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書萱看著木木想往大樹那邊走,連忙拉住了他,萬一那木靈之心有什麼計謀,他這樣過去不就是直接掉進去了嗎?還是自己先過去看看吧,反正在這個空間里它也傷不到自己的。

「可是萬一它傷到了主人怎麼辦?還是我自己過去看看吧!反正那也是我的身體,我應該不會有事的。」

木木看著書萱想要過去了,拉住她擔心的說道。

「好了,木木,你就放心吧,這片空間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就算它再厲害,在這裡也是傷不了我的。」

書萱說著拍了拍木木的頭,然後就往大樹的方向走去。

「奇怪?怎麼會這樣?」

書萱來到大樹跟前觀察了許久,可是卻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那木靈之心就那麼安靜的待在樹心之中,一閃一閃的發著光芒,純凈的生命力隨著它那光芒散發出來滋潤著大樹,讓樹身不停的生長著。

不管書萱怎麼看,都看不出這木靈之心有任何的異樣,就好像它原本就是長在這樹中一樣。

少將的野蠻嬌妻 「主人,你看出什麼了嗎?」

木木在一邊都等得不耐煩了,可是看到書萱一直站在大樹面前皺著眉頭一動不動的,也飛了過來。

「木木,你現在有感覺到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書萱實在是想不明白了,看著木木疑惑的問道。

「我現在感覺很好!我從來沒有感覺到這麼舒服過,這個木靈之心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都已經過了好一會兒了,木木依舊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適,現在已經放下心來了。

「那你再感應一下,你能感應到木靈之心的存在嗎?」

書萱還是有些不放心,畢竟這麼大個東西跑到它的身體裡面了,他該不會沒有任何的感覺吧?

「咦?」

木木聽到書萱的話,認真的感應了一下自己的本體,可是卻突然臉色奇怪的發出了一聲驚奇的聲音。

「木木,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書萱一看到木木的反應,便直覺的認為他出事了,不由得擔心的問道,同時在心裡罵自己大意了,明明知道這木靈之心有不對勁的地方,卻還讓木木去查探,這下子真的出了事了吧! 「主人?我…」

聽到書萱的話,木木用小手摸著自己的肚子說不出話來,眼睛里滿是震驚。

「木木,你怎麼了?肚子不舒服嗎?」

書萱連忙抓過木木緊張的問道,說著書萱還想用神識檢查一下木木的身體,可是書萱的神識剛碰到木木的時候卻被一種莫名的力量給擋住了,這樣一來書萱就更加的著急了。

「主人,這個綠色的圓球多了一個,我的樹心裡有一個,還有一個跑到我的肚子里了。」

木木摸著自己的肚子一臉茫然的說道。

「那你有沒有感覺到什麼不舒服的地方?這個木靈之心到底是什麼時候跑到你身體里去的?你之前就沒有感覺到嗎?」

看到木木這懵懂的樣子,書萱心裡也是著急的不得了,可是現在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時書萱也忍不住在心裡埋怨自己,「這木靈之心怎麼這麼能禍害啊?早知道之前就不把它放到空間里了,隨便找個空間戒指一裝不就完事兒了么!」

「主人,你別擔心啊!我沒事的,這個圓球沒有傷到我呢!」

木木看到書萱擔心著急的模樣,連忙安慰道。

「這東西這麼莫名其妙的跑到你身體里了,難道你之前就沒有察覺到嗎?」

書萱看見木木毫不在意的樣子,也是很無奈。

「不知道啊!我剛才因為突然能夠化形太激動了,所以就沒有注意到這個。」

木木說著還有點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

「你還真是大意,這麼大和石頭跑你身體里了,你也沒發現。」

書萱對於木木這性子也是無語了,不過現在事情已經這樣了,再說他也沒用。

「可是我也並沒有感覺到它對我有什麼害處啊?這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木木看到書萱著急的樣子,有些疑惑的看著他們說道。

「怎麼會沒關係呢?就這麼一個來歷不明的東西,突然跑到你的身體里了,這能沒關係嗎?」

書萱對於木木簡直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感情自己在這裡擔心了這麼久,人家卻一點兒感覺都沒有。

「主人,你別激動,我現在不是沒事嗎?對於我身體里的那個東西,咱們慢慢的想辦法就是了嘛!」

木木看書萱急了,連忙伸出小手拉住她說道。

「行了,你先試試看能不能將那個東西從你的身體里弄出來吧!或者你可以試試,能不能和木靈之心裡的那個靈智溝通一下,看看它到底有什麼目的!」

書萱對於木木這情況,也只能先建議道,畢竟她也不知道該怎麼才能處理這件事。

我的鋼琴有詐 不過眼下這個靈智並沒有傷害木木,不管它是因為另有目的,還是目前實力不夠不能傷到木木,這事情都還有迴轉的餘地。

「行!我這就試試。」

木木聽到書萱的話,點了點頭說道。

「嗯!你小心一點,不要被那個靈智給算計了!」

看到木木正打算去找那個靈智,書萱又不放心的叮囑道。

等待的時間總是過的特別的慢的,木木在和木靈之心裡的靈智交流的時候,書萱只能傻站在那裡看著,並且隨時注意這木木的狀況,免得發生了意外。

可是時間都過去了不知道有多久了,書萱覺得自己腿都已經站麻了,木木卻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木木,你怎麼樣了?」

