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有人發出了驚呼。

隨後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那名中年男子。

「你是昆吾國的後人?」

有人瞪著眼睛不敢置信的問道。

中年男子尷尬的點了點頭,昆吾國的確存在過,只可惜,早就已經是昨日黃花。

而唯一能夠證明昆吾國存在過的便是這昆吾寶刀。

傳聞乃是域外寒鐵打造而成,威力驚人,吹毛斷髮,是不少人心目中理想的兵器。

只可惜,昆吾寶刀跟昆吾國一樣,早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哈哈,好,沒想到老子有生之年,竟然能夠見到如此驚世駭俗的寶刀,小子,你放心,待我殺了這狗東西,寶刀自然還給你,昆吾雖然驚艷,可老子卻不是那搶奪寶刀之人!」

翟空抬手,一把抓住了那造型古樸,大氣的昆吾寶刀,咧嘴哈哈的大笑道。

這昆吾寶刀絕對稱得上是神兵利器,有了這把刀,他的戰鬥力最少能夠暴增兩成。

「唰唰!」

翟空隨意揮動兩下,頓時,有凌厲無匹的刀氣從昆吾寶刀上釋放出來,落在了周圍的岩石跟大樹上。

「嘩啦!」

岩石緩緩滑開,斷面光滑如鏡,簡直就像是打磨過的一般。

「砰!」

大叔整齊斷裂,砸在了地上,濺起巨大的灰塵。

原本一直高高在上,目中無人的凱文,此時那金色的眸子里終於浮現了一抹濃濃的興趣之色,咧嘴笑道:「不錯,不錯,這的確是一把上號的寶刀,早就聽聞華夏在製造兵器方面有天賦,一直無緣一見,今天倒是開了眼界啊!」 「哈哈,你放心,老子不但要讓你開眼界,我還會讓你親自試試這昆吾刀的厲害!」

翟空獰笑,而後眸光驟然一寒,抬手就是一刀朝著凱文斬了過去。

刀光稀薄,宛如清晨的霧氣一般。

沒有之前那種一二十米長的刀光可怕,可是他給人的感覺卻更加的恐怖。

那稀薄的刀光,彷彿帶著無堅不摧的光芒一般,朝著凱文而去。

「果然是上古寶刀,我倒要看看這寶刀有多鋒利!」

凱文喃喃自語的嘀咕道。

而後。

體內的能量鼓盪,絲絲縷縷的金色光線再度出現在了他的周圍。

正在圍觀的強者一看,紛紛面色大變,急忙再度後退了一步。

他們之前可是清清楚楚的見識到了這些金色絲線的恐怖,那簡直就像是激光切割一般。

金色光線在凱文的周身飛舞,充滿了詭異的美感,而後瘋狂朝著他的手臂上纏繞而去,形成了一個金色的拳套包裹住了凱文的拳頭。

凱文抬頭,眸光平靜的看向了那無堅不摧的刀光,咧嘴獰笑,揮手出拳朝著那無匹的刀光砸了過去。

「什麼?」

所有人一看全部都是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恐之色。

用血肉之軀,去撼這傳承千年的神兵利器,這凱文難不成瘋了?

翟空也是微微一怔,顯然沒有想到,凱文竟然這麼瘋狂,敢用拳頭來接他的刀光,當即得意洋洋的大笑道:「凱文,我現在覺得你貌似更像是井底之蛙,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啊!」

「哼!」

凱文鼻腔中發出一聲傲慢的冷哼,也不在廢話,拳頭徑直朝著昆吾刀而去。

「砰!」

一聲悶響。

昆吾刀就像是斬在了一面大鼓上一般,發出一聲悶響。

一股巨大反震力量從昆吾刀上傳來。

而凱文那被無數金色光線纏繞,宛如純金打造的手套,更是寸寸斷裂,炸開。

一道細如頭髮絲般的血痕出現在了凱文的拳頭上。

「竟然擋住了?」

有人膛目結舌,驚恐的尖叫道。

「這,這怎麼可能,凡人之軀如何能夠擋住昆吾?」

那名昆吾國的遺族也是瞪大了雙眼,驚恐的尖叫道。

這昆吾刀的鋒利程度,他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削鐵如泥。

可現在,在狂龍刀法的加持下,竟然無法砍掉凱文的拳頭。

「他,他到底強悍到了什麼程度啊?」

有人結結巴巴的嘀咕道。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狂刀翟空同樣一臉難以置信的問道。

在拿到昆吾刀的時候,他便感受到了這寶刀的恐怖,絕對鋒利無匹。

可現在,在他拼盡全力的一刀之下,凱文的群頭竟然完好無損。

「呵呵,的確很鋒利啊!~」凱文把受傷的拳頭,慢慢的放在自己的嘴巴前面,溫柔的把上面的鮮血吞噬。

而後,抬頭,眼神宛如毒蛇一般,猙獰的盯著翟空冷笑道:「謝謝你送給我這麼好的禮物,我已經有太久不蹭受傷了,這種感覺我幾乎都要遺忘了,作為報答,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

