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明苑只是確定了顧藏鋒的身份,並不知道顧藏鋒現在是受傷的狀態,不知道顧藏鋒的體內殘留着大量的X金屬,如果明苑一行人拼死一戰。

或許最終的結果是明苑一行人損失慘重,而顧藏鋒這邊全軍覆沒。

不過現在明苑一夥人已經被顧藏鋒的兇名嚇得失去方寸了,自然也不會有其他的精力和心思猜想顧藏鋒會不會從當年和血影的那場大戰之中身負重傷至今沒有恢復。

明苑現在腦海裏不禁浮現出一個夏國成語!

騎虎難下!

現在自己就真的是騎在顧藏鋒這隻猛虎的背上了!

繼續待在這隻猛虎的背上?

鬼知道自己會不會掉下來!鬼知道這隻猛虎會把自己背到哪裏去!至少現在看來,這隻猛虎已經把自己背進了一個老虎窩!


從猛虎的背上跳下去?

那不是找死嗎?猛虎會對剛剛騎在自己背上的這個人客氣?想都不用想,迎接自己的,肯定是這隻猛虎尖銳的爪牙!

雙方都沉默着,最終耐心最差性格最暴躁的妖嬈打破了雙方的沉寂:“你們幾個,到底打不打啊?打就上,不打就滾!不要浪費彼此的時間!我還約了人晚上吃宵夜呢!趕緊的!”

明苑聽到妖嬈這番囂張的話,不禁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真尼瑪囂張!


這麼有自信?幹完這一架還回去吃宵夜?你知不知道真要打起來你他嗎可能會死在這裏!

不過這種燃起戰火的話,明苑現在還真的不敢說!


雖然雙方幹起來,妖嬈有可能隕落,但是同樣的,自己不也有隕落的風險嗎?

對於賭上自己性命的激戰,明苑是真的不敢賭!

這個世界這麼美好,自己還有那麼多遊戲沒有玩過,自己怎麼可以死呢?

但是真要讓明苑說出服軟的話,明苑自己也覺得自己面子上掛不住。

顧藏鋒猜到了明苑的窘境。

顧藏鋒對於這一戰,心裏也十分沒有把握,如果是自己全盛時期,顧藏鋒可能一句多餘的話都不會說,上去就是幹。

但是現在自己身負重傷,真要打起來,自己也佔不了什麼便宜。

在看到明苑有了平息矛盾的意思之後,顧藏鋒終於站出來說話了。 顧藏鋒大步往前走了幾步。

明苑的幾個手下立即警覺。

畢竟顧藏鋒的傳聞在這些人心中留下了極大的陰影,沒有理由會不注意顧藏鋒的一舉一動。

“你想幹嘛?退後一點!”

明苑大手一揮,隨後迎着顧藏鋒往前走了幾步。

顧藏鋒和明苑兩人相隔僅僅半米的位置,如果顧藏鋒想要下死手,只需要短短一秒鐘,就能用狼牙劃破明苑的皮膚,明苑必死無疑!

顧藏鋒也不得不佩服明苑的膽量!

這個傢伙……雖然行事作風是有點不可理喻,但是爲人還算光明正大,而且也有膽識!

顧藏鋒最欣賞的人就是那種有膽量的人!

一個人想要幹出一番大事,除了需要具備超人的智慧,還需要具備常人所不具備的魄力和膽量!

顧藏鋒親密的將自己的肩膀搭在了明苑的肩膀上:“兄弟!不是我怕你,其實你打英雄聯盟的技術還是很好地,就是有時候太魯莽了!有些時候需要拉扯,你卻習慣站擼!”

聽到顧藏鋒提及遊戲,明苑瞬間將兩人的不快拋之腦後。

反而用一種希冀的眼神看着顧藏鋒:“狼鋒,老實說,我已經卡在璀璨鑽石一這個段位很久了,一直都上不去,我一度懷疑是不是我的技術操作不到位,現在你這麼一說,是我的意識不到位嗎?”

“對!”顧藏鋒重重的點着頭,“你的操作技術沒問題,就是意識有時候跟不上!你如果不相信,我們現在去……去網吧開黑玩幾把,玩完這幾把,你就明白你的問題了!”

“好!如果能這樣,那真是太好了!”明苑臉上浮現出一絲興奮的神色。

兩人說完也不再理會其他人,勾肩搭背的朝別墅外面走了出去。

明苑的幾個手下不由得面面相覷。

“鐵塔……我們……我們是來幹嘛來着的?”

“我們……好像是來殺人的吧……”

“不是殺人嗎?怎麼……怎麼殺人變成了……打遊戲開黑?”

“啊這……”

柳依然在別墅區外面做了好長的時間,柳依然看了一眼手機的時間。

“這個點了……應該那羣傢伙已經被擊退了吧……”

柳依然心繫顧藏鋒的安慰,這一刻也顧不上其他的了,打算回家。

柳依然是個說幹就幹的行動派,有了這個念頭,就立刻付諸實現,拿着手機一臉擔憂的往別墅區走了過去。

但是……

柳依然走了沒多遠,臉上就浮現出一種驚訝或者說是驚恐的表情!

