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明雨卿讓前台小妹把郭震耀迎上來。

沒多久,郭震耀就風風火火的走進了辦公室。

「我認栽了,你們有什麼條件,儘管提出來。只要能讓我兒子恢復,我什麼都願意干。」

郭震耀直接認慫,比之前的冷鐵還要乾淨利落。

乖乖,他找的超能殺手都對付不了陳墨,哪還敢亂來。

再這樣拖延下去,他兒子郭衍可就撐不住了。

「郭總,這事我負責,你請坐。」明雨卿做了個「請」的手勢。

郭震耀拉開桌子,坐到了明雨卿對面。只是目光卻一直都在旁邊的陳墨身上。

「你別看我,這事由明總負責。她讓我給你兒子治病,我就給你兒子治病。她要是不開口,那你就抓緊時間,好好陪陪你兒子。他那身子骨,說不定哪天就掛掉了呢!」陳墨賤賤的說道。

聽到這話,郭震耀雖然心頭怒火三丈,但還是強忍住,看向明雨卿,說道:「明總,你有什麼條件,說吧!」

「喏,這是我新擬定的合同,你先看看。」明雨卿把桌面上的筆記本電腦翻轉到郭震耀面前。

郭震耀只看了合同的前幾條款項,就不禁失聲道:「你想讓我投資五個億,還一分錢股份都拿不到?這不可能!」

「那就別談了。」明雨卿乾淨利落的合上筆記本,強勢的不行。

「這……」郭震耀稍稍冷靜了下來,又忙道:「明總,你這要價,未免太離譜了。五個億,起碼也能買到明月集團百分之五的股份吧?」

「不好意思,我的股份不多,不想賣掉。」明雨卿道。

不想賣掉你還找我要五個億?

郭震耀氣得抓狂,卻不敢撕破臉皮。

現在自家兒子的身家性命,還在陳墨手裡呢!

要是談崩了,那他的兒子郭衍,豈不是一輩子都得躺病床上?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郭震耀在生意場上,就是個不擇手段,卑鄙無恥的人。

他的兒子郭衍,更是仗著家裡有錢,到處惹是生非,為非作歹。

這對父子做的惡事數不勝數,別說現在讓他們吐出點錢,就是把他們殺了,都是活該!

