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星圖上顯示,有兩支大型艦隊正在靠近,另外兩支艦隊,完全截住了他們艦隊的前進星際路線。

“大人,檢測到不明磁場,封鎖了亞空間。”

一名副官着急彙報這一消息。

“有備而來啊。”烏凌自言自語,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他輕哼道:“命令艦隊掉轉方向座標,向113°486星際空間方位全速前進。”

“是!”

“命令,艦隊掉轉,星際方位113°,座標486,全速前進!”

一道命令傳達,整個艦隊立刻掉轉方位,朝着設定好的方位星際座標,加速前進,開啓了最大速度。

雖然拖着沉重的艦船,甚至拖着兩艘大型太空母艦,速度受到影響,而且有着神祕磁場能量作用,還無法進入亞空間。

這片星際空間已經被封鎖,艦隊無法跳入亞空間逃離,甚至還有可能遭到深空炸彈的轟炸。

在星際中遭遇地方艦隊,是不能跳入亞空間的,否則會被對方打來的深空炸彈毀掉亞空間通道,直接葬身裏面。

轟…

艦隊快速的穿行,撞碎了無數隕石,速度激增,立刻引起了周圍星空上的四支龐大艦隊的注意。

很快,那四支艦隊一樣全速追擊上來,彷彿要殲滅這支艦隊,來自其他流浪星族的艦隊,埋伏在這裏。

四支大型艦隊追殺,讓烏凌率領的艦隊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彷彿正陷入一場巨大的危險之中。

……..

“上將,艦隊發回最新情報!”

此時,主力部隊,太空堡壘之中,雷昊天接到了烏凌傳回的最新消息情報,一份珍貴情報。

“四支艦隊在伏擊?”雷昊天目光冰冷,看着情報內容自言自語。

他面帶一絲冷酷,哼道:“才四支艦隊,而且還是其他流浪星族的一些雜牌艦隊罷了。”

“塔羅族的主力呢?”他語氣嚴厲的質問。

一名負責檢查的人員滿頭大汗,說道:“上將,目前塔羅族主力已經停止了前進。”

“停止前進?”雷昊天面無表情。

他沉思一會,忽然下令道:“命令,堡壘全速前進,朝預定計劃方位座標飛去,各軍團準備戰鬥。”

“還有,密令烏凌,讓他將所有艦隊引入指定星域,完成不了那就不用回來了。”

雷昊天語氣嚴厲,帶着一絲冰冷,竟然讓烏凌的艦隊作爲誘餌,將那幾支流浪星族的艦隊吸引到指定星域裏面。

這一戰,烏凌的任務可不僅僅是消滅那支艦隊那樣簡單,而是還有着一份密令存在的。

“上將,塔羅族主力動了!”

突然,檢測人員觀測到了塔羅族主力部隊有動靜了。

雷昊天立刻上前,看到了虛擬星圖上面,塔羅族的主力艦隊正緩緩加速,朝着一個星座標誌區域飛去。

看到那個區域,雷昊天面色變了變,哼道:“想偏離航線,沒門,命令,遠程星際導彈準備,裝備磁場彈頭,十萬枚,打平了那片星際位置,化爲磁場亂葬崗,讓它們別想過去。”

“是!”

重生之我要上頭條 命令傳達,太空堡壘之上瞬間有着足足十萬枚星際導彈飛了出去,攜帶着一種磁場彈頭,專門破壞磁場,形成磁場混亂區域的作用。

一旦進入那種磁場混亂區域,艦隊立刻失去了座標,方位,甚至系統遭到了眼中干擾和影響,很容易遭到襲擊。

轟轟轟…

星空上,某個星際空間區域,突然遭到了整整十萬枚導彈轟擊覆蓋,一顆顆磁場彈頭爆炸,形成了可怕的磁場環境,極其混亂。

甚至進入裏面的戰艦,都立刻受到影響衝擊,當場癱瘓。

這種武器,作用很大,但是一樣會被對方攔截,雷昊天沒有攻擊塔羅族的主力艦隊,那樣沒意義。

人家同樣有着攔截系統,一樣有着一座太空堡壘,帶領着密密麻麻的艦隊衝過來。

“元帥,前方星域出現混亂磁場。”

此時,塔羅族的主力艦隊中,一座大型太空堡壘上,有塔羅族的軍官彙報了這一消息。

塔羅族的主力部隊指揮官,一位元帥,正默默的觀看着眼前的一片星域圖,沉默不語。

這些塔羅族,有着人類的外表,其實跟人類沒啥區別,但唯一區別的就是塔羅族的腦袋上,生長着一個塔型的肉瘤。

他們頭頂的肉瘤,代表着一種尊貴,身份的象徵,肉瘤越大,越高,代表着身份就越高,實力就越強大。

“是人類聯邦制造的混亂磁場,目的是阻擋我們進入那片星域,或者穿過這片星域。”

