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明明自己是年齡最大的長輩,好不容易熬來的長輩位置啊,但是為什麼,為什麼現在坐在車裡的自己才像是最小輩的那個?

楚香君的從容,花樣美男的淡定,映襯的自己就像個剛上大學的新生。

這種感覺——久違啊!

「楚香君,你趕緊給我找個車,或者我也跟你們一起坐這個車,憑什麼你們都進去了不讓我進去,這車裡明明還這麼空,我一個老年人,身子骨這麼瘦弱,進來怎麼就坐不下了?」

王婷爺爺有理有據,得意洋洋,對上楚香君完全是使勁捏軟柿子的口氣。

阿元見著楚香君來了,對她微微一笑,意思是自己可以處理,楚香君對阿元點點頭,望向王婷爺爺,臉上早已不復早上那般逆來順受,而是滿臉鎮靜。

王婷爺爺被她盯著,竟然有一瞬間的毛骨悚然之感。

「這是我朋友的車,他說坐不下,就是坐不下,你有意見?」

楚香君反問道,阿元爺爺一聽,頓時就來氣了。

「那你下來讓我坐,我一個老人家,要是去擠公交車擠出個毛病來,你負責啊?」

王婷爺爺此話一出,就十分無賴了,坐在車上的老劉聽了都忍不住拉開車門要下去為楚香君抱不平,前面,夏侯欽只冷冷來了一句:「這點小事,楚香君可以處理了,劉老師安心坐著便是。」

「噢」。

正準備拉開車門的老劉低著頭,像是對上自家老爸一般乖的跟耗子見了貓似的,低著頭的同時,還連忙收回了手。 王婷爺爺完全就是個老無賴,聽他這樣說,本一直面帶笑容的阿元身上一陣冰寒之氣。

王婷爺爺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面色不悅的瞪了一眼面帶微笑的阿元。

簡直是狗眼看人低,竟然不讓自己坐車。

以為自己沒坐過好車嗎?

誰稀罕啊!

既然不讓自己坐車,那就使勁的為難楚香君好了,誰讓她交友不善,交了這樣狗眼看人低的狐朋狗友。

王婷爺爺心中得瑟,在老劉辦公室的時候,楚香君就一直被當成軟柿子捏,所以王婷爺爺理所當然的覺得楚香君就是個膽小怕事的,只要自己吼幾聲,她還不乖乖的跪著求自己上車。

哪知道,楚香君只是冷笑一聲,道:「第一,吃飯的地方是你自己選的,嫌遠咱們可以換地方,你背後就是一家餐館,第二,我只答應請吃飯,沒承諾包接送,所以,你自己要坐公交還是要走路,那都是你自己的事。」

楚香君說完,對著阿元點了點頭,阿元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王婷的爺爺,然後也跟著楚香君一起繞到車子的另一頭,就上了車,關上車門。

王婷爺爺哪裡會想到楚香君態度忽然變得這麼強硬,氣得在馬路邊上直跺腳,然後破口大罵:「有錢了不起啊,為富不仁,賺的都是昧心錢,你們用的錢,那還不都是我們這些窮人存在銀行里的……」

話是這樣說,但是人卻是飛快的就攔了一輛計程車。

一直到上車后,王婷爺爺還在車上罵罵咧咧。

「可惡,該死,想甩脫我,門都沒有,本來還想嘴下留情,楚香君你居然給我難堪是吧,等一下我就點最貴的,看咱們誰難堪。」

「只說請客吃飯沒說包接送是吧,等一下老子就吃到你丫的全家破產,跟我玩文字遊戲,哎喲,氣死老子了。」

王婷爺爺一邊說一邊撫摸著胸口,前面開計程車的司機從後視鏡瞅了他好幾眼,察覺到對方的視線,王婷爺爺直接沖著司機吼道:「前面那輛勞斯萊斯,給我跟住了,不然下車我可不給錢。」

阿元的車技很好,車子開的十分平順,坐在裡面就跟坐自己家裡一般。

夏侯欽瞄了一眼車窗外後視鏡,然後望了一眼阿元,阿元於是微笑著對後面的乘客問道:「要聽點音樂嗎?」

開車之後,車上一直處於詭異的安靜,此刻阿元一提議,老劉完全沒思考就脫口而出:「好啊。」

於是,車子裡面響起了優雅的古典音樂。

老劉:「……」腦子裡回蕩著的「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的旋律瞬間被古典音樂碾壓的粉碎。

老劉嘴角抽抽,這人和人的差距喲。

夏侯欽從後視鏡望了一眼楚香君,雖然她仍舊面無表情,可是在聽到音樂之後,神色卻變得柔和了,夏侯欽的嘴角微微上揚,而阿元,則隨著古典音樂的旋律,慢慢的提高了車速。

「快點追啊,快點,別跟丟了。」

王婷爺爺見著前面都快看不到那勞斯萊斯的影子了,於是催促道,計程車司機滿臉無奈道:「大爺,人家是勞斯萊斯,我要是沖快了撞人家屁股上,錢你賠啊?」 王婷爺爺聽他這樣說,立刻沖他吼道:「放心沖,不用賠錢,車上的人我認識的。」

計程車司機聽他這樣說,驚的瞪大了眼睛。

認識還要去撞人家,你這老人家是不是有病啊!