在書萱等得不耐煩想要上去喚醒木木的時候,木木終於睜開了眼睛,書萱見狀連忙走過去問道。

「主…主人…」

木木睜開眼睛,迷茫的看了看周圍的環境,最後視線落在書萱身上時,才恢復了焦距,他看著書萱叫道。

「木木,你怎麼了?難道是木靈之心裡的那個傢伙對你做了什麼嗎?」

書萱不知道怎麼回事,雖然木木就在她眼前從未離開過,可是現在的木木就感覺好像改變了許多一樣,可是仔細感應了一下,她和木木的契約還是存在的,真正的木木並沒有被那個外來的靈魂給取代。

「主人,我沒事,就是腦子裡突然湧進來了許多的東西,一時之間有點兒不適應。」

木木此時眼神中帶帶著幾分迷茫,說話的時候雖然也還看著書萱,可是書萱卻覺得這時的木木已經變得和之前不太一樣了。

「你能說說就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

書萱對木木此時的反應雖然有點不太習慣,不過對於木木身上的問題還是特別的關心的。

「主人,我剛才本來想要和木靈之心溝通,想要問清楚它跑到我身體里來的原因的,可是誰知道我的神識剛靠近它的時候,它就往我腦子裡灌進了許多的東西。」

木木說著還皺了皺眉頭,眼神中滿是不可思議。

「什麼東西?」

書萱看著木木擔心的問,書萱覺得自從遇到了這個木靈之心后都有些神經質了,遇到事情就總會往壞處去想。

「它告訴我說,我根本就不是一顆幻靈樹,而且它和我本來就是一體的,只是當初因為一些原因而被迫分開了,現在遇上了自然就重新合二為一了。」

木木說著還皺了皺眉頭,疑惑的看著書萱問道,「主人,如果我不是幻靈樹,那我又會是什麼呢?」

「木木,你別亂想,肯定是它在騙你呢!它這樣說就是想要擾亂你的思緒,所以你千萬不要相信它的。」

書萱看著木木這迷茫的樣子,又看了看那邊還在不停瘋張的大樹,心中也是有些無語。

這傳說中的幻靈樹最高不過百尺,可是現在木木的本體已經不知道有幾百尺了,這時候即便木靈之心不說她也知道木木肯定不是幻靈樹了,可是現在看著木木這個樣子,書萱也知道他這時的心情是十分的顛覆的,但是對於這個書萱也沒有辦法,只能希望他不要為了這個事情鑽牛角尖了。

「可是主人,我並沒有感覺到它對我有惡意啊?」

木木聽到書萱的話,抬起頭委屈的看著書萱說道,「而且我記憶中也有不少關於幻靈樹的東西,現在我這樣的情況,根本就和我記憶中的不一樣。」

「木木,你不要想太多了,這次你的本體會發生這種變化,肯定是因為受了那個木靈之心影響。」

書萱看著木木可憐無助的模樣也是很不忍心,於是便將這些事情全部都推到了木靈之心身上,雖然木木也許真的不是幻靈樹,可是現在他的心智還是和小孩子,還是不要用這些事情來困擾他好了。

「真的嗎?我真的不是不知道是什麼品種的東西?」

木木聽到書萱的安慰,可憐兮兮的看著她問道。

「那是當然,我什麼時候騙過你,這一切都是木靈之心造成的。」

書萱看著木木那充滿希望的眼神,重重的點了點頭說道,同時也心心裡安慰自己,「反正我這也不算騙人,畢竟我也不知道他這到底是變異了還是怎麼回事?」

「嗯,主人,我知道了。」

木木這時好像也聽進去了書萱的勸告,看著她點了點頭。

「行了,咱們先不說這個,那木靈之心在你的身體里,你有感覺到什麼不適嗎?」

書萱見木木不再糾結他的品種問題了,便問出了自己一直擔心的問題,

「主人,我沒有什麼不適的地方,而且就在剛才我接受了木靈之心傳給我的那些東西之後,我好像就能控制它了。」

「你能控制木靈之心?」

書萱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

「對啊!」

木木點了點頭,說道。

說完,他就好像害怕書萱不相信一樣,還將木靈之心給召喚了出來。

「你竟然真的能控制他?難道它就不會反抗嗎?」

書萱看著木靈之心在木木的控制下乖乖的左右飛動著,不可置信的說道。

「是啊!」

木木興奮的點了點頭,又疑惑的對書萱說道,「而且我也沒有感覺到它還有其他的意識啊?會不會是主人之前感覺錯了?」

「怎麼會這樣?」

書萱這是也被木靈之心詭異的行為給迷惑了,可是在仔細的查探了一下這個被木木召出來的木靈之心,卻發現它現在真的沒有任何的意識,便有些奇怪的說道,「明明之前它剛出世的時候是有意識的啊?而且在我收取它的時候,它還會反抗呢?現在怎麼突然這股意識又消失了?難道是在樹心裡的那個才是存在有木靈之心的意識的?」