塔羅族元帥淡淡的說了句,眼裏滿是不屑,哼道:“既然他們不讓過去,那就繞過去。”

“元帥,是否有詐,會不會有埋伏?”有塔羅族將領擔心了。

但那位元帥自信道:“不必憂慮,無非有兩種可能,人類聯邦這支軍團的統帥,刻意讓我們踏入指定區域路線,有着埋伏。”

“第二點,就是他想製造一個有利於他的戰場。”

“不管哪一點,我們都無需懼怕,我們有着足夠碾壓聯邦艦隊主力的強大力量,直接壓過去,殲滅他們。”

陰陽天師 那名塔羅族元帥自信滿滿,意氣風發。

他看着星域圖,笑道:“目前,星摩皇族已經有了一支強橫軍團靠近聯邦星域了,必然牽制着聯邦其他的主力軍團,而且還有着足足八個流浪星族趁機衝入這片星域,人類聯邦的防禦已經要崩潰了。”

“這裏,就只有這支軍團力量,區區一座太空堡壘,怎能阻擋我們的裂變級強者的進攻?”

“全速前進,壓上去!”

隨着塔羅族元帥下令,整個龐大的軍團,密密麻麻的艦隊環繞着一座大型太空堡壘,全速前進。

他們繞過了前方星域,朝着另外一條星際路線前進,這一幕落在了聯邦第九軍團主力統帥雷昊天的眼裏。

“很好,塔羅族還是一如既往的高傲,認爲聯邦可以被任意揉捏?”雷昊天面帶一絲冷笑。

他自言自語道:“這次,讓你們有來無回,統統葬身在這片星空上,我可是足足爲你們準備了三十年打造一個星墓,就爲了埋葬你們。”

“傳令,啓動星墓計劃!”

雷昊天冷厲下令,目光森然,渾身透着一股恐怖殺機,做出了最後的一道命令,一場殺戮即將開始了。

塔羅族主力正快速靠近,還有着一支支星際流浪種族,宛若一羣羣餓瘋了的野狼,正瘋狂的撲向這裏。

聯邦星域,岌岌可危,防守面臨着崩潰的危險,第九軍團主力,能否抗住這裏的恐怖危機?

而想要獲得支援,根本不可能,其他軍團,乃至第十集團軍主力,那位元首那裏正面臨着巨大壓力。

來自星摩皇族的一支強大助力軍團,壓上來,靠近了聯邦星域範圍,虎視眈眈,讓第十集團軍主力無法動彈,更不能前來支援。

大戰臨近,整整八支流浪星族艦隊,宛若八個星際狼羣不斷的靠近,想要吞沒了第九軍團主力。

更有着塔羅族主力軍團正面壓來,第九軍團上下所有人,都感到了一股沉重壓力。

其中,壓力最大的就是烏凌的艦隊,正面臨着四支流浪星族的艦隊追擊,圍追堵截。

“大人,我們即將被合圍了。”

此時此刻,烏凌率領的艦隊,遭到了圍追堵截,即將被攔截堵在這片星空之上,無法衝出去了。

“命令,丟掉所有拖拽的戰艦,太空航母,全部啓動自毀程序,炸掉前面的封鎖。”

烏凌果決下令,剎那,一艘艘本來拖拽的戰艦,航母,紛紛脫離牽引,在告訴牽引力的帶動下,這些本來殘破的戰艦,兩艘太空航母急速的衝向了前方那一片星域。

那裏,正有兩支龐大艦隊阻攔。面對我的惡言辱罵,敖金只是笑了笑。直到姬叔姬嬸兩人從屋裡出來,兩邊都勸了幾句。我這才得以順利進屋,可我卻被他們打的鼻青臉腫了。

「小子,蜈蜂帶回來了嗎?」敖金笑眯眯的看著我。

「肯定帶回來了啊,我出手還能走空的不成。」說完,我把背後的兩個大竹筒放了下來。

時間越來越長,竹筒里的動靜也越來越大。慢慢醒過來的蜈蜂用它的小爪子不停地抓撓著竹筒。

「老夥計,你確定這蜈蜂能夠幫助我們……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二十九章·抓甲魚 我和顏直高紛紛點頭。

燕麥叔叔道:「這就是我給我家貝貝準備的生日禮物,但是沒有送出去。我想貝貝大概不需要吧。以前她一直想要一個毛毛熊,但是我沒有買給她,後來我和桂香離婚了,我再去看貝貝的時候,發現桂香的男朋友給貝貝買了好多毛茸茸的玩具。我買了這個玩具之後,我才想起貝貝可能不需要。」

?!