不過,司機大叔還是很理性的,任憑王婷爺爺如何催促,就是不加速,到最後,直接跟丟了。

「大爺,你說你認識車上的人,可我們明顯是被人家給甩掉了。」

司機道,王婷爺爺氣得吹鬍子瞪眼。

「甩得掉嗎,哼,去華夏樓,立刻。」

夏侯欽到華夏樓找姜老有事,所以到了之後就跟阿元先一起上去了,楚香君跟老劉站在門口等人,老劉正想問楚香君怎麼認識這麼土豪的朋友,廖華華的父母和李彤的父母就昂首挺胸面帶微笑的走了過來。

見到楚香君和老劉居然先在這裡等著了,兩對父母眼裡閃過一抹吃驚,面色很是不悅。

「現在的公交車開的也是夠快的啊。」李彤的母親不陰不陽對著二人道。

老劉呵呵一笑,剛想說自己和楚香君是坐勞斯萊斯來的,楚香君卻微微一笑,淡淡道:「是挺快的。」

楚香君居然不炫耀?

老劉望向楚香君的眼神複雜無比!

明明自己比楚香君年齡大,可是自己的心性,似乎不如楚香君一個小姑娘喲。

這個時候這麼好的打臉機會,她居然放棄了。

她是不是傻?

「吱嘎!」計程車Duang的一下就來了個急剎車,停到了眾人身後。

廖華華父母和李彤父母轉過身,就看到王婷爺爺火急火燎的拉開了車門從上面走了下來。

「大爺,你還沒付錢呢。」

計程車司機叫了一聲,王婷爺爺本來是想讓楚香君給的,但此刻見所有人都盯著自己,於是心不甘情不願的自己掏了錢付了。

「人到齊了,進去吧。」

楚香君道,率先走在了前面。

老劉見此,趕緊的跟了上去,幾個父母和王婷爺爺亦快步跟上,一行人風風火火恍恍惚惚,因為年齡差異大,所以看起來頗有些像一大家子人出來吃飯。

這還是大家第一次來華夏樓,從外形看,華夏樓古色古風,建築風格頗有點中國古典酒樓風情,古樸中透著高雅。

進入其中之後,更是別有洞天。

裡面的空間無限延伸,雕樑畫棟,建築栩栩如生,精美絕倫,兩邊配合以假山、樹木、青草和各種雅緻盆栽,環境清幽別緻、古樸靜謐,走在長廊上,讓人彷彿從現代穿越到了古代,心都跟著平靜、祥和起來。

「這裡真漂亮,老公,我們以後請客戶吃飯什麼的,乾脆就都到這裡來好了。」廖華華的母親讚歎道。

廖華華的父親聽了,點了點頭,贊道:「這裡的風景確實不錯。」

李彤的母親一聽,臉上閃過一抹黯然,李彤的父親則沒有說話。

華夏樓的菜價,可不是自己這樣的工薪階層消費得起的。

至於王婷的爺爺,則抱怨道:「不就是個吃飯的地方,不多搭幾張桌子,卻搞這些個花草假山,簡直浪費地方。」 王婷爺爺此番煞風景的話一出,大家臉上頗為鄙視,但是誰也沒有說話,只是快步的沿著走廊往裡面走去,都生怕跟他走得太近掉身份。

華夏樓的裡面,裝修奢華,淺色系大理石的地面光亮如鏡,上面放著黑色的真皮沙發,沙發的旁邊,輔以奇石裝飾,配合千姿百態、生機勃勃的盆栽小樹,讓人賞心悅目。

頭頂的穹頂是人造的雨後初晴的天空,光線柔和,置身其中讓人忘記了時間的流逝。

沙發的對面,是前台接待,站著身著中式藍色旗袍的妙齡女子,長相甜美可人,溫暖的微笑沁人心脾。

「歡迎光臨。」

楚香君來到前台,前台小姐面帶微笑的打招呼,禮貌友好。

楚香君點點頭,對著她道:「七個人。」

「請問有預約嗎?」前台小姐問道。

楚香君搖搖頭。

前台小姐一聽,面上有些為難:「這樣的話,幾位怕是需要等等了。」

其他幾個人一聽,立刻皺了眉頭。

怎的,這華夏樓開門做生意,沒有預約難道還吃不了飯?