凱文說完驟然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人呢?」

有人下意識的嘀咕道。

可翟空此時卻有種毛骨悚然不寒而慄的感覺,手中那可怕的昆吾刀幾乎沒有任何遲疑,朝著自己的背後劈了過去。

「唰!」

刀光閃爍。

凱文咧嘴獰笑,那受傷的大手竟然一把抓住了昆吾刀的刀刃。

「這,這怎麼可能?」

翟空驚呼道。

「呵呵,我早就說了,井底之蛙如何能知道這個世界的遼闊呢?」凱文獰笑,而後大手猛的用力往前一抽。

一股無可匹敵的偉岸力量,便帶著翟空整個人朝著凱文飛了過去。

死亡的陰影瞬間籠罩翟空。

恐懼讓翟空在這一刻,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囂張跋扈,焦急的喊道:「凱文,饒了我,饒了我……」

「噗嗤!」

一道細紋的聲音驟然響起。

翟空求饒的聲音也嘎然而止。

所有全部瞳孔驟然一瞪,驚恐萬分的看向了翟空的心臟處。

凱文的大手,正在裡面掏弄,彷彿在尋找什麼東西一般,濃稠的鮮血順著凱文的手臂,不斷的朝著地面滴落。

「啪嗒,啪嗒!」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都靜止了。

每個人都一臉獃滯的看著眼前那讓他們畢生都難以忘懷的一抹。

「嘿嘿,找到了。」

凱文抬頭看著面色寫滿驚恐的翟空笑道,隨後,大手猛的用力一拉。

翟空只感覺自己的心頭一痛,而後,整個人便徹底失去了知覺,慢慢朝著後方倒下。

「噗通,噗通!」

一顆鮮紅的心臟,在凱文的手掌中緩緩跳動。

「咕嚕!」

吞咽口水的聲音驟然響起。

「真是美妙啊!」凱文看著手中正在跳動的心臟,美滋滋的笑道,隨後,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閃爍著金光的手掌猛的一用力。

「噗嗤!」

心臟爆開。

血霧飛散。

不少人強者當場都忍不住吐了起來。

這一幕實在太過血腥殘忍。

凱文看著周圍眾人那難受,驚恐的樣子,冷漠的臉上浮現了殘忍的獰笑,緩緩開口說道:「跪下吧!」

他的聲音不大,可是卻清楚的在天地間響起。

每個人都聽的一清二楚。

讓他們所有人跪下?

「怎麼?難道我說的不夠明白?」凱文歪著腦袋,臉上浮現了一抹不悅之色,而後,輕輕的握住了昆吾寶刀。

「我再說最後一遍,想要活下去的,都給我跪下,否則,殺–無–赦!」凱文聲音低沉的怒吼道。

「砰砰!」

有強者無法承受那恐怖的殺機,直接跪在了地上。

可是更多的強者卻是憤怒。

他們知道凱文是不可戰勝的,可那又如何?

難道見到強者就一定要跪拜?

「你們很不錯,不怕死的精神我佩服,既然如此,我送你們去地獄好了。」

凱文說完,眼睛猛的一瞪,體內恐怖的力量在這一刻,就像是刮著十五級颱風的海浪,瘋狂的抨擊起來。

哪怕隔著幾十米,眾人都能夠感受到那種恐怖的天地之威。 這種天地之威根本就不是凡人能夠承受的。

哪怕今天來到這裡的都是號稱超級強者也不行。

「不!!!!!」

站在最前面的幾名強者同時發出了驚慌失措的尖叫。

而後

一個個全部都像是不要命了一般,瘋狂的揮舞著自己手中的武器,想要擋下這致命的一擊。

「噗噗!」

寶刀,名劍,鐵鎚,神功,在這可怕的一刀面前,都變得無比脆弱起來。

根本沒有任何人能夠擋住這驚世一刀。

當場就有數十名強者被攔腰斬斷。

「瑪德,跟這個王八蛋拼了啊!」

有人紅著眼睛發出了憤怒的咆哮。

兔子急了還咬人。

更何況他們還是武者。

「不錯,跟這個狗東西拼了!」

「滄浪,滄浪!」

寶刀出竅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一名名強者紛紛朝著凱文沖了過去。

「哈哈,既然你們都想死,那我成全你們好了。」

看著周圍衝上來的一二十名強者,凱文不但沒有絲毫緊張的意思,反而笑容越發燦爛起來。

而後,他腳尖在地上一點,整個人便衝上百米高空。

「神威浩蕩,滅世刀芒!」

凱文獰笑,手中的昆吾刀高高舉起,體內的力量在這一刻,沒有絲毫保留,瘋狂朝著昆吾刀中而涌去。

「轟轟!」

昆吾刀就像是強光燈接到強大的電流一般,不斷的爆出一道道恐怖的光芒,那光芒直衝天際,足足有上百米,簡直恐怖至極。

甚至都能夠隱約看到在那恐怖,刺目的光影之中,似乎有一隻上古神鳥,正在振翅高飛,端的是無比恐怖。

Leave a comment