「真是麻煩,不過這個東西沒有意識也好,之前木木不會收到傷害。」

最後實在是想不明白的書萱還是決定先將他放到一邊去,這時她才想起了自己進空間來的目的,對著木木控制著木靈之心飛來飛去的木木說道,「木木,你過來我有點事情想要問你。」

「主人,你有什麼事啊?」

木木聽到書萱話,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看著她問道。

「木木,這木靈之心之前還未出世,但是卻總是有能量逸散出去,這些能量就在這裡的靈獸身體里形成了一種特異的石頭,讓那些靈獸特別的困擾,但是現在木靈之心已經能受你控制了,你知道有什麼辦法能幫那些靈獸解除這些困擾嗎?」

「這個我知道,這個在剛剛木靈之心傳給我的資料里就有記載,這是因為在木靈之心孕育的時候,總是會有能量會控制不住,所以才會逸散出去,但是那些得到這種能量的靈獸並沒有得到木靈之心的許可,是不能煉化這種能量,所以那些靈獸才會在身體里長出石頭,這樣他們就算得到了這些能量,也無法將之吸收化為己用。」

木木聽完書萱的敘述,便興奮的解釋道。

「果然如此,這個木靈之心就是有意識的,只是沒想到它竟然這麼小氣,一點兒逸散出去的能量都捨不得,得到它一點兒能量竟然還有這種限制。」

書萱聽了木木的解釋,對著他問道,「木木,那你有辦法接觸這種限制嗎?」

「當然可以啊! 妃常機智之王爺難纏 這很簡單的。」

木木點了點頭問道,「主人,你是要我幫外面的那些靈獸嗎?」

「是的!不過如果你不願意我也不勉強。」

書萱雖然之前說要幫靈獸,可是那時候她是以為她可以收服木靈之心,但是現在木靈之心已經在木木手裡了,那這事自然得徵求木木的意見了。

「沒問題的,不過想要幫靈獸將這個限制給解除了,必須得到外面去。」

「行,我現在就帶你出去。」

說完,書萱就帶著木木出了空間。

「主人,你稍微離我遠一點,我要幫這裡的靈獸解除限制了,你站得近了,一會兒木靈之心爆發出的能量可能會傷到你。」

一來到外面,木木看著現在他身邊的書萱,認真的說道。

書萱聽到木木的話后,心裡雖然不是很在意,可是還是點了點頭便後退了一段距離,看著飛在半空中的木木,以及飄在他面前的木靈之心。

只見木木伸出他兩隻小手在身前結印,隨著手印的變化木靈之心也散發出綠瑩瑩的光芒,之後一道看不見的波紋散發而出,即使書萱已經退出去很遠了,可是卻依然感受到了強烈的衝擊,若是再站得近一點,說不定還會被這突然的力量給傷到。

不過這個波動在飛出去的過程中,不斷的減弱著,等到碰到那些靈獸的時候,就輕柔得像一陣風一樣了。很多靈獸都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就已經擴散到其他的地方去了。

「這是?」

小白獸在感應到這個波動時,驚訝的睜大了眼睛,在感應到身體里的石頭已經消失后,在心裡想道,「沒想到她竟然這麼快就收服了木靈之心,比我看到的快多了,果然我看到的東西又有了誤差。」

「對了,我還得告訴它們這件事,不能讓它們臉幫助自己的是什麼人都不知道。」

這樣想著,小白獸昂氣頭,一句句聽不懂的語言從它口中發出,這聲音雖然不大,可是卻一直傳出了很遠的地方,一直到山林的邊緣才有所減弱。

這時林中所有聽到這個聲音的靈獸,先是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目光,然後在感應到一直困擾自己的東西消失后,都不約而同的跪了下來,朝著書萱所在的方向趴下,眼中滿是感激與崇拜。 「咦?這是什麼?」

正在看著木木施法的書萱,突然感覺到了一股特殊的能量進入了自己的身體,而且這道能量一進到身體里就消失了,任書萱再怎麼找都找不到。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書萱奇怪的檢查著自己的身體,可是卻沒有發現任何的異樣,而且在這個得到這個奇怪的能量之後,書萱還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增強了幾分。

「主人,我好了,這林中所有靈獸的問題都已經解決了。」

就在書萱還在疑惑這能量的來源的時候,木木已經收起了木靈之心,飛到書萱面前興奮的說道。

「嗯!木木真厲害!」

書萱看著木木那一臉秋表揚的表情,也說著他的話誇讚的說道。

「嘻嘻…」

得到誇獎的木木,開心的笑了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