「喂,小姑娘,我們是來吃飯的,你這裡難道規定必須有預約才能吃飯嗎?難道我們沒預約的還吃不成了,你們這樣的服務態度,信不信我去消費者協會舉報你們啊。」

王婷爺爺沖著服務員吼道,服務員興許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無賴的老人,被他一呵斥,嚇得一個哆嗦。

「不是,不是的,幾位沒有預約,按規定只能上二樓,但是現在二樓已經滿員了,幾位要用餐的話,需要等一等。」

服務員溫和有禮,臉上帶著微笑,雖然有些僵硬。

王婷爺爺一聽,冷哼一聲。

「等就等,我們今天非得要吃到飯,否則就不走了。」

廖華華的父母和李彤的父母都自覺跟他拉開了距離,就連老劉都跟他站得遠遠的,幾個人都表示出一副不認識他的樣子。

服務員尷尬的笑笑,道:「有一桌應該快用餐完畢了,我叫人去幫幾位看看,幾位請先隨我們的工作人員到旁邊點菜吧。」

一聽到要點菜,王婷爺爺立刻摩拳擦掌的準備大幹一場的樣子,還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楚香君。

廖華華的父母和李彤的父母,亦是癟了癟嘴,眼裡對楚香君充滿了鄙視。

楚香君從頭到尾面帶微笑,看不出是生氣還是不生氣。

倒是老劉,湊到楚香君跟前,道:「我們趕緊過去看看,別讓他們點太多太貴的。」

說罷,拉著楚香君就往旁邊去了。

華夏樓的點菜頗有特色,說是點菜,其實是點廚師,因為,壓根就沒有菜譜給你選。

工作人員將楚香君他們領到一個大轉盤前停下,大轉盤上面,貼著每位廚師的照片,下面則寫著他們的簡歷。

眾人一看,都驚呆了。

這華夏樓的廚子們果然不簡單,每一個人挑出來,那都是廚師中的扛把子人物。

最關鍵的是,這個轉盤裡面,有華夏樓的主廚姜崖子。

老劉看到這些轉盤,滿臉的欲哭無淚。

因為,轉盤上面除了貼著廚師的照片,下面寫著廚師的簡歷和擅長的料理外,最下面還標著——人均價格。 老劉仔細研究了一下人均價格:最低的是888,最高的是88888。

老劉咕咚吞了口口水,一個人888,七個人就是6216,自己一個月的工資才四千多,得花掉自己一個半月多的工資啊,前提是,還得要轉到這個最低的人均價格。

心疼,頭疼,全身疼。

老劉望向楚香君,想從她臉上看到跟自己同樣的幽怨,可是,楚香君居然毫無反應。

她是不是沒看到這個人均價格啊喂?

明明標得很明顯得說!

廖華華的父母和李彤的父母還在看轉盤上的廚師和擅長的菜式呢,王婷的爺爺一眼就瞄準了那位人均88888的廚師,那是一個胖胖的頗有福相的廚師,長得慈眉善目,笑得憨態可掬,雙手環胸,身著白色廚師服,背景是紅色的,看起來十分顯眼,他擅長的料理是滿漢全席。

滿漢全席啊,王婷的爺爺吞了口口水,自己這輩子都沒吃過滿漢全席呢。

而且這價格……嘖嘖嘖,八萬多一位,還不吃得楚香君痛哭流涕的求饒,呵,居然讓自己難堪,現在該誰難堪了啊。

王婷爺爺得意洋洋,對這位人均八萬多的廚子那叫一個心有所屬。

一旁,廖華華的母親指著姜崖子對服務員問道:「主廚下面怎麼沒有標價格?」

服務員溫和有禮的解釋道,主廚的菜式都是隨心所欲,所以價格不定,得依據主廚當天做的菜品來定價。

「那一般人均是多少啊?」

廖華華的母親打聽道,其他人亦拉長了耳朵表示十分好奇。

「這個……」

妹子欲言又止,廖華華的母親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親切道:「妹子,給我們透露一下啦。」

「不低於十萬!」

服務員被廖華華母親那肥嘟嘟的手拽怕了,忙掙扎著掙脫開了。

她的話,讓現場的所有人都呆愣了。

不低於十萬,還是不低於?那七個人吃一頓飯,豈不是至少要花掉七十萬,七十萬耶,是吃龍肉嗎?

王婷的爺爺滿眼發亮,立刻拋棄了那位滿漢全席的胖子廚師,望著姜崖子的眼神,那叫一個閃閃發亮。

「請買單者轉動這個大轉盤,一共有三次機會,如果三次機會都超出了您的價位預算,可以選擇放棄,但是如果要吃飯,就只能等明日了,我們這裡的規定是一天只有三次機會。」服務員溫和有禮道。

楚香君點點頭,還是第一次見吃飯有這麼多規矩的,不過自己在浩渺大陸的時候,去好吃的酒樓吃飯也是規矩一大堆,有一家酒樓的規矩是對對聯,對不上來就別吃了。

做飯做的好吃的廚子就是該這麼任性,楚香君表示,越來越喜歡自己這個職業了。

「買單者轉?我來轉不行嗎?」王婷爺爺皺著眉頭道。

夫人的病今天好了嗎 什麼破規定啊,讓楚香君去轉,她肯定盡往便宜的上面轉啊。

「如果您買單的話……」當然可以轉。

服務員的意思明確,楚香君似笑非笑的盯著老劉爺爺道:「你要轉嗎?」

老劉爺爺冷哼一聲,別過頭看都懶得看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