陳墨作為一個五好青年。

殺人這種事他當然不幹。只能讓這郭震耀出出血,也算是懲惡揚善,出一口氣了。

「郭總,我家總裁事務繁忙,你要是覺得她開的條件不行,那就離開吧,別影響我家總裁工作。」陳墨淡淡的說道。

「陳墨,你莫不是要徹底得罪我!」郭震耀忍不住心頭的火氣,沉下了臉。

「我這人其實很安分,人不犯我我就不犯人。怪只怪你貪得無厭,想欺負我家總裁。也怪你兒子不長眼,招惹了我朋友。」

陳墨直接撂下狠話,道:「今天我就把話放在這裡,要麼你乖乖任由我家總裁宰割,要麼你以後就在病床前,守著你那人渣兒子過完下半生吧!」

「你……欺人太甚!」郭震耀氣得渾身發抖,眸子里凶光畢露。

「怎麼,平時欺負別人慣了,現在被別人欺負,生氣了?」陳墨沒把郭震耀放在眼裡。

這個老傢伙,完全是咎由自取。

再說了,明雨卿提出的條件雖然苛刻,但明顯沒把郭震耀往死里弄。

畢竟,逼得太狠,難保郭震耀不會弄個魚死網破,兩敗俱傷。

這點尺度,明雨卿還是能夠把控得住的。

郭震耀的臉色青了又紅,紅了又紫,最後重重的吐出一口濁氣,不甘道:「好,我簽這份合同。」

陳墨給了他一個讚賞的眼神,「這樣才對嘛!」

明雨卿也面露微笑,甚至還主動伸出了手,對郭震耀道:「郭總,祝我們合作愉快。」

這份合同里,五個億的贊助是其一,後面還有將近五十條款項,能給明月集團帶來巨大的利益。

明雨卿早就估算過,這份合同簽下來,明月集團在後面三年,起碼能賺二十個億以上。

快穿攻略:大佬,求放過! 有了郭氏集團這份合同,明月集團等於是有了更大的發展潛力。

吃了這個大虧,郭震耀哪還有心情跟明雨卿握手。

哪怕她是個超級大美女,郭震耀也沒有興緻了,轉而看向陳墨,沉聲道:「現在合同也簽了,什麼時候給我兒子治病?」

「只要支付診費,我隨時都可以給你兒子做治療啊!」陳墨攤了攤手。

「放心,五個億這周就會到賬。」郭震耀說起這個,心頭就在滴血。

五個億啊!

單單是放在銀行里掙的利息,就足夠一個普通家庭享受榮華富貴了。

不過,郭震耀想的是,這筆錢可以包養多少個嫩模啊!

「五個億當然是越快到賬越好,但我說的是診費,跟那五個億沒關係。」陳墨淡淡道。

「診費多少,我現在就給了,你馬上給我兒子看病。」郭震耀大手一揮。

陳墨伸出了五根手指。

郭震耀問道:「五百塊?」

陳墨搖搖頭,糾正道:「五個億。」

「什麼?」郭震耀瞪大了眼睛,可謂是怒火沖霄,「你玩我!」

「我要玩也是玩年輕漂亮的小姑娘,玩你這個肥頭大耳的中年大叔幹嘛。」

陳墨好整以暇的說道:「我醫術高明,全球只此一家,收費完全看心情。今天我心情不錯,收你五個億,已經算是打折了。要擱在平常,你就是給我五十億,我都不一定會給你兒子看病。」

「我已經給了五個億,還簽了合同,你還想吞我的錢!」郭震耀怒不可遏,暴怒無比,血壓直線上升。

實在太可氣了。

剛才明雨卿那份合約,就足以讓他大出血,讓整個郭氏集團大出血。

現在陳墨獅子大開口,還再要五個億。

這是赤果果的要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啊!

郭震耀還真是猜對了。

陳墨就是要他好看,把他往死里坑。

這郭震耀居心不良,想著侵佔明月集團,而他的兒子郭衍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天天惦記著項採薇。

要是不借著這個機會,把這對父子給打壓打壓,怕是他們不知道厲害。

陳墨就是要把郭氏集團給打出血來。

即便不能一下子給打死,也要把他們打個傷筋動骨。

這樣也能給明雨卿創造機會。

看看這位智慧的美女總裁能不能踩著郭氏集團,讓明月集團走得更遠。

當然,這些商業上的操作,陳墨並不是很懂。

他只知道,郭氏集團是明雨卿的敵人。

既然是敵人,打了准沒錯。

「你給的錢和簽的合同,只能算是賠償我家總裁的精神損失費。」陳墨面無表情的看著郭震耀,淡淡的說道:「你派冷鐵來暗殺我和我家總裁的事,真以為神不知鬼不覺了?」

郭震耀一滯。

他從冷鐵那邊,只知道任務失敗了,但並不知道,冷鐵竟然還把他的消息泄露給了陳墨。

這也是國際殺手?一點原則都沒有,呸!

「抓緊時間,給不給錢就一句話,我也不用你簽合同,只要錢到位,我立馬去把你兒子給治好。」陳墨見郭震耀猶猶豫豫的,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五個億太多了……」郭震耀皺著眉頭。

他身家不菲沒錯,但基本上都是股票啊,豪宅啊,車子啊等等不動產。

流動資金也就幾千萬。

現在又要給明雨卿五個億,又要給陳墨五個億。

他哪有可能一下子拿出十個億。

即便是商場上的那些大佬,也不太可能張嘴就能拿出十個億的資金吧?

