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景年到達酒店的時候,傅寒霄已經等候多時。

目光觸及到她裸露出來的肩膀,眼底閃過一絲不悅。

穿這麼少?

還敢出門?

傅一手裡拿著外套,適時地遞了過去:「總裁,外套。」

手中一空。

傅寒霄眼底閃過一絲欣賞:「這個月工資翻倍。」

「謝謝總裁。」

傅一面色不改。

加工資,真開心。

傅寒霄走到了景年面前,景年正想打招呼,倏然,肩膀一暖。

外套裹住了纖細的身影,只留下了白嫩的脖頸。

月光下,白的過分。

「我不冷——」

景年想要拒絕。

但是男人加緊了力道,眼下閃過不悅,低聲道:「不,你冷。」

世界上有一種冷,叫做——你老公覺得你冷。

這種問題,景年不想深究。

勾著她的腰肢,兩人穿過了長廊,路過了餐廳,餐廳高大明亮,碗筷碰撞的聲音是主旋律,人來人往。

到了包間門口,男人推開了門。

「四哥,四嫂。」

「傅總,傅少奶奶。」

「來了。」

傅寒霄冷著臉,勾著景年的腰肢坐了下去,眉眼冷硬。

穿越之替嫁廢柴嫡女 景年落座,環顧一周。

包廂里人很多,除了霍庭深一行人之外,還有幾個年輕富二代,景年並不認識他們。

其中氣質還算不錯的男人的眼睛落在了景年白皙的脖頸上。

暗暗地「嘖」了一聲。

極品。

可惜了。

「四嫂,你今天拍戲順利嗎?」

「還可以。」

霍宸嘿嘿一笑:「四嫂,我告訴你,今晚——」

「嘭!」

霍宸被狠狠地踢了一腳,整個人直接摔倒在地,疼的俊臉扭曲。

「三哥,你幹嘛!!!」

那哀怨的小眼神,簡直了。

「不會說話,就少說話!」

霍庭深涼涼的開口:「或者我幫你把嘴巴捐出去。」

「卧槽!」

「我這就閉嘴!」

吃了癟,霍宸委屈巴巴的坐了下來,一臉難過。

「噗——」

景年挺喜歡霍宸這樣的性格的,極具反差性。

下一秒。

傅寒霄伸手掰過了景年的下巴,擒住了她的唇瓣。

當著所有人的面,長驅直入。

景年腦瓜子一片嗡嗡響,渾身都在顫抖:「你——」

「下次再看別的男人,我還這麼做!」

景年捂著火辣辣的唇瓣,小臉通紅。

傅一默默垂下了眼瞼。

包廂里其他人也有些詫異,同時有些心虛。

除了霍庭深一伙人之外,其他的都是江城的富二代。

嗯,算是富二代。

「周爽,你妹妹這幾天還好嗎?」

一句話,現場的氣氛直接陷入了冰點。

隨後——

撲通一聲。

男人跪了下去,臉色蒼白:「傅總,對不起,我妹妹不是故意的——」

周潔的事情,周爽心知肚明。

但是抱著僥倖心理,覺得傅寒霄不會對自己怎麼樣。

畢竟周家情況也不差,尤其這幾年發展的不錯。

生意做得順風順水,時間長了,他們就忘記了傅寒霄從來不是好惹的。

「周潔,是你妹妹?」

景年蹙眉,眼底閃過幾許嘲諷。

仔細看看,周潔和周爽五官很相似,親兄妹無疑。

周爽顫顫巍巍的點頭:「傅總,傅少奶奶,我替我妹妹向你們道歉,她並不是故意的。」

道歉有用的話?

要警察幹什麼?

景年似是而非的坐在那裡,摩挲著指尖,眼下閃過一絲流光。

「周潔呢?」

傅寒霄輕輕地摩挲著腕錶,動作高貴,實則遍布寒意。

周爽咬著牙根,腦門上全是汗珠子。

「我妹妹身體不好,在家休息,暫時不能出門——」

下一秒。

「砰——」

傅寒霄手裡的杯子狠狠地摜向了地面,茶水濺出來,在地毯上暈開了一朵晦暗的花朵。

整個包間,瀰漫著一股低氣壓。

令人窒息的沉默席捲而來,在場所有人連大氣都不敢出。

男人下巴冷硬,眼角帶著深入骨髓的寒意。

「很好。」

「傅總!」

男人起身,伸手揪住了男人的衣襟,一拳砸在了他的臉上,順勢一腳踢中他的腹部,周爽疼的渾身緊繃,腦袋被狠狠地踩在了地上。

「誰給你的膽子,自作主張替她道歉?」 他要找的是周潔。

而不是周爽。

周爽嘴角破了口子,血跡蜿蜒而下:「傅總,對不起,我——」

「嘭!」

包間的門被踹開,周潔看到這一幕,目眥欲裂。

「你放開我哥哥!」

周潔發了瘋似的想要衝過去,結果被傅一直接按住了。

小腿被踢了一腳,頓時跪倒在地。

發出了悶悶的一聲,以及低呼聲。

「老實點!」

「喲,我就睡了一會,你們就打上了?」

聽到了聲音,霍思媛走出來看到這一幕,挑眉。

「思媛姐,救我!」

周潔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想起來,反而被傅一踩得更重了幾分。

「思媛姐,我好疼,你救救我——」

「思媛姐,我哥哥對你那麼好,你不可以看著我們受欺負!」

霍思媛低頭,掃了一眼跪倒在地的兄妹倆。

眼底閃過一絲狠厲,極其自嘲。

周爽是霍思媛的未婚夫。

或者說前任未婚夫。

雖然兩人互不感冒,但是這種關係維持了十幾年。

訂婚前夕,周爽出軌。

這件事周家人都知道,包括一向和她關係親密的周潔。

她被玩弄於鼓掌之間,長達三年。

這種屈辱,霍思媛不可能忍。

可以退婚,但是婚前出軌,她被當做傻子玩弄,這種屈辱,堪比誅心。

高跟鞋踩在地毯上面,發出了輕微的聲音,女人伸出了染著丹蔻的的手,纖細白嫩,根根分明。

下一秒。

犀利的掌風伴隨著狠厲,落在了周潔的臉上。

「誰給你的膽子向我求情?」

甩了甩手掌,反手又是一巴掌:「忘記我之前是怎麼教你做事的?」

「思媛,你放開我妹妹,我妹妹是無辜的……」

周爽是資深妹控。

看到妹妹被打哭了,自然無法忍受。

殊不知,這話惹怒了霍思媛,反手又是一巴掌落下。

「再多說一個字,我把你妹妹賣到黑市!」

周爽臉色蒼白。

「思媛,你變了,你現在好殘忍,你怎麼會變成這樣?難道就是因為我喜歡了別人,但是你並不愛我,你為什麼要這麼對付我們?」

周爽很早以前就有了自己喜歡的姑娘。

但是礙於和霍家的婚約,一直只能委屈那個姑娘。

他想追求真愛,但是又不想放棄霍家這座大山,只能夾在其中。

典型的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

哪知道在訂婚前夕,被霍思媛捉姦在床,一切變了模樣。

霍思媛靠近,蹲下身,長指輕輕地撥弄著衣袖。

暖婚契約,大叔,笑一個! 「周爽,我們沒有感情基礎,所以,你可以有自己喜歡的人,但是你沒必要出軌,更沒必要利用這件事羞辱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