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明越還是頭一次看見雲夜這麼緊張。居然會脅迫他,讓他打開迷宮秘境的門。

明越看著至交好友沉默冷冽的樣子,嘆了口氣。「雲夜你可知這會違反下南之地的規矩?」

「我不在乎。」

「可你也不能這麼胡來。那個人很重要?你為了救她/他甘願跟星苑結仇?」

雲夜皺了皺眉。他似乎不願思考這麼複雜的問題,徑直開口:「墨家進入迷宮秘境,本身就違背了規矩。我進去救人,又有什麼?」

「嘶,你說這是墨家進去了?」

「嗯。」

「那好。我跟你一起去,我倒要看看墨家這到底是想做什麼?」

明越和雲夜雙雙離開,引得眾人齊刷刷盯著他們。然而眼見著雲夜煞氣騰騰的樣子,沒人敢上前去詢問原因。

唯有明老見此,摸了摸呼吸淡淡一笑。

要用鑰匙打開迷宮秘境的入口,就需要選一個無人安全的地方。雲夜和明越進入迷宮秘境時,月千歡正被血傀掐著脖子抵在牆上。

「千公子!」

夜央歌面色蒼白。急切盯著月千歡,想也不想。夜央歌立馬掐訣御劍飛進劍域之中。

「嗆!」飛劍撞在血傀背上。刺破了他的衣服,卻無法傷到血傀半點。

頭也不回,血傀伸手一抓,直接將夜央歌的劍捏碎成一團廢鐵。握在手中跟鐵球一樣,夾著兇悍可怕的武力飛出劍域撞向夜央歌。

驚慌躲閃,夜央歌連連後退。

本命劍被毀,夜央歌哇的張嘴吐出一口鮮血。他頹廢虛弱的看著月千歡,無能為力。

千公子,可恨我修為不足,幫不了你。

一入劍域處處受制,夜央歌實在不明白。為什麼月千歡明知道是一條死路,還要闖進去?

將一切都看在眼底,月千歡緊緊抓著血傀的手。試圖掙扎開他的禁錮。

血傀冷冷盯著月千歡,緩緩收緊力道。

月千歡呼吸一窒,胸腔里空氣被掠奪。越發難以呼吸!但月千歡眼眸中仍然平靜,沒有絲毫慌亂。

她冷冷盯著血傀,嘴角緩緩勾勒出一抹笑。

她拖延的足夠久了。是時候收場了!

現在恐怕就算不是夜央歌,是其他人在這裡。也絕對不會相信月千歡能翻盤!更不相信她能從劍域之中活下來。

可她將用事實告訴所有人。她不僅能做到,她還能反坑血傀一把!

月千歡開口呼喚:「妖藤。」

「咻咻!」

「砰!轟隆——」

驚天爆破聲,天地動搖崩塌。夜央歌震驚瞪大眼,不可置信看著眼前一幕!

月千歡怎麼做到的?她什麼時候動手的? 月千歡知道自己就算再逆天,也無法跨越如此可怕的境界,直面武王實力的劍域!尤其是血傀這樣被煉製成豪無人性的傀儡。

因此月千歡在進入劍域時,就做好了準備。

她將妖藤種進地里,讓妖藤的藤蔓鑽進地下深處。而她只需要拖延住血傀,就能讓妖藤一點一點的挖空整個劍域下面的空間!

劍域無法毀滅?那她就來做毀滅劍域的第一人!

「砰!轟隆——」

整個劍域籠罩的範圍。在驚天爆破聲中,轟隆倒塌。

地面塌陷,妖藤從四面的高牆裡衝出來。粗壯的藤蔓搖曳,嗖嗖釋放出一種淡淡薄霧一樣的氣體籠罩向劍域之中。

血傀好像被震驚愣住了。等聞到氣體,身體微微晃動。

就是這個時候!

