫣可能覺察到了什麼道「你肚子餓了,你爸……」

「沒啥,對了,你跟我看的工作么樣?」徐玉默默沾去了眼角不經意的一點shi*潤,故作隨意說著。

「我哪知道你要什麼樣的,都在那,說了,沒啥技術水平,又要高薪,很難,很難,而且培訓上崗的,或者遠地,可能調崗都不去,這那一刪,能有多少合適的啊!反正看來看去,就那些,什麼營業員,售賣員的!工廠你不去,想想,都沒啥了,還有體*力*活你也*干*不來!」

「那*干*嘛?我又不是去外邊曬太陽搬磚的,肯定不行啊!唉,慢慢看!」徐玉鬆口*氣道!

「那也只能這樣,反正都那幾個的!附近只有那些的,不然就遠些,打車一兩站可以嗎?還是,更遠點,其實打車像那……」

韓紫嫣在那說著車輛,幾站的問題。

徐玉卻想著徐夢的眼神。

忽然望著繼續看著手機搜工作的韓紫嫣,徐玉騰的坐起來,拍了韓紫嫣一下肩膀。

「怎麼呢!一驚一乍的!」韓紫嫣看著給拍的地方,「你知不知道你打人很疼啊!你看,都要紅了!」

韓紫嫣看著那被拍的肩膀的地方,手扶著地方叫疼。

「唉,不重要」徐玉道。

「都紅了好不好!」韓紫嫣有些無奈「要輕點真是,你這……」

「誒,誒,我問你……」這下徐玉沉*吟*起來,這下倒沒理韓紫嫣的詢問,思索下才說著「是不是女孩失戀都痕迹有些不正常啊!」

「那看什麼不正常法,像你這樣,」韓紫嫣打量下徐玉,好像重回剛剛打人的樣子,道「這就是你正常的樣子,換作別人可能就不正常了!」

看著韓紫嫣打趣的樣子。

徐玉有些無語「我說正經的正經的! 美利堅傳奇人生 你說是不是……」

「是什麼啊……我也說的是事實啊!還不正經!」韓紫嫣說著自己都笑了。

「好,不逗你了,你說你說!」韓紫嫣忍著笑,問著。

但是徐玉不知道怎麼說,形容她的感覺,看到徐夢變化的感覺。

倒是韓紫嫣猜到啥,道「你妹的事,你之前說過點,反正,這樣說吧,如果一個人太反常,可能就有些問題,反正呢,女人經歷這步,多少痛苦吧,反正多理解下,也許過了階段就好了!」

徐玉思索下韓紫嫣的話,覺得有些道理。

只是她隱隱感覺徐夢的那樣子,好像並不是失戀所致,但又說不上來。

最重要,有些事,徐玉還沒習慣完全告訴一個人,雖然這個人目前還相對的信任,也沒別的利益啥的衝突,以及可能告訴引起的不便。

徐玉換了個話道「那你說,她要錢*干*嘛呢?在家吃喝不愁的!」

「這還不容易,也許不想呆了唄,這個你問那人便是,問我做什麼,我又不是她!」韓紫嫣聳聳間,有些拱起身體靠在了身下的*床*上。

「我……唉,我想著她估計要借錢,剛回家,就感覺不對勁,直*勾*勾*望著我那樣子,我就感覺不對勁,怕她打別的主意,先說了自己沒錢的!」徐玉有些怪責自己。

韓紫嫣準備說啥,但是停了幾秒也只是「唉」了一聲,然後道「已經這樣,就這樣唄,反正再看唄!」

然後韓紫嫣坐起身子道「話說你家要是總不給她透透氣,也遲早好的都弄壞,這正常都不正常了!」

「哪啊,沒那誇張吧!」徐玉想下,沒有繼續說下去,其實,心裡也認同了韓紫嫣的話的。

只是她告訴韓紫嫣的只是徐夢的上學不學好,早*熟*,要談戀愛,被發現,帶回家,不讓上學了,也不讓和那男孩來往,沒說別的。

所以韓紫嫣覺得,八成*關*狠了。

「大禹治水,要疏不是堵!」韓紫嫣挑眉,又躺下*床*「懂了沒?這個還是你家教育,還有想法問題,反正我看難,難,難喔!」 徐玉翻翻白眼,沒說話。

好久徐玉默默嘆口氣。

那天徐玉依舊被電話催促回家的。

到家卻莫名看著家裡氛圍有些怪。

「怎麼……這?」徐玉下意識試探問著。

感覺空氣都凝固了,說話都覺得莫名的壓抑一樣的感覺的。

整個人感覺都不敢大聲喘氣一樣。

徐添明白了一眼,沒說話,停頓下,忽然望著徐玉道「你這每天幹嘛?班也不上的,天天跑別人家去幹嘛,每天出去,去幹嘛啊?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要是……哼……那真是史德誠了!」