因爲柳依然看到了顧藏鋒和明苑有說有笑的勾肩搭背從網吧裏走了出來!

從顧藏鋒的臉上,柳依然看到了自己從來沒有在顧藏鋒臉上看到過得笑容。

現在顧藏鋒臉上的那種笑容,就是發自內心的那種幸福的笑容!

柳依然有點懵。

這兩人……

之前不是還在自己家裏喊打喊殺的嗎?

之前不是還在自己家裏形同死敵的嗎?

怎麼轉眼之間,自己就出來買了幾瓶白酒,然後等了一會兒……

兩人就跟熱戀中的情侶一樣了?

難道這兩人之前說的要殺了對方……是在遊戲裏殺了對方?

一陣晚風吹過,柳依然孤零零的獨自凌亂在了風中。

柳依然也是在這一刻,明白了什麼叫男人,什麼叫男人之間的感情!

男人之間的矛盾有時候就是這麼莫名其妙,而男人之間的感情有時候往往更加莫名其妙!

顧藏鋒隔着老遠就看到了柳依然,左臂搭在明苑的肩膀上,右手不住的朝柳依然揮着手。

顧藏鋒和明苑走到了柳依然身邊之後,之前還凶神惡煞的明苑,在這一刻化身成乖巧小鮮肉,朝顧藏鋒大方一笑:“行了,大哥!嫂子還看着呢,當心嫂子以爲你出櫃於我了,那我就真的成了罪人了!”


大哥?嫂子?這是什麼鬼?

柳依然更加懵了!

柳依然不止一次的想要走到明苑身邊撕扯一下明苑的臉皮,看看現在這個明苑是不是另外一個人假扮的。

不然一個人怎麼可能會發生如此大的改變?

兩個小時前,還喊打喊殺的,兩個小時候,這人居然一口一個親熱的“大哥”“嫂子”?

顧藏鋒鬆開了明苑,轉而摟着柳依然的肩膀,隨後大大咧咧的在柳依然的俏臉上輕輕的親了一下:“怎麼可能,你嫂子可是溫柔大方美麗迷人!”

“行吧!”明苑點了點頭,“那……大哥,我先回南梅洲了!”

“去吧去吧!”

“那……大哥……以後有時間能帶我上分嗎?”

“小事一樁!”

“耶,太好了!大哥,我愛死你了!我先走了!”

明苑說完轉身招呼遠處的一夥手下,一臉戀戀不捨的看着顧藏鋒,逐漸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柳依然靜靜地看着明苑離開的方向,柳依然不由得在心中又有了一個疑惑。

愛死你了?難道這傢伙之前說的要殺了顧藏鋒……就是要……愛死他?

想到這裏,柳依然不由得打了個冷戰,這個明苑,未免也太gay裏gay氣了吧?

似乎是察覺到了柳依然的心思,顧藏鋒突然轉過身將柳依然緊緊地抱在了自己的懷裏。

“啊……你幹嘛……”柳依然大囧,趕緊四處張望周圍有沒有其他的人。

“老婆!剛剛真是嚇死我了!你知道嗎,我最怕的就是這傢伙會對你動手!”

嬌羞不安的柳依然開始安靜下來,靜靜地依偎在顧藏鋒的懷裏。

柳依然也用自己的雙臂挽住了顧藏鋒的腰。

“沒事了,都過去了!這人都已經走了嘛!”

“剛剛我是真的害怕了!我顧藏鋒,縱橫全球十餘載,還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害怕過!”顧藏鋒閉上了眼睛,深深地嗅着柳依然身上的香氣。

這一刻,顧藏鋒既有種劫後餘生的慶幸,也有種對於柳依然依然安全的欣慰。

不管自己是不是委曲求全,至少……柳依然平安,這一切,就已經夠了!

被顧藏鋒愈抱愈緊,柳依然感受到了顧藏鋒對自己深深地在意。


柳依然不止一次的通過龍族瞭解到了顧藏鋒以前做的一些事情。

柳依然深知顧藏鋒以前是個從來不喜歡對人妥協的人,在顧藏鋒的人格詞典裏壓根就沒有“妥協”這個詞,總之就是一句話,不服就是幹!幹不過就轉到暗處伺機刺殺!

或許真的驗證了一句話,哪怕是一個絕世強者,有了家庭,就等於有了自己致命的弱點!

柳依然不禁心中一動,柔聲安撫着顧藏鋒:“都過去了,老公,我們回去吧!”

顧藏鋒聽到了柳依然對自己這個最親密的稱呼,臉上揚起一絲欣慰的笑容。

不管怎麼樣,自己所做的一切,爲了這個女人,都是值得的!

柳依然看着顧藏鋒臉上的笑容,咬了咬牙,最終柳依然下定了某種決心:“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洗澡睡覺吧……”

“!!!”

顧藏鋒驚呆了!

顧藏鋒聽的很清楚。

柳依然說的是,我們回去洗澡睡覺,而不是我們回去各自洗澡睡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