月千歡突然暴起!她身體彎折成不可思議的弧度,扭腰抬腿踹向血傀的頭盔。

血傀似有忌憚。當即後仰躲閃。卻不知月千歡只是虛晃一招,她指尖以武力凝聚一根銀針。刺破血傀的皮膚防禦,快准狠扎入血傀手腕上穴位。

雖然血傀肌肉瞬間卡住了銀針,但月千歡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手指輕輕一松的瞬間,月千歡閃身逃了出去。血傀想也不想緊跟上來,拔起的青銅巨劍斬裂虛空。然還未靠近月千歡,便被茂密濃郁的妖藤瞬間遮掩擋在後面。

「咳咳咳。」

「千公子你沒事吧!」夜央歌都被這一場奇迹給震驚了。回過神急忙遠遠詢問月千歡。

看見夜央歌想過來,月千歡搖頭。「別過來!夜央歌找出最快離開的路。」

「好!」

月千歡摸了摸脖子上青紫,觸目驚心的掐痕。

難受了咳嗽了兩聲。月千歡抬手,妖藤立馬將幽光月送到月千歡手裡。先前的準備,也讓妖藤神不知鬼不覺的破開牆將幽光月拔了出來。

「休想逃!」血傀身影嘶啞。

青銅巨劍將妖藤組成的藤蔓牆撕裂劈開。血傀快步衝過來,目光死死盯著月千歡。

月千歡站在廢墟之上,冷眸嗜血的看著血傀。

她開口低喃,「妖藤。」

「咻!」

妖藤聽令。立馬斷掉它的藤蔓,雖然很疼。但是活命要緊!

妖藤散發的霧體將血傀的身影遮掩的朦朦朧朧。月千歡冷冷掐訣,魔焰神花現。

灼灼烈焰,以龍捲風之勢迅速席捲妖藤斷裂的藤蔓。霧體好似有助燃的功效一般,火焰越燒越旺,瞬間吞噬了血傀的身影。

夜央歌倒吸口氣,驚呆瞪大眼看著這一切。

月千歡不僅毀了劍域。而且還扭轉劣勢,反倒讓血傀陷入劣勢之中!

此刻看來,月千歡每一步都是精打細算下的籌謀。分毫無錯,精密詳細的令人驚嘆。夜央歌看著月千歡,目光明亮的好像有火苗在燃燒。

月千歡走過去瞥了眼夜央歌,「還愣著幹什麼?」

「這火併不能燒死血傀。只能攔住他一會。再不走,他就該追上來了。」

斗羅大陸之陰陽裁決 「哦哦好!千公子我們這邊走。」

「吼!」

月千歡聽見身後火海中傳來血傀憤怒的咆哮聲,莫名的心口悸痛。怎麼回事? 也不知道從哪兒吹來的風,愣是把櫻花樹的樹頂吹的嘩啦啦直響!我們在櫻花樹下,根本感受不到有風吹進來。只有那刷刷落下的櫻花花瓣,如同是下了一場盛大的櫻花雨!

我此時就挨著慧海盤膝而坐,櫻花瞬間落滿了我們的頭頂還有肩膀!我見慧海沒有任何的反應,依舊是安靜的盤膝而坐,手裡掐著一串佛珠,臉上也是掛著溫和親近的笑容。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慧海的年紀雖小,但我此時坐在他身邊,竟然有一種莫名的踏實感。或許,這就是佛門的力量吧!

而只是過了幾秒鐘的樣子,我就發現周圍有濃霧朝我們包圍了過來。這種並不是鬼霧,鬼霧陰冷刺骨,不光是讓人身體難受,就連呼吸也會很難受!

但這種白霧給人的感覺並不難受,相反有些溫暖,很容易讓人放鬆警惕!看到慧海那沉穩的模樣,我沒有打算出手!我也想看看,他的道行到底有多高?

就在這時,我忽然聽到了一陣「刷刷」的輕微聲響,我扭頭一看,正好就看到落下來的櫻花花瓣在慧海的長袍上割出了一條條細小的口子!

就連慧海那白凈的臉上,也是割出了一條細小的口子,如細線一樣,鮮血順著血縫就沁了出來!

「阿彌陀佛!現身吧!」我正要提醒慧海,慧海卻突然大喝了一聲。佛手猛的一掌打在了地上,剎那間,只感覺一股溫和的氣息向四周蔓延開來。地上的櫻花花瓣當即被震的飛了起來,周圍的白霧更是被震的退了好幾米遠!

而就是這電光火石之間,我清楚的看到濃霧中竟然站著幾個面目醜陋,長相猙獰的男子。他們上身赤裸,皮膚是深褐色的,留著亂糟糟的刺蝟頭,眼睛圓鼓鼓的,好像沒有眼皮。但鼻子很小,像小孩子的鼻子,和他們的臉完全不成比列。

尤其是那張嘴巴,沒有嘴唇,像是被人順著牙齒割了一樣,只能看到兩排鋒利的尖牙。牙齒很黑,整張褐色的臉上,到處都能看到縱橫交錯的傷疤,像是被人用刀在臉上劃了幾條長長的口子!