怎麼說呢?你以前為什麼不買給貝貝玩具?

顏直高:「未必啊,桂香男朋友送的和你送的不一樣,你是她親爸爸,她當然會更喜歡你的了。」

我點頭,道:「沒錯今天是你女兒生日,貝貝肯定希望你能出現,即使你不帶禮物,但你出現的話,她肯定會高興的。去吧,不要一個人喝悶酒。」

燕麥叔叔喝了一口酒,之後起身,自我催眠道:「好。我是貝貝的爸爸,貝貝看到我一定會高興的。」

我們兩個也隨他去了,去了之後,看到桂香的男朋友對桂香和貝貝噓寒問暖,整個暖男的節奏啊!

桂香男朋友年輕有為,長得又帥,還多金,人超級溫柔體貼,笑容滿面!

他和燕麥大叔簡直不是一個檔次上的!

燕麥大叔是老鼠的話,他就是一隻驕傲的孔雀啊!!

帥的不要不要的!

和燕麥叔叔簡直不能比!

不過,就是我認出他的時候有點尷尬,劉道合!!

媽的!!

你這貨不是清雨的男朋友嗎?這時候怎麼變成桂香的男朋友了?!

腳踏兩隻船真的可以嗎?

不怕小陰溝裡翻船嗎!!

你一個道士交那麼多的女朋友真的不要緊嗎?!

劉道合看到燕麥叔叔的時候,高深莫測的一笑,抱起身旁的貝貝,拿著蛋糕哄道:「貝貝,你說誰對你最好啊?」

卧槽!!

不要臉,居然哄騙小孩子!!

居然拿蛋糕當著人家父親的面哄騙小孩子!

不能忍!

貝貝一心想要吃蛋糕,便道:「劉叔叔對我最好了。」

劉道合這才微笑著把蛋糕遞給貝貝。

劉道合看了看燕麥大叔手上的玩具,道:「貝貝,我們去樓上好不好?樓上劉叔叔給你買了兩個一米高的洋娃娃呢。」

貝貝驚訝欣喜道:「兩個嗎?有那麼大嗎?」

劉道合笑道:「當然了,跟你一樣高啊,我總不能買那種小洋娃娃糊弄你吧。」

燕麥大叔默默低頭看看自己手上的小洋娃娃……

桂香走過來,笑道:「道合,你這樣會寵壞她的。」

劉道合笑著道:「沒關係啊,寵壞你們是我的目標。」

桂香嬌羞的笑了……

顏直高:「卧槽!不能忍,這貨分明就是挑釁你!當著你的面,調戲你老婆,哄騙你女兒!還諷刺你!」

我一剎那間覺得燕麥大叔真悲慘,劉道合住在他以前住的房子里,調戲他的老婆,和他的女兒玩玩鬧鬧……

我道:「別慫,把你的禮物遞給你女兒。你女兒和你前妻都沒發現你,發現你的話,她們不會那麼說的,去把你的禮物送給你女兒去。」

燕麥大叔:「還是算了吧,她已經有了兩個比我的小洋娃娃更大更好的洋娃娃了。這個小的洋娃娃貝貝應該不需要了。」

顏直高:「你慫什麼?去啊,說不定你家貝貝其實一直在等你呢!你是她爸爸啊,她說不定很想在自己的生日宴會上見到你呢!你有多久沒去看她了?」

「我經常去看她,只是她沒發現我。」

卧槽!!

那就是偷看,你看自己家閨女偷看個毛線啊!!光明正大的看啊!!

偷偷摸摸的看算什麼?

燕麥大叔:「我覺得我還是不要出現比較好,我一個三流作家,出現了只會給別人苦惱,劉道合長得比我帥,比我年輕,比我有錢,我跟他根本不能比,貝貝和桂香比較喜歡他也在情理之中。」

呵呵!

於是你就不出現了?於是你就接受了劉道合這傢伙的挑釁?!

不能忍!!

我拿起手機召喚清雨,哈哈哈!來一場武大郎捉姦吧!

撕下劉道合這傢伙腳踏兩隻船的真面目!!

我攔住燕麥大叔,道:「你等著,待會兒會有好戲看了。你說不定能看到劉道合這傢伙的狼狽。」

當著現女友的面和某人的前妻搞曖昧,哈哈哈哈哈,劉道合,你離被甩不遠了!!

燕麥大叔:「我怎麼感覺你比我還要討厭劉道合啊?」

呵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