「總裁,你覺得,我的條件強人所難了嗎?」陳墨轉頭問明雨卿。

「你若是讓我拿五個億出來,那才叫強人所難。」

明雨卿微笑著說道:「可是對於擁有郭氏集團百分之六十股份的郭總來說,這不是什麼大問題。即便郭總沒有這麼多現金,也大可以變賣一些股票,房產等,把錢給湊出來。」

這對狗男女!

郭震耀在心裡罵娘。

他不敢罵出聲來。

否則診費肯定得加價。

半晌,郭震耀才頹然的點了點頭,「五個億的診費,我給了。」 郭震耀當天就把五個億的診費給了陳墨,讓他趕緊給郭衍看病。

陳墨也不含糊,三兩下把郭衍給治好。

只不過斷掉的經脈是沒法徹底恢復了,陳墨也只能給他治療個三成五成。

當然,這影響不大。

頂多就是以後變成三秒哥,身體就跟丟了個腎一樣而已。

至於明雨卿那五個億,郭震耀是沒法第一時間拿出來了,只能往後延幾日。

明雨卿也點頭答應了。

畢竟想讓郭震耀一天內掏出十個億,也不太現實。

就是銀行也得有準備時間呢!

「這筆錢你打算怎麼辦?」

第二天中午,吃完午飯後,明雨卿坐在沙發上喝茶,問旁邊的陳墨道。

「當然是留著,等回去后我就給青霞山的村民們蓋別墅。」陳墨想也不想的回答。

他都打算好了。

等這半年保鏢做完,他就試試聯繫師傅和師叔,看看他們讓不讓自己回青霞山。

要是師傅和師叔沒意見,那他還讀個毛的醫科大學,直接換鋪蓋回去,安安穩穩的享受下半輩子去了。

五個億啊!

也不知道這輩子花得完么!

「我覺得,這麼大筆錢,應該做投資。」

明雨卿抿著嘴道:「你就不想這五個億,變成十個億?變成二十個億?」

「不想。」

陳墨搖了搖頭道:「五個億足夠了,真要變成十個億二十個億,我也花不完。而且我聽說投資有風險,就跟賭博一樣,指不定哪天就虧損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投資有風險是沒錯,但你要是投我的話,肯定賺錢。」

明雨卿抿了口香茗,循循善誘道:「明月集團這兩天都在開發你給的祛疤膏美白膏等藥方,正是需要資金的時候。你要是把這五個億投給我,我給你保證,不出三年,這五個億就能變成十個億,甚至更多。」

「你現在又不缺資金。」陳墨當然不願意把錢投給明雨卿了。

他這五個億還沒捂熱呢!

何況明雨卿不是還有郭震耀的五個億贊助么,不差他這個錢。

「對於一個大集團來說,資金當然是越多越好。」明雨卿見陳墨儼然像個守財奴似的,怎麼都說不動,不禁加碼道:「你要是不放心,那我簽合同給你保證。在五年裡,我能把你的五個億,變成二十五個億。」

五年凈賺二十個億!

陳墨心動了。

不心動是假的。

要知道,五年的時候,正好能讓他讀完醫科大學。

到時候,就能帶著二十五個億回去……畢業之後,直接就成了高富帥啊!

而如果現在回去,依照師傅和師叔那兩人的脾氣,估計會把他好一頓打,還極有可能再次把他給攆下山——肯定不會管他是不是帶回去五個億。

陳墨想了想,想了又想,還是沒能確定。

這可是五個億啊!

他這輩子也沒見過這麼多錢。

想想那些搶劫犯毒販,為了幾百幾千幾萬的利益就能殺人越貨,足見金錢的誘惑力。

這時,明雨卿又道:「你不用覺得投資之後這錢就不是你的了。在這期間,如果你需要錢用的話,隨時都可以來找我拿。一百萬,一千萬,都可以的。」

「這……」陳墨還是很猶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