他們很瘦,就好像一層褐色的蒼老人皮貼在了他們的身上,腹部兩側的地方,甚至能看到能清晰的一排排肋骨。下身則是穿著一條破爛的褲子,大腿小腿顯得很是粗壯健碩,如同要把褲子撐破了一般!他們的雙腳腳掌很寬很厚,上面全是褐色的毛髮,和牛蹄子一樣,只有兩個腳趾母!

我不知道他們是何方妖物,唯一能確定的是,阿狗和東子就是被他們帶走的。他們之前變化成了那些輕薄的男子,就是為了要引我們上當!

我現在最關心的,就是他們把阿狗和東子弄到哪兒去了?

在我發現他們的時候,他們就藏在濃霧中,惡狠狠的看著我們,一臉的猙獰恐怖。

「哈哈!羅城門鬼,看來的確被小僧猜中了!」慧海笑了一聲,淡淡的說道。我原本想問他到底是咋回事,可現在這個情況,也沒時間問,只能等他先解決了這些妖物!

但他口中的羅城門鬼,倒是引起了我的好奇。我再次掃了一眼這些妖物,不是鬼魂,正是妖!既然是妖,何來的羅城門鬼之說?

慧海見我疑惑的打量著周圍的妖怪,咧嘴一笑,解釋說:「李施主,羅城門鬼是日本的說法,它們還有一個別名,叫作茨木童子!也是妖王酒吞童子的左右手,小僧可以明確的告訴施主,我們的消息已經泄露了。陰陽道的人,已經發現了我們!所以……」

而慧海的話還沒有說完,濃霧中站著的羅城門鬼突然向我們發動了攻擊!看到他們撲了過來,我下意識的要站起來出手!慧海卻是一把拉住了我,沒有半點驚慌失措,平靜的笑道:「李施主,一切交給小僧!」

看到慧海此時那溫暖的笑容,我就想到了我第一次在麻溝村遇見子龍時的情景!當時我早已是嚇的麻木了,子龍也是沖著我溫暖的笑了笑,說有他在,不會讓人欺負我的!

這一剎那,如同是時光重疊一樣,一切都是那麼的溫暖舒心!

而就在我怔住的這一剎那,慧海突然鬆開了我的手,雙手交叉猛的向上一推!我就坐在他的身邊,只感覺一股溫暖的氣息從他身體沖體而出。

完全是電光火石間,那撲上來的羅城門鬼紛紛被震的倒飛了出去!只看到一道道黑影在濃霧中一閃,接著再次消失在我的眼前!

「小小妖孽,也敢在小僧面前班門弄斧!把你們的妖王叫來,華夏佛法,法力無邊!」在看到這些羅城門鬼消失后,慧海突然爆呵了一聲。雙手更是翻動結如來印,十指交叉,再次往上一推。

頃刻間,只看到一個金色的「卍」字從他掌心釋放了出來!就好像是他舉起了一輪發光的太陽一樣,金光所到之處,周圍的白霧瞬間被驅散!

白霧一驅散,那些原本躲藏在白霧中的羅城門鬼瞬間露出了圓形。而在這金色「卍」字的照射下,這些羅城門鬼瞬間露出了圓形。

之前他們的面目雖然醜陋,但還是保持著人的大致形狀。可現在被佛光這麼一照,立馬變成了半人半獸的身軀!起碼有兩三米高,身體健壯如牛,臉還是之前那張醜陋的臉,但它們的頭上,卻是長出了像牛一樣的牛角。

它們好像很忌憚這些佛光,佛光一照在他們的身體上,個個都變得異常的兇猛了起來。只看到他們的鼻孔噴出了一口口粗氣,接著就發出了一聲聲震耳欲聾的咆哮聲,齊刷刷朝我們沖了過來!

「佛法無邊,誅魔除妖!」慧海再次爆呵了一聲,並在一起的雙手凌空一繞。那手中的金色「卍」字當即散開,頓時分裂出了無數個金色的「卍」字,直接打向了那些向我們撲過來的羅城門鬼!

砰!砰!

陡然間,只聽見一陣陣「砰砰」的響聲,這些金色的「卍」字全數在這些羅城門鬼身上爆炸開來。炸的他們皮開肉綻,只看到一陣血肉橫飛,空氣中更是瀰漫著腥臭的血腥味!