逍遙凰妃 徐玉深呼吸,明顯感覺這話裡有話,「你幹嘛啊,陰*陽怪氣的,我這不回家了嗎?一說就……」

「你還捨得回來,你還準備呆多久,班好好的班不上,盡搞些歪門*邪*道的事」然後看著一旁笑得不亦樂乎的趙曉慧道「笑什麼笑,一天到晚的,沒個正行,真是倒八輩子的霉了,你老母親死了我也得罵幾句,真是害人不淺!」

司禮監 徐玉一下火起來了,想到他前幾天乾的事,徐玉覺得噁心,現在居然這樣子,看來說好的對媽好點,耳旁風了不是,徐玉默然道「說什麼說啊,姥姥都走了這久,難道不能讓她安息嗎?她要是還在世,你這樣不氣死她,還……」

「哼……氣死!」徐添明饒有意味道「要是在世,照樣說,搞的什麼事,教的什麼東西,好吃懶做,什麼都不學好,不要她做的每天積極得很,要做的事,說千遍萬遍,耳朵跟著進煮鍋了吧,像沒長的,怎麼也聽不清楚,聽不懂人話怎麼不罵,不罵!」

徐玉一下氣得不知道說啥。

徐添明忽然轉下眼珠道:「誒……沒大沒小的大人說話,小孩一邊去,學著頂嘴了,誰教的啊,你的罪都沒定完,還有理了,真是大了名堂多,還這那事情,一點也不省心!」

徐玉也不幹示弱道「什麼誰教不誰教的,你自己每天罵說的,就不允許別人說一句嗎?道句不是嗎?你就做得多好一樣!」徐玉停頓下,道「每天打牌,我賺的錢都這樣浪費了,我都……」

「你賺的錢,有幾分,養你不要錢,供你讀書不給錢,別人讓你讀……去去去……腦子都被驢踢了,這一家,都沒個清白的!」

徐玉也直接道「是,就你清白,就你行行了吧!」

「這吖,越說越帶勁了哈……看我不……」說著徐添明那到處看尋的樣子,明顯找東西準備打人。

不過這次是徐玉的。

徐玉略略有點害怕,但還是硬撐著道「你準備幹嘛?……打打死我好了!看誰賺錢給你花,真是……」

趙曉慧急忙遛下床,拖鞋都沒穿穩當,拉著徐添明的手道「算了,都是吖,夢兒的事都沒譜,牽(扯)到玉兒上幹嘛?你這小殼子,說什麼的啊,快快快,去那邊呆著,不關你事!」

徐玉有些不悅,不喜歡這趙曉慧總說自己是小殼子(kuo的音,方言),意思低*賤*,不值一提的,下作的東西。

徐玉總沒好好被趙曉慧對待過,可能是徐玉總有自己的思想,不那麼聽話,而徐夢從小乖巧些,沒啥脾氣的樣子,徐磊正相反,但是是男孩,所以特權的。

這「小殼子」只會行動徐玉。

徐玉當下*動*動*嘴*皮,也沒說話,順勢到房間里去了。

鎖上了門。

「看我不……真是……就你教的好東西,都不行,像你這樣完了,年都過錯了!」意思年是大事,也就是啥都是錯的,沒有對的意思。

趙曉慧自然沒說啥,只是兩人之後閑扯幾句,主要是徐添明罵她這那的,趙曉慧看情況有時反駁一下子的。

進了房間的徐玉,不知道怎麼莫名的鬆口氣,但覺得莫名其妙的,想想,也沒懂怎麼回事,自己才剛回家,怎麼的!

但是鎖門,拉上門閂的那刻,徐玉莫名想到啥,下意識後退,望著旁邊,站在牆角,有些忐忑。

自看到徐夢那癲*癇*一樣的舉動,徐玉就莫名有些對徐夢更加膽寒了。

之前神智有些不清的,現在……

但是看眼前的徐夢瞧著還好,安安靜靜的。

徐玉便默默鬆口氣。

有些畏懼著,瞧了好幾下,才坐*床*一邊,又下意識地坐遠一點,最後乾脆拿著凳子等著坐在相對遠些的位置。

然後望著靠著枕頭,枕頭立起靠牆,那樣靠著的徐夢,默默地緩緩問著徐夢「你……怎麼了?還有剛剛他們……」

「不知道!」徐夢直接別過身子,側靠著枕頭,不看徐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