慧海這一手,也徹底激怒了這些羅城門鬼。只見他們憤怒的咆哮了一聲,猛然一躍,當即跳到了我們的半空中,接著就向炮彈一樣朝我們砸了下來。

我看到這一幕,瞬間臉色大變,手心裡都已經緊張的出汗了。要是被他們這龐大的身軀砸中,我和慧海肯定會變成一灘肉泥。但慧海讓我不要動手,我只能選擇相信他!

我看向慧海的時候,只看到他淡淡一笑,雙手在空中優雅的翻動著!他的手指本來就很長,也好看,在他結手印之時,就好像是仙女用手在布雲彩一般,很具觀賞性!

而就是這眨眼間的功夫,慧海的手上再次出現了一道巨大的金色「卍」字,剛好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金色屏障!而慧海此時也挺直了身板,單手舉著這金色的「卍」字屏障。身形雖然瘦小,但在此刻卻顯得無比的偉岸,感覺就像是佛主降臨一般!

幾乎是只差了一兩秒鐘的時間,這幾個羅城門鬼剛好朝我們砸了下來!只聽見砰的一聲巨響,他們便全數砸在了慧海單手舉著的「卍」字屏障上。

說實話,這幾個羅城門鬼加起來少說也得有一千多斤!而且還是從高處砸下來的,俯衝下來的力量自然不可小覷,就算用雷霆萬頃之力來形容也毫不為過。那種感覺,就好像會把我們砸成肉醬一樣!

可誰也沒有想到,消瘦的慧海竟然單手托住了這幾個從高處砸下來的羅城門鬼!他的手臂沒有發生任何的彎曲,也沒有絲毫難受的樣子,看起來很是雲淡風輕!

但仔細一看的話,會發現他盤膝而坐的位置下沉了好幾公分!可想而知,這幾個羅城門鬼砸下來的力量有多麼恐怖?!

換作是我,肯定也要費不少的力氣才能解決他們。這就是道術和佛法的區別,道術能克鬼魂,但佛法卻是能克妖魔!

「佛光之下,萬邪不存!」而就在這時,慧海再度爆呵了一聲!那手上舉著的金色「卍」字,瞬間金光大盛,正好把這屏障上方的羅城門鬼全數籠罩在了一起。

那「卍」字散發出來的光束,逐漸向上延伸,然後在頂端彎曲靠攏,正好形成了一道佛光光束相交的牢籠,盡數把羅城門鬼牢牢囚禁! 心口悸痛如刀割。月千歡回眸看著火海方向,心底竟是閃過一絲不忍。

那是冥冥中身體自發的反應。月千歡眸光沉了沉,復又看了眼火海。

「千公子怎麼了?」

「沒事,走吧。」再看時,月千歡目光冷戾無情。她轉身和夜央歌離開這個兇險之地。

在他們走後不久,血傀帶著渾身燃燒的火焰走出火海。

他全身衣著被燒光成灰燼。露出身上遍布的傷痕,粗壯的鐵鏈穿透過血傀的身體。頭盔也被燒的火紅滾燙,血傀粗重的喘息著,目光直勾勾盯著月千歡離去的方向。

他最終仰天發出一聲可怕充滿憤怒的咆哮。

「吼!」

迷宮秘境中,所有人都聽見了這聲不似人發出的咆哮。

齊齊打了個哆嗦。有人顫抖開口:「這迷宮秘境里,該不會有怪物吧?」

剛剛進入迷宮秘境的雲夜和明越抬頭。他們環顧四周,皺了皺眉。雲夜開口:「是血傀。」

「墨家居然有辦法將血傀送入秘境之中。看來他們果然有鑰匙。」

「明越,你能殺死血傀嗎?」

「拚死一戰的話,可以。」明越挑了挑眉,淡笑看向雲夜。「雲夜你放心。就沖是你在乎的人,我一定會幫你救出來的!」

「不用你我也能救。」

「是!你雲夜一定可以的。」明越雖然是如此說,但嘴角一直揶揄笑著。

卡在九階武君,一直是雲夜心頭刺。

明越此時揶揄打趣雲夜,殊不知今後他們會為了月千歡反目,心生隔閡。但又會為了墨九卿的出現而聯手。真應了那句造化弄人!不過這就是后話了。

現在明越抬頭看向西方。「血傀是在西方,我們過去看看。」

「嗯。」

等他們趕到時,月千歡他們還有血傀早就消失不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